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计中计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计中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到汤四毛这样说完,大家都一起石化了!

    这也能算得上是比啊!

    “快了啊,别傻愣着了啊,再不伸手来比的话,那冰棍儿就真的变成一滩水了,看你们还怎么吃啊!”

    汤四毛不耐烦地催促道。

    “难道你不加入吗?”

    一个愣头愣脑的人突然想起来了。

    “这个嘛,来来来,为了公平起见,我肯定是要加入的啊。”

    听到这话的汤四毛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便也欣然加入了比赛的大队之中。

    不一会儿,就响起了石头、剪刀、布的声音,在盛夏的当午,也确实算得上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了。

    “好了,现在就剩你俩了,你们也开始比吧!”

    一人见就剩下那个愣头愣脑的家伙和汤四毛了,便忙着催了一声,毕竟这个事情吧,一定要快,否则就算比出了输赢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啊!

    “好,来吧,石头!”

    汤四毛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那人的话刚刚落了,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然后伸出了手。

    自然了,那个愣头愣脑的家伙也不甘落后,他也飞快地伸出了手。

    大家忙都抬眼去看,那个家伙出的居然是布!

    汤四毛不相信似的盯着那个人,好似他抢走了自己千辛万苦从前方战场上夺得的人头数一样,这个傻头傻脑的家伙什么时候居然还能和自己玩这一手了啊!

    大家都深表同情地看着汤四毛。

    汤四毛的脸色别提有多动人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脸上是红一块白一块,嘴唇紧紧地抿着,连一句话也说不成了。

    “那汤四哥,我们就先走了啊!”

    这结果实在是太出大家的意料,于三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还真的就说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啊!

    “不行,这次不算,要重新来过!”

    就在大家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汤四毛突然说道。

    于三很是不乐意地看着大家,这本来管自己什么事啊!真后悔自己的大嘴巴子啊,自己好好的有冰棍儿吃不就行了,干嘛非要去显摆啊!这下好了吧,这说不定啊,等自己到的时候,那绝味早就已经变成了一滩水了!

    “哎呦,汤四毛啊,刚刚我可是忘记了啊,是谁说的要愿赌服输的啊!你要是自己都要重来的话,那其他人是不是都要重来啊!那还不都乱了套了吗?”

    一个人不满意地嘟囔着。

    大家伙儿都嘀咕道“是啊,怎么能这样呢!”

    “自己说的话得算数啊,难不成你吐一口唾沫到地上,还能把它舔干净了不成啊?”一个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反正这得重新来。”

    汤四毛不依不饶道。

    “你说话怎么能不算话呢?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又不是君子,干什么要说话算话啊?”

    汤四毛不服气地说道。

    于三再也等不及了,说道“那个大家伙啊,兄弟们啊,你们先在这说吧,我就先过去了啊。”说着他就要先走,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说道“对了,这买冰棍儿的钱呢都是兄弟们的血汗钱,大家都要先准备好了啊!”

    大家眼巴巴地就这样看着于三走了,都狠狠地瞪着汤四毛。

    “要不是因为你,我们都去吃冰棍儿去了。”

    一人很是不忙地说道。

    “哼!要不是因为我,你们都还在那叽咕呢,是谁开口向于三说的,是谁提议要比赛的,是谁最后”

    汤四毛也满肚子牢骚。

    “你咋不问问,是谁自己说话不算话的,白白地让大家都空欢喜了啊一场!”

    “你说谁呢!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说着说着,汤四毛恼了。

    眼见得于三胖子越走越远了,到手的鸭子飞了,任是谁那也得生气啊!

    “我不想打架啊,但是你今儿个实在是太过分了,自己说话不算话,还耽误我们去尝新鲜,我是觉得啊,你是该教训教训了,看看以后能不能学乖一点吧!”

    那人说道。

    汤四毛一听见这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也就是语气上不怎么友善,也没有真想和他们打架啊,这毕竟自己也没有带人来啊!

    本来是想着去吃东西的,自然是人越少越好,谁能想到,现在这东西没有吃成,说不定还要打一场架呢!

