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狭路相逢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狭路相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鱼饵?有这么香甜的鱼饵么?”

    王强有些不敢相信,所谓鱼饵,说的无论多好听,说到底还不是大家都不怎么吃的东西,这下子倒好,用大家都眼馋的东西去做鱼饵,自己都忍不住想吃好多呢,哪里还管的了别人啊!

    “那也没办法啊,只有这样的鱼饵才诱人啊,也只有这样的鱼饵他们才会上当啊!”李凌有些无奈地说道,最后一狠心,才又说道“你们俩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

    那俩兄弟相视一笑,同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都是为了早点让大家伙儿安生,有是什么不可以的啊!”

    “这还差不多啊!”

    李凌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我们具体要如何做啊?”

    “你们啊,先去那边跑几趟,卖几次,当然了,若是有人要抢你们的就让他们抢好了,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你们是谁,哦对了,你们就是这户人家的那个男孩,若问起来什么事情,只推说不知道就是了。待他们都吃上瘾了,到时候自然会有东西给你们的。”

    李凌一句一句紧张地说着。

    “哦,原来这么简单啊!那咱们现在是不是该回去了啊?”

    王强听完之后,并未觉得有什么困难的。

    李凌却转过身来,望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在最近的几天里都不能回去了。”

    “什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主要就是为了怕他们来看啊,万一你说的是这户人家的人,到时候他们来看的时候却发现这家根本就没有人,那他们肯定就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若真是那样的话,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在李凌的好说歹说之下,最后那俩人才终于同意住到那儿了。

    在王强俩兄弟忙着冰棍儿的事情的时候,李凌也没有闲着。他又一次被沈琼瑶喊出去了,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情况要严重地多。

    上一次的沈琼瑶身着男装本来这应该是要表示惊讶的,可是见多识广的李凌早就见惯了扮男装的女孩儿们,祝英台啊,黄蓉啊,赵敏啊,也就没有什么稀罕的了,可是,这一次,沈琼瑶是标准的女孩儿打扮,唉,这才让李凌担心呢!

    也正是这一次,沈琼瑶自己给了那些贼匪们可乘之机,也差一点让李凌终生后悔。

    “咱们要出去干什么啊?”

    和王强一样忙于鱼饵的李凌问道。

    “咱们出去打探打探他们的情况啊!”

    “又去打探情况啊!”李凌有些担忧了。

    “什么叫又去啊?”沈琼瑶拉长了语音,那眼神很明显地告诉李凌,若他再有废话的话,可是就大事不妙了。

    李凌非常自觉地闭上了嘴巴。

    “明儿个一早出发,看看这山到底有多广。”沈琼瑶走的时候,给李凌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料到的却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第二日一大早,沈琼瑶一时之间忘了自己已是在相府之外了,人未醒,已是“思琪、思琪”地叫起来了。

    “小姐啊,咱们都在外面了,你还想叫思琪啊!”这喊声惹得冬梅甚是不快。

    “好、好、好!我错了好不?不应该叫思琪,以后就只喊冬梅,行不行啊?”

    冬梅从五六岁起便陪在沈琼瑶的身边,虽然二人名为主仆,其实在沈琼瑶的心里,思琪,冬梅就和自己的姐妹差不多,而她二人也是真心对待沈琼瑶的,并没有把她当成高高在上的相门小姐,所以有时候说话就不太注意了。

    “好丫头,洗脸的水呢?”沈琼瑶看着空空的面盆问道,难道今天竟然没有水吗?

    思琪面有难色没有回答。

    “怎么了?”

    “小姐啊,我刚刚那个我马上就去准备,你就再等一小会儿,好不好?”

    “没事,你累了,先歇歇啊,我出去看看。”沈琼瑶看冬梅因为没有办好事情,有些不开心,就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沈琼瑶因为和李凌约好今天要出去,心情很是开怀,一蹦一跳地打开门出去了。

    “瑶儿早啊!”正是李凌。

    沈琼瑶一脸害羞地看着李凌因为自己,呃,那个还没有洗脸呢!

    而李凌却是只觉得她好看!

