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至邪之眼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至邪之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狂风肆虐,紊乱的气流像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着周围的一切。

    当港口边一颗两掌合握的大树,被一根‘风鞭’抽为两段的时候,陈昂就站在旁边,裹挟在狂风中的树枝,犹如强劲的箭矢,足以穿透两层锁子甲。这样的天气,出门变成了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深水城里空空荡荡的犹如鬼蜮。

    对于这里的市民来说,安全的地下世界被不明势力血洗,正在重建中,短时间内他们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试探。而地上世界又遭受狂风肆虐,天灾之神的信徒还有隶属于祂的风元素,异怪,撑着大风四处袭击,散布恐惧。

    一切似乎很平静,但有些陈昂需要的东西,却在这种波澜不惊中,发酵着!

    “自从那个晚上,一切都变得很不对劲,我能感到一股暗流在我身边涌动,一些年轻的孩子,他们本来大有前途,但现在他们的眼睛里染上了别的东西!野心与欲}望……”

    站在皮尔盖伦曾经的位置,凯尔本.黑杖望着天边那肆虐的风元素,正在与远道而来的大贤者,与他同为魔法女神密斯特拉选民的伊尔明斯特说话。伊尔明斯特摇头道“孩子们的野心并不是坏事,老友你知道的,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谁不在年轻的时候,犯过错误呢?野心是年轻人的骄傲……”

    “但有些错误是不可挽回的,年轻人更容易受到诱惑,!他们一旦犯下错误,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应该正确的引导他们,而不是坐视他们堕入黑暗……”他沉默的片刻,叹息道“已经有三个孩子背离了他们的誓言,犯下了谋杀的大错。”

    “老友,我们做不到!善良的道路太过曲折,而邪恶的诱惑却尽在咫尺。”伊尔明斯特深深吸了一口气,叹息道“急躁是每个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你不可能让他们像我们一样,坚持于善与爱,平等和谅解。他们无法视苦难为珍珠,折磨为财富,认识不到真正对于自己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他们天真的相信正义,并向外界寻求它,但我们都知道,正义在我们心中,可偏偏不存在与费伦。从博德之门到深水城,从安姆到冰风谷,公平和正义从来不存在!可对正义的信仰和坚持,却是最宝贵的……”

    “你还认得那个黑袍人吗?”凯尔本瞪大眼睛问。

    “从三个月以前我就感觉到了那种颤栗的冰冷,那时候我以为是个幻觉,直到几天前,我听到深渊在颤抖,众神在哭泣,那时候我的耳边回响着原始魔力的潮声,听到的是邪恶本源的赞歌,直到最后,整个世界回响着那一个名字……”

    他眼神游离了片刻,意喃道“那个不可以说出的名字!”

    “请允许我用黑杖塔上的那位的神名来称呼祂——米尔寇!”伊尔明斯特笑道,他看着被恐惧的阴影折磨的虚弱不堪的凯尔本.黑杖,对他眨了眨眼睛,“没错,米尔寇而已!老友你忘记了吗?就在这里,你让死亡践行它本身。死者之神,成为了孤魂野鬼……”

    伊尔明斯特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凯尔本愣了愣,也跟着大笑起来,他们仿佛回到了圣者浩劫的那段岁月,那场惊心动魄的冒险,那时候他们和午夜,克蓝沃一起,在深水城送死亡之神米尔寇登天。那是使他们名扬天下的冒险!

    “哈哈!老友,我都快忘记了那段往事……”凯尔特一扫之前的灰暗与惧慎,年轻时的回忆让他精神奕奕,脸上也带有了红晕,他们一起唱起了吟游诗人歌颂那段伟大历史的作品,唱起了魔法女神午夜和死神沃克蓝沃的史诗。

    与神同行!

    愉快的歌唱,让凯尔特摆脱了一直笼罩他的那个阴影“老友!在联系你之后,我擅自去窥视了那个名字。”

    伊尔明斯特的严肃的摇摇头“莽撞可不是法师的好习惯,老友!你不应该试图去窥探这个邪恶而强大的存在,祂的名是黑暗之王,祂的号是邪恶主君,窥视祂者,必遭诅咒!谨慎是我们保护自己最重要的坚持。”

    “是的,达斯.米尔寇!我不应该试图去窥探祂!”

