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和亲之奴 > 章节目录 82寒姑娘的关照

章节目录 82寒姑娘的关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湘莲道“那就拜托寒姑娘了”。寒姑娘笑道“不客气,莲姑娘,夜已经很深了,喜鹊你把莲姑娘送回去,顺便把那事情也办了”。

    喜鹊笑道“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同玉姐一起去办”。湘莲心想她们深更半夜还要去办什么事情,不过这不是湘莲所能关心的了,她已经累得够呛,需要好好休息另外这个寒姑娘太神秘了如果自己知道她的太多秘密对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来说未必是好事。

    她们俩人由喜鹊送湘莲回到住处,另外一人叫玉姐则去了别处,显然是去办事了。

    湘莲回到住处时天色已经快亮了,那些守卫的湘城武士也从地上醒来了,他们又一次惊鄂看着湘莲回来。本来惊慌失措的他们也放下心了,在这些守卫的湘城武士眼中,现在的湘莲已经是烫手山芋,让他们头疼的姑奶奶了。

    喜鹊见湘莲已经平安回房,也悄然离去。湘莲回到房里,湘叶见她平安回来,抱住她想哭诉自己担心与害怕一夜。可是湘莲感觉实在太累了,她一把推开湘叶道“我不是好好回来了吗?你想哭滚一边去,我想睡觉了”。

    湘莲说完倒床就睡,气得湘叶用小手直锤她的背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不过湘叶只锤一下,见小姐湘莲的确累了,就用手把被子拿起来盖在湘莲身上。

    湘叶盖被子的时候发现小姐睡着时候手里还紧紧捏着一件衣服,她拿过来一看不由惊呆了,那不是小姐当初绣的那件锦袍吗?可是小姐明明已经把它盖在破庙里的小乞丐身上,现在怎么又回到小姐手里呢!

    湘叶有心相问,无奈湘莲已经昏昏睡去。她只能叹口气离开,心想这些日子小姐每天在外奔波的确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另外现在小姐认识稀奇古怪的朋友也多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自己也越来越担心害怕,不知道对自己来说是祸是幸。

    湘叶起床整理房间一会儿,这时天色已大亮,湘叶见小姐还在昏睡,她想起来今天小姐又得去培训礼仪,她不由暗自叫苦。她担心小姐去迟到了又要被那个金大人喝骂找麻烦,怎么办?可见小姐睡得这么香,湘叶也不忍心叫醒她。于是湘叶只能是在床边傻等着。

    湘莲一觉醒来已近中午,她揉揉眼角,感觉肚子好饿,就叫湘叶给自己准备吃的。其实湘叶早给她准备好了,于是湘莲起床洗漱吃饭后,感觉精神为之一振。这时她才发现时间已过中午之后,湘莲想起自己得去哥府培训礼节,于是她一边让湘叶出去叫虎子给自己准备马车,一边问湘叶今天辽国的金婆子有没有派人来崔自己去培训礼节。

    湘叶想想道“小姐,今天上午辽军并没有人来叫小姐去培训,这倒有点奇怪”。

    湘莲听了心里一动,心想难道是昨夜寒姑娘派人去对金婆子说过了吗?不过湘莲感觉应该没这么快吧!当然事情还得自己下午去哥府在能确定。马车准备好了,湘莲带上湘叶坐上马车由六七名湘城武士陪伴护送去哥府。

    到了哥府院子外,湘莲主仆下了马车,她见哥府外面的辽军守备森严,特别是金婆子带来的那些辽兵对人盘查更严,而且这些辽兵就是对哥府原来的辽兵也是喝来叱去,显然这些辽兵地位远高于哥府的那些辽兵。

    望着这些凶神恶刹一样辽兵湘叶内心很是忐忑不安,她陪着湘莲小心翼翼从这些辽兵傍边走过去。

    这时一个这些辽兵的女头目走过来,看她打扮应该是辽军亲兵大队长即称呼队统。她见到湘莲就问道“你是湘城来的湘莲姑娘对吗”?湘莲点点头略有不安道“我就是,请问大人有什么事吗”?

