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根冰棍儿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根冰棍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次出去算是夏游吧,尽管连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并且李凌根本也没有弄清楚沈琼瑶外出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很开心,因为,他终于在马车上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自然了,除了他的胳膊由于一直被沈琼瑶枕着,压的已经不能打弯了!不过,整体上而已还是很开心的了。

    最重要的是,回来的时候,他突然就有了一种想法,那是比稳稳妥妥地不声不响地发大财更好的想法!

    回来之后,沈琼瑶觉得很奇怪,李凌再也不和她商量什么行军打仗的事情了,连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怎么关注了,天天开始埋头苦做冰棍儿,大有把这一事业干到底的劲头,更重要的是,他除了每天还给自己送来冰棍儿之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什么去了。

    李凌是自己在山上走来走去的,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走到深山里,找到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有一个小男孩,他才终于可以实施他的妙计了自然了,到最后的时候,还是要和沈琼瑶说的,要不然啊,她不仅要担心自己,更是会为那个小男孩担心了,毕竟,她是个好将军。

    只是,他现在还不能对沈琼瑶说,因为,时机还未到。

    大约是尝到了冰棍儿的味道吧,大家几乎天天都盼着李凌的出现,他几乎都快成了无所不能的人的代表了,最主要的是,能让大家吃上冰棍儿。

    “你说,今天李大人还会不会过来了啊?”正一边研读兵法一边默默地回味冰棍儿的绝美味道的尉迟东方忍不住地问道。

    坐在他对面的杜敏捷并没有抬头,眼睛还一直专注地盯在一列一列的字上,只是很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喂,敏捷,我问你呢啊!”

    急性子的尉迟东方见杜敏捷根本就不接自己的话茬,不禁催促道。

    “这个,谁能知道呢!只是啊,这绝味啊,有了一次两次就够了,不能天天有啊,若是能天天有,就是那山珍海味你也得腻味了!”

    杜敏捷说道,像是在劝尉迟东方,却更像是在劝说自己。

    “山珍海味?”尉迟东方干脆一下子丢开了书,站了起来,一双眼睛不耐烦地瞅着门外,接着说道“山珍海味哪能比得过那一根冰棍儿啊!”

    “说的也是,你说,能有什么办法再去吃到那一根冰棍儿呢?”杜敏捷的目光终于离开了手里的书,也看向了门外,只是,并没有人过来啊,看着也白看啊,遂又不情愿地将目光移了回来。

    “什么办法?当然只能去找李凌了啊。”尉迟东方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道。

    “那是自然,只是,咱们要不要”杜敏捷似乎是有些迟疑了。

    “哎呀,有什么要不要的啊?现在啊,是要也得去,不要也得去了,反正啊我是太想吃了。走吧走吧,这几天不吃冰棍儿,嘴巴里都淡出鸟儿来了,别说看兵书了,现在连队都列不来了,眼里就只有冰棍儿了啊!”

    尉迟东方说道,他甚是不喜杜敏捷的淡定?

    杜敏捷见尉迟东方这么想去,其实自己也是非常想去的,遂合上了书,站了起来,再三确认道“咱们是真的要去了吧?”

    尉迟东方觉得若是去的晚了,说不定冰棍儿就被大家抢完了,越早去越好,遂不耐烦地说道“杜兄啊,你太磨蹭了,等你到了,说不定冰棍儿早就没有了”

    尉迟东方的话还没有离口,杜敏捷早已是到了门口,“嗖”地一下就出去了,简直了,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神速啊!

    尉迟东方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可思议,这家伙即使上了战场也是慢悠悠的,怎么今天居然还能这么有速度啊!

