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章 九阴弦断

正文 第一百章 九阴弦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心理斗争愈发激烈,她太高看自己,以为不过吞食一株金魂草,副作用应该不会大到哪里去,至少自己能控制,可现在

    她手指痉挛地松开两个鬼仆,颤抖地捏起拳来遏止住这种欲食不能食的难受,面目扭曲道:“快走,否则我会吃了你们的!”

    两个鬼仆闻言,相觑了一眼,立刻便逃之夭夭了。

    但其实,这两个鬼仆是不必如此忌怕她的,能成为阎罗大人身边鬼仆的,至少也是鬼卒以上的等级,他们已经具备了最基础的防御与攻击能力。可若小米此时正是阎罗大人的未婚夫人,他将这个夫人宠得跟个宝似的,稍有损失,阎罗大人决计不会放过她们!倒不如先躲躲!

    鬼仆才刚消失,若小米便嗅到了一股浓浓的怨灵气息,腹中便愈加饥饿了。

    她循着这气息飘了出去,飘进浓雾,朝与上次不同的方向摸索着前进。没飘多远,便从浓雾中看见一棵极为粗壮的擎天柱的影子,走近在擎天柱旁看了看,上面刻满了小鬼各种狰狞的面孔,吓得她摸上去的手当即便缩了回来。

    一阵阵惊悚凄惨的鬼哭狼嚎声忽远忽近,她低头看向脚边,吓得连忙退了一步,浓雾下,竟是见不到底的万丈悬崖。

    蹲下身往下看去,隐约能看见正被吊在铁树上受刑的鬼,他们面目扭曲,身姿扭曲,看起来痛苦至极!

    若小米心惊肉跳地站起身来,那股怨灵的气息好像不是从这底下散布上来的。按常理讲,地府里是不应存在怨灵的,因为有怨在身的魂魄地府是不会收的,他们如果放不下心中的怨气,就永远也无法找到通往地府的大门。

    她看了眼不远处通向对面的铁索桥,也不知道桥的另一端通往那里,不过她敢确定,怨气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沿着悬崖边上走过去。

    这铁索桥建造粗糙,两根粗壮的连接悬崖两岸的沉重铁索,两根铁索间每隔一段距离才横拉一根铁链,碰起来不声不响。

    她沿着铁索桥往前飘着,快飘到尽头时,仰头便能看见一根根旁逸斜伸的铁树枝叶。

    又往前飘了不久,大雾终于淡去,前面出现一个被紫黑怨气笼罩的影子,若小米一看便知是谁。

    她立刻停了下来,闭眼吸了一口怨气,只觉得更加馋涎欲滴。

    当看到若小米眼中那抹异色时,被丹宗遣下来找她的凤九鸢原魂顿感一丝不详,若小米进一步,她便退一步,“你想要干什么?”

    若小米听到她凄惶的声音,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尽量遏制内心的饥渴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是你师父,布了阵法送我下来寻你。你跟我走吧!”说罢,凤九鸢原魂漆黑的袖子中伸出一根散着橙光的琴弦,朝若小米飘悠悠飞过来。

    “真的?”若小米喜不胜收,她伸过手抓住那根琴弦,一阵沉静跌宕的琴音顿时传入耳中,那橙光的琴弦倏然伸长沿着她的魂魄一圈一圈地绕起来,头顶上,出现了一圈奇特的橙光汇聚的阵法,如同九芒星的形状,慢悠悠地转动着。

    下一刻,她的魂魄已经慢悠悠地跟着凤九鸢原魂往上升了。

    眼看魂魄就要没入那片九芒星的橙光里,耳边的琴声却“嘣”地一声戛然而止,下一刻,环绕在她身上的琴弦也跟着收了回去,凤九鸢的原魂离她越来越远,与那九芒星的法阵一同消失不见,而她,也飘飘然往下坠去!

    “怎么回事?”不明所以的若小米轻轻落到地上望向自己的头顶,那里已经半分半毫的亮光也没有了,难道是师父出什么事了?

    正讷讷然想着,她忽然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强大的怒意,看了看铁索的另一端,心想,地府里气场这么大的还能有谁?

    未及多思,她转身便逃!

    只是前面是什么?

    还未来得及瞪大眼睛看清楚,魂魄忽然失重,失足跌入一股奇特的引力之中!

    下一秒便出现在铁索桥这边的阎罗大人四处瞧了瞧,狭长的眼眸中狐疑不定,明明方才他还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怎么一瞬间就没了?

    稍稍抬起头,目光落向矗立在不远处的那座巨大的碑塔上,眸子缓缓眯起来。

    无极仙宗凤九鸢的房间,众人紧张地欲要去扶突断琴弦被阵法所反噬的丹宗,丹宗抬起手来示意他们停下来,一手捏了个印伽放到膝盖上调息起来。

    一旁的凌长眸光闪烁不定,九阴琴怎么会断?明明昨日去藏宝阁取来时他还试过的!难不成这期间有谁做过手脚?

    大师兄是定然不会往这上面动手脚的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身边的赭七与芸花二人,此时芸花满面担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与师妹姐妹情深,应该不太可能会想害她。那么这个赭七呢?这次摆下九阴离弦阵救师妹,知道此事的人只有他们几个

    因为阵法失败而突然弹回凤九鸢体内的凤九鸢原魂问丹宗道:“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调息的丹宗并没有回答她,她看了看放在一边断了弦的琴,立刻恍然大悟,噤了声。

    丹宗睁开眼来,锋利的眼光扫了扫候在他身前的几个人后又隐了下去,床上的凤九鸢脸色已经从苍白转为了青黑,这已经是她离魂的第十一日,若是明日拂晓十分再回魂乏术,那么这个徒弟他就真的保不住了!

    他替她喂了一颗聚阳丹道:“卞恒,凌长,送你们的师妹去寒星窖。”

    说罢,起身从袖中掏出一张符篆来,手指轻轻一划,一道光芒闪过,凤九鸢的原魂便被他收进了符篆里。对卞恒与凌长挥手道:“去吧!”

    “是,师父!”凌长走到床边将凤九鸢背起,与卞恒一同走出房去。

    芸花与赭七也跟着出了门。

    房内,符篆中的凤九鸢原魂问丹宗道:“你为何不让我来掌控这具身体?它本来就是我的!”语气中尽是不甘。

    “就算你掌控住了那又如何?你能因此而怨气全消?不,你第一个想做的事便是复仇。可是以你原来的样貌示人,结果不过再死一次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