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该出去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该出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几日后的一天,李凌正在想着怎样把自己的发明创造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虽然这样想好像很小人,但是这利人利己又有什么不好呢!

    “蛮子,你在干嘛呢?”

    一声娇俏的声音传了过来,是瑶儿!

    “瑶儿,你这会儿终于不忙了啊!”李凌听见沈琼瑶的声音慌忙迎了上去,这几天她自己很忙,自己也很忙忙于想怎么样才能发财,所以自己也没有时间去管什么那些打仗的事情了!

    “我来看看啊,随便走走。”沈琼瑶说道。

    从李凌住的这个地方望皓山,但见满山云雾缭绕,霞蒸云蔚,日如出于海中,湿漉漉地发出一片耀眼的红色光芒,一株株参天大树远处望去像是一粒粒碧玉镶嵌在巍峨险峻的群山之中。

    “这看来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啊,群山环绕,群鸟乱啼,群花争开”沈琼瑶不由得赞叹道。

    “蛮子,你今儿个陪我走走吧。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我都还没有好好看看呢。”沈琼瑶说道。

    李凌不由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会挑时候啊!

    却也不敢不答应“好。”

    “为何我听着你的语气好似不愿意一般?你不想去啊?”沈琼瑶聪明过人,他从语气上带出来的这么轻微的不情愿,都能被她听出来啊。

    若是真找一个机敏过人的老婆其实还不一定的件美事呢怪不得前世的时候剩女大多是高学历的呢!实在是因为太聪明了啊!

    李凌听见沈琼瑶这么问,忙笑道“哪儿啊,陪你走走是我一直的心愿,就是怕你受不了这山路啊。”

    “那走吧。”

    沈琼瑶见李凌同意了,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李凌跟着后面,抬起头,却猛然发现前面有一辆马车?

    还要坐车?

    李凌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她居然要坐车?

    “皓山好水好自在,人生哪得此时节啊!”沈琼瑶轻轻地吟道,却早已上了马车。

    李凌无法,只得也跟了上去。

    李凌听见沈琼瑶的话,忍不住轻轻地拍了她一下“瑶儿,你这是要干啥?作诗么?打油诗么?”

    沈琼瑶吐了吐舌头,作害怕状“我一路稀里糊涂的过来,是为了保护江山大好风光,可不是为了读书啊!”

    “那可由不得你了,你既然要和我在一起,不仅要剿匪,还得好好读书,以后当个武状元,好好供养着我,省得我到处漂泊、孤苦无依”

    “你孤苦无依?我还四海为家呢!”沈琼瑶不服气地说道,刚刚是谁还想着银子呢!

    “四海为家?你以为你是少林寺的和尚吗?不过,你这辈子是和和尚无缘了,撑死了,也就是个尼姑,可悲啊!”

    沈琼瑶对他怒目而视“你才是尼姑呢!你全家都是尼姑!你祖宗八辈都是尼姑!尼姑尼姑!”嘴上真是相当不饶人啊。

    李凌满脸黑线,这

    相处起来的难度也忒大了吧!这哪里是什么相府千金啊,简直就是小泼妇一个啊!

    “你这么出口就骂人啊,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你还有没有家教了啊?”李凌敲打她。

    沈琼瑶吐了吐舌头。

    “你看看你,眉清目秀,皮肤白里透着那红,红里还有那黑,一看就是个娇生惯养的男孩,哪儿像我啊,皮糙肉厚,一看就是闯荡江湖身手不凡的男子汉大丈夫!”

    “大丈夫,那小弟以后就全仰仗你了!”

    “你一直在仰仗我,什么叫以后啊。”

    “大丈夫,可愿扶”话还未说出口,不在为何,马车突然颠簸异常。

    沈琼瑶一个不小心,就要倒到李凌的怀里,李凌赶快防备着,嘴里尚且不饶人“我说,瑶儿啊,你自己扶好了啊,可千万不要往我身上靠啊!更不要非要对哥哥我投怀送抱啊!”这样说着,却不自觉地伸出胳膊去挡住路旁树上伸出来的树枝,生怕一不小心挂住了一旁的沈琼瑶。

    “”鬼才会往你身上靠呢!我才不稀罕呢!

    “小气鬼!”沈琼瑶对着李凌翻白眼。

    “我就是小气鬼,怎么样?哼!耶耶,气死你气死你!没有办法了吧!”李凌一路上都在想着怎样能让沈琼瑶开心起来,现在她终于能开口和自己斗嘴,总算是放心了。

    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闹着,就快到李凌秘制冰棍儿的地方了。

    猛地一阵颠簸,沈琼瑶正在那出神发呆,来不及抓住车厢,已经跌到李凌怀里去了!