    “兄弟们,汤四毛实在是太过分了,让咱们在大毒的日头下站了这么久,也没有能尝到新鲜,并且他自己还出尔反尔,大家觉得是不是应该教训他一下?”

    那人看了大家一眼,说道。

    “是,这家伙真是欠揍啊。”也有人应和着说道。

    “那就一起上吧!打完了别耽误事儿啊!”

    说着,大家就要上前动手打汤四毛了,汤四毛见状,腿早已经软了,却也不得不捋起袖子装一装。

    “得得了,那算了吧,别因为这事惹得大家不痛快了,这样吧,汤四毛啊,你还是去吧,和大家伙儿一起去,我就不去了,我刚刚才想起来,这会儿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完,你们一起去吧。”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汤四毛比赛的那个人,一个愣头愣脑的家伙。

    只是,他这话,让大家都感觉很意外,这是怎么回事啊?他赢了,却最后又决定不去了本来大家要趁这个机会好好修理修理汤四毛的,他居然又给拦住了,这家伙看起来愣头愣脑的,果然还真是个二货啊,居然分不清轻重!

    不过,本来都已经剑拔弩张了,现在却也因为这句话都不再有情绪了,汤四毛和大家一起去吃那美味的冰棍儿去了。

    刚刚走出没有多远的于三胖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见到汤四毛和大家伙儿又都一起来了,不禁有些惊讶。

    “怎么,你这次终于赢了啊?”于三胖子开玩笑说道。

    “哼,他哪有那能耐啊!他的能耐不就是出尔反尔吗?”

    于三是对着汤四毛说话的,只是,还未等汤四毛回答,一个人已经快速地接上了话,面上满满的都是鄙视。

    汤四毛很识时务地没有再说话了,倒不是怕那小子,万一大家一起都不让自己去了,那自己的这一番心血不都是白费了吗?

    为了一根冰棍儿,汤四毛用尽了最大的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还嘴!他娘的!汤四毛很是气愤。

    在他们都在为了一根冰棍儿而发愁苦恼的时候,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却在讨论另外的一件事情了。

    “大哥,咱们是真的要去袭击他们吗?”大厅里二当家的有些犹疑地问道。

    “怎么,二弟,你是觉得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吗?”大当家的没有回答二当家的问题,反而开始发问了。

    二当家的有些担忧地看着大当家的,说道“不,大哥,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下面的兄弟们都会怎么想。”

    正在喝水的大当家的手在听到二当家的话之后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才将水杯缓缓地放下了,那水杯发出了很轻微的一声响。

    外面的风轻轻地吹动着骄阳下的树,聒噪的蝉一直叫个不听,好似永远不知道累似的,整个山中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许久许久,已经站得双腿发麻的二当家的才听到大当家的说道“二弟啊,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了?”

    二当家的听见大当家的这么说,忙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大哥,有些话,不一定非要人家说出来,咱们才知道啊,再说了,现在这种情形还用得着他们说出来吗?咱们现在是出也出不去,进也进不来啊。”

    “那依二弟的意思,此时我们应该怎么办才好啊?”大当家的眼睛炯炯有神,清凉如冰雪,好似要把二当家的看透一般。

    二当家的本来不准备再多嘴了,见大哥这么问,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说道“我觉得,若是真的要去袭击官军的话,咱们大可不必告诉兄弟们,若现在告诉他们是有其他的目的的话,那就算了。”

    听到二当家的这么说,大当家的眼睛里终于难得的显出了一丝温度,眼睛直直地看着二当家的问道“此话怎讲?”

    “大哥啊,现在是非常时期,大家的心都不怎么稳,若是袭击,当出乎意料,趁他们完全没有防备才是,而咱们上一次夜袭失败了,原因都还没有找清楚,现在大家又都知道了,实在是有些不妥若只是想要打草惊蛇,那却没有什么不好的了。”

    大当家的听二当家这么说,脸色慢慢地缓和了许多,到最后,见二当家的说到打草惊蛇,大当家的眼睛里已经是很欣慰了,待二当家的说完,大当家的就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二弟,此次袭击,确实只是幌子而已,真实的目的并不是出兵。”

    “那是为何?”

