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初试手(六)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初试手(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琼瑶要亲自上战场,和那些贼匪们正面交锋,这才是让李凌担心的!

    虽然此次布置是由李凌进行的,其实,这都是二人早就商议好的计策,他只不过是在沈琼瑶外出的时候执行了而已!

    只是,他还是隐隐地有些担忧。

    希望那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皓山上。

    美酒飘香十里醉,根本就不需要吴姬劝客尝了,因为那客人啊,一闻到这美酒的香味,不用品茶已是醉了。

    那一株株花草都像是从酒坛里浸泡过一般,随风舞动,早已是醉得晕飞肌肤,霞染白雪一般了。

    “咱们这大当家的最近心情可真的是好啊!”一群小喽啰正抬着一坛坛美酒往山上去,那酒的清香就这样飘了出来!一个小喽啰闻到那酒味不由得都要醉了,接着说道“你闻闻这酒啊,真是啊!”一句话还未说完,他便深深地灌入了一口香味,整个人都沉浸在那浓烈的香味之中了。

    “小兔崽子啊,你当心点啊,可不要打翻了酒坛子,要不然啊,几位当家的怪罪下来,可不是咱们能承担得了的啊!”一个跟在旁边的满脸横肉的人听得那小喽啰如此说话,慌忙呵斥道。

    那小喽啰见那人如此呵斥,忙住了嘴,低头专心干活去了。旁边的一人见那小喽啰遭到了呵斥,察言观色了一会儿,方才恭谨地笑着说道“朱大哥,今儿个是咱们大当家的宴请客人的大喜日子,小的们一时高兴,不觉得就忘了形,说话也就忘记了掂量掂量,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小的们计较了!

    那朱权见这小喽啰如此说,本来已浓云密布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说道“你个小崽子怎么这么多话,就显得你会说话啊,我岂会不知道这个理儿?只是啊,这人啊越是得意的时候就越是容易出漏子,岂不闻人家说什么得意忘形?你们啊,可得小心伺候了,现在咱们当家的正是开心的时候,咱们可不能太大意了!”

    “那是那是啊,朱大哥你说的是啊,小的会好好地看着他们的,你就放心吧,绝对不会捅娄子的!”那小喽啰见朱权有心教自己这么一些东西,就别提有多高兴了,脸上的肉恨不得都要变成一朵花儿了!

    “那就看你小子的能耐吧!好了,别那么多废话了,可得给我仔细点啊!赶快走吧!”那朱权见这小喽啰嘴甜得跟抹了蜜一般,也就不准备再训他了,遂又不轻不痒地说了几句,便赶忙走到前面去忙活其他的了。

    见朱权走得远了,这小喽啰旁边的那个人才敢小声地问道“老大,你有没有觉得,朱大哥好像有些不高兴啊?”

    “管人家高兴不高兴做什么啊,现在啊,好好地做好你手上的活计是正经!要不,那不高兴的就只能是你啦!”那小喽啰自打朱权加快了脚步之后,便根本也不再看他了,都在干活上了。

    可是他旁边的那人却还是遥望着朱权的背影,脸上有无限神往的神态,艳羡不已,似乎是不死心一般,喃喃地道“也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一样有脸,天天都能在几位当家的面前露脸。”他这一说话,牵动的那心也更远了。

    其他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都不再说什么了,这小喽啰见别人都不再说话了,也只得和他们一道,专心地抬那酒坛子了。

    溶德洞内觥筹交错,热闹异常,几位当家的坐于红木椅子之上,站立于旁伺候在侧的却都是十几岁的妙龄女郎。

    丝竹声动,清扬飘逸,如珠落玉盘,似花吐初蕊,忽而又如朝阳东升,又似流水潺潺,俄而又似百鸟朝凤,猛虎入山,再如银屏炸破,万马奔腾,恍恍惚惚间,珠静花开,清泉流于石上,唯觉山间明月映照古今。

    一曲终了,那女子敛眉低叹,无限心事在其间。

    “妙啊!妙啊!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我以前还不相信,今日有缘闻得妙人亲奏一曲,当真是方知其间日月啊!”大当家的猛然拍了一下桌子,言语之中自是好不吝惜溢美之词。

    “如今日乐天还在,只怕又要上演一次青衫湿了!”老三见大哥对那妙人夸赞,自己自然也得跟紧了老大的步伐,也赶紧夸道。

    那妙人回眸轻盼,却独独不见那老二出口说一句,便低头不语,只是胡乱地行了一礼,便退回到座位上去了。

    大当家的见那妙人低头不语,自是了解,便转过头去,自己给自己斟了满满一大杯酒,这才笑着对那老二说道“我说二弟啊,这妙人这一曲奏得如何啊?可还不算污了你的耳朵吧?你不用要去洗耳朵了吧?”

    老二见大哥如此说,忙站了起来,挠了挠头,陪着笑也说道“大哥,你是真的我的,我就是个粗人,这些什么读书人的玩意,诗词歌赋啥的,我实在是不明白,不过呢,今儿个这妙人这一曲实在是好听极了!反正你和二哥都是念过书的人,二哥还曾经是个有功名的人,自然什么都知道得多,也能说得明白,我吧,也说不出来这曲子到底有什么好的,听着的时候吧,就觉得好似有人在挠痒痒一样,一般情况下吧,这别人给自己挠痒痒,那是越挠越痒,这个身子都痒起来了了,而这位妙人呢,挠痒痒挠得特别舒服,觉得和自己挠痒痒是一样的,她就是能知道你身上哪个地方痒,这下手啊,还不重不轻,刚刚好,所以啊,兄弟我听着这曲子啊,都已经跟做梦一样,已经睡着了,因为实在是太好听了啊!”那二当家的说着,便也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诚恳地说道“大哥,我不会说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说错话,这一杯啊,就算是惩罚了!”

    “哈哈!哈哈哈!”

    那大当家的本是一怔,很少能见到这个木讷少言的二弟长篇大论,今日见了,怎能不觉得好玩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