    但见她肤色白腻如脂,肌光胜雪,白玉般的脸上透出珊瑚之色,容貌秀美无双,美若天仙,气质清雅绝俗,宛如从仙境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丝丝秀发随意披散着,微风拂来,发香沁人心脾,格外妩媚动人。

    沈琼瑶见李凌呆呆地看着自己,不禁咽住了要说的话,低下头,只管弄衣服,那一种娇柔软惜之态,竟是难以形容。

    二人静立良久,都未开口。

    “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冬梅轻呼一声。沈琼瑶倏然回过身去,再也不敢看向李凌。

    “啊,对了,瑶儿,我来是要问你咱们何时启程?”李凌终于开口问道。

    “呃,吃过早饭即可动身了。”

    沈琼瑶见他这么早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不由得浅浅一笑。

    而这眉波流转犹如秋水的嫣然一笑,在李凌的眼中,清丽秀雅,淡洁出尘,娇美无伦,浑似姑射仙子,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端着东西的冬梅甚是诧异,眼珠乱转,想不明白小姐何以娇羞异常,难道自己家胆大如男儿的小姐一离开家就变得神神叨叨不正常了么?再说了,这李公子不都是早已经很熟悉了吗?

    “李公子,我们家小姐该梳洗了!”冬梅说道。

    李凌回过神来,对沈琼瑶一笑,道“瑶儿,你慢慢洗啊,一会儿我过来再喊你!”

    沈琼瑶向李凌点点头,自行进屋梳洗。

    时值盛夏,正是百花斗艳缠绵不止之时,路上花香袭人,莺飞蝶舞,风儿吹来,但觉心旷神怡,只想把一切俗事杂务全抛开,策马奔腾,好好享受这青春年华!

    “还是外面风光好啊!”李凌问道。

    “我倒是很想出来啊,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轻易是出不来的啊。”沈琼瑶想起来就愁眉不展。

    “没事,以后忙完了这一阵子咱们就可以经常游山玩水了”李凌安慰道。

    心里却在想“这游山玩水好似还需要不少银子呢,看来啊,得好好挣钱了啊!”

    “其实,本来我爹爹他”沈琼瑶突然觉得自己说话过于柔细,于是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我爹爹他想让我好好在家读圣贤书。”

    “那也是好的。”李凌不知为何说话变得轻柔了很多,生怕吓到身边的人似的。

    几人缓缓行走了一个上午,看看日近中午,已是到了午饭时间,只是他们现在在荒郊野外,连一个家小饭馆也看不到山里本就人烟稀少,若不是为了了解了解情况,大概他们也就不会出来了。

    “咕噜咕噜”,沈琼瑶的肚子发出了呐喊声,她不好意思地往旁边瞅着,生怕大家听到了这声音。

    “瑶儿啊,现在也已中午了,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农家什么的,你和冬梅就在这等一会儿,如何?”李凌听到沈琼瑶的肚子咕咕地叫,看来不去找吃的是不行了。

    “今儿风儿凉爽,很适合走走,我和你一起去吧!”让李凌一个人去找吃的,沈琼瑶很是过意不去,虽然她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觉得还是应该和他一起去。

    说着就要摇摇晃晃地下车去,“哎呦!”沈琼瑶还未下车,已是一声惊呼出口,眼看着就要从车子上摔下来了!

    “瑶儿,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李凌说着,眼看沈琼瑶站立不稳,说时迟那时快,伸手就抓住了沈琼瑶的手,但觉那纤纤玉手手柔若无骨,软滑异常,手心里如有雨润。

    “男女授受不亲。”沈琼瑶不知自己的手被他这样软软地握着有多久了,自己也一直这样直愣愣地瞅着目若朗月的李凌,猛然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把自己的手从那有力刚毅的手里抽了出来。

    “小姐!”冬梅一时情急,惊呼出声。

    沈琼瑶正沉浸于惊心动魄之中,听到冬梅的声音,差点直接从车上摔下去了。

    “瑶儿,你没事吧?”李凌说着又要去扶沈琼瑶。

    沈琼瑶一愣。

    在她发愣的瞬间,宁致远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只是看着她。

    眼看着大太阳都照到头顶了,天越来越热了,大家也需要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息一下。

    “瑶儿,你们先在这歇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啊!”见时间越来越玩了,李凌说完这话,不待二人回答,已是迈开步来,远行而去了。