    二当家的见自己竟然猜出了大哥的心思,不禁有些喜出望外了,自己一直就只是个会领人去抢东西的粗人,连打仗都不怎么能算得上,更别说什么计谋了。

    “这件事情现在就只有咱们兄弟两个知道,其他的你就先不要再问了。”大当家的怕这个实心眼的二弟锲而不舍地发问,不得不直接把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

    “好吧,大哥,我一直视你为兄长,也一直都信任你,相信你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二当家的见大哥执意不肯说出来,只得说道。

    大当家的缓缓地点了点头。

    外面却是和里面完全不同的场景,大家都在非常紧张地盯着于三胖子的手,看那堪比山珍海味的冰棍儿到底是长成了什么样子,即使不能吃到嘴里,就是见一眼也是好的啊,无论怎么说,那也算是长了见识的啊。

    “好了,大家活儿都站好了啊,来来来,这冰棍儿马上就要到了,咱们马上就能吃到清凉甜蜜的冰棍儿了啊!”

    一个小子兴奋不已地大喊道,好似那冰棍儿早已经到了眼前似的。

    “你小子啊,有多久没有吃过了啊,这么开心做什么啊?”

    大家边站队边高兴地嚷道。

    “哟,我可是还从来没有吃过呢,也不知道那传说中的冰棍儿到底有多好吃呢,这这么久没有见过大家伙儿这么齐的聚在一起了,咋能不开心啊?你说是不啊?”

    听见那小子如此油嘴滑舌地,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了,一个说“猴儿崽子,你在这儿能的不行了,看等一会儿你们于三胖子怎么说你啊。”那个说“小能豆啊,已看见你啊,我就知道了,那冰棍儿啊,绝对不会有你更好吃了。”

    那小子倒一点儿也不生气,说道“咱们这因为吃东西而聚在一起可还是第一次啊。怪不得大家伙儿都这么开心呢。”

    “好小子啊,一看你就没有记性啊,咱们哪一年过年的时候不是和大家伙儿聚一聚啊?咋的今年这才算是第一次啊?”

    一个年龄略长一些的一个人不满意地说道。

    “啊呦啊大哥,不是那个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啊,今儿个啊,既不是什么节日,也不是在过大年啊,大家聚在一块啊就是为了吃上那冰棍儿啊,你说这少见不少见啊?”那小子明明知道年龄稍长的人都是仗着年龄在那儿了,随便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你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被他们说的不成样子了。

    那人见这小子如此说,好似也并没有哪里补对的地方,当即就点了点头,说道“你小子啊,一张小嘴啊,逗得大家啊都哈哈笑起来了!”

    那小子也不再接话,就和大家一起等着那送冰棍儿的小男孩了。

    于三早就过来了,就和汤四毛他们一起等着了。

    “这小子是不是今天要过来啊?怎么我觉得都已经等了好久了啊,还是不见他的影子啊?”一个等的着急的人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哎呦啊,我说啊,你要是真的等不及了,可以自己回去啊,也没有谁说你非要在这儿等着他啊,人家爱啥时候过来就啥时候过来啊,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啊?”

    “这又不是你们家的地盘,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啊你再说说试试啊”

    “来了,来了!”

    正在大家都吵得热闹的时候,一个清凉如冰雪一般的声音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那蹒跚的身影上了。

    那人不是别人,却正是送冰棍儿的那个小子。

    这个小子,正是于三胖子口中的那个小子。

    这个小子,他有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名字,他叫王强。

    “哎呀啊,小子啊,你可来了啊,你要是再不来啊,我们大家伙儿可都是要打起来了啊!”于三见王强来了,忍不住一步到了王强身边。

    王强只是点了点头,却一直都在往身后看着。

    “咋了?你怎么一直都往后面瞅啊,难不成你在路上遇到了黄花大姑娘不成啊?”

