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魂魄回体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魂魄回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寒星窖并不大,洞顶有无极仙宗开山以来就布下的星罗阵,将潭水阻隔在了洞顶。最中央,是一张寒冰所铸的大床,此刻,凤九鸢就躺在上面,双眼紧闭,浑身都被冰霜给裹住了。

    丹宗刚来,空间指环里听到动静的桃球便撞开结了冰的空间入口跳了出来,在地上咕噜咕噜打了几个滚,浑身打着寒颤巴巴地望着丹宗,眼中的意思很明显,它就是想知道自己的主人何时能醒过来。

    丹宗看它时,疏淡的眼底总算有了一点柔色,“你的主人今夜便会行来,但是需要本君的引导,你且退到一边。”

    桃球闻言,兴奋地唧唧叫了好几声,听话地退到一边,看丹宗从乾坤袖中取出一台瑶琴来盘腿坐下,抬头凝望了一眼洞顶的星罗阵,琴音铮铮如流水般开始从他指尖流泻出来

    “虽卦象凶险,凶险之中却隐现生机,你那徒儿,死不了!”几日前,南斗真君如是对他说,“不过要想她顺利醒来,你这个做师父的,还需做一件事,五日后的丑时三刻,引导她走上回魂之路。毕竟,她并非那具身子的原魂。况且游魂一到人间,记忆力便会渐渐消退,时间一久,魂元衰弱,可就会灰飞烟灭了。”

    “这个我知道!”丹宗面无波澜地浅尝了一口桃花酒。

    南斗真君瞧了瞧他:“没想到你还挺关心你这新收的女徒儿的!”

    “我收的徒儿我哪个不关心了?”

    南斗真君朗朗一笑,“其实你呀,就是面冷心热,不善于表达罢了!”

    丹宗闻言,神色间悄然浮上了一抹黯然,问道:“常年喝这桃花酒,你可曾腻过?”

    南斗真君答:“常年喜欢一个人,你可曾腻过?”

    丹宗哑然失笑。

    寒星窖中,琴声的音阶由低转高,一丝丝奇特的光泽从音符中飘出,笼罩在凤九鸢身上

    出了地府的若小米在陌生而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可是无极山在那个方向?她想了许久又看了许久,依然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

    隐隐约约,耳边出现一阵好听的琴声,忽远忽近

    她情不自禁地便被吸引了,转身循着那琴声飘飞而去。

    就在天刚拂晓之时,寒星窖里,若小米的魂魄终于出现在了丹宗面前,她惊喜地唤了一声:“师父!”

    丹宗似有感知,闭上眼来,眉间一点光芒一闪,再次睁开眼来便看见了站在身前的若小米,他面色欣慰地起身,将瑶琴纳入乾坤袖内道:“归体回魂罢!”

    若小米点点头,刚要坐上冰床,忽然想到自己指上的储物戒指,于是将其脱下递给丹宗道:“师父,这是我在地府捡到的宝贝,您先帮我拿着!”

    丹宗接过来,袖袍一挥,若小米被一阵大风吹起,只一瞬便入了凤九鸢的体。

    凤九鸢猛地睁开眼来,浑身一阵刺骨的冰寒冻得她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一旁已经激动得不行的桃球噌噌噌地跑过来往她身上一跳,哭得稀里哗啦,“主人,桃球想你!”

    凤九鸢僵直地躺在冰床上,眼珠子看看桃球,又吃力地看了看丹宗,求助道:“师父”

    丹宗难得一笑,一股非同寻常的无比纯净的黑色真元力从掌间挥散出来,拂过凤九鸢的身体,只消片刻,她身体上的冰霜便全数融化了,心脏渐渐回暖。

    她高兴地抱住桃球坐起身来,摸了摸它的脑袋下了冰床,“师父,我睡了多久?”

    “不久,才四百多日。”丹宗说着,打开了石门朝外走去。

    凤九鸢惊怔了,没想到她居然在那个什么阴魖界待了一年多!

    她跺了跺冰冷的脚,追上丹宗的步伐亲昵地抱住他的手臂,“嘿嘿,师父,这段日子你一定担心坏了吧?”

    “为师才没有担心!”丹宗将手臂抽出来,“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谁叫您是我的师父!”凤九鸢再次一把抱住他,把冰冷的手揣到他暖和的咯吱窝下,“我的好师父,好歹您也比我大两百多岁,按年纪,您早就该被供在祠堂里让我这种后辈烧高香供奉着了,我绝对不会对您有非分之想的!”

    他这个徒儿,一活过来便叽里呱啦,活像几辈子没说过话一样。敢不惧他丹宗威严,如此肆无忌惮的,这丫头还是第一个!好在他现在一头白发,若是换在以前,他肯定会害怕被人瞧见惹人非议。

    “按你的意思,为师早就该死了?”说这话的时候,丹宗脸上没有丝毫不悦。

    “哎哪里!我可不希望师父抛下我们不管!我希望师父永远活着,永远教导我们!”

    丹宗似笑非笑地停下,看看她插在他胳肢窝里的手,“暖够了吧?”

    凤九鸢嘻嘻笑了笑,讪讪地抽了出来。

    丹宗将她的储物戒还给她,凤九鸢道:“师父,你没有偷看吧?”

    问这话的时候,凤九鸢心中是忐忑的,因为储物戒中的东西都是魔族护法魍姬的,如果被师父认出来,又知道了魍姬逃出阴魖界的消息,一定会认定此时与她有关!师父如此痛恨魔族,说不定一气之下就将她逐出师门。

    “为师对你的东西可不敢兴趣!”

    “切!”凤九鸢将储物戒戴上,喜滋滋地对丹宗道:“师父,你猜我这次在地府都收获了什么?”

    丹宗挑起眉来,略带疑惑。

    凤九鸢抬起手来摊开掌心,双目一凛,手中豁然冒出一蹙纯澈的红色火焰来。

    “这是幽莲业火?!”从丹宗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那掩于面色之下的惊与喜,他匪夷所思,这丫头在地府里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居然有能力收服幽莲业火!真是令他这个做师父的都刮目相看。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过,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教她些什么,她竟然就偷偷自学成才!看来他得加紧步伐教她些东西了,否则让外人知道,定会说他这师父名不副实,徒弟拜个师还不如自学。

    凤九鸢点了点头,等着丹宗的夸赞,谁知丹宗拎了拎眉心道:“切记,此火不可在人前显露。”

    “为何?”

    “人心叵测,难防有人想要前来夺取,凡是低调行事,对你没有坏处。”

    “徒儿受教了!”凤九鸢收回火焰,跟着丹宗走出了假山,踏上飞行纸鹤,朝穿影宫的方向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