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严肃师兄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严肃师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主人!”桃球连忙四脚一蹬身旁的大石,追上凤九鸢坠落的速度,刁起她的衣襟来。

    断崖上,与凤九鸢对接了一掌的凤弦音猛地退后了几步,她抬起玉指拭了下嘴角渗出的血迹,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几年不见,她居然有了这般能耐!”

    见修士们因为山崖的断裂纷纷后退,她目光阴毒道:“杵着做什么!还不给我追!我要不留活口!”

    修士们闻言一阵惶恐,连忙齐声拱手道:“是,娘娘!”然后立刻祭出各自的飞行法器往崖下追去。

    万丈悬崖下,桃球拼命地扯住凤九鸢的衣襟,将身子鼓得大大的尽量延缓坠落的速度,而此时的凤九鸢因为吃了凤弦音一掌,当即便晕厥了过去不省人事,即便桃球如何喊她,她也睁不开眼来。

    而头顶上,那五名修士又纷纷穿过坠落的碎石追了上来。

    一记红光打过来,桃球赶忙奋力地将凤九鸢的身子一扯,险险避了开去。眼看就要坠地,桃球吓得紧紧闭上眼来!

    然而,死亡前的疼痛却并没有如期而至,一个宽大的怀抱出其不意地接住了凤九鸢,躲过众多砸下的碎石以及那些修士继而连三的隔空袭击,大红的华袍衣摆上扬间,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s

    桃球站在凤九鸢的身上抬头望向头顶上那张邪魅狷狂的脸,双目中顿时充满了感激。

    紧接着,来人狭长的凤目一促,浑身爆发出一股金色的刚烈之息来,十丈之内,风吹树摇,土石浩浩然飞卷而上,去势汹汹地朝那几名修士碾压而去!不消片刻,那五名修士纷纷重伤在地!

    冷然睨了他们一眼,红衣男子身影一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带着凤九鸢与桃球消失在了断崖附近。

    崖顶,凤弦音的身后丛林里,走出来一个人,凤弦音用余光瞥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那人走出来道:“从这么高的崖上掉下去,还受了你一掌,她是必死无疑。现在你可以将我的妻女都放出来了吧?”

    凤弦音红唇微微牵动,侧身看向他,用优雅的声调道:“放心,本宫说话一向言而有信,待本宫的宫卫们带回她的尸体,本宫自然会放了她们。”

    那人皱了皱眉,怒在心中,却又无可奈何。

    未过多时,派下去的五名修士纷纷从崖底相携飞了上来,由于内伤过重,一上来便软倒在地。

    凤弦音厉声质问道:“人呢?!”

    其中一名修士回道:“回娘娘的话,人……被救走了!来者修为十分之高,只凭一招便将我五人齐齐打成重伤!”

    “没用的东西!”凤九鸢恨恨然道,转身走上五彩宫车。

    站在一旁的那个人见她就要走,急忙走上前道:“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做到了,抓不住她是你们没用,你放了我的妻女!”

    凤弦音顿住脚步仰头笑了一阵,斜睨向他,“连自己的妻女都保护不好,还好意思对别人品头论足。我说过,你想救你的妻女,除非凤九鸢死!你在无极仙宗潜伏了三年多,居然一次都没成功过!”她微微挑眉,抬起手来,张开的五指缓缓握紧,“我可没那么多耐心等你,说不定哪一天我等得不耐烦了,就随随便便将她们解决了!”

    说罢,一挥华袖,入了宫车里。双尾青凤鸟拉着五彩宫车往前走了进步,一拍羽翼,飞上了空中。

    那人望着飞走的宫车,双手紧握成拳,细小的双目中算计了一会儿,回身走进了丛林。

    ……

    一夜过去,清晨的阳光洒进丛林里,在晨雾中照射出一圈又一圈淡彩的光环。

    逐云山一处山谷中,火堆尚有余热,芸花躺在火堆旁的干草上,翻了个身,忽然惊醒过来。

    她坐起身来,头部陡然出现一丝牵痛,于是用指尖揉了揉太阳穴,打量了一番周围陌生的环境,还有面前残留着火星的火堆以及火堆上烤着的一只野兔。

    回想了一下自己晕厥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自己是被食人蜂给蜇了,然后……然后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可是这里是哪里?九鸢他们呢?

    她思维呆滞地走到洞口,看向洞口布下的泛着湛湛蓝光的结界,伸手触碰了一下,又推了推,发现纹丝不动,心中一下子就急了起来!朝外面喊道:“九鸢!九鸢!”

    正急不可耐地催动体内灵力意图冲破这层结界时,外面走来了一个青绿色衣衫的人影,走到洞口不温不火地看向她道:“你醒了。”

    “庶横师兄?”芸花收起灵力来,问道:“九鸢呢?”

    庶横手指捏出一个印伽,念了句法诀,结界便自动消失了,他走进洞中,将从昨夜便开始寻找的一棵紫色圆叶的草从怀中取出来递给芸花道:“你的余毒未清,不可再随意驱动体内灵力。此乃洗血草,吃了它,可助我运功替你逼出余毒。”

    他说话时神情冷淡,可芸花心中却一下子暖了,她将那草接过来嗅了嗅,抬眼偷偷地看了看他,问道:“庶横师兄,是你救了我?”

    庶横没有回答,只道:“凤师妹与赭七师侄此时不知身在何处,更不知安全与否,你还是尽快服下,清了毒,我们得尽快出去寻找他们!”

    “九鸢……”芸花心中不禁担心起来,将洗血草放到唇边浅浅咬了一口,一股又腥又苦的味道顿时从舌尖冲上脑门,她紧紧闭上眼来,“庶横师兄,你确定这草能直接吃吗?”

    庶横瞥向她,芸花睁开眼来,见他在看她,于是将洗血草伸到他嘴边,“要不你尝尝?”

    草戳到脸,庶横反射性地往后缩了缩脑袋,黑了脸严肃道:“你既然怕苦,那我也不用为你逼毒了!”说罢,就要朝洞外走去。

    芸花连忙跑过去拦在他身前,看看他那张本就其貌不扬,一发怒就更不好看的脸,心道,不过是开个玩笑,如此认真!

    “庶横师兄,你别生气嘛!”她弯嘴一笑,举起手中的洗血草,“我吃,现在就吃!”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