    “小姐,你没有摔着吧?还疼不疼啊?”冬梅看李凌终于走远了,忙着急地问道。

    “没事,没事。”沈琼瑶轻轻地道。

    “小姐啊,你也太不小心了,万一你摔坏了身子,咱们回去以后我怎么向老爷夫人交待啊?以后你小心些啊,咱们的这驾马车好像有些高了,上车下车的都不是太方便,要不,以后,咱们就去买个更好一些的吧?”冬梅边说边拍沈琼瑶的衣服,那华贵的衣衫上已是沾满了尘土草屑之类的。

    沈琼瑶心不在焉地“嗯嗯”答应着,也不知道现在走到哪儿了,看看四周,只见树林浓密,野花遍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看着荒无人烟,哪里有人的影子啊?不知李凌要走多远才能弄到吃的?心里不禁为李凌的安危担心起来了。

    “冬梅,你说这荒郊野外的,李凌一个人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沈琼瑶不安地问道。

    思琪只是撇撇嘴,笑道“我的大小姐啊,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人家李公子智计无双,聪明过人,他不欺负人家就不错了,哪还轮到你来担心人家欺负他啊!”、

    沈琼瑶被冬梅这重重的担心俩字羞红了脸,遂啐道“你这丫头,说话没轻没重的,我可不敢要你了,看我回去,禀明了老爷夫人,赶快给你配个小厮嫁人算了!”

    冬梅一听这话,害怕了“小姐,我再也不胡说了,你可千万不要去告诉老爷和夫人啊!”

    沈琼瑶得意洋洋“那就得看你表现了啊”说着看了一眼冬梅,看她脸都吓白了,于是忙安慰道“傻丫头,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就当真了吧,这么好的丫头我哪舍得让你嫁人啊!”

    冬梅看小姐只是逗逗自己,忙转愁为喜,说道“小姐啊,我给你整整衣冠吧!你这样哪像是相府小姐啊,看着啊倒像是落难的公子一般啊!”冬梅看着脸上如小花猫一样的小姐,不禁又是心疼又是难受。

    “好了,冬梅,我没事的啊。”沈琼瑶看着冬梅,还是不放心,这个小丫头,那么担心自己,也是啊,自从她很小的时候来到家里,就一直跟着自己,不为自己担心才奇怪呢。

    茂密的树立后面蹲着两个彪形大汉,一个矮胖,一个瘦高,他们已经在这儿等了好大一会儿了,现在到了夏天,很多人怕烈日灼心,就不再远行了,导致最近他们的生意冷清了很多,到最后让大当家的很是不满,狠狠地大骂了他们一顿,这他们二人无缘无故地挨了一顿骂,心情很不爽,上午本来正在路上气冲冲地踢打那高大的哑巴树以发泄怒气和怨气。

    “马猴,停!我好像听到了马车的声音!”那个瘦高瘦高的人开口道。

    那叫马猴的又矮又胖的人闻言立即住手,也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嗒嗒嗒”的马蹄急踏的声音,果然是马车啊!

    “看来,今天咱们可以将功补过了,抓住他们,狠狠地赚一笔,不怕大当家的不对咱们另眼相看!”

    “朱三大哥,咱什么时候动手啊?”马猴问道。

    那叫朱三的听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应该是往这边行驶的,于是拽着马猴就躲到了密林之中。

    “咱们先看看情况再说,咱俩武功都不好,都是看着手里的家伙吃饭的,如果看着那马车上的人是不会武功的,咱们就上,如果是有武功的,咱们就再等等,看来今天运气不赖,说不定会有好货呢!”朱三志得意满地对马猴说。

    于是二人悄然隐入密林之中,看是否有机会能有意外的收获,如能有收获,这也算是一个将功补过的好时机,回去之后就可以大大地长脸了。

    马车越来越近了!远远望去,车上坐的居然有俩女娃娃!二人伸长了脖子,还是看得不是特别清晰。马车渐渐地近了,车上几人衣饰华美,看来都是非富即贵之人,只是,其中一个人竟然拿的有剑,看来还是个习武之人,抢劫是没有希望了。

    “哎,马猴兄弟,这个咱们动不了,有人会武功。”朱三压低声音说道,语气里有掩饰不了的失望,原来是一场空欢喜啊。

    “娘的!老子今天真不顺利!那咱们走吧。”性子急躁的马猴就要从密林之中窜出来。

    朱三赶紧伸出手去抓住他,不耐烦地道“马兄弟啊,你先别急嘛,你这一出去,不正好被他们看见吗?咱们还是先等他们过去吧,等他们走了咱们再走也不迟啊。”心想“马猴兄弟怎么还是那么不长脑子啊,怪不得今天大当家的要训他了!”朱三这样想马猴的时候,却忘了,自己早上也和他一起挨骂了。

    他们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那拿剑的男人竟然要走了,二人不敢动,怕惊动了他,就只能乖乖地先呆在那儿,想等那人走远了再离开。

    二人见那个男人走了,不由得心花怒放了。

    “朱大哥,你真厉害!还好听你的话,没有走开,看来咱们今天运气还真不赖呢啊!”

