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丹宗授课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丹宗授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嗯,我会谨慎的!”看了看药灵,她突然想问:“药灵,你刚刚那是在干什么?难道说我每次入定时所吸收的那些灵气都是从这树冠里冒出来的?”

    药灵斜眼看向她,似乎在想该怎么说。半晌后终于吐出了一个字:“是。”

    “哦!”凤九鸢有些奇怪,灵气怎么会是从一棵树里冒出来的?也没听说过灵树制造出的灵气能维持住如此大一个空间的,而且她还每日吸收,这源源不断的消耗,日子长了,这棵树会枯萎吗?

    她突然想起了在光合作用下,植物能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的功效,可是只见这树释放能量,那它吸收的是什么?维持它运转的又是什么?

    见凤九鸢还不走,药灵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凤九鸢摇摇头,带着问题转身走了出去。

    次日清晨天已大亮,光线穿过窗棂照进床头,凤九鸢拉上被子蒙过头翻了个身,躺了一会儿后忽然睁眼坐起身来,看看窗外的天色,“啊!糟了糟了!”一翻被子,急急忙忙下了床。

    几分钟后,她气喘吁吁跑到丹宗的房前,紧张地朝里面看了一会儿,惴惴不安地走上一级级台阶,慢吞吞地跨进房门,看向正端坐在矮桌前翻阅着卷轴的丹宗,怯生生地叫了一句:“师父”

    丹宗抬头看向她,声音沉道:“跪下!”

    凤九鸢吓得连忙跪了下来,“师父,对不起!我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迟到了!徒儿保证!”说着,她将手举起来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生物钟是何?”丹宗问道。

    “生生物钟是指生物体内一种无形的时钟,是一种生命活动的内在节律性,就是生命体内的一种时间结构,通俗来讲,是一种作息习惯的潜意识表现。”凤九鸢悄悄抬头看了看丹宗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道:“就比如说,若是每天早上有一道定时的钟声叫醒我,我就能每天按时醒来,久而久之,不用钟声我也能在那个时间点醒来。这就是生物钟中的一种表现。”

    丹宗看了看她,“这些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凤九鸢歪头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师父,我这里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都是您从未听说过的呢!”

    丹宗挑挑眉,“是吗?”

    “嗯!”

    “好,既然你今日迟到的原因是你的生物钟还未调整过来,那为师今日便不责罚于你,记得你的保证,若是明日再迟到,为师一定严惩!”

    “多谢师父!”凤九鸢连忙行礼。

    “起来罢!”

    丹宗拿起矮桌上的卷轴,对凤九鸢道:“坐吧!”

    凤九鸢坐到矮桌旁,就见丹宗稍稍施以灵力,手中的卷轴便轻轻飘了起来,展开,空中便凭空出现了一大片泛光的图文来,“现在,为师开始教你丹术理论!”

    “嗯!”

    丹宗走到那片发光的图文下,道:“所谓炼丹术,要懂得的不仅是各种药理,还要懂得与丹术关系极为密切的理、气、数等,时间与地理对灵丹炼制的结果会有不同层次的影响”

    一个月后,凤九鸢还是坐在同一个地方听着师父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丹方理论。她心里快要抓狂了,一个月了,整整讲了一个月了!这卷轴究竟还有多长?

    听着听着,脑袋一沉,趴在了矮桌上,眼皮挣扎了两下,发现实在是撑不起来了,于是伴随着师父的催眠曲十分不安心地入了梦。

    丹宗一回头,发现凤九鸢正在呼呼大睡,他没想到这丫头竟敢睡着!于是走过去敲了敲桌面,敲了一会儿没反应,手中凭空出现一根银色的细教鞭来,毫不留情地敲了敲她的头,凤九鸢吓得惊醒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师父?”

    “为师讲得口干舌燥,你倒好,睡得挺香!”

    “师父”凤九鸢拘束地站起身来,“徒儿睡着也是有原因的,您的声音太好听,像敲响的钟磬一样,徒儿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您都讲了一个月了,徒儿实在心疼您的嗓子,不如从明日开始,您就教我炼丹吧!”

    丹宗挑眉看着她,哎呀这个臭丫头,犯了错总会找理由,还知道尽捡些好听的话来说,本来一肚子火都被她噗嗤一下给浇灭了!

    “想要为师教你炼丹可以,除非你将这卷轴中的内容全部看完,而且必须是倒立着看,看完后,为师会考核你,若是你考核通过,为师再教你炼丹!”

    “啊?”

    丹宗拿起卷轴走出房门,“跟为师过来!”

    他走到一棵高大的织云树下,将卷轴轻轻一掷,那卷轴便飘飘然铺到了地面上,“从此刻开始,你便倒立着看,去罢!”

    凤九鸢不情不愿地走过去,看了看那棵粗壮的织云树,蹲下身来双手撑在地上,双腿一蹬便轻松地翻身搭在了树上,一手撑地,另一手抬起来将卷轴拉过来,心道:还好这段日子我功夫不是白练的,特别是洗髓易筋之后,居然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顺利地突破了炼气期第四层到第五层的瓶颈!要不然这样一直倒立着,可有的苦受了。

    “很好,没有为师的准许,不许你下来!”丹宗欣然道。

    “是,师父!”

    凤九鸢抬头看了看他走近房间的背影,心想:这个师父还真是个宅男,整天不知道躲在房间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就不相信他整天都在修炼!哼,好在不靠你我也能自己炼丹,若不是因为药灵,你这个折磨人的师父我才不拜呢!

    她微微叹了口气,只是她的灵药已经所剩无几,现如今空间的药圃里空空如也,也是时候种点东西了!

    几日后的傍晚,在丹宗的准许下,凤九鸢结束了一日的课程,便利用芸花的传音符约了她一起去伙房吃晚饭。

    饭后她们一起去风临亭看夕阳,路过无极潭后一路往上,风临亭中,面对着悬崖正直挺挺地站着一个人影,潮红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打在地面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