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药灵昏厥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药灵昏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将自己瑟缩起来,只觉得这个夜冰寒无比,哭着哭着声音便大了些,却又怕空间里药灵会听见,于是刻意压制住,时不时地哽咽几下。

    空间里,药灵唇色苍白,头沉沉地靠在树干上,眉心结在一起,模模糊糊地听着凤九鸢的哭声。渐渐地,终于意识全无,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昏厥过去。

    分割线

    莫潭长老的洞府内室,黑袍人身影穿过墙壁出现在长廊里,他微怔地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四周,刚一掌推开通往外面的石门,长廊尽头的石室便被打开了,一股剧烈的罡风顿时袭来!

    黑袍人身影狂走,魔力终于不再受到限制的他一眨眼的功夫,人便到了石洞外,双手捏出一个法诀来,一回身,手中涌出的魔力瞬时将那股来势汹汹的罡风化解,与此同时,莫潭长老的身影也到了石洞外,与之一同出来的,还有银袍鹤发的丹宗。

    此时的外界正值白昼,当目光落到黑袍人那张脸上时,丹宗面色即刻冷厉起来,双目微微促狭道:“煜泽!”

    旁边的莫潭长老也是一震,老眼仔细地看向黑袍人,苍老的声音里尽是不可置信,“魔族妖人,你居然能从神庙圣地里走出来!”说罢,眼中散出几分杀意。

    黑袍人煜泽冷嗤一声,神情凛冽而痛恨地看向丹宗,“你终究还是没有放过她!”

    丹宗眉宇浅蹙,眼中的冷光褪去,别过眼没去看他,“她罪不可赎。死,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小萱是你的徒儿!她曾告诉我,在这世间,心中最为敬爱的,便是你这个师父!可是你”说着,琥珀色的双眼里升起血丝,如氤似雾间恨意丛生,手中倏然化出一柄奇特的黑色法器指向丹宗,颤抖的手上黑气四绕。然而,他却死死遏制着心中的怒意与杀意,他曾在宫萱面前许诺,无论发生何事,绝不伤害她的师父,要像她一般敬爱于他。可正魔终究不两立,即便他努力想要做到,恐怕也做不到!

    心中百转千回,疼痛一阵阵袭入胸口,泪光闪烁在眼角。他仰面苦笑几声,手腕一转,法器瞬间消失在手中同时,身体化作一阵黑烟消失不见。

    莫潭长老欲要追去,被丹宗给拦住了,莫潭不解道:“丹宗这是何意?”

    丹宗道:“他虽为魔族,却暂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煜泽未行残害无辜之事,暂且饶他一命这是丹宗曾对自己的大徒儿宫萱许下的承诺。

    “丹宗,你太过仁慈,他既是魔族,秉性难除,即便现下不作恶,将来也会作恶!你现在放过他,后患无穷啊!”莫潭长老愠怒地告诫道。

    闻言,丹宗正色道:“莫潭长老,魔族掀起腥风血雨,生灵涂炭,你恨魔族,我寒璟真君同样痛恨。可我们乃修仙之人,理应善恶分明济世为怀,若是滥杀无辜,我们与魔族又有何异?”他稍稍侧身背向他,“当然,如果发现他有违善道,我寒璟真君定会亲手除掉他!”

    “既然如此,你可别到时候后悔没早点动手!”说罢,转身进了洞。

    丹宗垂眸,伫立在原地久久未离去。

    侧目看向一片漆黑的洞内,今日,他本是来等自己的徒儿凤九鸢的,因为莫潭长老告诉他,太阳烛照神庙圣地的出口今日会开启,可没想到,自己的徒儿没等出来,倒是等来了煜泽那个令他亲手弑杀自己徒弟的魔族。

    “萱儿啊萱儿,若是你知道他没死,你是否还会请求为师亲手送你走?”他喃喃自语。浓浓的悲痛被风一般凉薄的外表深深掩藏,良久,迈步朝林中走去。

    分割线

    太阳烛照神庙圣地外的戈壁上,凤九鸢靠着石头躺了一夜,终于从梦魇中逃脱出来,惊坐起身,想到梦中药灵离他而去的情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带着焦急地心情走进了灵药空间。

    空间里,受伤的桃球还没有醒,但身上的外伤已然完全恢复。她看了一眼,一瘸一拐地朝果林后的涌泉边走去,走到老树下,发现药灵双目紧阖,脸色苍白。

    “药灵!”她惊吓地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这才发现他的体温极寒,于是探向他的脉息,脉息微不可探,生命体征像是随时都会枯竭一样。

    她跪到地上耸了耸他的肩,耸了几下没动静,急得眼泪顿时便滚落出来。

    “药灵,你醒醒!”擦了擦眼泪,声音颤抖着,害怕道:“药灵,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做才能帮你?你醒醒啊!”

    见药灵毫无声息,连眼睑都没动一下,她心慌得无以复加,手足无措又小心翼翼地抱住他,趴到他身上哽咽起来,“是我太没用,我走不出去。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药灵!对不起!”

    不知是不是感应到她内心的悲恸,怀里的银珠蓦然间发出一阵银光来,愈来愈强烈。

    银光蔓延到树冠,原本死寂的树冠里冒出一颗颗银色光粒来,与平时药灵摆弄的那些看得见的灵气别无二致。

    树冠里冒出来的银色光粒愈来愈多,正哭得梨花带雨的凤九鸢依然无所察觉,直到耳边的青丝被人轻轻拂动。

    她抬起头来侧目看向举到她耳旁的一只手,哭红的眼睛缓缓睁大,反应迟钝地看向药灵的脸,就见,他正认真地看着她。

    她连忙从他身上起来跪坐到一旁,抹了抹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道:“药灵,你、你醒了?”

    药灵好笑地看着她,伸手拂过她的眼角,“你是怕我死了?”

    “才没有!”她立刻否认。

    他眉心展开,捏过她的柔荑揉进手心,“这次没走出去,没关系,神庙上的出口每年都会开启。”

    她看向他握着自己的手,面颊忽然发烫起来,喉头也忍不住跟着打结,“可是我、我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你看你”顿了顿,她问道:“药灵,你你不怪我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