    “等等,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了,这官军的那个大将军不是个女人吗?听说啊,还是皇帝的外甥女呢!”朱三突然就拍了拍脑袋,说道。

    “那又如何?”

    马猴不明白地问道。

    “如何?现在大当家的他们都在为此人头疼不已,若是咱们能把她们给抓回去了,那大当家的还不得赏咱们个金山银山啊。”

    朱三说着,忍不住嘿嘿一笑。

    “哎呀,大哥啊,看来啊,咱们出来这一趟实在是太值得了啊!”

    “嘿嘿,咱们一定要先抓住她们啊!”

    沈琼瑶和冬梅俩人都看着李凌离开的方向,肚子早就开始一阵阵迫不及待地大叫了,也不知道她们的饭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

    沈琼瑶边用手揉着那早已“咕咕咕”乱叫的饿得扁扁的肚子,边胡乱摇着扇子。

    不知何时,身后已经站了两个人。

    “小姐,我好饿啊。”冬梅用手捶着沈琼瑶的肩膀说道,心里在担心自己能不能等到李公子回来呢?说不定他还没有回来小姐和自己就饿死了!

    “哎,我也是好饿啊!”

    “小妞,爷这就过来好好喂你,如何啊?”粗声粗气的话语传来。

    “啊!”沈琼瑶、冬梅大惊,冬梅惊吓之下还是本能地护在了沈琼瑶的身体上。

    不知何时这人开始盯上自己的呢?她们还未看清来人的面孔,正要上去揍那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忽然发现自己连一点力气都使不来了!

    不好,这两个家伙一般知道做了什么手脚了!

    忽然那人拿了一个东西堵在自己的嘴上了。

    “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呢?”沈琼瑶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过。他们竟然先堵上了自己的嘴巴,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情急之下,她用脚踹了那个瘦子一下,真疼啊!看那瘦子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朱三不待沈琼瑶踢第二下,就抓住了她的脚,让她再也动不了,还好,自己随身带的有绳子,要像包粽子一样把他们绑起来!

    马猴用色眯眯的眼睛看着沈琼瑶,一张臭嘴就要靠上去了!

    沈琼瑶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朱三笑眯眯地伸手拍了一下马猴的大嘴巴,说道“马兄弟啊,不要急嘛!咱们慢慢商量看看怎么处置这俩小妞。”其实他心里已是有了计较。

    “朱大哥啊,你看这妞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特别不错,这当然是要送给大当家的了,让她们当个压寨夫人多好啊!”马猴嬉皮笑脸地说。只是,一双要死要活的咕噜乱转的眼睛却怎么都不肯从沈琼瑶的脸上收回来了。

    朱三阴阳怪气地看了看正苦苦挣扎的沈琼瑶一眼,突然“嘿嘿”一笑,附在马猴耳边轻轻地说“马兄弟啊!这俩妞说不定是老天赏给咱们的啊,你看,为啥咱们俩兄弟出来正好遇上的是这么俊俏的俩小妞呢?看来咱们兄弟俩艳福不浅啊!兄弟话都说到这儿了,你意下如何啊?”

    马猴终于明白了朱三的意思,一双手已是开始为朱三这绝妙的主意鼓掌了!再看这俩妞,都垂涎三尺了!

