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走出圣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走出圣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怪。”

    他一瞬不瞬地与她对视,害得她受不住别过眼去,脸红成了猪肝色,感觉体温不对劲后,连忙将手从他手中挣扎出来。

    “你伤得很重。”药灵细细看向她身上的伤口,心中隐隐作痛。蹙了蹙眉,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我已经好了!”她道,“倒是你,一直没敢问你,为何你自进入这神庙圣地以来,体能便日渐消退,居然会晕厥过去?”

    “吾也不知。”他道。

    目光缓缓转到她的怀里,那里正散着银色的光芒,“那是什么?”

    “嗯?”凤九鸢低头,从怀中取出那枚银珠来,想了想,“应该是神庙中的圣物,镶嵌在被供奉的太阳烛照神兽雕像上的,一面钳着银珠,另一面钳着黑珠。我从神庙顶坠下时看见它从黑风口飞了出来,想必是那黑袍前辈扔的。更神奇的是,神庙前的群兽居然都惧怕这个东西!”

    药灵将它拿在手中,对凤九鸢道:“刚才,是它唤醒了我。”

    凤九鸢诧异,“你说这颗珠子?”

    药灵点点头,“神兽太阳烛照分为黑白两面,一面为生,一面为死。”

    “那这样说来,黑袍前辈又救了我一命?!”想到这里,她欢欣雀跃,一把捂住他拿着银珠的手,“既然这颗珠子能唤醒你,对你的身体必然会有帮助,从今往后,它就是你的了!”

    药灵怔怔地看向她,搞得她脸颊又一阵发烫,不禁松开手来,无所适从。

    她站起身,“奋战了一夜,一身狼狈,我得出去洗洗了!”说罢,咬唇瞥了他一眼,一瘸一拐朝空间出口走去。

    药灵心中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多看她几眼她便不好意思了,从前也没见她这样。他轻笑一声,心道:不过,这样的她更可爱。

    分割线

    一年后,又是一个九星连月之夜,凤九鸢踩着飞行纸鹤来到神庙前的黑土地上,翩然落地。

    空间里,药灵的手中,银色圣珠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光芒,凤九鸢的身边,群兽让道,俯首跪下。

    凤九鸢一步步朝神庙前的禁制走去,神奇的是,有了那颗银色圣珠,那禁制居然都无需使用术法便能穿越过去。

    入了神庙之门,她抬头望向神兽太阳烛照的石雕,却并未打算将银珠归还,而是径直走向架着残破石阶的擎天柱旁,一跃而上,朝神庙之顶跃去。

    此时,黑风口刚好打开,边缘释放出的风依然如一年前一般剧烈,凤九鸢逆风而行,一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包括那时自己心中撕心裂肺的落寞与绝望。

    走到黑风口前,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她呆了将近两年之地,抬脚跨入了黑风口。

    身体没入一片黑暗之中,周身被一股巨大的压力覆盖,未过多时,待从长廊画壁中走出来,周身的压力才终于消散。

    愣愣地看了一眼漆黑的长廊,一点白光忽然从长廊尽头亮了起来,直至照亮整条长廊,几乎刺痛了凤九鸢的双眼。

    她颦眉眯着眼看向长廊尽头,是莫潭长老。

    莫潭长老闪烁着锐光的双眼盯着她看着,扫遍她全身,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

    凤九鸢浅浅一笑,行了一礼,“莫潭长老。”心中却略有忐忑,这个莫潭长老明令禁止外人进入内室,而如今却亲眼目睹她从画壁中走出来,想必是免不了一场责罚了。

    不解的光芒从眼底划过,道:“既然安全出来,你闯入内室之罪,老朽这次便暂不追究,若有下次,决不饶恕!出去吧,你师父在外面等着你!”

    凤九鸢眸微张,再次躬身行了一礼,“多谢莫潭长老!”说罢,推开石门朝洞外走去。

    出得洞外,外面的一片绿树蓝天不禁让凤九鸢眼前清新了几分,心情不禁也开朗了几分。

    洞外的巨兽图腾外,一袭银袍的丹宗正负手立在那里,见凤九鸢出来,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担心了近两年,这个丫头终于安全走出来了。

    “师父!”凤九鸢嘻笑着走过去,却没想刚走到近前,丹宗面色一厉,斥道:“跪下。”

    凤九鸢垮下脸来,屈腿跪下,主动认错道:“师父,对不起,徒儿不是故意闯入莫潭长老的内室的!”

    丹宗瞥了她一眼,这丫头与一年前相比,瘦了不少,想必这段时间来受了不少苦,要责罚于她,心中尚有几分不忍。“罢了,起来罢!”

    凤九鸢起身,嬉笑地抱住丹宗的胳膊道:“师父,这一年多来您可还好?是不是担心徒儿担心得睡不着觉啊?”

    “为师好的很。”丹宗依旧没有笑,“你且先告诉为师,当初为何要进入莫潭长老的内室?”

    凤九鸢褪下笑来,想了想一年前发生的事,又翘起唇角来,“这事已经过去一年多,师父莫不是想为徒儿报仇?”

    听她这话,丹宗就知道,定是那器宗之徒李寅干的好事,但这都是晚辈之间的恩怨,没有伤及性命,他这个长辈横插一手,似乎不太像回事。

    “师父放心吧,这件事不必师父操心,徒儿会解决好的!”

    “修仙之人,有容乃大,要学会拿捏分寸,切不可再生事端,徒伤和气。”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凤九鸢嘻嘻一笑,问道:“对了,采卿回来了吗?”

    丹宗摇摇头,“凌长仍在寻找之中,连南斗真君的星斗都测不出他在什么地方,不过为师可以肯定,他还活着。”

    凤九鸢闻言沉默下来,面色凝重:采卿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两年的时间,若是他无恙,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师兄或是师父,可如今却半点消息也没有

    “鸢儿,你是怎么出来的?”丹宗突然问道。

    “我”凤九鸢顿了顿,关于那银色圣珠的事,她是肯定不能告诉师父的,否则,他肯定会让她把东西还回去,但是她又不确定师父或是他认识的其他人有没有进去过,若是撒谎,说不定会露馅,令师父生疑,“我用八荒玄灵阵引开了一部分妖兽,费尽了千辛万苦才入得神庙,然后从神庙顶端的出口走出来的。”

    “八荒玄灵阵?”丹宗一震,停下步子来目露冷光地看向凤九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