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黑袍前辈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黑袍前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丹宗身体往后倾到极致,背部几乎已经贴到地面,一个旋转,地上落叶四起,一柄湛蓝色的宝剑自乾坤袖中冲出,径自冲向那追魂罩,电光火石间便顶出去十几丈高!

    器宗目中色变,双手一合,手腕中劲道更足,驾驭着追魂罩与那柄湛蓝宝剑追逐相击起来。

    闭关十八年,器宗的修为俨然已经提高了不少,论在从前,丹宗要击败他是轻而易举之事,可现在,器宗是在使出看家本领来拖住他,要速战速决并非易事。

    然而,器宗的武器就如他这个人,阳刚之气过烈过猛,要破他的招唯有以柔克刚。丹宗凛着神,手中释放的真气如绵绵细雨,犹如一**前赴后继的浪潮将追魂罩团团围住,顺着其剧烈旋转的方向推动,不过多时,器宗便觉自己掌控起来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心道:丹宗虽然修为大损,远远不如从前,可对我来说,依然难以望其项背。

    但即便如此,支撑到掌门到来他还是可以的。

    半个时辰后,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上,又从地上打到天上,器宗终于招架不住了,过了这么长时间掌门剑宗还未到来,心中不免生急,越急便越拖不住丹宗。

    周围的树木已经被噼里啪啦毁了一大片,周围的地面坑坑洼洼,就连莫潭长老的洞府都差点被轰垮了!器宗一个不慎失手落下,被自己的追魂罩给从头顶罩了下来,一声巨大的轰响,追魂罩里顿时没了动静。

    丹宗落地的同时,那柄湛蓝色宝剑瞬间消失在他的乾坤袖中。他走到追魂罩边屈指敲了敲那追魂罩道:“器宗啊,被自己的法器困住的感觉如何?你若是不满意,待我回来,咱们再战一次!”

    说罢,便往洞中走去。

    “寒璟莫急!”

    空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却不是掌门剑宗的。

    丹宗转过身来,就见南斗真君乘着风到来了,讽刺道:“南斗,掌门没来你倒来了!消息可真灵通啊!”

    南斗真君落到地面,笑着走来道:“寒璟你这是打算干嘛去?”

    “明知故问!”

    见丹宗面色不悦,南斗真君继续笑道:“还记得上回你那徒儿魂入地府本君给她算的卦吗?这回本君同样替她算了一卦。”

    丹宗一听,心中一紧,问道:“结果如何?”

    “你放心,她命大着!但这次你帮不了她,只能靠她自己!”南斗真君神情认真。

    丹宗这才正眼看向南斗真君,“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还不相信我?”顿了顿,南斗真君好奇道:“寒璟啊,你对你这个徒儿真的跟其他徒儿不一样,是因为宫萱侄儿吗?”

    南斗真君的话令丹宗一时怔忡,他侧身不再看他,“既然南斗特意前来提醒我,那我便再信你一次,暂且不入万兽长廊。”

    南斗真君满意地笑了笑,目送丹宗飞离后,抬起手来,手中窜出的真元力瞬间便摧毁了追魂罩外一层循环往复的咒语,器宗从里面走出来,收回自己的法器,略有几分羞愧难当地朝南斗真君道:“南斗,谢了!”

    “放心吧,没人会在乎方才一战谁输谁赢,因为琰柽n你,寒璟才有可能听我一言,日后,他会感谢你的!”

    器宗叹了口气,“差点就拦不住他!这脾气,比我还倔!”

    “他这是想补偿啊!”南斗真君感叹道,器宗却听不太懂,“补偿?难不成他这个做师父的还欠了那丫头什么?”他口中的丫头自然是指凤九鸢。

    南斗真君摇了摇头,“夜黑天寒,琰柽多多保重,本君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乘风而起,衣袍猎猎而去。而器宗依然想不明白他那句话。

    分割线

    凤九鸢已经迷失在这片戈壁上好几日,这里除了沙石就是枯草旱木,连一片水源都没有,她感觉自己这样走下去,永远都走不到头。

    她再次踏上飞行纸鹤飞了一段距离,这几日来,天空一直没有太阳,她手中没有罗盘,分不清东南西北,不仅再也找不到那黑袍人的方向,就连自己从哪个方向来都分不清了。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怪鸣,她循声望去,望了很久,终于看见一抹掠过的黑色鸟影,是犽鸟兽!她心中一喜,催动灵力驱着飞行纸鹤追去。

    有了犽鸟兽,寻找方向就容易多了,没过多久,凤九鸢便跟着犽鸟兽来到了一小片自然风化形成的高大土石群外,落地审视了一番,迈步朝里走去。

    刚沿着一条沟壑走过第一座巨大的土石堆,便看见了站在一座小土石上迎风而立的黑袍人,她走过去仰头叫道:“前辈!”

    那黑袍人侧目看了她一眼,又在上面站了一会儿才飞身下来,转身朝里走去。

    凤九鸢跟着他沿着沟壑七弯八拐,来到一个土石洞府前,走了进去。

    洞中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满是灰尘的桌子,一张简单的木板床,还有一个简单的灶台。

    “要喝水,十里外有一片旱水湖。”黑袍人简短地说了一句,端来一盘肉干放到桌面上。

    这段时间来,凤九鸢确实饿了,她带的干粮不多,早就吃光了,为了寻找黑袍人,并没有停下来用新买的炊具做一顿米饭,光靠空间里的水果来维持体能了。

    空间里的桃球嗅到香味,立刻便蹦了出来,凤九鸢丢给它一块肉感,让它在桌子上啃起来。

    “前辈,您来这里多久了?”她小心翼翼地问外面正在砍拾来的旱灌的黑袍人。

    黑袍人停住手中的斧头,想了想,“大约近百年了吧!”说着,继续砍起来。

    “那您是怎么进来的?”

    黑袍人没有回答。凤九鸢捏了一片晒干的肉片浅浅咬了一口,一阵残留的臊腥味顿时弥漫在口中,挥之不去。

    她皱了皱眉,没再吃下去。隔了良久,又试探性地问道:“前辈您来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出口吗?”

    黑袍人将斧头扔到一边,将劈好的柴一一码到墙边道:“这里是万兽长廊,供奉神兽太阳烛照的神庙圣地,只能进,不能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