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原力武士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原力武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费伦有史以来也数得着的大风暴,彻底封锁了深水城和外界的联系,海面上的掀起的巨浪高达五十尺,足以掀翻吃水六尺一的大型海船。

    这时的大海,狂暴的像翻脸的娇子,无情的摧毁着一切看得见,看不见的东西,别说畏惧于大海的人类,精灵等陆地生物,就连被海洋祝福过的鱼人,也在这场灾难瑟瑟发抖。在无人敢靠近的港口区,每天都有鱼人被摧残的残尸,被巨浪打到地面上。

    陈昂以三枚魔戒为枢纽,控制着这场风暴的范围, 使其不至于摧毁整座城市。他需要的是一座完整的光辉之城,而不是被风暴肆虐的一片废墟。因此,陈昂不但要保持对安博里神力的压制,还要和愤怒的天灾之神塔烙斯,抢夺对风暴的控制权。

    虽然每天神力和原力的争斗都很激烈,但局势却渐渐落入陈昂的控制之中。

    深水城内暗潮涌动,突如其来的天灾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占星术士没有丝毫发现,预言学派的法师也一无所获,这似乎是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风暴。牧师向神祗祈求,只得到了一点模糊的信息。

    “这是一场阴谋,市长大人!”主祭对市长皮尔盖伦解释道“我们的老朋友,对光辉之城的繁荣和富饶垂涎欲滴的海洋女神安博里,对这里的平静和秩序嫉妒的发狂的天灾之神塔烙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全新的黑暗力量!”

    “眠龙未醒,黑暗将至!”

    皮尔盖伦摇摇头,深水堡的戒备已经比以往更森严了三分,但一种凝重的不安一直笼罩在他心头,近期来贵族和行会的贪婪让他心神疲惫,深水城冒险者、商人和权贵之间脆弱的平衡,摇摇欲坠。皮尔盖伦敏锐的注意到了,这背后操纵一切的那双看不见的手。

    “塔烙斯和安博里?头骨港的邪恶仆从们又蠢蠢欲动了吗?”

    “关键并非在祂,市长!”老主祭上前一步,凑到比尔盖伦身前压低声音道“吾主的指示不会有误,新出现的黑暗力量,拥有和其他曾经出现一切邪恶存在都不一样。祂是最深的黑暗!就在不久之前,我们都能听到深渊和地狱回响着一个名字!”

    “魔苟斯!”

    两人异口同声,说出了这个犹如在黑暗深渊中回荡的音节,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邪恶和血腥气息。这个冰冷的名字一说出来,周围的光线都暗了很多。

    “除了这个名字,我们对祂一无所知!”皮尔盖伦焦躁的在原地走了两圈,最后在窗前停了下来,透过窗帘,他抬头看见了天空低垂的阴云,“这几天,头骨港的那群杂碎倒显得安静了很多,但这不是好事……”

    “我们都知道,这些豺狼是谁养起来的,他们爱惜自己的白手套,却让别人双手沾满了血腥。金碧辉煌的官邸下面,谁不知道他们的肮脏!他们以为可以摆布我,但他们……”

    “但他们成功了,不是吗?”主祭站在皮尔盖伦背后,叹息道“这就是秩序……”

    说着这事,便有卫士在门口敲响了大门,皮尔盖伦回到了座位上,但卫士却给他带来了一个让他失态的消息。

    在阴影的最深处,头骨港上杀声盈沸,数十只一臂长的弩箭,尖啸着从黑暗中平射出来,将几名穿着皮甲的游荡者钉死在石壁上。

    屠戮还在继续,狗头人端着精致的手弩,以小队的阵型在战场偏僻的角落游击射杀,它们通常九个为一组,由两名最优秀的游荡者作为交替首发。每一次射击,都由首发带领两名弩手作为一个射击点。保证一次射击,至少有三枚弩箭,一次突击,至少有三个射击点,三发弩箭交叉射击,三个射击点交叉掩护的强大杀伤力。

    游荡者极难躲过这严密的射击网,狗头人都保持在数十步之外,它们的弩箭射程惊人,威力也相当可怕,以组为单位的小队,交叉前进,彼此掩护,从不脱离地精和食人魔组成的支援组。即使是高级游荡者,躲避数十只弩箭也是一项致命的挑战。

    即使他们拼死可以做到,那在他们冲进狗头人群里大肆杀戮之前,他们首先要躲过食人魔巫师的恶毒巫术和兽人狂战士的衔尾追杀。

    合理布置的杀伤阵型和掩护队形,保证了狗头人斥候小队的杀戮效率。

    正中间的兽人重甲步兵团,沿着预定战役的要道疯狂突进,绿皮的蠢兽们不知疲倦,也不知疼痛,陈昂并没有给它们添加这些东西,唯一知道的,就是执行陈昂杀戮的意志。邪恶势力惯用的小型锋锐武器,在重达三百磅的重甲面前,不比木棍坚韧多少。