    二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地到了李凌暂住的地方。

    招妹见到两位大人气喘吁吁地过来了,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好似什么时候也没有见过这些大人们急吼吼地啊。

    尉迟东方倒是还好,他平常说话就恨不得两句话合成一句话去说,而这杜大人就更奇了,无论多么着急的事情,他总能让自己不急,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因此,当招妹见了他们这么着急地赶过来的时候,赶紧就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到屋里去给李凌说去了。

    “蛮子、蛮子啊!”正忙着的李凌听到招妹的声音,并没有在意,反正招妹也没有什么特别忙的时候,他这么愿意喊自己的名字就让他喊吧,大概从小到大因为玩得太好,他已经喊习惯了。

    “蛮子啊!”招妹就这样来到了李凌的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蛮子啊,尉迟大人和杜大人来了”

    李凌笑道“来了就让他们进来啊,你自己就这么跑进来了啊?”真是的啊,这么着急地跑来告诉自己是要干啥啊!

    “他们都来的特别急,俺俺就先过来告诉你了,那俩大人啊,头上都冒汗了,这么大热的天,他们那么急的赶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啥特急的事儿啊,俺就先过来给你说一声啊。”

    李凌一听这话,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了,尉迟东方还好了,他本来就性子急,而这杜敏捷杜大人,到底是有何事能让他如此着急呢?

    难道是贼匪那边有什么动静了?

    李凌想到这儿,也顾不得什么了,早已是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两位大人,有何事如此着急啊?”

    李凌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两位大人急吼吼地过来了,正好就这样迎面碰上了。

    奇怪的是,那两位大人见李凌这么问,先是一怔,好似忘记了直接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过来的一般,继而却又相互看了一眼,好似在确认什么事情一般,到了最后,却又不约而同地都笑了。

    李凌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还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一天啊!

    这两人到底是肿么了吗?

    自己一直都知道他们是好基友,这心有灵犀一点通也算不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这俩家伙今儿个到自己这儿还眉来眼去的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二位大人是来让我看戏的吗?”

    看看他们也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李凌实在是等不及了,遂自己先开口道。

    尉迟东方看了看杜敏捷,杜敏捷也看了看尉迟东方。

    李凌第一次彻底无语了,这俩人到底是?莫非是哑巴了?

    “那个,李府丞啊,李大人啊,事情是这样的”杜敏捷慢悠悠地说着,好似是不怎么好启齿。

    “哎呀,我就直说了吧,前几天吃你做的那个什么冰棍儿,觉得味道特别美,看看你还有没有,若是还有的话,也让大家再来解解馋!”

    尉迟东方还真是利索,三言两语就把这话给说清楚了。

    李凌听了这话,呃,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却只是看着二人。

    杜敏捷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到最后都不好意思地笑了。

    “哦,我懂了,原来两位大人前来是为了吃冰棍儿啊。”李凌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夸张不已地说道。

    这下轮到尉迟东方和杜敏捷惊讶了,刚刚都说的那么清楚了,怎么这家伙好似没有听懂一般啊!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尉迟东方没有忍住,直接问道。

    “有啊。”

    李凌回答的也很直接主要是这直接连杜敏捷都特别喜欢听到。

    “那太好了!”

    尉迟东方眼睛放光地说道,搓着双手,好似就要大吃一顿。

    “就是啊,”

    “就是什么啊?”李凌的话还没有说完,早已被尉迟东方拦截住了。尉迟东方很是紧张,这万一要是没有了,这好吃冰棍儿的名声是传出去了,可是连冰棍儿也没有吃着,那岂不是很让人郁闷吗?

    李凌不由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这才接着说道“就是啊,还没有做好呢,要晚一会儿才好呢。”

    尉迟东方听见这话才松了一口气,早来了好啊,早来了还有得等,若是来的晚了,都没有了,那连等也不用等了!

    “只是啊,这次的冰棍儿不能给你们。”

    李凌朱唇轻启,缓缓地道出了这几个字。

    朱唇轻启用在自己身上非常合适,莫非这个词语是专门为自己而存在的吗?

    李凌这样想到。

    只是,这话对于尉迟东方来说却是一盆冷水直泼了下来一般!

    “什么?”杜敏捷终于再度开口了。

    “不过,两位将军既然来了一趟,也不能让二位空手而归不是?这样吧,今天两位大人专门为此跑了了一趟,就在这品尝品尝,等过了几日,我做的多的时候,再请两位过来敞开了吃,两位觉得如何?”

