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血海孤狼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会面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会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荷兰流亡政府就在伦敦皮卡迪利绿色公园对面的斯特拉顿公寓里。在梁序昭和张德亨亲自过去向接待官表示华人志愿海军的李司令长官想求见女王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接待官员很亲切的表示欢迎,并说女王的侍从官已经嘱咐过,一旦华人志愿海军的李将军前来请求会面,他们将安排合适的会面时间。

    会面的时间就在当日下午三点,地点则在斯特拉顿公寓。虽然是流亡,可王室侍从官还是带着李孔荣等人穿越几层大门才在一间奢华的会客厅里见到了威廉明娜本人。女王是一个五十多岁肥胖或者说是健壮的老年妇女,她神态雍容优雅,见李孔荣等人走进客厅才放下白瓷茶杯微笑的看过来。“年轻人,你来是想从我这里取走什么吗?”

    威廉明娜女王言有所指,看来去年窃取德国潜艇、俘获德国邮轮的事情仍有不少人记得。李孔荣行礼后道:“陛下,您不是纳粹,我不会取走,只会保护。”

    “保护?”威廉明娜目光闪了几闪,荷兰已经投降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比利时的盟军可以反攻,然而她听的一些消息却截然相反:法国也要丢了。“请坐吧,年轻人。”

    “是的,保护,或者说保卫。”李孔荣小心的坐下,而后从梁序昭手里取出一份东西,最上面一章是标注过的南洋地图。“陛下,我是代表您殖民地治下的三百多万华人而来、虽然,因为一些原因,他们曾遭受过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但回望这几百年时光,没有陛下殖民地政府的保护,华人很可能一直陷入在为讨好当地王公而进行的自相残杀中”

    李孔荣神情肃穆,虽然不公正的待遇让威廉明娜眉头挑了挑,可后面的话却是她爱听的。在这个半真半假的开场白之后,李孔荣话锋一转,“然而今天,被人保护的时光很可能要消失,日本人正对整个南洋、特别是对荷属东印度的巨港油田虎视眈眈,一旦他们表现出来的野心为美国政府所警惕从而对其禁售石油,战争就会开始。”

    “他们能占领新加坡吗?”威廉明娜并不太过担心日本人,何况前面还有新加坡挡着。

    “陛下,新加坡是一艘没有船底的船。”李孔荣说着丘吉尔以前的形容,“那里所有的大炮都对着大海,而不是马来半岛。法国投降后,日本人将进驻法属安南,暹罗只会对他们屈服,他们的士兵将从暹罗登陆马来半岛,从新加坡的北面的进攻,这个方向,恰恰是没有炮台的地方。请不要怀疑,我并不认为我们会输掉战争,即使纳粹占领整个欧洲大陆。但和上一次大战一样,我们赢得战争的前提是美国提供帮助并且参战,陛下一定还记得威尔逊十四点和平原则吧?”

    “当然。”威廉明娜点点头,“你说下去,它有什么问题吗?”

    “大萧条以来,美国一向对英镑区有所怨言,因为廉价的美国商品因为英镑区、法郎区的阻碍无法顺利进入全世界市场,也无法从全世界殖民地顺畅的获取原料。比如荷属东印度、海峡殖民地的锡和橡胶的定价,他们就专门与英国政府谈判过。美国参战是会击败纳粹,但美国参战也会击碎整个殖民地体系,这意味着战后殖民地将一个接一个的独立。”

    “”威廉明娜终于有些动容,虽然李孔荣话语里有不少不明白的地方,比如法国投降,但明显的,美国人对殖民地体系的不耐烦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荷兰一向是不列颠的盟友,如果不列颠的殖民地体系都要走向奔溃,荷兰所属的殖民地不可能幸存。

