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半吊子的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万事俱备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万事俱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琼瑶和李凌自然也是闲不住,因为也要开始部署了,这次是一定要擒拿住那些贼匪的,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将士们,咱们此次围剿贼匪已将近几月,今天晚上,咱们就要和他们进行最后的一战了,大家务必要小心准备,精心部署,成功与否,就在此一役了!”沈琼瑶精神抖擞地站在高台之上,对大家说道。

    将士们多日在这山上,其实早就已经想一下子把那人贼匪们歼灭了,一直都在等着大将军的这句话呢,一听沈琼瑶这话,早已是沸腾起来了!

    李凌看到大家如此热情高涨,心里只叹“总算是没有白白辜负了瑶儿的托付,还好,还好。”

    “大将军,有人来了。”一个小厮见沈琼瑶终于满意地看着将士们了,察言观色,忙飞快地跑到了沈琼瑶的面前。

    “谁啊?”沈琼瑶有些意外地问道,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有谁会来找自己呢?再说了,现在自己是在外带兵,又能有谁能找得到自己呢?

    “是总督大人。”

    那人见沈琼瑶觉得很是奇怪,忙回道。

    沈琼瑶一听这话,忙把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脸上立即喜气洋洋起来了“哥哥来的正是时候啊,这下子啊,我们兄妹可以联手攻打这些贼匪了,以后啊,他们再也不敢听说我们的名字了!”

    沈琼瑶的笑逐颜开带来的喜悦自然也传给了李凌,李凌当然也是开心的,毕竟,他们兄妹也有一段时间未见了自从瑶儿到这皓山来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沈琼琚的消息。看来,这沈公子还是很担心妹妹的。

    说来奇怪,李凌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他看向身边的招妹,便开口问道“招妹,沈总督过来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话啊?”

    招妹是和那个小厮一起过来的,招妹到李凌这边来了,那个小厮就跑到沈琼瑶身边去了。

    招妹很迷茫地摇了摇头,说道“沈总督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咋感觉他好像很不高兴一样,因为他来到这儿之后就没有怎么笑过。”

    李凌看看那湛蓝湛蓝的天,却也忍不住默默祈祷“但愿自己想多了吧!”

    沈府。

    沈如山一个人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似乎是在担心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脸上的神情也是焦灼的。

    乌云如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天,也不知道能不能畅快地下一场大雨,缓解一下这闷热!

    “老爷。”

    正在这时,只听到一声低低的呼唤从外面传来。

    沈如山闻言,不确定似的看了看外面,这才忙打开了书房的门。

    只见来人穿了一身深色的衣服,头上罩着大大的斗笠,看不清他的面容,他的手上却紧紧地握着一柄青色的长剑,那剑柄上镶着的是九颗暗色的珠子,只是,那珠子看起来是敛起了光华的,在这书房里,却隐隐约约地只看到有些模糊的青。那人赶紧进了书房,倒头便拜“属下见过老爷。”

    “你这一路辛苦了,不用多礼了。”沈如山见到来人,本来黯淡的眼睛一下子就被点亮了一般,忙上前一步一把将他扶了起来,问道“如何?琼琚可还好吗?瑶儿现在还是和一开始一样吗?”

    那人却如一座山一样,岿然不动,听见沈如山这样问,便也回道“老爷请放心,少爷和小姐一切都好。属下也已将您的意思传达给了少爷,少爷也同意按您的意思去办。只不过,属下回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去军营中见小姐。”

    沈如山听见这话,便叹了一口气“但愿瑶儿能明白老夫的一片苦心。”

    那人见状,忙说“老爷,您那么疼爱小姐,小姐应该会体谅您的一片心意的。”

    沈如山闻言,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轻轻地摇摇头,缓缓地说“那是因为你不了解瑶儿的性子啊,这个丫头啊,从小被她娘给惯坏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老爷,不会的,小姐现在都能领兵打仗了,见识也多了,自然不比以前的任性了。”那人说道。

    沈如山点点头,微一沉吟,便又问道“皓山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皓山?”那人一怔,顿了一顿,才又接着说道“回老爷的话,皓山那边应该已经快承受不住了吧。”

    沈如山闻言面色一紧,正要开口。只听那人又说道“老爷,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沈如山笑道“你刚刚带来的消息已经让老夫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在老夫面前,还有什么当说不当说的啊?你尽管说吧。”

    那人略微犹疑了一下,这才开口说话,只是,他这话,却让沈如山无从接起,因为他现在对于此人也是一筹莫展。

    “属下在路上见了一个人,好像一位曾经认识的人。”那人原本想斟酌一下该如何开口的,最后索性直接就说了出来了。

    “谁?”一听说是一位似曾相识的人,沈如山不由得警觉地问道。不知为何,他心里蓦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就是先太子的左膀右臂,邓玉成。”那人站了起来,走近了一步,这才低声对沈如山说道。