    李凌见他们冒着酷暑、不畏骄阳、无惧烈日而来,其实也不禁心生感动,总不能让人家连冰棍儿的影子也看不到吧?那多不合适啊!

    更主要的是,这两位还是剿匪的得力人物啊!若是因为几只冰棍儿而影响了他们的心情,一怒之下不好好研习兵法了,那才是大大的不妙呢!

    当然了,话说回来,自己研发了新品种,也可以让他们尝尝如何啊!

    有了李凌这话,尉迟东方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简直不能说是满意,而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脖子给点的都静不下来了!

    然后,尉迟东方二话不说,就坐下了,等着冰棍儿过来。

    杜敏捷却很是好奇,李凌是如何做的那么好吃的东西的,冰爽解渴,清凉怡人啊。

    就在尉迟东方和杜敏捷不辞辛苦地跑到李凌那儿去品尝绝世佳品的时候,富贵堂这边的人却一直都在为这个从未见过的如此的夏季而忧心忡忡。

    在山里住过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山上啊,一般都是冬凉夏也凉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季节的脚步在山上总是有些迟迟的。

    富贵堂内坐满了人,那是大当家的让大家过来的。

    “唉,这次官军那边也不知道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怎的就这样在这山上也不回去了啊,难不成都这么久了他们还有吃的不成?”

    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说道,还真是对得住自己的职业啊,生的跟个贼一样,却原来真的就成了贼。

    “谁知道他们到底是准备干啥啊?这么都年了,也没有见过他们非要赶尽杀绝的,这怎么就不知道给咱们留一条活路啊。”

    另一个人说道。

    “哎你们知道不知道,今儿个大当家的召集咱们过来都是为什么事情啊?”

    坐于贼眉鼠眼旁边的一人一直没有插嘴,好似官兵什么时候来、要来多久都和他关系不大似的。

    贼眉鼠眼摇摇头,叹气道“谁知道呢!”

    “是不是要商量商量怎样才能打败那些官兵啊?”

    一个胖得已经快见不到眼睛的胖子说道。

    那人却很轻微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可能吧,前几天,大当家的已经问过这事儿了,咱们大家伙儿也没有说出让大当家觉得满意的对策,这一次,应该不会再说那一个事儿了吧,反正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啊。”

    另一个人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说道“是了,这一次他让大家来应该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说了。”

    “是啊,也该说说了,现在咱们下山吧也下不去,更别说再上山了,到处都是官兵,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那么多的人还是以前好啊,他们什么都不怎么管,怎么换了个黄毛丫头过来,就一下子变成了这样了。”

    一个人不由得边说边叹气道,好似在追忆他们过往的美好时光一般。

    “可不是吗?咱们现在啊等于是被他们给围困了现在都不能说是包围了,包围能包围这么久吗?”

    贼眉鼠眼的家伙见大家伙儿都在说这事,自然也是不甘落后的,遂也说了一句。

    “是啊,这日子实在是难啊!你说说,这山上什么都没有啊,咱们若还不能下山买东西的话,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怎么着,感觉就这样被围着啊,就跟蹲监狱似的,哪儿到哪儿都有人盯着一般,老子连拉个屎都得看看是不是有人,以前那是这样的啊,老子漫山遍野随便拉屎,说不定啊,见了有山上的大姑娘小媳妇还能来一炮呢,那才叫滋润呢。”

    一个人说着说着不由得沉浸于自己的想象中去了。

    “也不知道你这一年之中啊,要拉着多少人到野地里去,真是白白地糟蹋人啊!”

    一个人接道。

    “怎么能那么说话呢?我是很舒服,可是她也不吃亏啊!”

    “哦,此话怎讲?”

    那人奇道。

    “你傻啊!自家的媳妇成为你的媳妇的时候,她自己不也是很喜欢的吗?”

    那人听这家伙居然敢说到自己身上来了,当即就要站起来上去揍那个家伙,真是嘴巴长错了地方啊!