    威廉明娜的思路是这样的,可在李孔荣看来,正是因为荷兰不属于不列颠,不必像不列颠那样承担那么多压力,战后只要妥善处理其实就是以通日为罪名弄死所有土族精英,使他们群龙无首,全面镇压后防微杜渐,割草一样每隔三十年清理一次,使土族永远处于散沙状态。三次割完局势就很难逆转了,最后附赠上大杀器计划生育一家只生一个好、政府负责来养老,他们很快会变成少数民族,荷属东印度是可以幸存的。

    荷属东印度是千岛之国,天然的防御使华人将更好的占据这些岛屿,但前提是华人和荷兰政府必须达成某些关键性协议,华人可以干湿货,荷兰政府做好人,可双方必须存在默契,最少荷兰政府不能在华人和土人之间再玩弄什么平衡术。要像不列颠自治领一样,荷兰是名义上的宗主,名利双收华人是实际统治者,印度人是平民,土人是屁苠。

    浅浅的喝了口茶,威廉明娜不清楚李孔荣肚子里的主意,压下担心的她问道:“将军,你们难道不希望独立嘛?独立之后没有殖民地政府,你们可能会过得更好。”

    “不。”李孔荣满怀悲戚的摇头,可惜无法挤出眼泪。他大声道:“他们将被屠杀!陛下,他们,他们只是侨民,会做生意,就像犹太人一样招土人的嫉恨,一旦失去陛下政府的保护,他们将会被当地的希特勒送进集中营。我无法无法”

    带入印尼屠杀中的李孔荣神情无比激动,他站起身向威廉明娜鞠躬,“请陛下无论无何都不要放弃荷属东印度群岛。一旦放弃,几百万华人最少有一半会被杀害。陛下如果不相信,日本占领那里的时候可以看看华人的遭遇是如何悲惨。”

    李孔荣就这么一直鞠躬,女王不得不让人把他扶回到座位上。“将军,请不要担心,荷兰政府从未打算放弃过东印度群岛,如果日本人进攻,我的士兵将全力守卫。如果迫于其他压力,我的政府也会尽全力保住它。”

    “感谢陛下。”李孔荣又起身道谢。“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华人都能明智的意识到失去陛下政府的保护自己将落到何种可怕的境地,但他们很多人正关注着欧洲的战争,迫切希望您能平安。我昨天收到巴达维亚的电报,他们正在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募捐,以期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我的舰队,陛下,只要您准许,将为保护东印度群岛战斗到最后一刻”

    随着李孔荣效忠式的表述,威廉明娜朗笑起来在她失国落魄流亡伦敦之际,一碗乎上常见的心灵鸡汤适时奉上,美美喝下的她顿时觉得眼前明亮几分:人间自由真情在,世界处处充满爱。

    灌完心灵鸡汤之后,李孔荣又献上精心准备的礼物,他先提及当年正是因为女王的慷慨仁慈接纳德皇威廉二世政治避难后开始大骂德国人卑鄙无耻、忘恩负义。骂完再道:“陛下,这是去年我在38号潜艇上缴获的纳粹党旗,还有就是画有希特勒的飞镖盘,您闲暇时可以投掷飞镖,最后则是一对来自一艘中国唐代古沉船上的花瓶。”

    张德亨捧着这些东西已经站了半天,李孔荣一说,他便恭敬的送了上来。德国海军是孤傲的,潜艇上并没有纳粹旗,只有德意志国旗,但李孔荣说有就有希特勒面孔的飞镖盘则是特意做的,小丑面孔的希特勒让威廉明娜会心一笑,她正狠着希特勒最后那对花瓶她则由衷赞叹,并追问当时发现古沉船的一些细节。

    “我非常喜欢你的礼物,将军。”威廉明娜笑容越来越多,看李孔荣也越来越顺眼。吩咐侍从官后,她也给了李孔荣回礼:一把十八世纪的王室佩剑。

    看着上面镶嵌的珠宝,李孔荣拒绝接受。他道:“陛下,我不能接受它,最少现在不能。请在适当的时候再赠予我。”说罢又起身告辞:“打扰陛下太长时间了,请允许我告辞。”