    一个人见王强有些饥荒,不由得打趣道。

    那王强一边往后面瞅着,一边忙活着,却还不忘接话,说道“这位大哥啊,你是不知道啊,我本来今天是来不了了的,往那边送冰棍儿的时候,那边有一个胖子,根本就不讲理啊,有了口角,三说两不说的,上来就挥舞着拳头啊,吓得俺啊,扔下了家伙就跑了,还好俺跑的快,没有挨到身上,要不然啊,今儿个啊,可就真的对不住大家伙儿了。”

    这边的人都是一脸惊讶“什么?他们还敢对你动粗啊?”

    “那可不,真是不讲理啊,你说说,不都是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的吗,怎么现在都不是这个样子了啊?”

    王强见大家都对这个事情好奇,不禁又感叹道。

    “你们怎么了啊?”

    一个人问道,还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啊。

    “唉,别提了!还不是因为这一点吃的吗?”

    王强忍不住重重地叹气道,心里却在想“让你们好吃,让你们好吃,到时候没命了可别怪我啊!”

    “咋了啊?”

    另一个人见有了热闹可看,虽然是已经过期了,却还是忍不住插嘴道,好似这热闹不看白不看似的。

    “这不是前几天,于三爷说是这几天大家伙儿都非常辛苦吗,让我多做一些,我也就多做了你小心点啊,可不敢弄打了啊!”

    王强说着,就回头瞅了一眼,原来他的身后还有另外一个人啊!

    只是,那人也不说别人,正是他的亲兄弟王琦。

    大家见了王琦,都异常开心,因为原先以为只是一个人来,现在一下子来了俩人,那也就是说,自己能吃上冰棍儿的机会又多了好多啊!

    “喂,小兄弟啊,你可小心点啊!我们的命都在你的手上了啊!”

    一个面目黧黑的人说道。

    王琦装作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几乎和他的兄弟想的是一样的“你们的命确实是在我的手上呢!”

    大家都大笑起来了!

    “那个啥,刚刚我说道哪儿了啊?”

    王强见大家都去关注王琦了,再也没有人关注自己的故事了,遂问刚刚那个非常有兴趣听自己说话的人。

    谁知,那人的回答却很让王强意外“兄弟,我没有怎么听啊!一直都忙着看你赶快忙乎呢!等你弄好了兄弟们好赶快吃啊!”

    王强不由得满脸黑线这存在感得有多弱啊!

    反正和这冰棍儿比起来,自己是差多了啊!

    王家兄弟遂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了,开始细细地打开那箱子。

    大家伙儿都挤过去看到,只见王强小心翼翼地掀开了那箱子的盖子,那动作轻柔地好似对待刚娶的一般,让别人以为他掀开的不是盛放冰棍儿的箱子的盖子,而是新娘子的盖头啊。

    “小兄弟,这包裹的可还真是严实啊!”

    离得最近的汤四毛忍不住赞叹道。

    “是啊,要是包的不严,就会有热气进去,那热气一进去,这冰棍儿就容易化了,要是冰棍儿化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王强认真地解释道。

    “哦。”汤四毛听完之后,就眼睛直直地盯着了箱子,连看也不看王强了。

    王强打开了一层又一层的棉絮啊什么的,直到最后终于才见到了冰棍儿!

    那冰棍儿通体雪白,如从冰川上取下的一般,浑身散发着清凉的气息,令人都产生一种想要拿在手里的冲动

    “三爷啊,你来给大家分吧!”

    王强打开之后,就没有了再多的动作。就在大家以为他会直接给大家的时候,王强突然对着于三胖子说道。

    “行嘞。”

    于三胖子笑道。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王强,这小子啊,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多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样子扭捏得跟个小姑娘似的,现在这小姑娘变得懂事多了!

    大家伙儿都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箱子,都恨不得要直接把那个箱子吃掉了一般,这会儿见终于弄好了,马上就要分下来了,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由得喜气洋洋起来了。

    王强和王琦对视一下,都不由得佩服起李凌来了。

    那一日,李凌说自己无事,要让两位兄弟陪自己在这山中溜达溜达,王强脱口而出“那你还不如让我们多吃点冰棍儿呢!没事就别瞎溜达啊!”

    那李凌看了看王强,无奈地说道“咱们来这是为了打那些贼匪的,可不是为了吃的啊!”

