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主夫人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主夫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然可以,拿去吧!”城主一挥手豪爽道。网

    “凭什么替本公子代收?你与本公子是何关系?”阎罗大人像是有意与她作对。

    凤九鸢默默瞪了他一眼,回头笑嘻嘻地将箱子手下,再次朝城主行了一礼,“多谢城主!”

    告辞完毕,几人刚走出了会客厅便迎面施施然走来了一位风姿卓绝的白色锦袍女子,她步态优美,走近了朝出门的几位屈身行了一礼,正在几人回礼时,就闻从厅中走出的城主朝她唤了一声“夫人”!

    几人微惊,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城主夫人,肤白胜雪,沉鱼落雁,美极美极。

    来了好几日,他们竟从未见过这位城主夫人,经过城主的介绍,原来在玉南城生毒蜂袭人事件之前,城主夫人便回家省亲了,今日才回。

    走之前,凤九鸢觉得这位城主夫人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刚转过身,一道声音却传进耳中,“无论你在寻找什么,去天机阁。天机阁,语天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回过头去,城主夫人却早已跟着城主入了门。

    “天机阁?”出了城主府,凤九鸢一直都在想着这三个字。方才那城主夫人使用传音入密跟她说话的,话中意有所指,只是她是如何知道她在寻找什么的?她指的是采卿,还是噬佛剑?要她去天机阁意欲何为,纯粹是为了帮她吗?

    “梓薇师姐,你有听说过天机阁吗?”

    张梓薇想了想后摇摇头,“没听说过。”

    “那庶横师兄呢?”

    庶横也摇摇头。

    “九鸢,你问天机阁做什么?”芸花忽然道。

    凤九鸢看向她,“连南斗真君都算不出采卿在哪里,如果天机阁知道,那我们就可尽早找到他。师父虽然说过他暂时性命无碍,可我担心再晚一点,我就再也见不着他了。”

    芸花拉住她的手,“九鸢,我明白你的感受。天机阁这个名字,我以前听外祖父提起过。天机阁,道天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它不仅可以道破天机,还可以扭转命运轮盘,被世人传得神乎其神……只不过,天机阁在世间一直都只是一个传说,从来没人到过,没人知道在哪里。有人说天机阁就在灵界的入口处,又有人说天机阁不在六界之中,有人说天机阁的阁主是个鬼童,又有人说是个仙风道骨的耄耋老人,反正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可以当真。”

    凤九鸢心中失落,看来她得找个机会回城主府去问问城主夫人了。

    走到城门口,刚要出城,凤九鸢停了下来道:“师兄师姐,你们先出城,我忘了我有件东西落在城主府了,我回去取一下,马上就回来!”

    说罢便转身往回跑。

    “九鸢!”芸花刚要跟上去,阎罗大人便拦道:“还是本公子去吧!”

    说罢,一摇黑羽扇,朝凤九鸢的方向大步走去。

    庶横与张梓薇对看了一眼,各有所思。

    跑过一整条街,又跑过水巷上的拱桥,来到城主府门前,停下来微喘了几粗气。门口的护卫见是她,走上前道:“凤姑娘折回可是有何要事?”

    她点点头道:“我想求见城主夫人!”

    护卫疑惑,“姑娘稍等!”说罢便入得府内去通报了。

    很快,护卫又从府中走了出来,朝凤九鸢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凤姑娘,夫人有请!”

    凤九鸢抿嘴笑了笑,跟着护卫往府内走去,走过长廊,绕过会客厅,来到厅后的花园里,此刻,一身白色裙袍的城主夫人正坐在花园中的四角攒尖亭中品着茶,身旁只有一丫鬟伺候。

    凤九鸢走近,朝城主夫人行了一礼道:“夫人,九鸢前来,是有一事请教!不知夫人可愿相告?”

    城主夫人笑得温婉大方,轻轻拂袖,伸出玉手指了指她对面的红木矮椅道:“请坐!”

    此时,城主府外,侧墙边,阎罗大人周身浮出淡淡金光,未过多时,身影便穿过了高高的青石围墙。

    四角攒尖亭中,城主夫人吩咐丫鬟给凤九鸢斟了一杯茶,凤九鸢目光静静看了浅青色的茶水一会儿,问道:“夫人难道会读心?”

    城主夫人眉色间稍带上了丁点的讶异,扬唇一笑,“你们走后,夫君曾在我面前夸赞过你,果真是个通透的女子。”她抬手,一阵清风卷出,携来花枝上的一片桃色花瓣,被她放入了面前的茶杯中,“读心之术,略懂微末而已。”

    “你为何要帮我?”

    “仅仅是觉得与你有缘。”

    凤九鸢将信将疑,“他们说天机阁只是一个传说,难道你知道天机阁在哪儿?”

    城主夫人总是笑不离嘴,“我不知道,可是有个人知道。”

    “谁?”

    “在离玉南城不远之处有一个村落,名为磐孟村。”她从袖中取出一条桃红缀珠的流苏,“你去那里找一个名叫巩烨的男人,将这流苏拿给他看,他会告诉你找到天机阁的方法。”

    凤九鸢将流苏接过来细瞧了一眼,又抬眼看向城主夫人,为什么信物是流苏?流苏乃为挂剑配饰,随身携带,这位城主夫人与那名叫巩烨的男子的关系……

    “多谢城主夫人……”她起身朝城主夫人行礼作谢。

    城主夫人也优雅起身,轻柔抬手道:“不必言谢!你们鼎力相助,帮了我的夫君救了全城百姓,对于你们的要事,我却只能略尽绵薄之力。”

    “夫人过谦了!夫人已算是帮了我的大忙。”凤九鸢抿嘴笑笑,“我的同伴们都在城门口等着我,若是他日再有机会,盼能与夫人多叙!”

    “好,我等着你。”

    “那九鸢告辞了!”

    城主夫人优雅地颔,目送她离去。

    出了城主府,就见阎罗大人正在门外等着,凤九鸢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只准你来,不准本公子来?”

    “当然可以。”凤九鸢淡淡说了一句,没再离他,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阎罗大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方才她与城主夫人的对话他是听的一清二楚,那个叫采卿的家伙听起来是名男子,他究竟是谁,值得她如此重视?

    没来由地,心中不舒坦。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