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黑暗终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黑暗终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法师塔内的光线有些昏暗,扭曲的怪相里,一抹散不去的黑暗吞噬着魔法灯的光线,它们就像潜伏的阴影,有生命一般蠕动着,像黑雾,又像影子。

    海拉斯特经过这些阴影的时候,阴影中间陡然撕开一条裂缝,里面居然露出一个血红色的肉状眼球。眼球表面满是细密的血丝,通体白色,中间是红色的瞳孔。随着陈昂的脚步,一只只眼睛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虚空中,注视着两人。

    陈昂从容淡定的踏入阴影中,血红的眼睛就贴在他身上,血丝从眼球中渗出来,就像有无数双眼睛扎根在了他的身上,蠕动着,注视着四面八方,目光最集中的地方,就是海拉斯特的身上。

    海拉斯特已经可以听到,蠢蠢欲动的阴影发出的刷刷的声音,就像无数蠕动的虫子爬过地面一样。背后犹如锋利的寒刃,贴着身体擦过去一样,身体本能的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耳边的刷刷声越来越大,海拉斯特不过耽搁了一会,就已经尖锐的像猫指甲刮过玻璃一样,令人脑仁距离的发疼,仔细听,声音里还有女妖在尖嚎。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法师在这里,恐怕已经要发疯了,女妖之嚎可不是什么弱小的诅咒。

    但这对于海拉斯特,不过是拂面清风。

    让他心生警惕,毛骨悚然的还是那一片扭曲的阴影,海拉斯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属于阴影位面的一部分本质,但现在却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这是真正连他都要感觉到棘手的东西。

    海拉斯特对陈昂的评价,又上升了三分,位面传送是一回事,不过是利用了空间的规律而已,但将位面玩弄于股掌之上,能够扭曲,改变法术效果,甚至大幅度改变空间性质。那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了!

    其难度差不多相当于玩弄黑夜女士莎尔本身。

    海拉斯特甚至在这种阴影位面的具现化中,察觉到了一丝奥术迷锁的味道,这种高等精灵魔法的最高成就,拥有可怕的力量。足以动摇整个费伦大陆的力量。纵然这种位面体系并不成熟。而且和迷锁差异颇大,但危险程度,甚至更在迷锁之上。

    在主物质位面重合的那些位面,属于世界更深一层规则体现的那些位面,在这里混同唯一。阴影,以太,星界和元素界,甚至一些不为人知的底层位面,在这里却属于主位面的更深一层。补齐了位面的完整结构!

    也因此,在法师塔内的这个独特位面,表现出来更多扭曲的真实。这个世界一部分真实的表象,以非常极端的方式表现出来,就像一个无时不刻不在发生法术紊乱,出现错误法术结果的小空间。非常神奇,也极端危险。

    危险到海拉斯特都感觉到一丝恐惧。

    这里不能传送,不能施法,甚至不能做出太多的干扰,如果不想你的法术出现各种极端的变异,就连身上的法术波动和魔法物品都要遮掩,以免引起魔法瘟疫,或者其他什么极端的变化的话。

    在海拉斯特身前五尺处的一盏魔法灯,忽然剧烈的扭曲起来,一只中等火元素从灯光中落下来。然后被烈焰烧的惨叫。赤铜所做的灯盏,就像一瞬间经历了千百年的时光,在海拉斯特的面前发挥,生锈。最终锈朽成一缕灰烬。

    火元素也燃烧尽了自己,它的灵质和精魄结构,就在海拉斯特面前燃烧殆尽。火伤害免疫的火元素,就这样被活活烧死,在主物质世界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

    但海拉斯特见证了这一切,真实无虚的一切。

    这里是法则扭曲之地。这里是极不稳定的完整位面。法则在这里随时被表现,扭曲,篡改,即使对于神祗,这里也是一个极端危险的地方。

    在陈昂的带领下,海拉斯特没有陷入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法师塔。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烘炉之前,炙热的火焰在烘炉中升腾,那是刺目的炽白,纯粹的,充满毁灭性的白色。这样纯洁的白色,甚至比得上天堂山的圣光,但是平静的外表下,是足以毁灭一切的炽热。

