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一些人能睡个安稳觉的时候,另外总得有一些人无法睡安稳觉了尤其是在今天晚上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里。

    比如说,在刚刚打了胜仗吃了定心丸的沈琼瑶能睡个安稳觉的时候,这边的三位当家的却都毫不出意外地恨不得要哭天喊地了,那脸色啊,就跟裂开了嘴的核桃一般无二啊,一个赛一个皱巴巴的。

    大当家的眉头深锁,恨不得挤成一个疙瘩,满面愁容不展,一叹一声长吁气,他站也站不住,是坐也坐不住,只得来回踱步不停歇,那两只手,好似找不到地方放了一般,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反正无论怎么样总觉得哪儿哪儿都不舒服,好似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不舒服过。

    二当家的无声地耷拉着脑袋,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自他领兵不是兵,其实是匪了打仗以来,还从未打过这么让他伤心的仗自然了,以前打仗的时候都是边打边撤退,那是当然了,同时也顺手边抢劫,没有办法啊,这是他从事的本职工作嘛,要比拿着重重的家伙儿轻车熟路多了,再说了职业道德也很重要啊,干一行爱一行他是最持久的了,所以他才能发挥得更好。

    三当家的本来是细皮嫩肉的,最不像是这种出身的人了,只是啊,这一次,他算是倒了大霉了,居然因为逃得不够快,差点连小命都留下了!什么情况啊,本来以为是有十成把握的胜仗,咋的一下子就变成了丢盔弃甲满山溜达了呢!

    大当家的看着死里逃生的这些兄弟们,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本来以为此一去,必定能将那个小丫头片子拿下呢,结果呢,谁曾料到,那个丫头居然那么精明,居然还会算计起来了!

    “看来,咱们是真的小瞧她了啊。”

    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大当家的来回踱步的声音孤寂难当,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可是,这好像也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此一战,败得实在太惨了,那场景,简直就是尸横遍山腰,万里无人声啊!

    “大哥,你骂我吧,这一次是我领兵无方,以致让兄弟们受了这么重的”二当家的见大哥一直眉头紧锁,忍不住已是开口说道。

    那大当家的闻言,又细细思索了一会儿,这才摇摇头,说道“二弟,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是咱们想的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吧,这里面好像透着一股咱们没有明白的味道,你说说,这打仗要有天时地利与人和吧?咱们哪一条不占啊?”

    大当家的说的振振有词,二当家的听到这话,觉得很有道理,自己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或者,是真的太邪乎了?

    “大哥、二哥,此次吃了败仗,都是我用兵不当,你们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只是,这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想打探打探,那人那边我就多问问,上一次不是亲自去过那边的粮草大营吗,也早已经放火烧毁了,无论怎么说,都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情况啊。”

    三当家的一直都沉默着,脑子里却是飞快地在旋转。

    魏云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啊!

    难道他们会有多个粮草大营?

    三当家的想到这儿,不由得自己也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更不可能了啊,行军打仗,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粮草一般能保证充足都不错了,哪里还有备双份的道理?再说了,若是在其他地方,他不太清楚那就算了,而这楚州城的情况,他是非常清楚的,这应该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是,若按照常理推断,自己烧了粮草大营,那对方应该早已支撑不住了啊,别说自己带人去攻打了,就算自己不去打他,他们也早就应该一哄而散了啊!这普通人一顿饭不吃尚且承受不了,何况是这些将士呢!

    将士不同于一般人,他们的体质在长期的训练过程中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饿得尤其快,在这种情况下,要进攻他们,实在是易如反掌啊!

    “大哥,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时候应该是好好安抚大家,此一战,大家都情绪低落,势必会影响”

    三当家的用力地甩了甩脑袋,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暂时先放一放吧,反正这事情也不必一定要现在弄明白,只要最终能明白怎么回事了,并且还能用了,那不就好了么!一定要处理好当下的事情啊!

    他遂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那大当家的听闻三弟如此说,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三弟,现在士气低落,实在是应该鼓舞鼓舞他们啊!”

    “他们真是太狡诈了!”二当家的闷闷地说了一声。

    “二哥,他们是狡诈,只是,自古以来,都是兵不厌诈,这原本也怪不得他们啊!兵法都尚且如此呢!”

    三当家的见二哥愤愤不平,实在也找不到话来安慰他了,便就这样接了一句,只是,其实,自己也很认同二哥的话的。

    他们怎么能那么狡诈呢!

    自己在官府那边有人,并且他还是跟着这大军一同来的,他随时都会给自己有用的信息,可是,尽管如此,自己竟然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上,难道这竟然是天意不成吗?

    他想起了西楚霸王项羽,想他被围垓下之时,终于明白了是天要亡他,莫非自己这命运也是一样的吗?

    不,不会的,这只是一场仗,自己是输了,但是,卷土重来未可知啊,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认输了啊!

    “大哥、二哥,此次咱们虽还不清楚到底为啥会兵败如山倒,但是,咱们一定要细细思量,找到原因,万事都可以卷土重来,咱们什么都不用怕,更不用怕他们,难不成他们还能真的在这山上呆一辈子不成?”

    大当家的闻言点了点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最近一段时间,咱们就先好好地养精蓄锐,调整调整,这胜负还没有真正分出来呢,他们的粮食总有一天要吃完的吧?到时候,咱们再一举击败他们!”

