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遇蜮攻之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遇蜮攻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眼泪从眼角簌簌下落,身体里一丝丝黑色的气息正从毛孔里一点点溢出来,消失在银色的池水中。

    好在,还有一个她可以倚靠的小姨,只可惜姨父不喜欢她,一上初中,她便很少再回小姨的家,她们之间说过的话,屈指可数。不过,她却有一群温暖又纯真的同学,她们让原本孤僻内向的她慢慢走出阴影,渐渐也变成了一个温暖的人。虽然从高中开始她便边打工边上学,并供完自己上大学,可她并未因为历经世态炎凉而回到从前那个孤僻的自己。这一点,是常人所无法做到的。因为,她一直相信,这个世界,好人总比坏人多,只要怀抱着一颗善良又温暖的心,人生就坏不到哪里去。

    她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又开心又辛酸的学生时代

    灵药空间里,药灵的眼前,一片银蓝色的光芒中漂浮着一幅幅走马观花般的画面,里面的世界,与这个修仙的世界完全不同,那里有点灯网络汽车飞机,各种各样他从未见过的东西,还有若小米那张有悲有喜有哭有笑的脸,他静静看着这个新奇的世界,目光落到那张脸上,看不出眼底的神色。

    凤九鸢沉浸在梦魇中,不知道自己手腕上的骨镯正散着微弱的光芒,身体里钻心的痛,默默与她一同体会的,还有空间里的药灵。

    半个月后,无极仙宗收到了消息,说是在西部一处小村落发现了魤商的踪影,冰凝与夜伶潇便急于告辞了,与他们同去的,还有采卿与剑宗门下刚刚历练回来的二弟子覃简及几个师侄辈的弟子。

    前一夜,采卿站在穿影宫外朝三清池的方向幽幽望了许久,他这一走还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临行前不能见丫头一面,未免遗憾。可未经师父的准许,若冒然去往禁地,一旦被人发现告到掌门那里,罪责可不小!

    管他呢!他又不进去,只是站在外面跟丫头告一声别,告完别他就走,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便召唤出了琉栾兽,骑了上去朝三清池的方向飞去。

    夜间的无极山巅,云雾较白日更浓。笼罩着三清池的树木花藤外,一个蹲在地上的黑色人影刚刚起身,灵觉探到空中正有人飞来,于是快速闪到一边,踩到自己的飞行符篆上,消失在了漫漫雾霭中。

    地上,一只形状如鳖,生有三只脚的细小毒虫“蜮”正快速地穿过密布的树木花藤往里爬着,不一会儿便钻了进去。

    采卿落到刻着“禁地”的长碑旁,看了看围得密不透风的树木花藤,这里有这些灵木挡着,居然连神识都探不进去,更听不见里面的半分动静。要是他就这样喊肯定会被其他人听见,于是他试着用传音入密朝里面道:“丫头,我是采卿!”

    没有回响,不过没有回响是必然的,丫头还不会使用传音入密,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

    “还记得冰灵城的冰凝吗?那与你逃出冰灵城时,不小心释放了禁地中的魔族护法魤商,魤商掳走了冰凝的姐姐,我有责任去救她,更要抓回魤商!”顿了顿,他继续道:“明日我便要下山了,这一去估计得好几个月,所以特意来这里跟你道别。对了,我们不小心释放魤商一事我还未向师父坦白,你也暂且别说,待抓回魤商,我们再一同向师父和掌门解释!”

    听了听,还是听不到里面半分动静,他流连不舍地站了一会儿,浅浅笑了笑,转身骑上琉栾兽离开了。

    三清池里,凤九鸢听着采卿传进来的话,总算是从梦魇中清醒了一点儿,目之所及,一只三只脚的怪虫从写着“三清池”的大石后绕了进来,张开嘴来露出一条呈弓弩形的横肉来,口中突然朝凤九鸢激射出一片沙粒来,凤九鸢本能地伸手去挡,再放下手来时,那怪虫便速度极快地爬到了三清池边,沿着岩石钻进了水中。

    凤九鸢失惊地屈起膝盖来,就见那深褐色的怪虫不一会儿便从水底冒了出来,浮在水面上翻了肚。

    死了?

    她好奇地将它捞起来看了看,这体型,有些熟悉,在脑海中摸索了一番,终于忆了起来,纳闷道:“蜮?”

    蜮,又名短狐、水狐、水弩、射工。形状像鳖,有三只脚。有记载道:“去人二三步即射,人中,十人六七人死。”

    此虫随而生,常于水中活动,是一种有名的害人虫,但凡听到有人在岸上或水上经过,就口含沙粒射人或射人的影子,被射中便生疮,被射中影子的也要生病,所以又叫它“射工”或“射影”,并有说法它是“以气射人影,随所着处发疮,不治则杀人”。

    如此毒的毒虫怎会出现在三清池禁地?

    想着,她将它放在了岸边,刚收回手便觉得手心一阵奇痒,一种奇怪的**自心底而生又有一种说法,说蜮对人造成的攻击能勾人**

    “额”

    一声声催人心魂的呻吟声回响在三清池边,浴火焚身,浑身滚烫,心痒得难以自拔,即便她死死咬着唇尽量不发出声音,却怎么也斗不过在**来袭的同时三清池水的摧残。

    空间里,药灵第一次心跳得如此厉害,也是第一次脸红得如此厉害。听着凤九鸢一声声痛苦的嘶吼,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屈起。

    洗髓易筋,这个痛苦的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谁都无法使用外力来帮助她,唯独自己硬挺过去,否则功亏一篑!

    只是,这个想害她的人究竟是谁?居然在她洗髓易筋的重要时刻放蜮进来激发她的**,这根本是想取走她的性命!此人,绝不能放过!

    “你可还好?”药灵问道,声音静如止水。

    听到他的声音,凤九鸢的痛苦稍微平息了一会儿,但接下来却更加痛苦起来,她咬牙颤抖道:“不好”泪珠大颗大颗从眼角滚下,“你你不要跟我说话!”说完,又是一声凄惨的嘶吼,痛得她仰天大哭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