    “别,别,兄弟我错了。”

    那人见这人真的生气了,当即自己轻轻地打了几下自己的嘴巴。

    “不过好像确实是这样的理啊,就是大家的眼光太吓人了,天天这样那样地看着她们,好似她们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一般,天天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这样整的他们才活不下去了。”

    “可是啊,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啊,因为根本就不让出去了!”

    “唉!说的是啊,现在呢,别说大姑娘小媳妇了,连老头老太太都不见一个了,别说滋润了,连滋味都快不知道了!”

    贼眉鼠眼的家伙接道。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就都笑了起来!

    “你是从来都不知道那滋味吧?”

    一个人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才不知道呢!你毛都还没有长齐呢!”

    这边正笑得欢实的时候,一个人咳了几声。

    大家都不自觉地望向了他。

    “说真的啊,前几天见有人到咱们这儿来,是来卖东西的,当时我就觉得太奇怪了,怎么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来卖东西啊,难道那把守的那些官兵都不查老百姓的吗?”

    一个人见大家终于不笑了,这才说道。

    “那有什么啊,你脑门上也没有写上我是贼几个大字啊,谁还能把你当贼抓走了啊?”

    “那可不一定,咱们是久已入了这行的,大概人家一看也就能觉得咱们和一般人不一样吧,虽然说不一定准确,但是万一被抓走了,那可就真的不好办了啊。”

    “你说前几天有人来卖东西?”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那人见有人注意到了自己说的话,不由得很是开心,忙接了上去。

    “有问题,问题是他们卖的是什么啊?”

    “哎呀,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这山中不是由一户人家吗?那户人家啊,好像新做了一种东西,叫什么冰棍儿的,特别好吃,凉爽可口,吃了一口啊,简直就跟做了神仙一个样啊!”

    “有那么好吃么?”

    一个人不相信似的说道。

    “就是有啊,说起来你们都不相信,当时啊,我也领着人过去看看,那些官兵不一直都在山上也不走吗?我就走出了咱们这儿,走得略微远了一点,这才遇见了那户人家的男孩,现在他们卖东西啊,都要拿着路引的,否则的话,根本就上不来啊。”那人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说的更加投入了“那男孩见了我,就走了过来,问我要不要尝尝他的新东西。我这人你们还不知道吗,什么事都爱图个新鲜,当时就回答他说好啊,那男孩就拿出了那名叫冰棍儿的东西,一开始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一个小男孩做的东西,能有啥啊,咱们这么做,不都是为了照顾他的生意吗?”

    “哟,于三胖子,咱们可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啊?你可别忘了啊,咱们这可是贼窝子啊,不去偷他的抢他就不错了,还去照顾他的生意啊!”

    此人此话一出,大家伙儿又都笑了出来!

    那于三胖子听到这人道出了实情,遂也就说出了实话“嘿嘿,还是汤四毛了解我啊,确实啊,当时那小子说他有好东西的时候,我自然也就顺口问了一句是什么东西,他害怕不已地掏了出来,我二话不说,早就一把拿了过来。”

    汤四毛听见于三胖子这么说,早已是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说道“这才是你于三胖子的风采啊!见了好的就上,能抢的就抢,哪里还有什么礼数啊!就别和咱们这些知根知底的人说瞎话了啊!”

    “好了啊,四毛,你就不能让三胖子把话说完吗?”

    还没有等于三胖子开口说话,另一个听讲故事的人都已经迫不及待地说了汤四毛一句,现在这是非常时候,能有一个人说一件让大家开心的事情是多不容易啊,这家伙老是这样揪着人家不放真是耽误听故事啊!

    汤四毛很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其实,他自己也挺想听的。

    “后来呢?”

