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和亲之奴 > 章节目录 02破庙送衣

章节目录 02破庙送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雪夜赶路虽然艰难,但是比起来内心痛苦耻辱,这些就微不足道了,护送湘莲这些湘城武士他们的亲人也随三公子湘水锋一起出征北辽,这次大败,他们的亲人也是凶多吉少,他们内心既承受着失去亲人痛苦,还承受着护送自己族中美女去和亲的耻辱,更肩负着护送湘莲安全的责任,当然胜利者狂欢是不会考虑到失败者的痛苦。

    因为护送责任重大,而且任务艰难,特别是必须忍受耻辱,所以湘城城主派出护送武士大多数都是年纪三十以上,经验丰富老人,如果派年轻武士去一旦忍受不了辽国士兵耻辱,同辽国士兵冲突起来,后果就是闯大祸了,这个责任就是湘城城主也承担不起。

    护送湘莲主婢这些武士队长是一个五十左右老人,湘莲主婢称呼他“枯叔”,这个枯叔是跟随湘城城主三十多年的老仆人,他经验丰富,武功也不错,更主要是他能够忍,比一般年轻人能忍多了。耻辱的和亲之路,你必须学会忍受对方侮辱。

    老天爷似乎也在故意为难这群风雪夜赶路人,雪花越下越大,前面都是白茫茫一片,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道路了。

    枯叔停住了马回头对湘莲道“主人,前面大雪封路,道路难辨,一不小心恐怕会造成车翻人伤,要不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天亮后再赶路”?虽然湘莲明白自己赶路很急,但是欲速则不达,再说自己是羊入虎口,能拖则拖,所以湘莲也点点头道“一切都是听枯叔安排”。这个枯叔虽然客气称呼湘莲为主人,表面非常尊重,其实他真正任务是保护和监视湘莲,既不能让别人伤害湘莲,也不能让湘莲逃跑了,否则到时候自己交不了差,就倒霉了。

    枯叔听了就其中二名对手下道“虎子,狗子,你们二个去前面探索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过夜地方”。

    叫虎子是一个十**岁汉子,虎背熊腰,是这群人中比较年轻一个,狗子则是一个身材瘦小年约三十汉子,这个狗子是这群护卫中个子最瘦小一员。

    虎子,狗子二人身手敏捷,行动迅速,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前面,整个队伍则依旧缓慢向前移动·····

    没有多久,虎子和狗子回来了,他们向枯叔汇报道“枯叔,前面不远处有一座破庙,破庙里只要一个熟睡小乞丐,应该可以休息过夜”。

    枯叔听了就道“好,那咱们就去破庙休息过夜,不过大伙需要小心,注意异样情况”。渐渐地,破庙近了,里面隐约透出香烛点燃发出的亮光。

    这队人马显然是训练有素,他们接近破庙时并不吵闹,只有马蹄踏雪的清嚓声,到了破庙面前,湘莲,湘叶主仆下了马车,湘莲见破庙角落躺着一个小叫花子,似乎正睡得香····

    狗子见了他准备把那想叫花子踢醒赶起来,好让出位置给湘莲主仆休息,湘莲见了连忙阻止道“被弄醒他,咱们在旁边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狗子听湘莲这么一说,他硬生生收回自己小腿,悻悻走开,湘叶见这个小乞丐十四五岁样子,生得眉清目秀,只不过衣服破烂,脸蛋冻得微红,现在正躺在庙里角落熟睡,看他衣裳单薄破烂,也许是寒冷,他这个瘦小身子在睡着中还在微微发抖,这模样让人可怜。

    湘叶见了忍不住道“小姐,这个小乞丐样子真可怜,现在寒冬腊月,小乞丐只穿这几件单薄破衣服,睡觉中还在冷得发抖”。

    湘莲听了微微叹息心里道“是的,这个小乞丐模样的确可怜,可是我们自己何尚不可怜,这个小乞丐至少还拥有自由,可以自由自在活着,可是我们自己呢!我们作为和亲之奴,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安全,有的只是痛苦与耻辱,人生最悲伤就是命不由己,由别人支配着自己性命,而自己却无能改变”。

    湘叶见小姐思索不语,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同这个小乞丐一样可怜,自己与这个小乞丐同是天涯沦落人,命运一样可怜,可悲····顿时她神情也黯然起来。

    烛光眏着湘叶黯然表情,湘莲不由苦笑一下,作为和亲之奴,过河小卒,自己主仆未来命运到底如何?是祈求上天保佑,还是自己去困境中绝处求生。

    绝处求生那是美丽梦想,是给垂死挣扎之人一丝安慰,但是残酷现实往往则是血雨腥风,自己主仆能否艰难活下来,只能祈求上天保佑,本来湘莲手捧着自己还没有绣完成莲花的锦袍,准备在破庙里休息时候,顺便把那一朵莲花绣完,可是心神不定的她,那能够静下心来绣莲花。

    望着躺在角落睡着还在冷得发抖小乞丐,突然湘莲一咬牙走过去,轻轻把自己手中锦袍盖在那小乞丐身上,湘叶惊讶望着她举动,奇道“小姐,您这是为什么?那锦袍您可是花了大半年心血绣的,现在快绣完成,您是想把它送给三少爷,三将军穿的,怎么好去盖在一个小乞丐身上”?

    湘莲苦笑道“过去欢笑,过去思念,过去梦想都已经随风而去,那天真,纯洁想法都应忘记,咱们以后面临则是痛苦与耻辱,未来命运谁主沉浮?由天决”。

    湘叶怔怔望着自己小姐,从小姐那苦楚表情中看见了恐惧与绝望,当初湘城挑选和亲之女时候,本来自己小姐湘莲可以不被挑选上的,只不过自己小姐心里惦记着在战场中不知道踪迹的三公子湘水锋,她想去前线寻找湘水锋,于是在湘城无人愿意做和亲之奴时候,她站出来,说愿意去燕州做和亲之奴。

    当时湘莲想法很简单,她想去前线看看自己恋人湘水锋到底是不是还活着,她总是觉得自己恋人在北方前线,自己和亲也是去北方,到时候自己同他距离就更接近了?甚至还幻想自己见到他是惊喜交集情景,她还想把自己绣的锦袍送给他,现在快接近燕州时候,湘莲明白过来了,感觉自己当初想法太单纯,太天真,战争残酷远出乎她想象,她也明白自己作为和亲之奴,根本不可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恋人。

    湘莲从美好幻想中惊醒过来后,她对自己未来命运不敢有太多奢望,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对初恋情人相思的奢望,更多则是考虑现实生存的残酷。

    眼前那可怜小乞丐引起了她的同病相怜心,于是她就把自己快绣完成锦袍盖在这个小乞丐身上。湘叶望着自己小姐的举动,隐约明白自己小姐已经心灰意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