    “什么?”沈如山不敢相信似的看着面前的人,一瞬间,他的心中好像充满了恐惧,自己以为早都是过去了的那些夜夜一下子就又回到了眼前。

    “你可确定?真的是他吗?这件事当真是非同小可啊!”沈如山的双目像是钉在了那人的身上一般。

    那人却出乎意料地轻微地摇了摇头,回道“回老爷的话,属下目前尚且不敢确定。属下只是觉得有些相像,或许是属下自己眼花了也未可知。”

    沈如山却只是轻微地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沈如山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便问得更仔细了。

    “是这样的,老爷”那人说着,便像是陷入了回忆中一样。

    自接到您的吩咐之后,属下便日夜兼程,一刻也不敢停留地去楚州,然后再是去皓山。一路行来,非常顺利。

    那一日,属下行到了皓山脚下。那山脚下有一个小酒馆,名叫杏帘在望。那酒馆里人不多,却老远老远就能闻到一股酒香,属下到了之后,还未曾坐下,就看到一个汉子正趴在那桌子上“呼呼”大睡,响声震天!

    属下觉得这人太过聒噪了,就没有理他,想去二楼一个僻静的去处。就在属下要去楼上的时候,属下陡然想起来,以前先太子的手下,就有一个人睡觉鼾声如雷的!

    自然了,这睡觉有鼾声,自是很普通的事情,只是,那人的鼾声却是如同歌声一般的啊,所以这才让属下有些担忧了。

    一有了这个念头,属下更是再也不敢停留了,便避开仅有的那几个人,一路上二楼去了。只是,属下心内很是不安,生怕遇见了什么不该遇见的人,耽误了您的大事。到最后了,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属下还是下楼来了,因为那小酒馆里认比较少,属下也不敢坐得离他太近了,就小心翼翼地坐到那人身后,,刚刚一坐下,便只闻得一阵酒味。走近去看,只见那人面目黧黑,有一双丹凤眼,眼角处还有一个红色的肉结,心内更是骇然,几乎可以肯定,那人不是别人,就是邓玉成啊!只是想到有要事在身,也不便多问什么,属下当时便什么也没有说,安静地坐了下来。

    属下曾记得,在那件事中,老爷你念在以往的兄弟情分上,并没有如陛下所言,斩尽杀绝。只是,属下有些担心,他何不带了人远走高飞,再也不问世事,为何又到了楚州呢?他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不会,他肯定不会知道的,咱们都那么小心了,他怎么会知道呢?”到了这个时候,沈如山不得不自己安慰自己。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你又见到他没有?”沈如山内心里未尝不是后悔的,自己和先太子感情甚笃,简直如亲兄弟一样,自是下不了手要去杀害世子,当时自己不忍,现在也还是不忍,只是,这件事情虽然只有他们二人知道,但是,终究,自己也很不安,毕竟,这关系到陛下的江山社稷。

    “过了好大一会儿,小酒馆的人几乎都散尽了,那人才终于悠悠醒了过来,只是还是睡眼惺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有些迷糊。不过,为防万一,属下怕他认出了自己,便一直都低着头,只是,这是却听到他叫来了老板,更奇的是,他开口不是要酒要菜,而是问老板一个人。”

    “谁?”不知为何,沈如山总觉得这个人应该是自己认识的。

    “大小姐。”

    “什么?”沈如山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刚刚才坐到椅子上,闻言便又从椅子上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不相信似的再一次重复问道“什么?他居然在找瑶儿?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找瑶儿呢?”

    那人有些紧张似的往后退了几步。

    “他打听瑶儿做什么啊?你有没有打听出来啊?”事关自己的女儿,他根本无法做到波澜不惊。

    “当时属下也是大惊,不知道这人找大小姐要做什么,正不知该怎么做,就听他接着说道现在贼匪在这皓山上聚众闹事,那沈琼瑶领兵而上,在下虽然只是一介草民,却也想为国出力,这找到了沈大将军,便是找到了杀敌的好去处啊。属下听了这话,便才放心了。又想着老爷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带信给少爷,因此,属下没有敢多耽搁,当晚便去了总督府,去见了少爷。”

    沈如山点了点头,喃喃道“杀敌?报效国家?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国家已经不是他想报效的那个国家了吗?呵呵,哈哈!邓玉成啊邓玉成,先太子已经作古了啊,你为何还不肯放下呢,都过了那么多年了!”

    “老爷,您还好吗?”