    犹如钢铁壁垒一样的战争碾压下,难有生还者,唯有极少部分施法者在魔瘾施法军团的猎杀下,还能带给它们一些威胁。但很快这些法术位寥寥无几的法师,就只能在重弩和战锤之下,化为一滩模糊的血肉。

    头骨港引来了灭顶之灾,刺客,盗贼,海盗和佣兵汇集的地下城市,引来了一场真正的战争,血腥,残酷,犹如浓的化不去的噩梦。肢体四处散落着,躯干支离破碎,在这被血光吞噬的时刻,钢铁和**来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碰撞。狰狞的兽人,疯狂的食人魔,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张脸孔撕碎。

    食人魔手持超过一百五十磅的巨大战锤,和一个瘦小战士的头盖骨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他的头骨发出不堪负重的破碎声,红的,白的飞溅了一地。

    黑暗和恐怖吞噬了这里,曾经带给无辜者噩梦和恐怖的凶徒们,迎来了自己的噩梦。至尊魔戒的力量无声无息的渗透了这里,在杀戮和恐惧中,扭曲的黑暗力量侵染了地上涂抹着的血肉,渗透到厮杀的人群里。

    “主人,这里大局已定。”海拉斯特俯身向陈昂示意到。战场上已经呈现压倒性的一面,或者说,这从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

    “可以开始了!”陈昂点头回答。

    距离他来到费伦也过去了一段时间了,陈昂,或者是血腥之手并没有少与头骨港的盗贼工会发生冲突,血手帮受到的打压和威胁,大多数来自这里,暗杀,投毒,绑架和胁迫,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发生过很多事,但……

    那又如何?陈昂根本不在乎。

    发生的那一切,他甚至没有去了解,也毫不在乎。当陈昂判定盗贼工会并不能干扰到他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就不在陈昂的考虑之内了。陈昂很少对别人的行为而做出反应,大多数情况都是他要做一件事,然后完成它。

    就像现在这样,陈昂要得到深水城,所以他准备清理一些盘外的玩家,排除干扰,这干扰包括深水城外的费伦大陆,诸神,还有深水城本身的一些零零碎碎。

    所以他封闭了航路,创造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内部环境,决定了接下来能够参与游戏的玩家,然后排除不在他计划之中的零零碎碎。而不幸的是,头骨港的一切都包括在这个‘零零碎碎’里面。这是最纯粹的恶意与效率,最简单的伤害与掠夺。

    自始至终,都是陈昂主动去伤害人,他是在做自己的事,并且手段越来越接近世界的本质。

    杀戮落幕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快黄昏的时候就结束了,陈昂传送到深水堡外的时候,天色还仅仅是有些晚而已,海拉斯特在他身后闪现的时候,他问了一声“准备的如何了?”

    海拉斯特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我难以说服那些领主的支持,他们太谨慎了,也没有控制他们的机会,除了受我控制的两位秘密领主,我们不可能获得更多的支持了!”

    “那就差不多了。”陈昂顿了顿道“不要把事情想得太难,大部分困难只是实力问题,想要完整的拥有一座城市,特别是深水城这样实行秘密统治的城市并不困难。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城市的主人是谁,是十六人领主议事会?”

    “哪十六人?”

    陈昂轻轻的合上兜帽,将面孔隐藏于黑暗中,他的声音从帽口那浓的散不开的黑暗中传来,平静而坚定。

    天空下起了小雨,陈昂沿着山路朝深水堡走去,那是一座典型的骑士堡,结构稳固,用抗魔性能非常好的石材堆砌而成。虽然住在里面非常的不舒服,黑暗而闷热,毕竟这是一座军事建筑,但安全性非常好,沙华鱼人在这里死伤累累。

    这里是城市哨兵和城市卫兵的总部,戒备十分森严,看上去像是一个故作神秘的年轻法师,拖着一根又粗又短的‘魔杖’,大概两掌长,银灰色,被他像拿剑一样提在身后。踏着积水,冒着细雨,独自一人向深水堡走来。

    大门处的卫兵问也不问,就抬起了手中的弩弓,当锋利的箭矢刺破雨幕的时候,黑影却像一阵烟雾一样,融化在了雨水中。陈昂的轮廓慢慢的消失,消失,刹那间警铃大作。

    训练有素的卫兵把守着重要的关卡,几名法师在卫兵的指示下,向那处空地空地释放了‘探测传送门’,以太位面的视觉中,代表空间变化的涟漪,在空地中慢慢的扩散。但并没有传送门的痕迹,甚至连阴影位面的阴影力量都探测不到。

    “他不在那里!”年轻的法师回头道。忽然他听见了一声短促的声音,就像闪电束穿过人体一样,不过要更轻一些。

    是一声好听的“滋”。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道红色的流光,绚丽而炽热,在周围跳跃,美丽的就像纯红色的彩虹一样,穿过了最老的那个法师的身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