    兄弟们的豪言壮志刚刚叙完,就忽然听得外面的人来报“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的。不好了!”

    “怎么了啊?何事如此慌张啊?”大当家的很不耐烦,本来今天晚上吃了败仗,夜袭不成,反被别人袭击了,心情已是不是一般的差了,这些小弟们再一个比一个咋呼,总是喜欢一惊一乍的,自己可真的是受不了了啊!

    “这大当家的,山上的路都被官兵”那小厮偷偷地打量了一番,大当家的脸色很是难看,虽然早已知道今日晚上败仗而归,却还真是没有料到情况会惨到这种程度,平常的几位当家的还是很和气的啊!

    “有什么事情就快说!”二当家的见这小厮如此不顾不管地就慌慌张张地进来了,进来之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般,不由得早已是不耐烦了。

    “回回二当家的话,是这样的,小的今日下山去找您要的东西,这上山来的时候,发现咱们平日走的山路都已经不通了,那里站着的都是官兵啊!”那小厮见二当家的催促了,当下便什么也顾不得了,只得将实情相告了。

    大当家的一听那小厮如此说道,早已是一屁股瘫到椅子上去了!

    “你此话可当真?”二当家的来不及去扶住大哥,却一把提起了小厮,生怕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般!

    三当家的倒不见怎么慌张,一步跨过去,轻轻地扶着了大哥。

    那小厮见大当家的情状,不由得悔恨交加,早已是紧张地连连磕头了,这见二当家的问话,便一丝一毫也不敢隐瞒了,一一都据实告道“回二当家的话,是这样的,今日白天小的下山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异常,等到上山来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有几人把住路口了,当时小的还在想,也没有听说最近咱们要收过山红啊,怎的就派人过来了呢?小的一时心里高兴,正想着会不会遇到一个两个熟人呢,就认真地看了看他们,谁知,小的这一看不当紧啊,当时就吓得小的赶紧躲到树丛中去了,原来,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咱们的人啊,他们竟然就是官府的人!小的下山的时候实在是过于大意了,就一个人去的,这上山的时候遇见了官兵,小的想,一人难敌四手,好汉不吃眼前亏,遂也就偷偷地躲到了树丛中,待天黑了之后,才上来的。”

    “真的?”二当家的又不相信似的问了一句。

    “二哥,看来,那位大将军是早有此招了,也早早地就知道咱们会中了他们的圈套了,这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啊!”

    还不待那小厮回答,三当家的好似终于想明白了一般提醒二哥道。

    小厮满脸焦灼和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回答二当家的话,东瞅瞅,西瞅瞅,就是不知道给如何拿主意。

    “可是,三弟”二当家的说道。

    他还未说完,三当家的就朝他使了个眼色,二当家的连忙住了口。

    三当家的转过身去,朗声对众人说道“今天晚上,大家伙儿都受累了,大家都回去早点休息吧,这里不用伺候了,有受伤的兄弟需要照顾的,就请大家多费些心思了。大家就都回去歇着吧。”

    “是。”其余人等,应了一声,忙都轻声地走了出去。

    那小厮还在地上跪着,一时之间不知道给如何做了。

    “你也回去吧,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已经对我们几人说了,回去之后呢,就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不是说咱们害怕,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三当家的见那小厮跪着不动,当下往前走了几步,虚扶了那小厮一把,对着那小厮去轻轻地说道。

    “是,三当家的,小的记下了。”

    望着那小厮的背影,二当家的不由得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大哥啊,最近几天你和二哥都在忙于今天晚上的事情,都太疲倦了,这件事情,咱们暂时还没有比较好的对策,还是先不要放出消息吧,不要让兄弟们的心思都乱了。”三当家的对着二位大哥说道。

    其实三当家的这话真是顾全了面子和里子,既然今天晚上已是打了败仗,兵力损失巨大,那么再去和官兵发生才冲突的话,势必不能再沾到什么便宜,却只会自讨没趣而大当家的在刚一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因为实在太过突然和意料,再加上这几日一直劳顿,思虑过甚,一时着急,竟然瘫在椅子上了,对于兄弟们来说,看到这样的老大,这实在是一件太反正大当家的就太没有面子了!他这样说,既护住了大哥,也封锁住了消息,免得大家都心里发慌,实在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大当家的听见三弟这样说,当下欣喜地点了点头,却也不得不说道“三弟啊,大哥总觉得吧,这位女子将军,是非要把咱们给逼死不可啊!”

    “大哥,你先不要着急,现在,这官兵封了上山的路才是最要命的,夜袭之败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只是,却不知道他们的用意是什么,向来官兵少封山路,一旦封了山路,便是要斩尽杀绝了。”

    三当家的缓缓地说道。

    二当家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

    “什么?三弟,你此话可当真?”二当家不确定似的问出了这话。

    三当家的没有回答他,只是很轻地点了点头,面色凝重。

    “那这么说这么说,这一次咱们都是死定了吗?”二当家还是有些不相信,好像是要再一次证明自己刚刚听到的一般。

    “那也未必,所谓兵不厌诈,对付他们自然有多种方法了,只是,现在咱们还不知道能用哪一种呢。”

    三当家的慢悠悠地说道。

    “唉,但愿不要用上那些老法子!”

    大当家的吐出了一句话。

    二当家的有些不明白地看了看他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