    “老夫没事,老夫没事。”沈如山有些不稳地说道,过了一会儿,他才接着说道“只是,我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

    沈如山却毫无头绪地摇了摇头“老夫现在也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又走了几步,便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但愿是老夫的错觉吧。”

    邓玉成,你真的还在世吗?

    沈如山不由得望向远方。

    皓山。

    “哥哥,你怎么得空过来了啊?”

    沈琼瑶在时隔两个月之后第一次见到哥哥,本来应该特别开心的,因为这个哥哥从小到大都特别疼爱自己,从来都是自己要什么他都给什么的,有时候,她就会在想,是不是自己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愿意为了自己去摘啊?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何,她却有一点高兴不起来了。

    “沈总督。”李凌自然也要上前招呼一声。

    “大家都辛苦了。本督深知领兵不易,在山上领兵更是难上加难,这不,特地给大家带了一些东西过来。沈将军,这可有你最爱吃的枣泥糕啊!”

    沈琼琚话音刚落,身后的小厮就早已把东西拿了过来。

    “真的啊,哥哥?”

    沈琼瑶有些不敢相信似的惊喜问道。

    “沈大将军,这是专门给您的。”那小厮见沈琼琚满面春风,不由得也开心起来,忙把那食盒担子都放到了沈琼瑶的面前。

    李凌本来就站在沈琼瑶的身边,沈琼瑶一手执刀,并不方便接东西,李凌便很自然地接了过来。

    谁知,那沈琼琚却笑道“李公子啊,这可是专门为小妹准备的啊,你可一定要让她亲自尝尝啊!”

    李凌听见这话,心下不由得一动,想道“沈公子好似对这些东西颇为看重,难道真的是专门为瑶儿准备的吗?”

    当下便也笑道“大人说哪里话!大人是将军的亲哥哥,为她准备的东西自然都是好东西,她哪里有不尝尝的道理啊?”

    沈琼琚闻言一笑,看了看列队整齐的将士,面色不由得有些紧张了,便面对着沈琼瑶说道“瑶儿,你们这是现在就要去了吗?”

    “自然了,我们为了今天,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哥哥,你放心吧,我这一次一定会得胜归来的!”

    沈琼瑶看着下面的人,信心满怀地说道。

    只是,她好似忽略了沈琼琚的担忧。

    李凌看着沈琼琚,看着他眼神里对沈琼瑶的关心,心里的那一点点不应该有的预感慢慢地消失了。他们兄妹情深,沈琼琚这个时候有些担忧,也是很正常的。前世看影视作品中送家人上战场的亲人,哪一个不是哭得天地为之变色啊?瑶儿虽然是大将军,但是也是要在军中的,自然是没有在沈府里安全,沈琼琚不高兴也是应该的。

    “瑶儿,此去危险重重,你可一定要当心了啊!”自己是和那些贼匪交过手的人,自然知道他们的狡诈和残忍。

    “放心吧,哥哥,瑶儿一定会没事的!”沈琼瑶见哥哥很是担忧自己,便笑嘻嘻地对着沈琼琚说道,一如他们小时候。

    “瑶儿,这些点心可都是爹爹从京城专门让人送过来的啊,听他们说啊,娘为了这些点心,可是连觉都没有睡好啊,这些你可一定要多吃点啊。”

    “哥哥啊,你放心吧,我知道了。你啊,快有爹爹和娘话多了。”沈琼瑶不禁笑道。

    “唉,现在爹爹和娘都不在咱们身边,我这个长兄啊,自然就要多替他们懆懆心了啊。”沈琼琚也笑道。

    “哥哥放心,我这就要走了啊。等凯旋之日,我一定去总督府看看你。”

    “好,瑶儿,那哥哥就用这杯酒,为你送行吧!但愿你早日凯旋!”沈琼琚边说,边从那食盒里拿出了酒壶和酒杯,一仰头,那本来满满的酒杯就已经空了。

    “好,哥哥!”沈琼瑶自然不会让哥哥失望的,也是一饮而尽。

    李凌看着如此豪爽的兄妹二人,不由得有些羡慕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老爹李向高之外,自己可是一个亲人也没有啊!

    咦,对了,老爹呢?怎么今天一直都没有看到他啊?

    李凌不由得心下有些焦急了。

    夏天的热,最浓烈的时候当是午后。蝉声焦灼不已,连树木也都干渴得要冒烟了。若是一连几天不下雨,那更是地上都会冒出热气来了。

    这个午后便是那样的午后。

    “将军,咱们该出发了!”站在沈琼瑶身后的王强提醒道。

    “王强,那冰棍儿可都给他们送过去了吧?”

