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桃球惹祸 (求订阅~~~~)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桃球惹祸 (求订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已过夜半,无极仙宗里,凤九鸢的房间依然烛光通明,她坐在矮桌旁边研习着丹宗给她的那本棋谱,边执起黑子白子摆弄着棋局,思索时那一脸的认真,是旁边正吃着酥鱼的桃球鲜少见过的,除了她偶尔炼丹之时。

    除此之外,桃球还发现它的主人已经是第七次挠脖子了,颈前都被她挠红了,可她自己沉浸在棋局里却一无所知。

    “主人,已经很晚了,要不您明日再研究吧?”桃球轻轻发声道。这些日子,凤九鸢每夜下棋都会下得很晚,桃球不免担心她的身体会熬不住。

    凤九鸢朝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桃球,别吵。”盯了棋盘上的黑子一会儿,她从棋盅内取出一粒白子落到黑子外围。

    研究了一会儿,她忽然停了下来,取回黑子几颗,又取回白子几颗,思索了一番,重新落子。

    如此反反复复,直到天际鱼肚白时她才上床入睡。

    次日上午,还在睡梦中的凤九鸢胸中忽然一阵窒息,只觉得脖子像是被什么掐住了一般蓦地睁开眼来,摸向自己被什么缠住了的颈部。眼前,一颗顶着一朵深紫色小花的藤妖头颅正竖在咫尺之处,此刻正张开蛇一般的嘴与旁边一脸凶恶低声咆哮着的桃球斗着!

    这是地魔?!

    凤九鸢从床头摸出沉渊剑来一剑砍断藤妖的头,脖子上的禁锢瞬间便松开了,她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身来,从颈前的空间耳坠中抽出该藤妖的尾巴扔到地上,桃球立刻便跳下床去啃了起来。

    她摸着自己被勒痛的脖子,时间过得太久,她居然忘了自己将一朵地魔的头花放进了自己的空间耳坠中,只是这地魔也太可怕了,被砍断了的头居然还能生出尾巴来!

    只是看桃球吃得满嘴绿汁,凤九鸢心中一阵不安,桃球吃了这东西,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桃球吃完尾巴,又去吃吧唧吧唧吃掉那朵小紫花,并一口吞掉了地魔的头颅。

    凤九鸢蹲下来摸了摸打着饱嗝的桃球,便出门去找师父,只是走到师父房前发现师父并不在房中,于是便去了丹草殿。

    在丹草殿找大师兄卞恒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地魔相当于是妖界的守门人,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地魔都会第一个知道,而且极为凶残,什么都吃。所以一般药师入山采药,都会避开地魔,因为一旦被缠上会非常麻烦,而且还会引来诸多妖类。

    凤九鸢听了,总觉得桃球吃了地魔不是件好事,当忧心忡忡地回到穿影宫自己的房间时,桃球居然不见了。她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虽然明明记得她出门前桃球没有进空间,可还是在空间里找了一遍,依然没有找着桃球。心慌间她想起了采卿以前跟自己说过的话,拍了拍自己脑袋,“我怎么这么笨,差点就忘了主人与灵宠之间是有感应的!”

    闭眼感受了一番,桃球的气息在器修的坎水殿前?

    于是,她立刻踏上飞行符篆赶往坎水殿。刚飞到坎水殿上空,她便看见一只硕大的全身绛红的圆球被众器修弟子包围在了中央,被打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凤九鸢落到地面上,看向桃球身边的一小滩血迹,顿时怒火中烧,拨开人群走到桃球身边,对众人厉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它是你的灵宠?”问话的是一个男弟子,凤九鸢认得,乃是器宗的第十名入门弟子李寅。整个仙宗里就属器宗的入门弟子最多,也就数他的第十个入门弟子最为嚣张。

    虽然排名第十,论入门时间,凤九鸢还得尊称一声师兄。

    他环起双臂目光狂妄地看着凤九鸢,指了指他身边一个矮个子弟子道:“它吃了我师弟的鼠灵兽,一命偿一命,今日,它必须死!”

    凤九鸢先是一愣,她没想到桃球居然会如此大胆。但随即又勾嘴笑一声,目光冷冷地睨了一眼众人,摸了摸桃球的头,发现桃球的身体滚烫滚烫,用灵力探了一下它的脉,从空间耳坠中取出一支玉瓶来,倒了一颗初级水瑛丹来给它喂下。

    喂完之后她将体温慢慢恢复正常,体型也渐渐变小的桃球抱到手心里,看看那个矮弟子,赔礼道:“桃球吃了师兄的鼠灵兽,犯了大错,九鸢在这里向师兄道歉,回去九鸢自会重重责罚!”顿了顿,继续道,“可你们要它的命,我绝不允许!”说罢,她将桃球放进了灵药空间里。

    见她此言此行,真乃气煞人也!李寅怒目圆瞪,“那休怪做师兄的不客气了!”说罢便欺身而上!

    凤九鸢侧身让过李寅一拳,两人赤手空拳地打了起来!

    虽说在丹宗面前,凤九鸢连一招都过不了,可这个李寅不过是与凤九鸢一样刚上炼气期六层,再加上凤九鸢在地府阴魖界中与恶鬼斗杀了一年多,身法自然要比缺少实战能力的李寅灵敏,短短十几招,便让其吃了个大跟头。

    李寅倒退数步,被一旁的师兄弟扶住,其中有师兄劝道:“李寅,算了!”

    可是李寅却不甘心,他好歹也跟了器宗十几年,败给一个刚入丹宗门下一年多的黄毛丫头,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重重的羞辱。

    他推开师兄扶在自己肩上的手,祭出一把造型奇特的双月捧星的法器来,对身边的师兄师弟师侄们道:“你们都退后点!”

    弟子们互相看了看,依言退后。

    凤九鸢紧抿着嘴站在原地看了眼李寅手中的法器。那法器的双月边缘看起来十分锋利,中间黑曜石般的星子散发着微微的灵光,看起来极为厉害的样子,心中的防备略有提升。

    李寅握着法器的指节一紧,抬起手来手中的法器便旋然而出,带着割裂风的声音迅速朝凤九鸢袭击过去,凤九鸢刚侧身躲过去,那法器又风一般地从身后袭来,逼她不得不迅速抽出沉渊,“铿”地一声挡了过去!

    法器受到重创,失控地朝器修弟子们的方向飞去,被刚从坎水殿中走出来的器宗第三弟子符垠堪堪接在手中,他满面肃然地走到李寅面前,“师弟,不可胡闹!”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