    于荷兰女王微微惊讶中告辞而去的李孔荣走出大楼胃里就一阵不舒服,但在梁序昭和张德亨差异的眼光下,他又不得不挺起了胸膛上了车。

    梁序昭道:“长官,塞拉西陛下希望能和您会面,他说任何时间都可以。”

    “让他滚一边去!”李孔荣不想再见到任何皇帝或女王,最少现在不想。

    “可我们”塞拉西派了三名观察员,他们将和李孔荣一起包乘一架水上飞机与舰队在大西洋上汇合。为此,听说李孔荣在伦敦的塞拉西一直要求会面。

    “这次会面是艾登爵士促成的。”李孔荣转而说另外一件事情。“看来,不得不见他一面。”

    “长官,艾登爵士的就在唐宁街上,我们”张德亨上次受窘后开始全面了解艾登的资料,现在正是他表现的时候。

    不想李孔荣道:“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去唐宁街,先打电话约”他忽然想到了军情五局,说不定电话被军情五局监控,见面的事情汇报给张伯伦,于是转念道:“还是派人亲自去接触他,就说我希望与他见面,然后问他时间和地点。”

    “是,长官。”张德亨知道什么叫亲自接触,这并不难。艾登常常在一个人散步。

    如果拉塞尔上校已把所有的事情告诉艾登,那么只要发电机计划不成功,张伯伦倒阁是一定的。即便发电机计划成功,就像拉塞尔说的那样,自由党和工党都没有加入现任政府,倒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艾登会促成这次会面,说明他希望能借情报处置失当迫使张伯伦政府倒阁。自己不参与艾登也能干成这件事,无非是拉塞尔丢掉公职。

    既然倒阁势在必行,艾登就必须见。或许,就像丘吉尔当年一样,张伯伦很可能会说服艾登,让他同意由外务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负责组阁。如果艾登能像丘吉尔一样完全拒绝这个提议并成功组阁,那英国政府和希特勒媾和就不太可能了,除非艾登也死了,死在组阁之前。

    刺杀艾登是不可能的,阻止艾登也不可能,能阻止他的只能是下议院那些老爷们,但当年下议院以380票对0票表达了对丘吉尔的支持,这也不可能。唯一行之有效的策略是打消艾登等人的主战信心,这不难,类是的话题在后世很多。如果这都不行,那就让历史回归原来吧。

    两人的会面就在次日晚上,下议员罗纳德特里爵士的家里。这大概是艾登集团常常会面的地方,李孔荣进去的时候,满是雪茄味、酒味、咖啡味的会客室里,体面的绅士们或坐或站,显得特别悠闲,他们好奇的打量李孔荣,有几个人交头接耳,谈论着什么。

    “先生们:有人告诉过我,如果内阁当初就听从007情报员的建议,那么战争根本不可能发生!”艾登把李孔荣拉到会客室中间,这个灰色西装,颇有味道的老男人如此向大家介绍。“而这位,就是情报局的007号情报员,也是华人志愿海军的司令官,希特勒、雷德尔等人想除之后快的英雄,李汉盛将军。”

    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李孔荣正震惊艾登公布自己的身份,艾登却拍了他手臂道:“李,请放心,这些人都是坚定的反纳粹分子,大多数人还是下议院议员,还有几位是内阁大臣,他们会保住这个秘密的。”

    “李,很高兴能见到你。首相很多次提及你的代号,尤其在这几天。”一个胖胖的黑框眼镜绅士出声和李孔荣说话,他自我介绍道:“我是霍华德金斯利伍德爵士,内阁掌玺大臣,之前是航空大臣。我对你一年多以前所作的开战后法国一个月战败的预言记忆犹新。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法国已经战败了,雷诺总理跑来说贝当元帅已经在准备和谈如果法国大部分地区被敌人占领,贝当就会出来主张停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