    “这温度?”海拉斯特将手掌贴在烘炉上,冰冷的触感让眼前的画面好像幻觉,但海拉斯特依然严肃的围绕烘炉,不时用法术去试探。

    “温度不可能升到这么高!即使在火元素界,如此高的温度也会制造出元素领主出来。火元素如此凝聚的情况下,不可能不出现活化现象。”

    原始魔力是极端活跃的能量,它是物质,信息、能量和灵魂的混一存在。不同于地球,在托瑞尔世界,能量汇聚是会引起连锁反应的,包括位面干涉,能量活化,甚至引起整个世界的连锁变动。这也造成了这个世界大部分法术的输出功率极端底下。

    这里本来就不可能像地球世界那样,堆砌天文数字一般的物质和能量,原始魔力达到一个准值的时候,就会引发法则更高层次的变化和世界更深入的变动。火球术的温度高了,会连接火元素位面进行能量平衡,除非能让火元素世界的温度整体上升,不然火球的温度永远也不能超过火元素界的常规温度。

    但陈昂践踏了这个常识,熔炉里炙热的火焰,彻底否定了海拉斯特的认识。

    陈昂注视着熔炉里炽热的白光,和白光最深处那璀璨的水晶,原力潮汐在他身体外涌动,这个世界被称为原始魔力,在星战世界被称为统一原力的存在,狂暴的就像风暴一样,随时可以摧毁一切。心灵的力量,原始的魔力,奥术和灵能在陈昂身上统一。

    浓郁的邪恶本源,伴随着邪恶真言从陈昂的身上,流淌到了熔炉里,引起原始魔力更狂暴的波动,疯狂的魔力甚至让海拉斯特都连退几步,离开那个危险的炉子。

    海拉斯特枯死的脸上,木然的表情一丝丝崩裂,那种凝聚的邪恶力量让他魔力也为之狂暴。

    摇曳的火光疯狂而激烈,陈昂的声音清晰的回响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带着邪恶本源力量的真言,平静而坚定的念出那被黑暗眷顾的文字!

    “平静即是谎言,激情方为王道!”

    随着真言的声音……

    海拉斯特看见涌动的邪恶本源和原始魔力撕破虚空,露出诸神的王座。星界涌动着疯狂的原始魔力,掀起星界质的巨浪。以太位面和死者国度发出不堪负重的**声,九层地狱和无底深渊的禁锢的灵魂,疯狂的嘶吼着……

    他听见,听见冥冥之中的深渊意志。疯狂的咆哮着,听见九层地狱之主发出悠长的叹息,听见宇宙中的邪恶本源愉悦的笑声,听见无数邪恶的灵魂,在绝望中哀嚎……

    “我以激情换取力量,

    以力量赚取权力,

    以权力赢取胜利, ”

    涌动的原始魔力,像大海一样拍打着这个狭小的世界,无穷无尽的邪恶本源灌注在陈昂身上,顺着流淌的魔力,灌注在熔炉中。炽白的火焰化为纯黑,唯有水晶。依旧散发着刺眼的红光。

    黄金在烈焰中融化,流淌在水晶之下,魔力和原力缠绕在它们之间,随着陈昂的真言,发出涌动的咆哮声……

    海拉斯特立足不稳定,他看着那疯狂的犹如凶兽的水晶,邪恶的如同深渊的黄金,感觉到纯粹的毁灭和邪恶的气息,他看着陈昂步入那纯黑的火焰间,看着火焰亲热的舔抵着他的身体。却毫发无伤,一种他毕生追求的魔力奥秘,发生在那之间。

