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那人来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那人来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几天过去了,官兵还是围在那儿,不走,也不挪地方,但是奇怪就奇怪在,他们只是在那儿,却也没有进攻。

    几位当家的都坚定地相信,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撤走了,毕竟,这老呆在山上也不是个事儿啊!

    十天过去了,官兵还是在那儿,还没有走,并且还是没有挪动地方,只是,更加奇怪的是,他们还是没有进攻。

    看起来好似风平浪静。

    因为几位当家的需要让受伤的兄弟们都休养休养,也就没有再次发起战争。

    当然了,更重要的原因也很可能是,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打了。

    也有可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一夜太过凄惨了,过程太激烈,结果太丢人,也太伤心,并且,那伤口还没有复合,仍旧是血淋淋的,没有人胆敢再提起来发起新一场战争,毕竟,没有人愿意成为罪人。

    “他娘的,这群官兵到底是要干啥啊?怎么就这样站着咱们的山头不走了啊?”有一天,一个身着短打衣衫的人遥见都好几天了情形丝毫未变,这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不由得有些怒气冲冲的。

    “怎么着,你是觉得自己还可以去赶走他们不成吗?”站在他身旁的一个圆脸的年轻人笑呵呵地问道。

    只是,那笑,看起来有些小小的吓人。貌似是有些不怀好意。

    “咋的了?你觉得就我不行啊?”短打衣衫的人听他这语气,早已是有些不平了,被人看不起那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啊。

    “那咋会啊,本来就知道你是个大能人,哪有什么不行的啊,就是怕啊,到时候可是有你哭的啊!”圆脸的年轻人还是笑呵呵地说着。

    “哭啥啊?有啥好哭的啊?”短打衣衫更不乐意了。

    “没啥,没啥,知道你爱笑,天天好好笑着过就是了!这天啊,热死个人了,还真是难熬啊!”圆脸扭过头去,不再和短打衣衫说话了。

    短打衣衫被他的一番话呛着,心里也是有些闷闷不乐。

    只是,若真的要让他去官兵那闹一场,想想那场景,还是算了吧。

    他们的这一番话,都落在了不远处的三当家的耳朵里。那三当家的正好到这边来看看情况,见这些官兵老是在这儿不走,却也不打,觉得很是费解,每天他都会来这边看看情况,以期能有什么变化。

    听那短打衣衫的语气,似乎是对于这种情形相当不满,毕竟旁有官兵一直这样虎视眈眈地,日子很不踏实啊!

    山上不比山下什么都有,在山上生活,其实是很不便利的,需要经常下山去采购东西,只是,既然是落草为寇,那自然也是要安全第一的啊,总不能和普通的老百姓一样生活在城市里吧,那样就只能做一个探子了,可探子的生活其实也是很不好的,万一身份暴露了,那随时就会小命不保了。

    只是,他们就这样到底何时才是个头啊!

    三当家的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总不能真的像大哥说得那样,真的要去投降吧?那样的话,岂不是太没有节操了吗?哦,这个东西,自己好像比较陌生啊,和它真的是不太熟悉啊!

    只是,这沈琼瑶看起来好似是个狠角色,万一投降过去,真的会像以前一样那么容易就过关了吗?

    三当家的表示很怀疑。

    他的怀疑是正确的,对于他来说很不幸,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沈琼瑶会用行动证明,三当家的想法是多么的高瞻远瞩。

    当然了,这个时候,最让这些名正言顺的草寇担忧的却是,这些如影随形的官兵啊,他们为何还不撤走啊!

    半月都过去了,官兵还是没有行动,既没有回去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也没有带点东西来拜访一下这些邻居们,他们只是自己很会玩的在热闹着。可是,他们难道浑然不知,他们的这种行为早已经打扰到了邻居的休息了吗!

    “真是太无耻了!”大当家的终于忍无可忍了,这些官兵太气人了!

    其实想想也是,任你是谁,天天一出门就看到一个讨厌的人,并且这个讨厌的人还派人堵住了你外出的路,你生活的乐趣都被他剥夺了,无论你本来是一个多么宽宏大量的人,恐怕也不得不动气啊!

    “大哥,你先不要生气,也许再过几天他们就该走了。”三当家的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知为何,大哥的脾气好像越来越不好了。

    “三当家的,有人来找你。”一个小厮报道。

    “哦,有人找我?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呢?”三当家的有些犹疑,毕竟现在不比平时,连走动的人也都上不来了啊!

    “那个,就是走路有些不自在的那人。”那小厮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三当家的一听这话,当即喜上眉梢,双手一拍,喜道“好,好,原来是故人来访!快快请他到富贵堂!”

    大当家的有些好奇地看着三当家的,不知这到底是谁,居然能让三弟这么开心!毕竟这个三弟城府颇深,是极少在人前如此失态的。

    “大哥,小弟先过去一会儿了。”三当家的当真是开心极了,善于察言观色的他居然没有发现大当家的对于这个人是多么地好奇!

    “去吧。”大当家的见三弟并无意提起此人,也只得打住了。

    三当家的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飞到那人的面前去了!

    “哎呀,我的三爷啊,您看您急的,那客人已在前边等着了,您不用太着急了,您当下脚下的路,慢点走啊,慢点走啊!”那小厮一边走着,一边照顾这三当家的,山路多崎岖不平,他很为三当家的担心,生怕他不知道看脚下的路。

    “没事没事,今天有故人来访,我心情好啊!”三当家的简直要一路狂奔起来了!

    远远地,就看到富贵堂前,有一个着青衫的中年男子,不错,就是他了!

    三当家的看到他,更是走得急了!