    那人说完汤四毛就扭过头来,看着于三胖子。

    于三胖子正在那瞪着汤四毛,本来也想说他几句,见有人已经说了他了,遂也就不再说了,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后来啊,那小子见我抢也似的拿到了冰棍儿,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很害怕地看着我。我一看那东西,心里都想笑了,还真是一个冰棍儿啊,就是北方的那种冰,中间塞进去了一根棍儿只是好生奇怪,怎么能塞进去的呢?当时我就是这么一想,还未回过神来,那小男生却还是摇我的手了。”

    “他还敢摇你的手啊?不怕你大手一抬,他就去见阎王爷了吗?后来怎么样了?”另一个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人问道。

    “他是告诉我啊,那冰棍儿特别好吃,当时我还不怎么相信,不过东西都抢回来了,也不能表现的太像个鳖孙了啊不过那冰棍儿就是只放在手上也非常舒服啊,那玩意儿本来是北方的冬天才会有的啊,特别凉!我就小心翼翼地把那冰棍儿放到了嘴巴里,哇塞!你猜那味道怎么着?真是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啊!又甜又凉,吃了一口之后啊,我感觉啊,我这个人都好开心,就是当了神仙也没有那么得劲儿啊!”

    于三胖子沉浸在那种美味中,好似还没有回来一样。

    “说啊,别只自己当神仙了。”

    一人催促道。

    “那小子就这样看着我,都快哭了!我看看我身后的人,大家都一起出来,都不容易啊,我就一把夺过了那小男孩手里的那个筐说来真是奇怪,那个筐里放着的居然是棉絮等等一些东西!”

    “我就问那小子你放这些东西是干嘛的啊?是要来羞辱爷的吗?那小男孩就哆哆嗦嗦地说是为了不让冰棍儿化啊,要不然冰棍儿就该化了,一化成水就不能卖到好价钱了。我也不知道那破棉絮是不是真的能不让冰棍儿化,反正都给他夺了过来。然后就把剩下的都吃了。”

    “那你最好给那小男孩钱了吗?”

    刚刚说到大姑娘小媳妇的人笑嘻嘻地问道。

    于三胖子毫不犹豫地问道“那你拉着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到野地里的时候,你破了人家的身子,有没有把人家娶回家啊?”

    那人听见这话,哈哈一笑!大家也都笑了!

    “我猜你就没有给人家钱。”

    “不是,给你开个玩笑,逗你乐一乐罢了!这个可不能不给钱啊,咱自己又不会做那东西,只能指望他了,主要是吧,那味道太好了,最好能天天吃上几根,那才叫爽快呢!我就给了他钱,让他隔天都给我送过来一筐,我都会给他钱。”

    “那小子是不是高兴得都快上天了啊?”

    “那咱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看到他飞快地跑了。”

    “啥时候咱们要是都能尝尝就好了,看看于三胖子所的这美味到底有多美啊!怎么于三,你的运气就那么好呢!”

    “要不然他能吃那么胖啊!”

    另一人笑道。

    “那胖是因为偷吃的多了。”

    一人贫道。

    “你才偷吃的多呢,你们全家都偷吃,你祖宗八辈都偷吃。”

    于三回斥道。

    那人正要回嘴,却陡然发现这个富贵堂都突然安静了下来,正不知道怎么回事要问问别人,却见大当家的、二当家的、三当家的都已经都了富贵堂门口了,遂也就安静下来了,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大当家的、二当家的、三当家的。”

    大家都站了起来,齐齐地问候三位当家的。

    几位当家的自从那一战以来,好似一直都不怎么有精神,应该是那一战太过吓人了。不过今儿个看他们几个,精神倒还不错。

    三位当家的都走到自己的位子那坐下,待大家都坐定了,大当家的看了看大家,才缓缓开口道“最近的日子大家过的都特别艰难,本来因为咱们这边人少,官兵那边人多,咱们的弓箭盾牌什么的也都不如他们的,打了败仗就打了败仗吧,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也不能说明什么,失败了一次再重新来过就是了。”

    大当家的说道这儿看了看大家,大家都觉得大当家的说的在理,都点了点头。

    “只是啊,这官兵实在是出人意料啊,不知为何,他们一直都围困住了这山,让咱们走也走不得,留也留不得。”

    大当家的说到这儿,眼里现出忧伤,看了一眼大家伙儿,对三当家的说的“三弟,还是你来说吧。”

    三当家的点了点头,遂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大家,这才说道“大哥让我说,咱们都是自己人,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主要是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兵力悬殊,无法退兵,看看大家可有什么好的退兵之策?”

