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旁敲侧击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旁敲侧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因为不想消耗自己的灵力,早在这之前,凤九鸢便向桃球传音,让它吮一口涌泉水带出来。

    这口漱口水不免令刘振眉头一颤,虽觉恶心,但还是忍了过去。

    接下来,秦伯便将凤九鸢等人引向了丹房,来到一只紫铜色的丹炉前,由秦伯来释放真火预热,凤九鸢只负责入药的程序及时间。

    才不到一个时辰,丹药便炼成了,甫一出炉,清香充盈了整个炼丹房,顿时让众人感觉一阵沁人心脾。

    秦伯将那颗黑乎乎的丹药捧在手中,眼神里一阵精光。在场所有人都满是震撼与讶异,就连凤九鸢自己也被自己给震惊到了,居然是上上品!她可是第一次这么轻而易举地炼出上上品丹药!虽然这并非如清心丹一般属于能解大部分毒的高品级灵丹,可也算是中级灵丹了。没想到短短时日,她的炼丹术又有了一番不小的长进!

    众人对凤九鸢顿时刮目相看了。不过刘府一还未服下,即便是上上品,谁也不知这丹药能否解除刘府一身上的毒。

    他们来到院子里,将丹药喂进了刘府一口中,很快,刘府一脸上的青紫色渐渐消退下来,眼圈上的黑色也消失不见了,整个人的气色开始恢复正常。

    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活了过来!

    “老爹!”刘正与刘棍两人忙不迭将其从木台上扶下来,“老爹你感觉怎么样了?”

    刘府一摸摸自己的脖子,又摸摸先前剧痛的腹部,惊喜道:“不痛了不痛了!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凤九鸢抿嘴浅笑,看向邢孙那张铁青的脸。邢孙怒哼一声,“黄毛丫头,纯属侥幸!”

    “是吗?”凤九鸢看了周围一圈,想到接下来自己有可能很快就要被他们赶出谷去,忽然心生一计道:“既然说我侥幸,那不如咱们打个赌。”

    “什么赌?”

    “我赌你三个月内都赢不了我!”凤九鸢看起来胸有成竹。

    邢孙气得捏紧拳来,指了凤九鸢一下,“赌就赌!若是你输了,这辈子都得留在谷中给老子试毒!”

    娴儿一惊,仰头看向凤九鸢,拉了拉她的袖子朝她摇摇头。而其它人一阵惊讶后,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姑娘,你可要想清楚!这种赌注可不能随便乱答应!”秦伯在一旁低声劝道,其闺女秦渺渺也连连点头,“就是啊!”

    “无妨。”凤九鸢浅浅勾嘴,对邢孙道:“成交!要是我输了,我就留在谷中给您当一辈子的毒奴,若是您输了,您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邢孙眯了眯眼,不知凤九鸢心中敲着什么算盘,“什么条件?”

    “条件嘛,以后我会说,放心,绝不伤及性命。”

    见邢孙似有疑虑,她又道:“难不成您怕了?”

    “笑话,老子怕过谁?!一言为定!”说罢,一甩袖子,转身出了院门朝自家走去。

    邢方也跟着邢孙走了,刘府一朝凤九鸢行了个礼,“多谢姑娘相救,姑娘医术真乃高超,老朽佩服!”

    凤九鸢稍稍抬手,“不必言谢!”

    刘棍也朝凤九鸢行了个礼,看向凤九鸢的眼神里带着几分隐晦不明的喜悦,“多谢姑娘!只是谷中尚无投店安歇之处,不知姑娘打算在何处歇脚?”

    凤九鸢看了看阎罗大人,一旁的秦渺渺走到凤九鸢面前,笑容恬静:“不如就在我家住吧,我家总共有四间屋子,我和爹一人一间,还有两间空着呢!”

    “这主意甚好!”秦伯道,“闺女啊,快去将屋子收拾收拾!”

    “好嘞!”

    刘棍见此,眼神略有黯淡。

    刘府一笑了笑,“既然姑娘有了住处,老朽便安心啦!那俺们就先告辞了!”

    凤九鸢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去。

    另外两个与刘正一同出谷打猎的男子瞧了凤九鸢三人两眼,神情有些阴暗,出了院子没过多久,便与同行的刘正嘀咕起什么来。阎罗大人凤眸瞅了他们半晌,对身边的凤九鸢道:“这三个人还在打我们主意,你要小心!”

    她睨了阎罗大人一眼,“有你在,怕什么!”

    说罢,转身朝正向他们招手的秦渺渺走去。

    没想到凤九鸢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阎罗大人心中的感觉无限良好,低下头来,发现娴儿正在看他。

    娴儿抿着小嘴笑得别有深意,阎罗大人伸指挑逗了下她的小脸,牵着她跟在凤九鸢后面。

    天近日暮时,凤九鸢帮着秦渺渺收拾着院子里晒的草药,状似无意地问道:“渺渺,你们谷看起来挺大的,总共有几户人家?”

    “嗯……包括谷主的话,总共是十一户人家,四家猎户,两家农户两家织户,还有我们这家药户以及对面的毒户。”说到毒户的时候,秦渺渺不悦地瞪了对面一眼。所谓冤家路窄,他们这门对门的冤家,路也是窄得不能再窄了。

    凤九鸢想了想从入谷开始一路经过的四户人家,想必最先路过的那两户便是农户了,而后面路过的是织户,这里是药户与毒户,那么往里应该就是猎户与谷主的家了。

    “你们有谷主?”

    “对啊,谷主的宅子就在最里头呢,是我们谷中最气派的!”

    “哦……那我们在谷中落脚,没有事先禀报谷主,谷主不会怪罪下来吧?”

    “当然不会,谷主是我们谷中最最善良的好人了!你看这些人整日里勾心斗角,不是吵架就是打架,谷主从来都没管过,除非事情闹大了,谷主就会出来说句公道话。”

    凤九鸢点点头,“那这个谷中除了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陌生人来过?”

    秦渺渺想了想,“我从小在谷里长大,懂事之前就不知道了,不过三年前倒是有人误闯进来过,那个人进来的时候身负重伤……”

    三年前?采卿不久正好是三年前失踪的吗?“是男是女?”

    “是个男子。”

    “那他现在何处?”

    “他……”

    秦渺渺正迟疑着开口,在井口边打水的秦伯忽然咳嗽了一声,“那孩子早走啦!”

    “走了?”凤九鸢震惊,可天机阁阁主却说采卿还在谷中,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