    沈琼瑶觉得自己的面子真是要丢掉祖宗八辈了!怎么怕什么就来什么呢!

    这好像是要印证二人刚刚说过的话一般。沈琼瑶无奈了,看来以后出来应该看看黄道吉日,自己选择的日子真是不好,要不,怎么什么多不顺利呢!

    李凌不怀好意似的嘿嘿一笑,竟然发现沈琼瑶脸上又是红艳艳滴一片了。

    李凌本意想抱住她,省得她在马车颠簸的过程中伤着了,可是,看她因跌倒自己怀里已是脸上飞霞一片红了,也就不好意思再抱着她了,只得轻轻把她推开一些!

    “你看,我都说了不要投怀送抱啊!再提醒你一遍啊,不要再投怀送抱了啊!”李凌又非常无耻地加了一句,总得让她安心才好。

    沈琼瑶无奈地抬头“切!傻瓜!”

    话还未说完,马车竟然翻了,李凌一惊之下,赶快飞身抱住沈琼瑶,还未抱稳,二人就顺着那窄窄的山道滚下去了!

    还好,这上山的坡不是特别陡峭,滚了一会儿,终于停下来了。

    只是,该巧不巧的,李凌正好压在了沈琼瑶的身上,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一泓秋水,也正怔怔地看着自己,李凌呆住了。

    沈琼瑶大惊之下,只是瞪大了眼睛,看到的却是李凌眼中的自己,她都忘了挣扎起身!她整个人被李凌的那男孩特有的气味笼罩着,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猛然觉得自己的腿有点疼,挣扎着动了一下。

    李凌不知怎么回事,只想就这样整个人抱着她,这么近地看着她,就这样,谁都不要动,谁都不要来打扰!沈琼瑶挣扎了一下,他竟不自觉地抱得更紧了一些!

    沈琼瑶为刚刚的意乱慌张了,脸上的珊瑚色如晕开的颜色一般。

    李凌看到娇羞不已的她,不自觉地又靠近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沈琼瑶像是突然醒过来了一般,猛地推开了还在自己身上的李凌。

    “将军,你没事吧?”

    车夫的声音从上面传了过来。

    李凌听到车夫的声音也是有些小小的尴尬,毕竟这不太好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沈琼瑶虽然是面上绯红,却也并没有太生气了。

    “哦,这话的意思是?”李凌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了,光天化日之下不太好,那若不是光天化日而是夜黑人静之时,会不会是

    “将军啊,我都说了,让换一个马车,你非要觉得可以将就,现在怎么办啊?还有那么远呢!这山这么高,难道要咱们爬上去吗?”那车夫看二人神态,总觉得这个时候好像自己应该挑起活跃气氛的重任。

    只是,好诡异啊,这大将军肯定是一个男人,这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在一起成何体统啊?那车夫纠结了。

    “嗯嗯,好。”还沉浸在尴尬中的沈琼瑶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师傅啊,你刚刚在后面,可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那车夫想说,我看到的奇怪的事情就是你和将军这样啊,其他没有了啊。但是不明白他此话何意,也就只是摇摇头。

    面上自然是带着诡异的呵呵笑容。

    李凌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

    沈琼瑶却已走到那已摔坏了的马车前面,蹲了下去,仔细地研究起来那车轮来了。

    “哟呵!你原来并不是一个娇弱的小姐啊!竟然还有会的东西!”李凌觉得有好戏看了,明明就是一个娇柔的女孩子,难道还能把这破车修好不成?

    于是,他悠闲地倚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翘起来二郎腿,幸灾乐祸地看着沈琼瑶。

    沈琼瑶本来就如同男孩子一般爱玩,家里的马车都不知道拆了多少个了,拆了之后从来没有成功地装上过,每次都弄得手上脸上脏乱不堪,但却是乐此不疲,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又没有人训斥她,怎么可能放弃呢?不过,她只是觉得好玩,却并不是一定非要装好。

    扭头一看,那车夫是到前面借马车去了,李凌却是优哉游哉地怡然自得。

    “喂,半吊子,你都不愿意过来看看好玩的吗?”沈琼瑶喊道。

    李凌一愣,“半吊子”,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喊过自己了,那么亲切,那么温馨。于是一蹦一跳地跑到了沈琼瑶身边“怎么了琼瑶,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啊?”