    幸好他还记得陈昂的嘱咐,用强大的控制力束缚着原始魔力。在黄金液体中,镌刻下古老的魔文和法术结构,他燃烧着法术位,控制着这涌动的魔力和邪恶本源。

    九枚古铜色的戒指首先从火焰中滚出来,在狭小的房间中,散落一地——权力和**的铜

    然后是七只颜色如铁的粗大指环。一跃而出——力量与血的铁

    最后是三枚镶嵌着原始魔力所化宝石的精致戒指——艺术和魔法的宝石

    正当海拉斯特准备做最后的一次奇迹炼金的时候,陈昂睁开了眼睛,真言中最后一句话,彻响于多元宇宙,如风声,如雷声,如野兽的咆哮,大河的轰鸣,神祗的低喃……

    王座上的诸神,听见耳边彻响的那一句!

    “于胜利中超越自我,原力任我逍遥 !”

    熔炉中的火焰,剧烈的震动起来,狂暴的魔力撕毁了熔炉中的空间,疯狂的空间风暴泯灭一切,让这个狭小的位面都摇摇欲坠。

    海拉斯特挣扎在空间泯灭的边缘,他的脸应为挣扎而极度扭曲,毁灭一般的力量,让他勉力维持着艰难的处境,直到一支手亲亲抚平了空间风暴。

    陈昂站在熔炉的废墟之前,红色的水晶在一片虚空之中,璀璀发光,如朋友的低语,伙伴的问候,缓缓的落在他手中。

    红色的水晶深深的陷入陈昂的右掌,朦胧的光芒犹如有生命一样,随着陈昂的呼吸明灭不定。在海拉斯特眼中,清澈的水晶中,原始魔力的长河,犹如星河一样绚烂而深邃,令他出神,就像灵魂都要投入进去一样。

    “主人!”海拉斯特很明智的改了口。“我的任务失败了!”他的头深深的低下来,不敢直视陈昂的脸,和以往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

    陈昂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附身在灰烬中亲亲擦拭,璀璨的黄金光芒从黑乎乎的灰烬中露出来,在海拉斯特眼中,那是有魔力的光芒。就像灵魂都要为之动容,就像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紧紧的抓住了的眼神。

    那种眼神痴迷而疯狂,仿佛连灵魂都为之所迷。

    “那是我的!我的宝贝!我的挚爱!我的灵魂!”海拉斯特伸出手,想要从陈昂手中夺过它,他的表情狰狞而疯狂,直到触摸到陈昂身体表面那深邃而黑暗的原力,他才如同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

    眼神也瞬间清明起来。

    回过神来的海拉斯特跪倒在陈昂身前,恐惧的不敢看那个黄金戒指,他将传奇的骄傲和法师的固执都抛在了脑后,心里只有对戒指的恐惧与服从,连带对陈昂的绝对的,卑微的服从。他没有了传奇法师的强大和神秘,犹如女人一样瑟瑟发抖。

    陈昂没有看他,而是将戒指转了一圈,赤红的魔文一闪而过,“魔戒全属至尊御,至尊指引诸魔戒,至尊魔戒唤众戒,众戒归一黑暗中!”

    低沉的声音,念着戒指上的魔文,带着可怕的邪恶魔力。

    戒指缓缓的落在陈昂的左手食指上,四周的黑暗浓郁的犹如实质,像披风一样顺着陈昂的肩膀像下蔓延,轻便而柔韧的黑色布料,像长袍一样,披在他身后,陈昂的面孔隐藏在兜帽下。斗篷就像黑洞一样吞噬了所有窥探的眼神。

    海拉斯特的脑海里,出现了魔戒的意识,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些宇宙告诉他的信息,他匍匐在陈昂脚下,恭敬道”我伟大的主人,亘古以来的西斯尊主,魔戒之主,宇宙的黑暗眷顾者——达斯.魔苟斯!”

    “邪恶不是目的,黑暗必将永恒。我的戒灵骑士!”(。)

    PS  今天可以两更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