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自荐解毒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自荐解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时,对面的年轻女孩儿正好推开院门看见外面的场景,连忙便跑了过来拦在这边院子门口,“不许带进去!”

    “喂!你个臭丫头,这关你什么事!”院子里的男人走过来,粗鲁地将她拉开,丝毫不怜香惜玉。

    “在我眼皮子底下害人就关我的事!”女孩儿也不示弱,扯着嗓门儿道,“坏老头儿养出坏儿子!坏儿子整天干坏事儿!小心遭天打雷劈!”

    里面的老男人听了,气得大步走过来颤颤指着女孩儿的鼻子骂道:“你这死丫头,老子就是一巴掌!”

    刚要扇下去,女孩儿的爹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干嘛呢干嘛呢!欺负我家闺女?!”

    老男人见死对头出来了,走过去面对面道:“就是欺负了,老子还要欺负你!”说着就开始撸袖管。

    正值剑拔弩张之际,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背着一个五旬的男人从前面的路上跑了过来,脚底带起的劲风掀得一阵尘土飞扬。

    “且慢!秦伯,俺老爹被人下毒了,你快点给看看!”小伙子跑到两个正要打架的男人面前,飞速的脚步戛然而止。

    凤九鸢身前的刘正面容惊愕,喊了一声爹,赶紧过去扶,并怒道:“棍子,老爹是被谁下的毒?!”

    “还不是那东边儿的李四五家!俺爹拿肉跟他媳妇儿换粮,她居然以次充好,拿陈年生了虫的旧粮来蒙骗俺爹,俺爹回家一看,气得吹胡子瞪眼儿,跑回去就找她重换,结果那臭娘们儿却说俺爹居心叵测,别有用心,在粮食上动手脚妄图以旧换新!老爹当时就火冒三丈,动手打了那娘们儿,回来没多久,老爹就中毒了。老爹中毒前,俺还见着那娘们儿在俺家旁转悠呢!”

    此时,他们口中的秦伯,也就是那个护女心切的男人正在替刘正刘棍兄弟的爹刘府一把脉。

    “俺去找他们算账!”刘正愤慨道,刘棍一把拉住他,“哥,别冲动,先给老爹解了毒再去不迟!”

    他们说话的时候,先前欲与秦伯动手的老男人正双手环胸,抬着眉毛瞧着秦伯把脉时的神情,眼中时不时浮出一丝冷笑,虽然刘府一中的这毒正是李四五的媳妇儿找他买的,可他却没有半分心虚。

    这灵川谷里的人,一言不合,吵吵嚷嚷动动手已经成了大家解决问题的一致方式,而众所周知,只要是有人中毒,那毒,一定就是从他邢孙这儿买的!

    “怎么样了?”刘棍紧张地问秦伯。

    秦伯脸上闪过一丝疑云,把完一次脉,掀开刘府一的眼皮子看了看。

    见秦伯一副拿捏不准的样子,邢孙嗤笑一声,“这可是老子花了半个月时间才研制出来的新玩意儿夺魂鬼哭散,秦老头儿,等你解开了,这刘老头儿恐怕就早死了!”

    众人都知道,邢孙从来只制毒而不解毒,所以,就算此时刘正刘棍两兄弟齐齐跪下求他也是白搭,虽然恼恨他卖毒,但下毒的不是他,也没办法将气与恨撒在他身上。

    秦伯从袖中取出一支瓷瓶,倒出一粒丹药来给正在抽搐的刘府一服下,又同时点了他身上的天枢、大横、石关三穴,谁知刘府一的毒性非但没减,反而更为严重,眼圈发黑,口吐白沫。

    秦伯大惊,邢孙则仰面得意地笑起来,一直默不作声的凤九鸢开口道:“不如让我来试试,如何?”

    “你懂医术?”问话的是刘正。

    凤九鸢默认,双眼朝后斜了斜,意思就是让刘正给她松绑。

    刘正看了看另外两个看着他们的男人,边为凤九鸢松绑边警告道:“不许耍花招,否则我立刻送你上黄泉!”

    凤九鸢暗暗白了一眼,黄泉那条路她都跟自家门口一样熟了,况且身边还站着一个阎王爷,送也轮不到你!

    她走到刘府一身边,先是把了把他的脉,然后走到他背后,从中极穴起往上走三寸,用力一敲,刘府一便晕了过去。

    “俺老爹怎么了?!”刘正惊吓道。

    “他只是晕了而已。”凤九鸢指尖从刘府一嘴边划过,沾过一团白沫来掠过鼻尖,短时间的探究后,眼底从迷雾转为清明。

    顺手在刘府一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指,对秦伯道:“可否借秦伯的院子与药材一用?”

    “当然!”秦伯和悦一笑。

    “抬进去吧!”凤九鸢对刘正与刘棍道。

    刘府一被背进秦伯的院子,放在了一张长木台上,此时,所有人包括邢孙与其儿子邢方也都进去围观了。邢孙的脸上仍是一脸冷笑与看好戏,他是如何也看不出这个女娃子会有能耐解了他邢孙制出来的毒!

    凤九鸢双手背在身后,对一旁的刘正刘棍与秦伯道:“紫冠两钱,玄参两钱,地龙一钱,红心草五钱,麒麟根五钱,佛芽灵草一株,外加云母珠粉半钱,最后以天之水浇灌,凝结成丹,可解此毒!”

    相比于她面色的宁静与淡然,邢孙面上的冷笑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可置信。而秦伯则顿如醍醐灌顶,一旁的闺女秦渺渺听了,似是有些听不懂。

    “前面的几位药材我这儿都有,可是这天之水”秦伯为难道。

    “我有。”凤九鸢一笑,转而面向刘正几人,“不过救他之前,我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正连忙道。

    “一,放了我这两个朋友。二,将你先前捡到的金刃还给我。”

    刘正瞪圆了眼,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答应了,“好,松绑!”后面的两个字,是对邢方与另外两个一起出过谷的男人说的,接着,他又从怀中取出金刃刺天交还给凤九鸢,“这样总行了吧!”

    然而,凤九鸢收回了刺天后却没动,因为那邢方正阻止另外两人替阎罗大人与娴儿松绑,“俺可是将他们带回来给俺爹试毒的,怎能说放就放?”

    刘正怒了,一把将其推开,亲自解开了阎罗大人与娴儿手上的绳索。

    凤九鸢低头浅笑,此时,秦伯已将凤九鸢所说的药材按量取了来,凤九鸢检查了一边,从空间耳坠中取出一只空瓷瓶,唤了一声桃球,桃球便从空间里蹦跶了出来,抱起凤九鸢的瓷瓶便往里头吐了一口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