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唯卿一人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唯卿一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写书不易,请支持正版

    天空中的红云散去,王母的泪也早已停下,住持起身走到圣坛中央的王母像边上,恭敬地将圣瓶取下,接受僧人们的三拜九叩。

    仪式完毕后,住持便带着城主与城主夫人入了禅房,将手中的圣瓶交到城主手中,城主与城主夫人向他行了个礼,“多谢住持!”

    住持双手合十,朝二位回了个礼,道:“城主福泽城民,天降仙露,本就是为城主表功,何谢之有?”

    城主朗朗笑了笑,“住持谬赞了!”他将圣瓶递给身旁的城主夫人,对住持道:“今日正好闲来得空,好久未与住持谈经论道了,不知今日可否?”

    “当然,当然。”住持面目慈和,伸手请城主去往榻上的禅垫上坐下。

    城主夫人道:“那妾身便告退了!”

    “夫人慢走。”

    城主夫人出得王母庙便上了自己的紫纱辇,一路朝城主府的方向走去。辇上,她将圣瓶拿了出来,就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只约拇指粗的小玉瓶,将瑶池仙露倒了一半到玉瓶中,将玉瓶塞紧,顺手便扔出了辇外,掉落到了他们正经过的水巷中,渔船上,一个戴着斗笠的渔民正好将其接住,看了看,塞进怀里,上了岸。

    磐孟村。

    凤九鸢接过巩烨递过来的一支小玉瓶,揭开塞子来嗅了嗅,一阵香甜的味道顿时萦绕鼻尖。她将塞子塞好对屋子里的几人道:“现在我要进空间药园炼丹,大约要两个时辰才能出来。”

    张梓薇点点头,“去吧,我们来照顾她们。”

    凤九鸢朝外走去,刚拐了弯便打开了灵药空间的入口,走了进去。

    进了空间后,她先是从空间耳坠中取出一支小空瓶来,将玉瓶中的仙露大半倒入空瓶中,塞紧瓶塞放入空间耳坠里,又将小玉瓶放入怀中后,朝果林后走去。

    来到药灵身边时,他已经摆好了地真图的棋局。凤九鸢看了看浮在棋盘上的地真图,坐到药灵身边,举起双手道:“药灵,我现在这个样子,走进地真图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她就是故意想让药灵多关心关心她几句。

    药灵蹙了蹙眉,抬手捉住她的手腕,手心里刚要释放出神力来,凤九鸢连忙阻住了他,“哎,不要!不然待会儿他们会起疑的!”

    “好,那等你好了再进入地真图。”他乌黑的瞳眸泛着点点柔光。

    凤九鸢点点头,嘻嘻一笑地捧着他的手道:“药灵,等我找到了噬佛剑将你从这空间释放,我们一起游遍大江南北,看遍这世上所有的风景,吃遍这世上所有的美食好不好?”

    药灵闻言发笑,神情专注地看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凤九鸢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走出了这个空间,却不记得你了,你会去找我吗?”他问。

    凤九鸢好奇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怎么能忘记我?你若是忘记了我,我就忘记你!我永远也不去找你!”

    药灵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抬指一弹她的额头,“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凤九鸢吃痛地摸了摸额头,鼓起腮帮子就要去弹他,被他轻松地将手抓进了手心里,一手扣住她的脑门,吻了上去

    他命令式地说:“若是我离开了,你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也不可喜欢上别人,特别是那个阎罗王。”

    凤九鸢抿嘴一笑,笑得甜美狡黠,转过身背靠着他的身侧,“我考虑考虑!”

    忽然,她转过身来睁大眼问了一个极不害臊的问题,“如果你能出去,你会娶我吗?”

    问完之后她就后悔了,满脸通红地盯着他,生怕他笑话。

    药灵满眼带笑,“只要你不后悔。”

    凤九鸢脸更红了,扭扭捏捏道:“那那你只能娶我一个,不能再有其他女人,你可答应?”

    药灵笑意更深,将她揽进怀里,“一生一世,唯卿一人,沧海桑田,至死不负。”

    凤九鸢听了,禁不住傻笑起来,紧紧贴在药灵温暖的怀里,“一生一世,唯君一人,天荒地老,至死不渝。”

    两个时辰后,凤九鸢从空间里出来了,她走到内室,向室内几人点了点头,走到小女孩儿床边,捏开她的嘴,喂下一粒昨日药灵为她炼制的醒魂玄冰丹,一抬她的下巴,看着她咽下,接着又将小玉瓶中还剩下的一点瑶池仙露喂了进去。

    看看一旁盯着小女孩动静的巩烨,将空的小玉瓶给他道:“物归原主!”

    旁边的张梓薇觉得凤九鸢此举很是好笑,她居然会起心逗弄比她矮一截的巩烨!

    巩烨觉得凤九鸢很不尊重他,不肯去接,凤九鸢又往前递了递道:“这可是城主夫人的物什,你不要吗?你不要我就丢了!”

    巩烨怒看了她一眼,将小玉瓶拿过来放进怀里道:“她什么时候醒?”

    “急什么,饶是仙灵之物,要救醒一个沉睡百年的人也是需要时间的。”她抬起手来,将灵力凝聚于指尖,打通了她身上的几处穴位。

    傍晚之时,小女孩儿终于醒了过来,原本坐在芸花身边的凤九鸢一见她有了动静,连忙走了过去,看了看她那双琥珀色干净又迷茫的双眼,微微一笑柔声道:“你醒啦!”

    “姐姐,你是谁?”小女孩撑着瘦弱的身子坐起来,凤九鸢往她身后垫了个垫子道:“我叫凤九鸢,是你的外婆让我带你出来的,你叫娴儿是吗?”

    小女孩儿点点头,慢慢眯起眼来似在回忆什么,“外婆睡着的时候,我好像听见外婆叫我了,她说让我好好活着。外婆怎么了?”

    凤九鸢脸上的笑缓缓僵住,“她很好。”

    抚了抚娴儿乌黑的头发,她从储物戒中取出老婆婆给的金锁戴到娴儿脖子上,“这是你父亲给你娘亲的信物,你想知道你父亲是谁吗?”

    “想。”小女孩低头看了看紧锁,“我还想再见到娘亲,可是外婆告诉我,娘亲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娴儿特别特别地想念娘亲。”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