    那辽兵女头目面带微笑道“湘莲姑娘,你别叫我大人,你叫我珍子就可以了,我是这里负责守卫金大人安全的,以后湘莲姑娘你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助可以找我”。

    湘莲听了一阵惊喜,听此辽兵女头目刚在介绍,明显是有人吩咐过她,要她照顾自已。而且吩咐过她的人在辽军中地位一定不低,这人会是谁?是慕蓉一箭还是神秘的寒姑娘。

    湘莲心中疑惑,嘴上却道“那太谢谢珍子姑娘了”。湘莲有心想问“不知珍子姑娘受谁所托”?不过不好开口,再说湘莲知道即使自己问了这个珍子也不一定会说。

    因为那些辽兵见自己头目客气对这个湘城来和亲女说话,所以他们对湘莲也刮目相看了。当然这些辽兵可能也听说过湘莲是猎鹰慕蓉一箭结拜姐妹,不过他们属于皇家亲兵是辽军中地位最高的兵,也就是慕蓉一箭根本就管不了他们,所以他们也就不用给慕蓉一箭面子。不过这珍子却是他们的大队长,是他们顶头上司,职务虽远不如慕蓉一箭,但是对这些皇家亲兵来说,他们那敢不给珍子面子。

    湘莲走进哥府院子,见潇媚在给其它各城和亲女培训礼节,那些和亲女除了几个胆小怕事在老老实实训练外,许多都是懒洋洋应付。

    潇媚是又气又无奈,这时她见湘莲进来,刚想怒叱湘莲为什么迟到。可是她仅道“湘城的和亲女你”突然她口气变得柔和起来接着道“湘城和亲女你也去排好队,大家原地休息一下”。说着她转身离开了进了里面内院去了。这让湘莲也感觉莫名其妙。

    那些和亲女见潇媚离开,都是相互窃窃私语起来,湘莲也来到苏百铃旁边,轻声问道“苏姐那个辽国的金老婆子呢”?

    苏百铃笑眯眯道“听说那金老婆子是病了,不过我看潇媚今天表情,这个金老婆子也许不是得病了,而是吓病了”。

    湘莲不由奇道“苏姐金老婆子是被昨天那个刺客用箭吓得吗”?苏百铃也轻声对湘莲道“妹子,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这些天我用银子悄悄买通了金老婆子身旁边一个亲兵,今天从这个亲兵悄悄打听到消息是金老婆子昨晚又遇上刺客了,不过昨晚刺客很奇怪并没有要金老婆子性命,而是在她脸蛋上写了几个字,这不把这个金老婆子吓得病了”。

    湘莲听了不由佩服苏百铃能力,这个苏姐能够这么快就收买了金老婆子身旁边亲兵,可见她能力之强。不过湘莲内心更加好奇是另外一个问题,她想这个金老婆子住的房间守卫如此严密,那刺客如何能够轻易接近她的身边,另外刺客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接近她身边,却没有取她性命,只是在她脸蛋上写字警告,谁会这么无聊?难道是那个神秘寒姑娘的关照?

    突然湘莲想到刚刚自己进来时候,那个同自己素不相识的辽兵女头目珍子对自己这么客气,一定是有人关照过珍子。如果再大胆猜测,那个关照过珍子的人就是金老婆子脸蛋上写字的人,那就很容易解释了,为什么那人可以轻易接近金老婆子身旁,因为守卫金老婆子身旁亲兵头目如珍子可能认识那人,甚至是那人手下,所以那人想进去珍子当然不会阻拦。这样她或者他就可以轻易在金老婆子脸蛋上写字警告金老婆子,显然写字警告之人来头实在太大,以至于守卫金老婆子安全亲兵都是不敢阻拦,难怪金老婆子吓得装病了。

    金老婆子是萧太后的人,是辽国炙手可热的权贵,是谁能够有这么大能力吓得住她?萧太后显然绝对不用这样手段警告自己亲信金老婆子,当然小皇帝也不可能这样对金老婆子,除了太后皇帝母子,辽国还有谁能够有这样可怕的能力,难道是神秘寒姑娘?如果真是寒姑娘,那么这个寒姑娘来历也太可怕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