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正文 第十三章太上忘情

正文 第十三章太上忘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光眯着眼睛看着站在他眼前的杨广,虽然此时杨广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气质、举止,都与曾经人们口中的昏君无异,但沈光可是亲眼看着他昨日于大殿之上,生生杀光了大兴城内所有世家的野心。

    那种举手投足间的凶焰,难以描述!

    唯一能解释的是,从那一夜起,所有亲眼目睹了整个场面的人,都深深埋藏好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因为他们确定自己的一切阴谋,一切企图都会在这种极端强横的力量下粉碎。

    “朕听说了大兴城内的新传言,他们说朕是魔门隐藏的高手,残忍可怕,秘密杀了杨广,易容成他的模样来占据天下。”杨广步行在宫城之中,与沈光一起眺望着御花园里的湖面问道。

    他表情非常平静,但沈光却从这贫乏,没有波动的字里行间,听出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好一个听说,竟然两厂能听说这个消息,那么传播这个消息的主人,也就是杨广话里的他们估计现在已经在两厂的伺候下,痛哭流涕的忏悔着自己的失言。

    “臣不知真假。”沈光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杨广:“我想独孤峰,宇文士及他们也不敢去探究真假,这大兴城中,百官士族也不在乎真假,他们恐惧的只是陛下的武功,只是两厂的耳目,但臣在乎。千古功名,不过一死而已。”

    “大殿之上,有一百多数士子捍卫义气而亡,沈光又何惜此身,不敢报陛下知遇之恩?”

    “好,很好!”杨广大笑道:“你既然有这个决心,我岂能不满足你?”

    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一块台阶上,回头俯视着沈光:“易容之说,自然是可笑臆测,但要说我是过去那个杨广,那又显得可笑至极我问你,一个人要怎样才会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

    “李代桃僵或是遭逢巨变,也有可能是被人**。但陛下你并不是后两者,因为无论遭逢什么样的聚变,这么短的时间内,陛下你不可能性情完全扭转,更不可能拥有如此之高的武功!”沈光上前一步,斩钉截铁道。

    “除非是因为扭转性情,就是练成这门武功的代价。”杨广轻声笑道。

    “你试过一点一点将**术施加于自己的感觉吗?相信自己是另一个人,去想象他的记忆和情感,去体会他的经历,完全投入自己去铸造另一个人格。同时一点一点的抹杀自己过去的情感,屠戮自己所爱,践踏全部的美好记忆,直到它苍白,直到自己漠然。”

    “朕强大的秘密就是这样,杀死杨广,使元始天魔重生在朕的身体里,从此杨广和元始天魔合二为一。”

    “沈卿,你心里想必也有不能忘怀的事,十分在乎的人,如果朕摧毁它,你是什么感觉?”

    “痛苦万分,心碎欲裂!”

    “如果朕让你尝试着不在乎呢?”

    “臣做不到!”

    杨广低声道:“我告诉你如何做到,记住自己深爱的人被摧毁的感觉,然后一万次的重复它,直到麻木,然后再以强大的精神秘术,一遍又一遍的清洗它。直到你除了记忆,一片空白,当然你还可以选择寄托一缕执念。”

    “这样你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重新打造一个你,如果打磨的足够精致,你可以成为任何人,拥有他的力量。”

    他重新回到了那种平静的波澜不惊的眼神,轻声问:“现在,你认为我是不是杨广?”

    沈光以为自己无所畏惧了,但现在他还是感到不寒而栗,杨广所说的武学比起他见过许多魔道速成法门,缺少了血腥和残忍的祭献,但它却是他所知道任何武学中最残忍,最邪门的,也是最可怕的,道心魔种跟它比起来就像小儿科。

    葵花宝典和它相比,也缺少了几分狰狞。

    因为这门武学将对自己的残忍发挥到了至极,它简直就在以一种超卓的智慧,用于抹杀和折磨自己之上,几乎穷尽了人类能接受的一切痛苦。

    沈光大汗淋漓,他挣扎道:“童贯童公公?”

    “也是被朕用这门武学塑造的人,他的本体可能你也比较熟悉,就是我身边的那个韦公公,韦怜香”

    “东西两厂的那些高手?”

    “都是一样,你没发现宫里的内侍少了那么多吗?”

    杨广看着满脸恍惚,表情狰狞可怕的沈光,补充道:“他们只是受功者而已,所以没能获得最强的力量,只有真正敢于抹杀自己的人,才能练至这门武学的最高境界。”

    “有多少人修炼过太上忘情篇,就有多少个太上!朕是幸运,获得了天魔石中元始天魔的传承,与天魔合体,成就元始天魔正果。如果其他人练了此功,他终究会被抹杀一切,成为太上降世的驱壳!”

    沈光于天人之间挣扎,思索着人类终极的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要去哪里?

    这是对自我的拷问,这是勘破佛经中我相的思考。要知道杨广究竟还是不是杨广,这个难题,沈光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挣扎。在没有科学帮助和定义的情况下,他只能求诸于哲学。

    然后彻底迷茫了!

    “陛下还是不是陛下,我还是不是我?”沈光短短几刻之内便耗尽心力,真气与精神交缠之下,浑身精力耗竭,近乎油尽灯枯。当然,这也跟杨广给予了他一部分太上忘情篇的经文有关。

    那些贯彻着陈昂这个意识对于哲学最终三问的思考论述,不但是如杨广所言的一门极其玄妙,甚至超越杨广记忆中一切神功的武学,同时也是关于人类意识,灵魂和自我的科学研究成果,但另一个重要方面,它也极其自我。

    自我到了除了陈昂之外,所见者皆疯狂的地步。

    眼看沈光生命潜力即将枯竭,到时候,最好的结果也是痴傻,沈光奋起一丝清明按照太上忘情篇上记载的方式,抹杀了自己关于杨广的一切追溯和疑问,重塑了自我。

    他几乎瘫倒在地,对杨广跪服道:“臣,拜见陛下!”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