    “只是,大当家的那边咱们怎么说呢?”朱三说着开始抓耳挠腮,好像真的不知所措一样,他自然知道这事该怎么说,只是他定是要让马猴自己先说出来,万一事发,这可怪不到自己头上。

    “朱大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们谁都不说,大当家的他还会知道吗?”说完又是“哈哈”的一阵大笑,这是在为自己的绝妙主意感到痛快。

    朱三连连点头,称“妙啊妙啊”,“还是马兄弟考虑得周全,兄弟佩服佩服啊!”说完之后,又有些不放心似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两个丫头,马猴问道“大哥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朱三不语,只是看着沈琼瑶和冬梅。

    “你是担心这俩小妞吗?大哥放心吧!等她成了你的人,你赶她走她都不会走,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怎么还会去张扬呢?”马猴脸上溢满淫笑,正畅想着一会儿之后的场景

    “马猴兄弟说的是啊,那行,咱们就这么办。我看你旁边的那个小妞和兄弟你好有夫妻相啊,说不定啊这就是你的缘分啊!”朱三看上了沈琼瑶,自然是想让马猴要冬梅了。

    “我也喜欢那妞说话爽快,说话爽快的人做事就会爽快,那自然就干什么都会爽快啊!”马猴笑呵呵地道。

    沈琼瑶心里骂了一千一万个“流氓、无耻”,可是因为嘴里被塞上了东西,他们听到的就是什么都分不出来的“呜呜”“呜呜”的声音,但是,无论能否听得懂,自然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刚刚咱们经过的时候旁边有个亭子,这大夏天的,风凉凉,暖洋洋,何处不可以是洞房啊,咱们就赶快过去吧!”

    沈琼瑶死命挣扎,奈何她毕竟已经中了毒了,又哪里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眼看这个坏蛋就要伤害到自己了,该怎么办啊?真不该那么草率地让李凌离开自己啊!

    转眼看了一眼冬梅,见她满脸泪痕,心中更是后悔自己如此草率地做决定了,不但自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还连累自己的丫头冬梅受苦!这样想着恨恨不已地想二人瞪去。

    “小美人,马上你就是我的人了,大爷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啊!”朱三说着,伸手在沈琼瑶脸上摸了一下,顿时笑声震天!

    马猴见状,自是不甘落后,抬起手来,竟是狠狠地捏了一把冬梅的脸蛋!

    朱三抱着沈琼瑶,马猴抱起思琪,快步往朱三口中所说的亭子那里走去。二人脸上都是乐开了花,实在没有想到今生今世还有这等艳福啊!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小娘子啊!

    沈琼瑶的眼泪如无声的泉水一般,她怔怔地望着李凌去的方向,不知今生还能不能见到他了?

    没有想到,那亭子原来离他们马车停下的地方很近,没有走多久,朱三和马猴就走到了。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指望别人来救自己是不行了,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人经过啊,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可是,他们这个样子,嘴巴被塞着东西,手脚被缚,整个人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可想呢?

    沈琼瑶眼泪汪汪地看着朱三,恳求他能放过自己。朱三却只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着起来了!他一下子把她扔到一堆厚厚的树叶子上,眼睛里像要喷火了一般看向她。

    沈琼瑶如坠寒窟,浑身冷得发抖,知道此事无望了。

    “你哭了?为什么要哭啊?来,别着急了啊!”朱三边解自己的衣服边叨叨。

    夏天穿的衣服本就单薄,沈琼瑶外面原只罩了一件淡白色的薄衫,贴身的衣服都是女儿家常穿的衣服,朱三解完了自己的衣服,迫不及待地要撕开沈琼瑶的衣服,他的手一伸,只听“嘶”的一声,沈琼瑶的薄衫就被他扯下来了!

    只穿着贴身衣物的沈琼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

    朱三不及多想,就要上前去

    沈琼瑶只觉得羞愧难当,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力量,挣扎着抬起身子,一头撞在旁边的一株树上,霎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琼瑶终于悠悠转醒。心里一慌,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儿了?

    “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沈琼瑶不待看清来者是谁,反正就是坏蛋了,抓起身边的一个东西就拼尽全部力气朝那人身上狠狠地砸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响,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她不知怎么竟然又伸手摸到了一个木棍,心里是又惊又怕又恨,反正什么也顾不得了,遂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往那个人身上就是一顿猛揍!

