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和亲之奴 > 章节目录 80秉烛夜谈

章节目录 80秉烛夜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对于这一件锦袍湘莲再熟悉不过,当初为了对寄托恋人思念,湘莲曾经把无数心血和感情都是融入在这一件锦袍之中。可是后来湘莲心灰意冷之下把这一件锦袍悄悄盖在那个素不相识小乞丐身上,当时离开破庙时候湘莲心想也许自己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见到这一件锦袍了,谁知这么快自己竟又见到自己亲手做的这件锦袍了,湘莲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湘莲心中充满好奇,她心想自己明明把这件锦袍盖在那个小乞丐身上,现在这件锦袍怎会在这个女子身上?难道不是自己当初绣的那一件?可是湘莲看到那熟悉做工,分明就是自己的手法,特别是那一朵还未绣完成莲花,可以毫无疑问确定这就是自己绣的那一件。

    现在湘莲见寒姑娘相问,她就道“不错,我认识此锦袍”。寒姑娘那透着寒光眸子盯着湘莲脸蛋道“现在你实话告诉我,这件锦袍是谁的?你别说谎,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湘莲心里充满疑惑,但是她心想自己当初把锦袍盖在小乞丐身上是出于好心,问心无愧。自己何必说谎,于是湘莲道“这件锦袍原来是我的”。

    寒姑娘听了接着问道“原来是你的那后来呢,你把怎么把这锦袍给丢了”!

    湘莲听对方语气有些逼人,她心里听了感觉不舒服,本想懒得回答,不过考虑对方的强势,再说自己当初把锦袍盖在小乞丐身上并无恶意,于是湘莲照实回答道“我在和亲路上曾经路过一座破庙,那晚风雪很大,我们队伍去破庙过夜躲雪,结果我在破庙里发现一个受冻少年,我见他可怜就把此锦袍盖在他的身上,不知此锦袍现在为何落入寒姑娘之手”?

    湘莲心想刚在一直是你在问我,现在我也反过来问你一句,看你怎么回答。湘莲内心的确很好奇,那件锦袍为何在这寒姑娘手里?难道那小乞丐同她有什么特殊关系?

    寒姑娘并没回答,只是淡淡道“此锦袍如何落在我手里?这个不是你关心的事,我再来问你,既然此锦袍是你所作,那上面的莲花为你所绣,那你现在能不能把此莲花绣完成”?

    湘莲感觉这寒姑娘身上有一股不可抗拒魔力,本来湘莲内心是懒得回答,可不知为什么嘴巴却不由自主道“把这莲花绣完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现在内心已无此意,绣此锦袍徒增心里烦恼而已”。

    寒姑娘道“为什么”?湘莲道“寒姑娘,你既然知道我不过是和亲之奴,你当知和亲之奴内心之忧伤,和亲之奴许多时候往往身不由己”。

    寒姑娘听了插上一句道“和亲之奴身不由己,但身不由己的并非只有和亲奴,莲姑娘何不想开些”。

    湘莲苦笑道“是的,寒姑娘说得有理,所以我只能苦中作乐,无奈等待命运的安排”。

    寒姑娘听了微微一笑道“湘莲姑娘难道你内心没有一丝想改变自己命运想法”?

    湘莲叹息道“寒姑娘,你是自由之身,可以无拘无束逍遥江湖之上,当然不会理解我们当和亲之奴苦楚,和亲之奴想改变命运比登天还难”。

    寒姑娘笑道“湘莲姑娘你也别太自卑,说不定你也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湘莲苦叹道“身为和亲之奴,只有身临其中才能感受到其中的无奈与悲哀”。

    寒姑娘笑道“湘莲姑娘既然你把和亲之女说得那么惨,那你为何还来当和亲之女?据我了解,你并不是湘城城主湘雨亭的亲生女儿,按理你完全不用来当和亲之奴”。

    湘莲听了不由心里一震,感觉这过寒姑娘的确历害,她对自己一切知道得如此清楚,而自己对她却一无所知。

    湘莲听了也反问一句道“寒姑娘你是如何知道的”?寒姑娘微笑道“天下之事,少有我不知的,所以我知道姑娘来龙去脉,并不奇怪”。

    湘莲笑道“怎么不奇怪?我同寒姑娘本来素不相识,而寒姑娘你却派人深夜把我强请到这里,还问我这些乱七八糟问题,让人不觉得奇怪才怪”。

    寒姑娘笑道“我问姑娘都是关系到姑娘以后命运大事,这怎么能算是乱七八糟事情呢”!

    湘莲听了心里一动,心想听此女口气,此女来历极不简单。既然如此,自己何不再试探她几句,看看能不能多得到此女一些信息。

    于是湘莲故意道“听寒姑娘口气,你是大有来历之人,不知道寒姑娘如何能改变我的命运”?

    那寒姑娘冰雪聪明当然明白湘莲想试探自己的来历,于是寒姑娘笑嘻嘻道“湘莲姑娘,能改变你命运方法很简单,比如”。

    说着寒姑娘手指微微一抬,湘莲顿时感觉一股寒风从自己脸蛋边掠过,划得自己脸蛋隐隐作痛,那感觉湘莲有点熟悉,上次慕蓉一箭发射利箭划过自己脸蛋边时,也是这样可怕劲风。

    虽然今晚湘莲同寒姑娘距离比上次近了许多,不过这个寒姑娘双手是空的并没有用什么兵器,显然刚才只不过是她随便用手指一弹,难道这寒姑娘远比慕蓉一箭更厉害。

    湘莲惊愕之间,突然感觉自己脖子有点痒,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脖子上了。她用手去一摸,竟发现自己一小束头发整齐悼在自己脖子上,显然这束头发是被寒姑娘刚在所发的指风所割断才悼下来。湘莲不由感觉毛发悚然,心想这个寒姑娘武功高得真是匪夷所思。

    不过湘莲依旧嘴硬道“寒姑娘,我同你素不相识,也无怨无仇,我相信你不会害我”。寒姑娘笑道“是的,我不会害你,那是因为就凭你,我根本不屑害你。只不过我是告诉你,我有能力随时可以让你去死,也就是有能力改变你的命运”。

    湘莲不服气道“寒姑娘虽然我知道你的功夫深不可测,你想弄死我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不过就凭杀死人这样简单改变一个人命运,这并不能显示出你的能耐。真正改变一个人命运是救了一个人一命,或者让她改变了本来悲伤的命运,以后可以过上幸福生活了,这才是真正改变别人命运”。

    寒姑娘听了笑道“湘莲姑娘也是聪明之人,懂得用激将法,好吧!湘莲姑娘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答应给你一个改变你命运的愿望,比如说可以让你不当和亲女等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