    “三当家的,几日不见,你可还是满面春风啊!”那人不待三当家的走近,早已是热情异常地迎了出去。

    “多谢多谢啊!你这远道而来,居然还能看出我的春风满面啊!请!”三当家的忙请来人进了富贵堂。

    这个名字,一看就是图一个吉利大概正是因为缺少什么,才会刻意追求什么,也才会把什么挂在嘴边。有钱人家多有藏书的癖好,大概也是这个道理,只顾着去发财了,哪里还有闲暇的心情和时间去管夫子的那些话啊,自然也就读书少啊,但是,若是显露出自己读书少的底子,那确实是一件很没有呵呵脸面的事情啊,为了显得快并且效果明显,于是就有了专门的书房,抢也似的买回了很多很多的书,赶快把一个屋子都给塞满了而真正的读书人,又因为过于潜心研究那些夫子的话,所以呢,把养活自己的资本这件事情给忽略了,落得一身清贫。

    不过,很明显,富贵堂这名字却绝对不是读夫子的书读傻了的读书人能好意思取出来的若真是取了这么个名字,怕是夫子要从地下的棺材板里拍板而起了,不为别的,就为把自己当那些书给毁了啊,再也不用担什么虚名了啊!

    富贵堂内东一侧的那面墙上,简直是座书山,经史子集应有尽有,堂内有一个巨大的书案,书案上有一个笔筒,上面插满了长短不一的笔,简直如森林一般。整个堂内布置得很是典雅有趣。那故人倒是很干兴趣地多瞅了几眼。

    “三当家的果然是有雅兴这人哪!看着房间的布置就可知晓了。”那人刚一落座,便夸赞了起来。

    “兄弟谬赞了啊!我是个粗人,哪里懂得什么,不过是买了几本书,附庸风雅罢了!”三当家的忙笑着谦虚的摇了摇头。

    “看茶!”

    三当家的一句话刚落,一句话又起。

    “这是新收的普洱,你尝尝如何?”三当家的说道。

    那人闻言,慢慢地拿起了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品味再三,这才轻轻地叹道“唉,三当家这儿的东西,果然都是好东西啊!若在别处,是真的再也喝不到这么好的东西了啊!真是托你的福啊!我才能尝到这么好的东西!”

    三当家的对着大家说道“这儿没有你们的事儿了,你们都下去吧。”众人闻言,早已是悄无声息地都下去了,转眼再看,偌大的一个富贵堂内,就只剩下三当家的和那位来访的故人了。

    三当家的站了起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落,还有努力要掩饰的隐隐的怒意“魏大人,你既知是托我的福,却为何还要陷我于不义?”

    那来者正是魏云,只不过出现在三当家面前的魏云并不是大家都认识的那个魏云,他早已变了容貌。

    那魏云闻言一惊,慌忙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眼睛对着三当家的,用丝毫不知情、一点都不了解情况、好似第一次才听说这件事的惊讶语气问道“三当家的,你何处此言啊?咱们本身都是一家子人的,只不过咱们的任务有点诧异而已,魏某人又怎么做出你所说的这种陷朋友于不义的事情来呢?”

    “哼!那为何早已经被我烧掉的粮草大营却似好好的一般?那为何那些官兵到现在都还粮食充足?那为何”

    三当家的觉得自己好似进入了一个陷阱连他自己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陷阱到底是谁挖的。

    “三当家的啊,你可真是冤枉死兄弟我了啊!”

    魏云情急之下,未等三当家的把话说完,早已是一拍大腿,着急地为自己辩白起来了“三当家的,你想啊,粮草大营的位置本不是什么机密,为何不能人人都知晓呢?再说了,当时,兄弟都已经带你过去瞧过了啊,咱们都是亲眼见到的啊,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错的。况且,粮草大营被烧毁这事也是不假的,这些事情咱们都是亲自参与的,自是不可能出什么差错的。”

    魏云边说边细细观察三当家的神色,一开始他在见到自己的时候,虽然忍着心中的不满客套了几句,可是那眼神里是毫无温度的,冷冰冰的,那时他自然是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自己,及至他遣散了众人,眼里怒气渐显,自然是要开口相问了,到现在自己耐心地解释了一通,他的眼神也渐渐地平静下来了,又陷入了沉思当中,那他对自己的怀疑,应该是已经不存在了。

    “我也知道兄弟你不是那样的人,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怎么可能害我呢!你一开始被派出去的时候,我还很担忧呢,怕这事太为难你了,因为你本性正直高洁,实在没有想到,这么几年下来,这事你都一直做得很好,任是谁都无法说什么,这么多年来,咱们能发展得这么好,其实你是功劳最大的了。”

    三当家的见魏云说得诚恳,而事情确实也像他说的一样,自己都是亲眼所见的,这些都不可能是假的啊!并且自己当时去官军的粮草大营的时候,自己还刻意装成了他们自己人的模样,除了魏云,根本也就不可能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妥啊,只是,这仗败得糊里糊涂的,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三当家的,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也只能说啊,那个沈琼瑶她实在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魏云见三当家的不再疑心自己了,便赶快转移了话题,要抓紧时间切入到今天自己想说的事情上来。

    毕竟,在这多呆一刻,其实便多有一份危险。

    因为,这可是土匪窝子啊!

    任他前一刻还说的多么天花乱坠,下一刻可是说翻脸就翻脸了啊!那可是真真的翻脸比翻书都快啊!

    “对了,以前只是觉得她是女子,都没有怎么关注过她,也没有仔细地问过她的事情,难不成这个沈琼瑶还真的有三头六臂不成?”

    三当家的因为这一次夜袭失败,才猛然觉得自己早就应该好好地了解一下这个沈琼瑶了,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了解了沈琼瑶,才能明白她所带领的这些人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