    这话说的王强当时就不好意思起来了,说的也是,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一切都太熟悉了,感觉快赶上家了。

    一开始到这山上来的时候,王强还真的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等到后来慢慢地习惯了,才发现,其实这山上的空气啊比山下的好多了,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想干什么干什么,其实也挺舒服的。

    “山里有一户人家,那户人家有一个小男孩,我想让他对贼匪那边探探情况,你们觉得怎么样啊?”

    在溜达的时候,李凌不经意地说起了事情。

    “小男孩?”

    王强问道。

    “嗯。”

    李凌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不知道那小男孩是做什么的啊?”

    王强再次问道。

    “嗯。”

    李凌再次高冷地点头,一句话也不说这还真是最高冷的表达方式啊!

    王琦见了李凌的反应不由得一怔,这回答还真是都非常直接啊,连一句多于的话也不说啊,当即就开口问道。

    “那他是做什么的啊?”

    “做什么的?他啊,什么都做,或者说,你想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去做什么。”

    李凌笑着说道。

    王强看着李凌的笑脸觉得有些诡异,他为什么会笑得那么开心啊!这实在是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为什么啊?他为何会这么听你的话啊?”

    王琦也觉得奇怪起来,就问出了话。

    “因为”李凌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好似觉得有什么不好,最后才说道“算了,我还是先领着你们去看看吧。”

    这兄弟二人到那时才明白了,这个家伙说是出来溜达,原来是早就有预谋的啊!并且这事啊看来还是不小的事情呢!

    只是,他们实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带领这他们兄弟俩走了好几个山头,走的王强都快受不了了,这才远远地看到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孤零零地堆在这山中,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到了他口中的那户山里人家的家门前。

    非常安静,别说人声了,连猪啊、鸡啊、鸭啊的声音都没有。

    “为何非要我们来见见他啊?”

    王强不解地问道。

    “不,不是见见,因为你就是他。”

    李凌再一次笑着说道。

    “啊?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啥意思啊?”

    这一下轮到王强奇怪了,这家伙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啊。

    “没有什么关子啊,我啊,想用一点点小手段,让大家都能赶快回家啊!这里的夏日大家都尚可承受,冬日你们就不知道了,那个冷啊!”

    李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地方的冬日之冷了!

    他在这边读大学的时候,冬天的被褥都是凉飕飕地,晒也晒不到,因为冬天来的时候,太阳也就歇息了,好似再也不愿意到这个地方来了一般,到处都是潮乎乎的,洗一件衣服吧,几天都干不了,连贴身穿的内衣裤都是如此!晚上睡觉的时候啊,被子里几乎都能拧出水来了!

    并且,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地方呆着的话,特别容易得抑郁症,怎么说呢,冬天见不到太阳,见不到太阳啊

    想想都要哭了

    自己的大学四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了啊!

    那时候,人们都还要安装暖气,只是,因为这里是所谓的南方,南方,暖气是没有的,冷气却是可以有的,呵呵!

    “蛮子啊,你看你说的,跟你自己来过一样,你不是也没有来过吗?”

    王强见李凌说得这么认真,不知为何,却突然觉得很有喜感,忍不住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就笑了起来。

    “我当然来过了”李凌觉得这不废话吗,我不仅来过,还在这生活过好几年的,不过他们好像不懂啊,于是,只得接着解释道“唉,可惜啊,就是在梦中!”

    王家兄弟的表情终于从惊讶变成了恍然大悟。

    “好了,来,咱们说说吧。”

    李凌说道。

    王强的表情有些纠结,这哪叫说说吧,这明明就是在说,我决定了一件事情,你们听话去做吧!

    “这里好像是没有人家的啊。”

    王强走进了院子,也并没有人出来。

    “不会吧?”

    王琦不死心似的,挨个房间都看了看,虽然都是茅草房,但是里面看起来什么东西都不缺,不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啊。

    “你不用找了,确实没有人住了,嗯,现在是没有人住了。”

    李凌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好似很熟悉这里似的。

    王强见李凌这么熟悉,忙走了过来,问道“蛮子啊,你怎么知道这里到底有人没有人啊,你以前来到过这里吗?”

