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再入鬼府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再入鬼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们走出无华山外围,沿着那条荒野小道一直往前走,路过大片农田,大约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看到了峰闫镇的镇口。

    “到了!”凤九鸢高兴地加快脚步,两人来到镇口搭建的木架下,凌长驻了驻足,这镇子看起来总让他觉得有些怪异。

    只是,还未来得及叫住凤九鸢,她便踏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去。

    凌长凝眉看着消失不见的凤九鸢,顿时觉得事情不妙,这才发现为何觉得怪异了,大白天的,镇子里居然空无一人!

    “师妹!”他将肉袋塞进乾坤袋中,焦急地大步走了进去。

    凤九鸢刚走进峰闫镇,一回头便发现凌长不见了,于是叫了两声又往回走,到了出口处,刚踏出去,明明自己应该是面对着镇外,可眼前居然又呈现出峰闫镇内空无一人的房屋街道,试了多次,她终于放弃。喃喃道:“是幻障。”

    她冷静地朝里走去,沿着干土的街面边走边看着两边早已废弃的摊铺和那些半敞的门窗,这里,充盈着一股死亡的气息,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的荒镇一般。

    走过一段街道后,拐了几个弯来到一间木篱笆围着的民舍前,她顿了顿足,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门是大敞着的,因为太过死寂,凤九鸢并没有像方才进入镇子之时那样鲁莽,而是闭眼用神识往里搜索了一番,没过多久,她猛然睁开眼来,大步走了进去,看向堂屋里木桌旁渗进土里的一片暗黑色,秀眉拎了起来。

    “桃球!”

    刚叫一声,桃球便从空间指环中蹦了出来,软脆脆道:“主人!”

    凤九鸢蹲下身,“你能嗅得出这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吗?”

    桃球用小鼻头往那块暗色的地面上嗅了嗅,“主人,是人血。”

    凤九鸢神情凛了凛,心中生出一抹说不清恨意来,暗暗从腰间抽出沉渊剑来,缓缓起身,走出屋子,看向院子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一票黑色影子,目光落到那个领头的马面上,冷冷问道:“这里的人是你们杀的?”

    “我们可只管死人,从来不管活人。”

    凤九鸢眯眼盯了他们一眼,“那你们总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吧?”

    “你跟我们走,路上我自会告诉你!”马面瞪着一双马眼面无表情,想到当初这小鬼吃了他的十世青龙神仙果被阎王骂得狗血淋头,他就窝火!阎王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若是他还不能抓回这万恶的小鬼,将会被严厉革职查办!

    凤九鸢勾嘴一笑,“你当我白痴啊,跟你下地府,又死一回?你脑子有病吧?”

    殊不知,马面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脑残脑子有病之类的,他这颗马头,就是被阎王戳蠢的!那种被指着脑门戳的屈辱,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祭缚魂索!”一声怒喝,身后十来个鬼影便在弹指间将凤九鸢围了起来,手中拎着一根挂着无数只铃铛叮呤作响的黑色绳索虎视眈眈地看着她,而马面也祭出了一根黑色刻满符文的鬼神棒来蓄势待发!

    凤九鸢握紧手中的沉渊剑,身边膨胀的桃球紧挨着她的脚,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来,颜色变得绛红绛红。

    不若先发制人!想到此,手中的沉渊剑以自己能做得到的最快的速度挥了出去,劈向旁边的一只小鬼,小鬼黑影一散,发出一阵瘆人的笑声后,所有的小鬼群起而上,场面顿时眼花缭乱起来!

    明明出现在左边的小鬼一瞬间又到了右边,自炼气达到第五层以来,凤九鸢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他们的速度却更快,快得令她顾左失右,顾前失后,手足无措!

    只不过,凤九鸢的素手凌花剑却不是白学的,无论小鬼的缚魂索如何往她身上缠,她总有办法逃脱!马面在一旁看着着急了,抡起手中的鬼神棒一棒便扫到凤九鸢的下巴上。

    下颔受到猛烈撞击,若小米的魂魄瞬间便从身体里飞了出来,被小鬼们抛出的缚魂索一圈圈捆了起来,她越是挣脱,便捆得越紧。

    “主人!”桃球焦急地撒蹄朝她奔去,然而还没跑出院子,若小米便被鬼面和小鬼们拖着消失在了突然冒起黑雾的地面上。

    “桃球,帮我找到凌长师兄!”

    这是若小米消失前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桃球猛地点头,飙泪道:“主人,桃球一定会找到主人的师兄的!”

    回头看了看凤九鸢的尸体,桃球走过去叼了叼她的衣服,拽了半天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拽不动,无奈间,只好跑动跑西地从院子一角叼来无数根稻草将其草草掩住,这才跑出去找凌长。

    三途河上的精装鬼桥上,凤九鸢被缚魂索捆得跟个粽子似的脚步漂浮地跟着马面朝前走着。

    “你不是说会告诉我是谁杀死了他们吗?”这一次凤九鸢的声音并没有像上次一般消失在三涂河畔,马面打了声响鼻道:“峰闫镇一百多口人无一生还,这杀戮全都算在你身上!关于如何加重处置,待面见了阎罗大人,自有定断!”

    “怎么就算在我身上了?又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可原因归咎于你!若不是那家人收留过你,那些追杀你的人盘问他们时他们死不松口,又怎会招致杀祸?还累及了全镇!”

    “你是说杀害他们的是昭帝皇宫派来的宫卫?”

    马面不置可否。

    悲痛之余,凤九鸢怒火中烧,一滴冰凉的泪水从眼角滑下来,飘到三途河里,击起几圈浅浅的涟漪来,鲜红的彼岸花仿佛开得更艳了。

    下了鬼桥,飘了一段距离后,马面吩咐小鬼去叩响阎罗殿的大门,没过多久,阎罗殿门在一阵冰冷的摩擦声中洞开,牛头从里面迎了出来,铜铃般的双眼看了眼凤九鸢,对马面道:“马兄,这便是吞了神仙果的小鬼?”

    “正是!阎罗大人可在殿中?”

    “在。”

    马面闻言,便牵着凤九鸢往里走去了。

    原本以为阎罗殿的构造与人间的宫殿无异,却不想外表看起来只有一般般的冷寒恢宏,却内有洞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