    沈琼瑶眼看就能把马车轱辘装好了,听他说话,一分心,得,轱辘一下子骨碌骨碌地跑远了,顺着山道,直接掉下去了。

    “哎,都怪你,看来只能由另外的交通工具了。”沈琼瑶叹气道。

    李凌瞅瞅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另外的交通工具啊,遂问道“还有什么另外的交通工具啊?咱们就只有马车啊!”

    沈琼瑶跺脚道“哼!你真笨哪,竟然想不到!”转眼便又嫣然一笑道“怎么会没有呢!就是最原始的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近在眼前?”李凌一凛,“我的大将军,你不会是说我吧?难道你要我背着你吗?你可饶了我吧!”撒腿就要逃跑。

    “哎哎哎,别跑,你怎么这么不讲义气啊!我说的是用腿走路了。我看车夫也借不到马车了,反正也没有多少路了,咱们就慢慢走吧!”

    不远处有轻微的声音传来,一条青色的大蛇吐着信子在地上缓缓爬行着。

    一路跋涉早已累得疲惫不堪的沈、李二人只管信步前行,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去关注地上。

    突然,沈琼瑶感到脚脖上一阵凉,低头一看,大惊失色“蛮子,蛇,蛇!”

    沈琼瑶失声大呼道“蛇啊!”

    李凌说时迟那时快,如闪电一般拔剑、劈蛇,忙回头查看沈琼瑶的伤势,只见沈琼瑶满脸惊慌之色,他忙伸手去扶住她,感觉她浑身都在发抖。

    “我头好晕啊!”沈琼瑶眼前一黑,已是人事不省了。李凌细细查看她脚腕处的伤势,霎时之间,但见乌黑一片,看来那蛇定是毒蛇了。

    车夫还未回来,不知是否已经借到了马车?

    李凌只得按照小时候看过的小说上的方法去办,也是最蠢的办法用嘴巴去吸。

    于是,弯下腰去,猛吸那伤处,一开始几口血竟然都是黑色的,慢慢地到最后那血的颜色才渐渐变淡,再到最后终于变成鲜红色了!李凌的脸色也和那血的颜色保持了高度一致,最后看到吐出来的血终于变成了鲜红色,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正想找些水帮沈琼瑶去洗洗伤口,结果自己竟然人事不省了,晕迷过去的那一刻,他心里还在想“这蛇也太厉害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转醒。一伸手,碰到了旁边的人,一看,沈琼瑶居然还没有醒!

    李凌打了一个哆嗦,心里的恐惧一下子铺天盖地般袭来琼瑶她,琼瑶她不会是死了吧?

    这样想着,猛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真是晕了头了,她只是被蛇咬了一下而已,怎么会死呢?再说,自己都已经把那毒液吸出来了,自己都还没有死,她更不会死了对不对?

    再说了,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将心意告知父母,怎么能这样匆匆而去呢?

    难道是?

    算了,什么都别管了,救人要紧先。

    这样想着,于是,低下头去,想去帮沈琼瑶做人工呼吸。只是,那沈琼瑶早不醒晚不醒,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醒来了!看到一张嘴正要靠近自己,想都没想一个巴掌就掴过来了!

    “你醒了?”李凌看到沈琼瑶终于醒了,惊喜不已,竟然忘了那一掌之痛。

    “哼!我如果再不醒来就要被你玷污了!”沈琼瑶柳眉倒竖虽然二人关系已经很近了,虽然记忆中他好似也已经对自己这样过只是为何自己每次都是一样的紧张,甚至有些眩晕呢?

    “我唉,我看你这么久没有醒,不是担心吗?就要给你做人工呼吸你怎么老是想着我占你便宜啊?就你这样”李凌故意靠近一步,上三路下三路地打量沈琼瑶,“啧啧,我能占你什么便宜啊!”

    “没有最好,我可是要要对得起以后的你的!”沈琼瑶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吧,好吧。”说完关切地看了沈琼瑶一眼“那你现在可以起来走路了吗?”

    沈琼瑶试着站起身来,真疼啊!咬咬牙再试,娘的,可真疼啊!

    龇牙咧嘴地看着李凌。

    李凌看到她的目光,赶快又站得离她远了一些,说道“干什么?”