    “天哪!哎呦呦!别打了别打了!你这是要打死我吗?”李凌边躲着这雨点一般的粉拳边大声求饶道。

    “当然要打死你个坏蛋了!竟然还招惹我!我我要你满门抄斩、株你九族,还不赶快放了我!我打死你打死你!”沈琼瑶叫嚷不止,根本就听不到李凌的声音,更不要说听出来是李凌的声音了。

    “是我啊!瑶儿,是我啊!我是李凌啊,你的救命恩人啊!”李凌被她追着打的满屋子乱跑,看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力气!不过,这下终于清楚而又大声地说出来了。

    “啊?是你啊?”沈琼瑶很是过意不去,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一点发颤。

    她终于停止了追打,喘息不止,赶紧替李凌揉捏刚刚被自己打到的地方。

    “哎呦!好疼啊!”李凌大叫。

    “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吗?”沈琼瑶连声道歉。

    “弄疼我了吗?你拿着个大棍,追着我满屋子打,你还问弄疼我了吗!你说呢!”李凌装作很生气地说道,其实也没有那么疼了,只是,只是,看她这样充满歉意地看着自己,禁不住就想大喊大叫,装作很疼,好像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一样。

    “我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坏蛋”沈琼瑶说着,眼泪便似开了闸的水井一般喷涌了出来。

    一看到她哭,李凌便手足无措,只能重重地说话“你看看你,怎么动不动都抹眼泪啊?你羞不羞啊!”

    “是你救我回来的吗?”沈琼瑶终于止住了泪水,奇怪,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呢?

    “当然是了啊!要不然你以为你自己吓晕过去了都还能走回来吗?切!”李凌边说边吐了吐舌头。

    她这不说不当紧,一说沈琼瑶才想来,在自己昏过去之前,那个贼人都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是否已经?她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竟然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咦?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啊,不好!

    李凌摸着自己的头,正觉得这丫头出手还真是有点重啊,猛然听到沈琼瑶又大叫一声,不禁担忧又出了什么事故,忙看向她“你怎么了啊?”

    “我我你”沈琼瑶指着李凌,眼里的泪扑簌扑簌地往下落,嘴里却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看着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沈琼瑶,李凌心里犹如千万个爪子挠过一般,既着急,又不知所措,她是怎么了,事情都过去了,难道她还在害怕吗?

    “你不用害怕,他们都已经被我打跑了。”他出言安慰道。

    “我我的衣服是你你换的吗?”沈琼瑶说出这话,很是害怕听到回答,如果他回答是的,那以后还如何面对他呢?

    本已是红霞般的俏脸,现在更是红彤彤一片了。

    “是啊,要不然还能有谁啊?”李凌不解地问。

    “那你岂不是,岂不是看到”沈琼瑶气结声吞。

    “看到什么了?”

    “没有衣服”

    “是啊,我是看到”沈琼瑶没有想到他回答得竟然这么爽快,好像是一件小事一般!

    李凌说着,忽然发现了沈琼瑶的目光里有说不出来的委屈与羞愧,忙说道“啊,瑶儿啊,我今生今世是非你不娶的,并非是我有意要唐突,实在是当时情况紧急,你不要”

    沈琼瑶毕竟是川蜀大将军,自然不同于一般的女子,见李凌这样说,自己心下已是很明白了,不待李凌说完,便说道“蛮子,遇上了你,我的一切都不一样了,你救了我好多次,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虽然我母亲是堂堂长公主,我父亲是当朝丞宰,可是,若论临危相救,他们却都没有你出现得更是时候。只是,以后我嫁你,也是因为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因为世俗的眼光。并且,我相信你和我会在一起的,永永远远。”

    “瑶儿,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太难过了,那两个贼匪已经被抓住了,你就放心吧。”

    李凌安慰道。

    “嗯,他们是谁?是专门针对我的吗?还是说正好遇上了?”

    “刚刚我已经问过她们了,他们大概地猜出了你的身份,只是,不太确定。”

    李凌微一沉吟,还是道出了实情虽然他并不知道琼瑶这么问是为了什么。

    “那就好,本来还以为最近咱们围困住了他们,他们已经无法可施了,百姓也已经安心了,实在是没有想到,唉!他们现在居然还有心情到路上抢劫啊!”

    沈琼瑶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李凌见沈琼瑶如此担忧,正要开口相劝,却听得沈琼瑶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也正好让我经历了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事情,我本来还以为,这样的事情是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呢!”

    沈琼瑶说着,不由得苦笑起来了。

    “瑶儿,咱们这一次一定要狠狠地打他们!让他们输得再也站不起来了!”

    沈琼瑶再一次摇了摇头,说道“不,不是打,是要斩草除根!”

    李凌心下一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