    三当家的此话一出,下面所有的人都异常沉默,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无一人站起来说话。

    “有什么想法就都说出来吧,毕竟咱们大家伙儿能聚在一起都是很有缘分的。”三当家的见大家都不说话,便又说道。

    “大家既然都不愿意发表意见,那还是我来说吧,我们决定过几天,去袭击官军军营!”三当家的说道。

    “什么?还去袭击?”

    下面的一个人见三当家的这样说道,慌忙问道。

    三当家的确认似的点了点头。

    “只是,三当家的,咱们现在这种情况,可怎么去袭击他们啊?别咱们袭击他们不成,却又反被他们袭击了啊。”

    那人心直口快地说道。

    三当家的笑道“你说的对,也有这个可能。”

    “那到时候咱们怎么办啊?”

    那人有些小小的不平,既然都看出来,那为什么还非要去冒险啊!这不是拿大家伙儿的生命开玩笑嘛!

    “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的,咱们不会在同一件事上跌两次跟头的。”

    三当家的笃定地说道。

    “三当家的,到时候要是遇上了官军,可有什么应对之策吗?大家都是拿着命在赚钱,可是,这赚钱也是为了活着不是?”

    那人的一番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多数人都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年头,当个贼也都这么难啊!

    “是啊,你说说,这混口饭吃是多么难啊!但凡是有一点办法,咱们也不会走上这条路啊!”一人低声说道。

    “那若是不主动出击的话,现在这形势,大家伙儿觉得咱们可还有出路?”

    三当家的见有人质疑,不得不开口反问道。

    他此话一出,大家便也不说话了。

    因为他说的是实话,这大家都知道的。原地等着未必就是良策,只是,那也不代表主动出击就可以啊!

    “那这样吧,现在就暂定为五日后去袭击官军若三日之内,有人能提出良策,那是最好,若到时候真的是无人有好的应对之策,咱们到时候再去袭击官军,大家伙儿以为这样如何啊?”

    三当家的这都是权宜之计,当前形势紧急,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官兵那边却非但不退兵,反而是训练得更勤快了!眼下谁还能有什么好的退兵计策呢!

    大家见三当家的都这么说了,当即都表示道“既然几位当家的都已商量过了,那就谨遵决定了。”

    几位当家的听闻大家这么说,也欣慰道“最近大家伙儿都很辛苦,大家就趁着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吧,过几天若真的要去袭击了,恐怕时间就不多了。当然了,我也希望那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大当家的见事儿已经说完了,遂缓缓地站了起来,朗声说道“这几日内,就请各位兄弟好好想想退兵之策吧!其他无事了,大家伙儿都散了吧!”

    这里面最着急的要数于三了,看看时间马上就要到中午了,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他和那小子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可不能在这儿干坐着,非要等到大家都走了啊!

    于三听到大当家的这话,简直是如蒙大赦一般,却也不得不等到几位当家的都出去了之后,这才紧紧张张地飞一般地出了富贵堂。

    “三胖子!”

    一声呼喊从自己的身后传来。

    于三忙回头去看,却只看到汤四毛,正在纳闷他现在喊住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就看到他的身后居然还有好几个人,正是刚刚坐在自己的身边听自己讲故事的那些人。

    于三不由得有些慌张了。

    太阳真毒啊!

    好似要把人烤成乳猪了!

    太阳实在是太毒了!

    于三忙抬起手来,挡住了那毒辣的太阳。

    他好像早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来意。自己真笨,怎么就没有想到,当自己把这件事请当成一个故事讲给他们听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射出来的东西早就出卖了他们了,即使今天他们不跟过来,总有一天,他们会跟过来的。

    唉。

    于三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三哥啊,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啊?也不怕这大热天的,中暑了可这么好啊,那嫂子得有多心疼啊!”

