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心化形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心化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莫潭长老一声不响地从洞内走了出来,手掌一伸,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将李寅吸了过去,紧接着,他一手抓住李寅的肩膀,一指点中他后背中央的至阳穴,顺着脊骨往上,点中后颈以上的风府穴,指尖最后停在他的眉心,一点强光倏地钻进去,李寅这才终于安静下来。

    莫潭长老将他丢开,双手负在背后道:“跟我进来吧!”

    说罢,转身走进了洞中。

    凤九鸢目光掠过从地上爬起的李寅,跟着进了洞。

    原本站在外面不知道,这洞内竟是一洞的草与木,因为连盏油灯也没有,所以光凭肉眼根本就不知道这洞有多大。

    “接下来,你们将这洞内的杂草都拔干净。记住,不准私自进入内室,否则,老朽打断你们的腿!”莫潭长老说罢,沿着中央的小道往里走,然后是一道石门打开与关闭的声音。

    光听莫潭长老说话时的回声凤九鸢便知道这山洞之大,再看看身边比自己还高的杂草野木,抽出随身携带的金刃刺天,开始一点点割起来。旁边的李寅却不像她如此有耐心,祭出法器便飞向那些草木,一顿横削竖砍,只不过,闹出的动静却惊扰了里头的莫潭长老,石门一开,还没弄清楚情况的李寅便被一阵罡风抛出了洞外,狠狠摔倒地上,嘴角渗出血丝来。

    凤九鸢同情地朝外看了一眼,听着石门再次被关闭的声音,继续默不作声地尽量小声地低头割草,她可没忘记他们刚来的时候因为引路弟子那句声音不大的话而惹怒了莫潭长老的事。

    不过莫潭长老口中的“银婴兽”是他的灵兽吗,竟如此宝贝!还有,那内室中又有什么,如此神秘。

    割了一个时辰,手指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凤九鸢吃痛地看看被割了才不到一小块的面积,况且根又硬又扎人,就这样凭蛮力从土里拔出来,要把这整个洞都清理完,谈何容易?

    见李寅久久未进来,该不会是方才莫潭长老的一击打得他站不起来了吧?

    她伸直又酸又痛的腰腿起身走到洞外,李寅竟偷懒不见了。这个人,太不负责任了!

    回头看了眼洞中无边的杂草,她从乾坤袋中取出师父赐她的那册幽明诀来,这侧心诀她已经炼成了五式,可就是无法突破第六式,药灵说,修炼术法有两种境界:第一种境界乃为化形入心,既将一招一式深入心中,融会贯通,久而久之,即可随心所欲。第二种境界乃为以心化形,即本无招式,心中一动,自在成招。

    幽明诀便是这第二种。药灵说,丹宗待她丝毫不薄,这幽明诀乃为提高土属性灵力的至高心诀,比起一般的御土术要更为精辟深奥。炼好了心诀再去掌握其它的御土术,将会容易得多。

    他又说,这幽明诀前五式乃为纯心诀,只是为后面的五式打下基垫,要想领悟第六式,就必须先在“以心化形”上开窍,以强大的心念,意动控制形动。

    自药灵教她修炼以来,似乎都在强调心的重要性,有过之前的脱穗术与后来练习的谷壳分离术,按理说,要突破幽明诀第六式就不难了,可是都炼了这些日子,仍然不见成效,若是她学会了这第六式,现在清理起这洞中的杂草必然就简单太多了!

    将幽明诀放进乾坤袋中,她盘腿坐于洞中,双手结出一个印加,默念着幽明诀第六式的口诀道:“气走阴跷至天门,灵游百会坠脐轮,一阖一辟,开关展窍”

    周围的草木被微风拂得一阵摇摆,试了好几次,仍然不得要领。

    以心化形,无招胜有招

    虽然是闭着眼,但是身前的每一草一木的位置都在她的脑中。药灵说,只要心念够强,心念即为意念,可是这个意念该用到什么位置才刚好掐中要害?

    神识顺着草木根部往下,深入到土中,又沿着根须四处延伸

    眉心一动,几根草木根部的土壤忽然松动开来,虽然只是微不可见的裂缝,凤九鸢却清晰地感觉到了。

    她欣喜地勾起唇来,催动体内的灵力,结合所学的御风术,稍微用力,一根杂木便连根破土而出,落到她的手心里。

    “原来这便是以心化形!”她低声道,继续按照方才的方法一小块一小块地清理起来。

    日落时分时,洞中方圆一丈内都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而凤九鸢也累趴在了地上,比起脱穗术,清理这里的杂草杂木所耗的精神力要多得多,毕竟要让神识深入土中,阻碍要比在空气中大得多。

    正躺着休息,石门忽然开了,莫潭长老的身影一瞬便到了洞外,“站住!”

    凤九鸢起身走到洞外,原来莫潭长老说的是李寅,他不知何时已经回来,正准备踏上飞行符篆回仙宗。

    见到莫潭长老,他显然要比先前拘束许多,连同表情也不敢放肆。

    “你去哪儿了?”莫潭长老沉声问道。

    “弟子弟子”李寅结巴了半天,脸色有些红,看起来心虚又紧张。

    莫潭长老忽然一伸手,洞外山壁上的一根老藤唰然朝李寅鞭打过去,正好鞭在他的膝盖上,双腿一痛,便跪在了地上,“莫潭长老,弟子知错了!”他立刻行礼道。

    莫潭长老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带着几分讥诮,“器宗教出来的弟子品性真是越来越不尽人意了!倒是丹宗的弟子,还能稍稍能让人满意几分。”

    话中,一面贬低李寅,一面夸赞凤九鸢。李寅闻言抬头看向凤九鸢时,眼底尽是憎恶,但无奈莫潭长老是他惹不起的,只能低埋着头一言不吭。

    凤九鸢在一旁倒是什么也没说,但这李寅性子本就狭隘,莫潭长老这样一说,恐怕一同受罚改造非但不能让两人关系和解一些,反倒另添仇恨。

    不过怪也只怪这李寅仗着威震一方的家势与财势,太过放肆与骄傲自负,自恃是器宗的亲授弟子便对这受罚不屑一顾,有恃无恐。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