    凯尔特说着,似乎还有一丝余愧,“达斯,是宇宙的黑暗面。我从未直视过如此纯粹的黑暗,那种浓郁的纯黑,让我的银火都为之奄奄一息。我试图窥视这个名字更深入的那一面,但我感觉到了很多邪恶而强大的灵魂……”

    “他们代表这个名字,用血腥和强大为这个名字染上威严。他们许多是极度邪恶的,智慧和力量都让我感觉渺小而可笑,在触摸到他们所代表的更深的黑暗的时候,伊尔明斯特,我的灵魂都为此饱受折磨……”

    “我脑子里那些疯狂的念头,让我彻夜难眠,那段时间我是混沌的,是不可描述的。我确信自己跌入了比深渊更深的深渊,一个叫达斯.凯尔特的怪物在我的身体里面。最让我精神痛苦的是,我对诸神鄙视万分,祂们鄙贱而无知……”

    “我认为自己触摸到了这个宇宙的伟大存在,这个世界告诉我,祂叫原力!”凯尔特蜷缩下身子,显得苍老而疲倦,“我已灵魂来抗争它的感召,每天醒来的时候,我的灵魂一身是伤口。”

    “一切都过去了,凯尔特!”伊尔明斯特抱住了他,他的嗓音粗哑但话语中的力量,却温暖万分,他安慰自己可怜的老友道“女神依旧眷顾者你,将你庇佑在祂的荣光之下。”

    “可我感到恐惧,老友!”凯尔特喃喃道“原力就像我的母亲……”他将头埋进了手臂里,并不想听到伊尔明斯特的开解“我在犹豫,诸神如果是浅薄的,我的灵魂将皈依何处?在我最疯狂的日子里,诸神让我作呕!”

    伊尔明斯特能感受到那种折磨和不安,因为真实有时候比亵渎更可怕,法师之所以难以虔心诸神,无非是因为一颗求真之心,对于诸神来说,揭秘他们的真实比亵渎更罪恶,因为前者让祂们愤怒,而后者让祂们恐惧。

    那是一位玩弄人性的大师,老法师抽了几口烟草温暖一下自己,以驱散那股挥之不去的寒意,那个黑袍人,或者说米尔寇,总是能抓住人性最脆弱的地方。祂深知,谎言和欺骗只能维持一时,而真实却能永久的改变一个人。

    让一个人知道了他不应该知道的真相,比欺骗他更可怕,伊尔明斯特深知那种真实如何能摧毁一个人,就像被摆布,被统治,被利用的城市卫士知道了贵族和议事会的真相一样。他们必然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受到的欺骗。

    事实是,他们没有未来,或者说他们大多数人没有未来,服役,在危险和战争中幸存,最后作为一个中等富裕的家庭顶梁柱退役,支撑一个温馨的小家。年轻人是无法接受没有未来的前路,他们也不懂得平淡和温馨的宝贵。

    伊尔明斯特愿意用自己的所有去换它,但他也知道,那些年轻人对此不懈一顾,他们追逐着权力,财富,威望和尊贵,他们渴望成为人上人,而事实是,不可能!

    商人,贵族,行会和议事会中,那些已经站在那里的人不可能为他们让出位置。

    这就是他们不该知道的真相,必定会激起不该拥有的野心,然后为不公,打压和陷害感到愤怒,最终这种追求公平与正义的怒火,会燃尽一切。

    那些聪明的年轻人,那些被米尔寇灌输了阴谋和权术的孩子,他们必将用这邪恶赐予的武器,来追逐他们的梦想和野心。伊尔明斯特为此感到悲哀,这场权力的游戏,不会有胜利者,而米尔寇揭露的虚伪正义,最终会毁灭这些孩子。

    连同深水城一起。

    伊尔明斯特紧紧按住手心里的青铜戒指,他有些害怕,正因为这种恐惧,让他得以保持对戒指的警惕。

    “你最终是如何摆脱这些疯狂的幻像的?”伊尔明斯特回头看着陷入沉默的凯尔特.黑杖。

    凯尔特抬起头,苦笑的摇摇头道“戒指!”

    “你说什么?”伊尔明斯特快步几步走到他身前,略显严肃的问。

    “是戒指!十九枚戒指!”凯尔特开口唱道“天下精灵铸三戒,地底矮人得七戒,寿定凡人持九戒,魔多妖境暗影伏,暗王坐拥至尊戒。”

    “你错了,黑杖,你大错特错了!”伊尔明斯特警告道“把它给我!”

    “它不在我这……”凯尔特摇头道。

    “把它给我!”伊尔明斯特厉声呵斥道“以女神的名义,把戒指交给我!”

    “我做不到!”凯尔特也愤怒回应道,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沉默了片刻,轻声对伊尔明斯特说“我感觉到了它对我的控制,但我离不开它,我需要它保护我,对抗达斯.凯尔特。那个戒指有魔力……”

    “所以我在那个晚上,我告诉你深水城危机的那个晚上,我短暂清醒的时候,我丢弃了它,把它扔到了深海里,就在港口的下游,让狂风和巨浪吞噬了它。”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伊尔明斯特严肃道“但你要告诉我,让你今天恐惧万分来找我的,是为了什么?是达斯?”

    “不,是一只眼睛!”

    “高塔之上,它有着火焰翻滚的眼球,赤红而如岩浆凝聚的虹膜,就像血红的火焰中徒然撕开一条裂隙,里面通往最幽深的黑暗。眼球犹如流淌的火焰,而虹膜却更像细密的血丝,中间是最黑暗,最邪恶的灵魂!就是那只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