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灵川谷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灵川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凤九鸢取出刺天来划向网绳,刀刃才碰到网绳,倏然一阵反弹,凤九鸢的手立刻便像被电击了一般又麻又痛,一松手,刺天便从网眼中掉了下去。81

    “网上被施了法!”

    “不急!”阎罗大人忽然握住她的手,“我们中了猎户的陷阱,说不定他们就是灵川谷之人。”

    凤九鸢看了看自己的手,连忙将他的手甩开,恼怒道:“我警告过你,不要碰我!”

    被挤到一边的娴儿看看凤九鸢,又看看阎罗大人道:“姐姐,阎落哥哥没办法不碰你,你看,你都被他抱在怀里了。”

    凤九鸢睁大眼,这才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因脚下站不稳,而阎罗大人的体重最重,所以凤九鸢会不由自己地往后靠,又因为阎罗大人身高较高,而网上方太窄,他只能低着头,这一低头,就贴到了凤九鸢的耳侧。

    凤九鸢脸一红,撑开身前贴着的猎网,想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嘘!别折腾了,他们来了!”阎罗大人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果然,四个身材高大、背着猎物的男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捡起地上的刺天打量了一番,兀自嘀咕了一声,竟纳入了自己囊中。凤九鸢瞪大眼怒道:“还给我!”

    “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东西,凭什么还给你?”那男人仰起头打量了三人一眼,对另外三个男人道:“杀了,看看他们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其中两个男人点头赞同,另外一个不同意道:“杀了太可惜,还不如带回去让俺老爹试毒。”

    “也是,免得隔三差五就被你爹试一次,搅得谷里人人不得安生!”

    于是,四个男人将凤九鸢三人放下来,并分别隔着猎网将他们的手用施过法的绳给绑了,这才从网里放出来。

    “你们是灵川谷的人?”凤九鸢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少废话!”先前捡了她刺天的男子将她往前一推,这会儿又盯上了她手上的储物戒,不过,好在他并没有现她手腕上的空间指环。

    凤九鸢现他的意图,将绑在背后的手握成拳,没再说话。

    而阎罗大人,因为方才这男人推了凤九鸢一把,狭长的凤眼里一抹冷光划过,若不是还要利用他们进入灵川谷,他现在一定会将他就地解决!

    此时,娴儿也瞪了那人一眼,又默默地收回视线,嘴中无声地念起了什么。没过多久,那人忽然浑身一僵,只感觉一阵冷风扫过背后,头皮麻。

    他鬼使神差地看了看周围,后面的人问道:“刘正,你咋了,疑神疑鬼的!”

    那人摇了摇头,“俺也不知道,可能是多心了。”

    跟着这四人,没过多久便到了灵川谷的入口一条瀑布边的一棵巨树。

    入口甚至连结界都未布,他们直接便走了进去。

    灵川谷内的天空,碧蓝如洗,温暖如春。刚一进入,映入眼帘的便是良田百亩,有人正站在岸边播种,肘子上挂着一个木桶,一把谷子抓进手中,再撒出去,谷子便如同长了翅膀,从水田这头飞到那头,规规矩矩地一排排落进田里。而播种的人,连脚都没挪动一下。

    这里灵气十足,凤九鸢一眼便能辨认出,这道路两边,居然都是大面积的灵田,这个灵川谷,还真是钟灵毓秀之地!

    继续往前走,便能看见两户人家了,路过时,就见两个小男孩正在路边打架,从路上翻进沟里,又从沟里滚进田里。其中一户人家走出来一个女人,瞧见两个孩子,当即便火冒三丈,走到田埂上一手提一个走到路边,顺手就扇了其中一个男孩儿一巴掌,叉腰尖声道:“再欺负我家宝儿,看我不削了你的手脚!”

    那男孩儿立刻哭嚎起来,边跑边喊道:“俺要告诉俺爹,说你这个恶婆娘揍俺!”

    女人指着他,“你去说,老娘等着!”

    押着凤九鸢几人的那几个男人似乎对此见怪不怪,还笑着跟那女人打了声招呼,唤了声“江嫂好”。

    拐了个弯儿,继续往前走,这一块儿又有两户人家。右边的人家前,一个磕着瓜子的年轻女人掸了掸手中藏青色的衣裳道:“哎呀,你这也做得太丑了!难怪俺们谷里人儿一个比一个土,就是因为买了你们家的衣服!”

    “这哪里丑了?!”她身前的妇女恶脸相向,一把将衣裳扯回来,“不买拉倒!”

    只是,那年轻女人抓得紧,妇女没有扯掉,两人拉过来扯过去,“谁说我不买?!”

    “我还就不卖给你了!”

    结果“嘶啦”一声,衣裳被撕成了两半!

    妇女尖叫一声,“你赔钱!”

    年轻女人讪讪地吐了口瓜子壳,刚要开溜,被那妇女抓了回来,两人疯婆子一样一顿扭打起来。

    这户人家的对面,一个男人拿着衣服对送出门的妇人道:“辛嫂,你做的衣裳还是一如既往地合俺心意,俺媳妇儿的,过两日俺再来取!”

    “好!”被唤作辛嫂的妇人盈盈一笑,“慢走啊!”

    押着凤九鸢几人的几个男人又朝那辛嫂打了声招呼,辛嫂笑看过来,见到被绑着的凤九鸢几人,笑意褪去,问道:“他们是犯了什么事儿啊?”

    走在前面的刘正道:“辛嫂,这不关您的事。”

    辛嫂再看看凤九鸢他们,便没再过问了,只目送他们往谷里走。

    又走了一小段路,出现的依然是对着的两户人家。两户人家的院子里都摆着木架子,晒着好几种草药。

    左边的院子里,一树梨花开得正好。

    一个年轻女孩儿背着药篓子正准备出门,对坐在院子里用药碾子碾着药材的男人道:“爹,我去采药了!”

    这时,押着凤九鸢他们的几个男人停了下来,其中一人背着几只猎物进了右边人家的院子,朝屋子里喊道:“爹,俺回来了!”

    里面走出来一个老男人,“回来啦!”

    帮他卸下手中的猎物后,目光瞟向了路上,“他们是?”

    “是俺们从外头带回来的!您这几日不是正研制新毒吗,儿特意将他们带回来给您试毒!”

    “哎哟,你小子,头一回这么有孝心!”说罢,一招手对另外三人道:“带进来吧!”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