    “你过来嘛!”沈琼瑶摆摆手,叫道。

    “我不!今天你很奇怪,先是莫名其妙地让我和你一起出来,现在又是毫无道理地被你打了一巴掌,脸都打肿了,我才不过去呢,省得你又以为我占你便宜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怎么有那么多的小心眼!”李凌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数落了沈琼瑶一顿。

    “好了好了,我那不是没有弄清楚状况吗?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赶快再帮帮我好不好?”沈琼瑶以为自己这是在很诚恳地道歉了。

    “好吧,那看到你老是受伤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不再和你计较你打我的事情,不过,咱能不能把心思放正点啊,不用瞎想了,我才不稀罕占你便宜呢!我要占也要去占美女的便宜啊”李凌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撇清自己不会去占便宜。

    “什么,你要占美女的便宜?”

    “切,你又不是美女,瞎操什么心啊!”李凌对她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那你过来扶着我吧!”沈琼瑶说着,就要挣扎着站起来。脚上的上疼得她头上都是汗,根本就站不起来。

    李凌心里一紧,生怕她再次晕倒了,那简直就太麻烦了!

    于是,他赶紧在她面前蹲下,大声道“上来!”

    沈琼瑶一愣,忸怩道“还是算了吧,我自己走吧!”

    “你是想让咱们天黑之前都回不去了吗?还是你非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

    沈琼瑶一惊“怎么丢脸了?”

    “别逗了你,这还不丢脸啊,一个大将军,不应该奋战于沙场吗?你还是直接在沙场上滚来滚去的啊?”转身一看,她还没有上来,喝道“沈琼瑶,你到底要干嘛?还不快点?”

    沈琼瑶不搭理他。

    “也好,看来你真是个有情调的人,知道这个地方晚上蛇鼠虫蚁数量繁多,种类齐全,想晚上和它们做过邻居,它们说不定啊,还会好好的在你身上留下小记号呢,想想就让人振奋啊!”

    沈琼瑶听到“蛇鼠虫蚁”这句话,不禁紧张起来了。可是,唉,算了!

    “蛇鼠虫蚁多好啊!又低调又安静,可不像某人啊!不过呢,既然你都开口了,反正我也是个受伤的人,就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吧!”

    李凌一听这话,心里一乐,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突然,他抬手就在沈琼瑶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响,沈琼瑶简直要惊讶得跳起来了!哭笑不得看着他“你干什么又占我便宜!我又吃亏了!”

    李凌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背部,无奈地看着她“你吃亏?你吃亏还是我吃亏啊!”

    不知为何,李凌拍她的时候只是觉得温馨,根本就没有想到占便宜之类的,好像她就是自己的好朋友一般。

    “上来吧!”

    沈琼瑶听到这话,“噌”地一声爬上了李凌那坚实的背,差点把也刚刚醒来的李凌弄倒。

    “你还真沉啊!怎么这么重啊!”

    “你就不能给我闭嘴吗?”

    沈琼瑶不再和李凌拌嘴了,除了他之外,她好像从未和一个男子如此亲近过,他身上的温热气息竟然没有让她感到热,而是觉得很舒服,想到这儿,猛然感觉脸上很热,想低下头,却又闻到一股属于男人独有的气息!于是只能抬起头来,却看到李凌的裸露在外的麦色皮肤,好像想和她说话一般,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猛然在颠簸起伏中她发现李凌的耳朵轮廓里最隐秘的地方竟然有一颗痣是暗红色的小月牙儿,真好玩啊!他自己知道吗?

    只听他还在叨叨“你让我干活还不让我说话,有这样对待心上人的吗?”

    沈琼瑶不服“你老是在欺负我,算是哪门子的好人?”

    “我欺负你?我欺负你还是你欺负我,现在谁在上面谁在下面?”

    “”沈琼瑶无语了,这也算欺负?切!

    李凌感觉背部软绵绵的,猛然想到那是沈琼瑶的胸脯,禁不住心神一阵摇荡,她的呼吸喷到他的脸上,清新的香味就进入到了他的鼻子中!他只想猛烈地大口大口地呼吸!要是能就这样一直背着她多好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齁齁”“齁齁”的声音居然传了出来!李凌站定后仔细倾听,看这声音究竟源于何处,最后居然这是轻微的打鼾声,是从自己的背上传来的!

    沈琼瑶趴在这宽厚舒服的背上竟然睡着了!

    等到那车夫终于又驾着马车回来的时候,李凌觉得自己都快晕过去了!可是,沈琼瑶在他的背上居然还是睡得很香甜!

    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啊!

    自己能遇到她,真是一种幸运啊,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再也不能像今天这样让她受到惊吓了!

    坐在马车上的时候,迷糊中的沈琼瑶紧紧地拉住李凌的胳膊,生怕她一个抓不紧,他就会逃跑了一般。

    李凌细细地打量着熟睡的沈琼瑶,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