    李凌今天因为太忙,把东西给了王强和王琦兄弟之后,便再也没有过问了,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来,这东西有没有交到他们手上,可是关系重大啊!

    王强扭过了头,说道“李大人啊,你就放心吧。送到都是小意思了,我啊,早已经看着他们吃下去了,想来,那味道真的是美极了啊!”

    李凌听见王强这么说,满意地点了点头,赞道“有你这句话啊,沈将军就可以少操好多心了。王强,你才是这次的大功之人啊!”

    王强见状,忙摆了摆手,好似那不是功,而是很可怕的东西一般“李大人,这功我可不要,只要没有过就好了,再说了,这都是你的主意啊,你最厉害了!想来他们现在还在回味呢!”

    李凌听见这话,本不准备再说什么了,忽然就想起来了时间这个问题,便问道“你什么时候送过去的啊?”

    王强不明就里“中午头上啊,和以前差不多。”

    “那就好,再过一个时辰,应该就会有作用了。”李凌满意地点了点头。

    突然却又想起来,李向高这小老头还没有过来呢,不由得问道“招妹,我爹呢?你看到他了没有啊?”他明明知道自己今天要去和贼匪交手,却也不来送送自己,这老爹啊,可不是一般人能当得了的啊!

    大胖子招妹听到李凌这么问自己,忙四下里瞅了瞅,那小眼睛在阳光下简直就能穿透树木了!只是,瞅了好大一会儿,也只能乖乖地回李凌“蛮子,没有看见啊。”

    听到这话的李凌很惆怅啊,这个爹啊,能不能靠点谱啊!人家都说孩儿坑爹,怎么到了自己这里都要是爹坑孩儿啊!

    只听得招妹又说了一句话,对于李凌来说,更是补刀啊,招妹说“蛮子,俺好像有几天没有见过他了。”

    李凌这几天忙于和王家两兄弟商量事情,还要供应那帮贼匪们吃冰棍儿这可都是纯手工的啊!那个耗时啊,可不是一般的啊!所以,对于老爹,也就没有怎么管,若不是沈琼琚突然出现了,说不定他现在还是没有放在心上呢,现在见了沈琼琚,才猛然觉得自己应该在出发之前和老爹交代几句啊。

    可是,现在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凌怎么找却也并没有看到的父亲李向高正在忙着叙旧,和曾经的邻居。

    “他王大伯,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啊?”

    李向高在这个地方遇见了家乡的人,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是哆哆嗦嗦的,满脸的惊诧与不相信。

    其实,那老王,却比李向高更惊讶!更不敢相信!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遇见他呢,难道他不是留在京城了吗?

    “李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啊?”老王内心是有一些忐忑的,毕竟,李向高的这一生其实是被自己连累的了。

    “呵呵,蛮子他过来这边了,要和那些坏人打仗啊,俺想来想去,觉得不过来不行啊,这孩子要是真的有个啥事情了,俺也得守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啊!”

    李向高说着,脸上溢满了慈父的光芒。

    还好,李凌没有看见。

    他若是看见,肯定是不能相信的,怎么那个让自己连饭都吃不上的老爹居然也有如此深情的时候啊?

    “那你可是得辛苦了啊!我看蛮子他啊从小到大都很机灵,应该会照顾好他自己的。”老王说道。

    “没事,没事。”李向高憨笑着说。

    “李大哥,蛮子他们人呢?我也许久没有见他了,既然都在这,那就一起说说话儿吧。”老王见李向高并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不得不自己厚着脸皮开口了。

    “行啊,俺也想着和你很久没有说话了呢,不过,今儿个蛮子他要出去打仗了。你可能见不到他,咱哥儿俩先说说话吧。”

    老王一听李向高这话,心下一惊,想道“没有料想到他们的速度居然这么快,现在就要去找那几个人了啊,万一他们见了蛮子,可就不好了啊。”

    遂说道“这孩子,现在有出息了啊,还能去打仗了啊。”老王接着赞叹道“我可还记得,他小的时候,经常生病,那时候我就还想,你们家这孩子啊应该找个武师傅好好教教他,不求他建功立业,只求他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是啊,是啊,俺还记得老哥你对我说过,可是,那时候家里穷啊,他娘有病都没有钱去治,哪里还有钱去找师傅啊。说来啊,这孩子现在能长得这么壮实,还得多谢你呢!”李向高也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

    那老王“嘿嘿”一笑,心内却很是担忧,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走到哪儿了,这总得找个借口先见上李凌一面啊,现在这时候实在不适合让李凌见到他们啊!

    正在发愁该怎么办,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来,不由得放下心来了。既然能见上李凌一面,那相信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