    这一群人之中,为首的便是那汤四毛了。

    “哦,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这个时辰不是该去下面看看了吗?我怕手下的那些兄弟们等急了,这才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于三只能解释道。

    “哎呦呦,我的亲三哥啊,你那可不能叫走啊,你那简直就是飞啊,这不,从一开始我们都在后面喊你了,敞开了嗓门喊,结果你都听不见了,那还不是因为跑得太快了,两耳生风的缘故吗?”

    汤四毛这样一说,一圈人都笑了起来。

    唯独于三胖子不声不响。

    “三哥啊,你说说看,平日里,咱们这些兄弟在一块的时候是不是很开心?咱们的关系是不是很融洽?”

    “那是自然了啊。”

    于三不得不回应道。

    他在一步一步地接近他想说的的话,他正在一步一步地朝目标迈进了。

    于三不由得想道。

    “那兄弟我平常待你是不是特别好啊?”

    汤四毛看着于三的眼光,就好像在看着一个冰棍儿一般,虽然他还未曾尝过那滋味,只是,在他的想象中,那已经是美味非常的了。

    听见这话的于三能怎么回答呢?只得笑着说道“自然了啊,兄弟你平常是最热心的一个人了。”

    热心的抢别人的东西,现在又来了!

    “听你这样说呢,兄弟我就放心了,你说,这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好东西是不是应该一起分啊?”

    于三点点头,心里冷笑道“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还不是为了来要一点东西吗!”

    他却非常自觉地忘记了,他的东西又何尝不是从别人的手里抢过来的呢?他们难道不是一样的人吗?

    现在的于三忘记了。

    现在的汤四毛根本就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他笑嘻嘻地走上前去,亲热地拉住于三的胳膊,接着说道“三哥啊,你刚刚讲的那个事情呢,兄弟们都想见识见识,你就带上我们一起去看看如何啊?”

    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了啊!

    看来果然不出所料啊!

    于三笑道“哈哈哈!”

    汤四毛见于三只是笑,却并不说话,忙说道“三哥啊,你看看啊,这个事情呢,其实早晚还不是大家伙儿都知道了吗?非要等到以后大家自己去找到那个臭小子,还不如现在你和大家一起分了呢,这样的话,大家都还记得你的好了,并且以后若真的有什么事情了,还有大家一起和你担着了,这本来是大大的好事啊。”

    于三听他说这话,细细想来,好像确是如此,自己也不可能把那小子藏起来啊,迟早有一天,大家都会知道的,确实不如和大家一起啊!

    “不是啊,四毛,我倒不觉得这是有什么好躲躲藏藏的,毕竟好东西确实应该一起吃啊,我的那些兄弟们可都是已经尝过了啊,那个个可都是赞不绝口啊,只是”

    于三不紧不慢地说着,到最后却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

    汤四毛紧张地问道,生怕于三胖子再提出什么条件来。

    于三紧皱着眉头,非常为难地看着汤四毛说道“只是,我答应了兄弟们今日让他们吃上那好吃的,若是大家都过去的话,我怕东西不够啊!四哥你想想啊,那一个小子一趟能带多少东西啊?这万一大家都去了,却又没有分到,这不是很伤和气吗?一根冰棍儿事伤了和气事大啊。”

    “哎呀,三哥,你说这话太对了!”

    汤四毛本来正在担心于三胖子会想出什么不好的主意来,没有想到,他这么愉快地就答应了!听了他的话之后,汤四毛当即决定“这样,大家都站好了,站成两队!”

    大家不明白为何忽然要这样了,却也知道这是为了吃到那绝世好吃的东西,遂也就不再多问,很快就依言站成了两队。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汤四毛下面要说的话。

    大家在站好队后,都等着一起去吃冰棍儿了。

    这时,就听到汤四毛说道“这样啊,现在有点情况,简单地说,就是咱们人多,但是冰棍儿少,没有办法,只得先有个比赛,分出个胜负,才能去吃。只是啊,那冰棍儿,容易化,也不能等太长时间,所以,咱们就来个拳头定输赢。”

    “怎么比啊?”

    一个人焦急地问道。

    “石头、剪刀、布啊!”

    汤四毛回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