    李凌不得不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儿,然后才慢悠悠地问道“今天领路的是谁啊?”

    王强很自然地朝李凌指了指。说道“你喽。”

    李凌更加鄙夷地看着王强。

    王强再一次恍然大悟似的挠了挠头简直就是和那个郭靖差不多嘛!说的距离远了他根本就听不懂,距离近了也一样,只有说到根上的时候他才能做出你等待已久的表情哦,我明白了!

    黄蓉真真是可怜,自己冰雪聪明,却找了一个蠢蛋!还是小龙女比较好,杨过多聪明啊!没有交流障碍啊!

    不过自己如果是黄蓉,也会喜欢郭靖的吧,毕竟,那可是郭靖啊!

    “你们俩都过来了,我给你们说。”

    王家兄弟依言都走到了李凌的面前。

    “我自己琢磨着,咱们就这样围着他们也不是不行,毕竟,这山就这么大,这上山的贼匪就这么多,相信他们终于有一天会受不了的,只是,若是有好的办法,能让咱们快一点打败他们,能让他们早一点做回好好的老百姓,岂不是更好吗?”

    李凌意味深长地说着。

    王家兄弟很配合地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他这么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和今天过来这一趟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让你们两个扮作这家的小男孩,去向贼匪那边送一样东西。”

    李凌突然就点明了主题原来他的目的就是要去给贼匪送东西啊!

    “什么东西?”

    “毒。”

    李凌非常冷静地说道。

    他觉得自己很不酷!

    因为他没有老大的样子,撑死了,他也就是一个胆小的想默默无名地发财的家伙,即使说这话的时候,他也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毒?”

    王家兄弟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那脸上的惊讶简直和见到了外星人差不多!至于吗,不就是下个毒吗?李凌有些纠结地想到。

    若是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兄弟会是这个样子,自己就应该换个人啊就是,没有人比这俩人更合适了啊!

    “是啊,毒,让你们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要怎么下毒的。”李凌无奈地再次确认道,这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啥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幻觉,会觉得自己特别无力,难道是因为重复的话说的太多了吗?

    只是因为,他们好似总是需要自己再确认一次似的。

    “让我们下毒啊?哇塞!我居然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啊,上战场不是为了杀敌吗,怎么居然还能用毒啊?那这方法多简单啊,杀人于无形啊,更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啊。”

    王琦倒是没有王强那么活泼好动,但是其实也差不了太多了,毕竟是一母同胞嘛,但是几天好像话也特别多。

    “怎么,你们愿意去吗?”

    李凌这样问的时候,心里蓦然闪过一丝不好意思,毕竟剥夺别人的意愿是很残酷的,因为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

    “这个嘛,我们得想想。”

    王琦说道。说着就双手交叉在一起,做沉思状。

    “那你们得想多久啊?”

    李凌望着这望不到尽头的山川,一点都不着急地问道。

    俩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似一直也不能拿定主意一般。

    “这个不一定吧。”

    李凌这才有些不淡定了,瞅着俩人说道“你们可是要想清楚了啊,在那么多的人里面,我之所以选择了你们两个,是因为我觉得你们是沈大将军的心腹,还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跟随她到这儿来,再说了,我认识你们也比较早。当然了,除此之外,你们两个也很适合做这件事情了。”

    王家兄弟听着李凌前面说的,本来心里面很是舒畅,后来听到李凌说他们很适合,却又一下子有些摸不清楚头脑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们很适合啊?”

    “很简单啊,因为你们两个人很厉害啊,即使人家知道了是你下得毒也不敢怎么样你了嘛,毕竟他们早就已经中毒了,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了。”

    这是两个这么简单的时候还需要解释的这么清楚啊!

    李凌不由得感叹道。

    “嗯,这个还差不多啊。”

    王强并没有听出李凌话里的揶揄成分,就只顾自己高兴了。

    “那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就勉强接受吧”

    王强的话刚刚说出口,那王琦却慌忙插嘴了“那个,你还是先说说清楚吧,让我们先知道一下这个事情到底准备怎么做,也好让我们有个思想准备啊,要不然,这万一答应了你,到最后却成不了事情,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美意了吗?”

    王琦的这几句话,让李凌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这家伙平时不怎么说话,实在没有想到这一到真有事情的时候,他考虑的居然还能那么周全。

    “放心吧,这个自然是要告诉你们的,非常简单啊。”

    李凌正要把这整件事情都告诉他们呢,就只听到王琦又开口问道“对了,这件事请为什么要到这儿来说呢?这儿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听见这话的李凌不由得颔首道“我发现你很厉害啊,虽然很少开口,但是一开口必定都能说到重要的地方上。”

    李凌打量这这个空空的院落,说道“把你们带到这个地方才说这件事情,是因为想借用这户人家的身份,先让你们了解一下他们。”

    王家兄弟对视了一眼,王强说道“那你就好好地说说他们吧。”

    “这户人家也姓王,是勤劳本分的山里人家,去年春天,贼匪经过他们院子前面,看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女儿,非要逼着成亲不成,可恨那贼匪却是早已经娶过妻的。当然了,即使他从未娶妻,大概这姑娘也是不会愿意的了。你想啊,清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给一个贼匪啊?那人见这姑娘无论如何不从自己,当下就心生歹意,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过了不久,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们就来到了这姑娘家中,想把那姑娘给抢走,谁知那姑娘性情刚烈,说我若要嫁人,必定要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若是我不喜欢,即便他貌比宋玉潘安,才如子建屈原,富堪石崇,那我也是不会嫁的,若是我喜欢的人,即使他茅椽蓬牖,瓦灶绳床,我也必定会视若珍宝的。并非你不好,而是你不是我喜欢的人,你若再相逼,我唯有一死。此一番话,确实是那姑娘的真心话,那姑娘说完,见那贼子并无悔意,遂挥刀自刎了。那贼子见此祸事已经酿成,连带地连这老夫妻两个也给杀了。那姑娘有一个弟弟,他们都以为他并不知晓此事,因为那个男孩那几天正好外出了,却不料,那男孩正好那晚回来了,该巧不巧的,又正好看到了正整件事情,遂报了官,只是,官府对于此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那听故事的两个人还没有从李凌的话音中回过神来,就听到李凌说道“现在啊,你们俩就是那弟弟了。”

    “弟弟?”

    王强问道。

    “是,弟弟,要为死去的姐姐和父母讨一个公道。”

    “怎么讨啊?”

    “很简单啊,将他们绳之于法啊。”

    李凌说道。

    “什么于法?”

    李凌无语了,有的时候吧,这交流起来还真的是很困难啊。

    “就是把他们抓起来,交给官府。”

    王强还是满脸疑惑,问道“为啥我觉得这故事好像是你编的啊?这和下毒有什么关系吗?”

    李凌不得不再一次佩服这哥们的智商了,是真的高啊!

    “你啊,就先别管这事是不是真的了,你啊,就是这户人家的儿子,王琦你呢,就是他的好朋友,到时候啊你们俩要一起去。”

    李凌决定不再给他们解释了,因为他发现解释得多了一点用都没有。

    真悲哀啊,有效交流那么少,简直就是少得可怜嘛!

    “这样啊,王强,你先去贼匪那边去卖冰棍儿”

    “卖冰棍儿,这个好啊,那我在去卖的路上能偷吃吗?”

    李凌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王强就开始这样问了。

    “不能吃,冰棍儿有毒的。”

    “哦。”

    听到李凌的回答,王强满脸都是失望。

    “好了,就最后一次才有毒,一开始卖给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喜欢上它,然后就天天等着你盼着你去卖冰棍儿,等到他们所有的人都想吃的时候,你就可以下手了。对了,那个你会钓鱼吗?”

    李凌突然就转移了话题。

    王强挠了挠头,说道“虽然我不是姜太公,但是我还是会一点了。”

    “哦,那就好,这和钓鱼是一个道理,这个冰棍儿啊,就是那鱼饵,咱们啊,必须得让他们喜欢让啊,到最后,咱们才能钓到大鱼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