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忽闻惊雷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忽闻惊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侧头看向正朝她看过来的阎罗大人,秦伯又道:“当时就是我救的他,伤好之后就将他送出了谷,不信你问问其他人。”

    凤九鸢垂眸凝思,一言不发地端起簸箕朝屋里走去。

    “难不成姑娘是入谷找人的?”

    凤九鸢停下来,这个秦伯,似乎是在试探她。她面色如常,“我们是追踪一只害人的妖兽,结果一不小心就踏入了仙瘴,又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方才那几人所设的陷阱里,然后就被抓进来了。”

    闻言,秦伯提着井绳的动作稍稍一滞,虽然这一停顿十分短暂,却被凤九鸢与阎罗大人看进了眼里。

    “原来如此啊!”说到这里他又似想起了什么,“对了,提醒你们一句,我们这谷中啊,多数人都不太好相处,一言不合,保不齐就会遭殃!输了,明地里落得个伤残,赢了,暗地里还要惨遭毒害。所以凡是还得低调隐忍,方能安安全全渡过这三个月!”

    凤九鸢一笑,“多谢秦伯提醒,我们不会惹是生非的!”

    刚一进屋,外面原本晴空万里的天忽然暗了下来。阎罗大人仰头看了眼天,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劈向谷中最深处,紧接着便是一声干雷炸响!

    屋里的凤九鸢被吓了一跳,而外面的秦渺渺捂起了耳朵,而娴儿与桃球则吓得躲进了屋里,双双抱进凤九鸢的怀里。

    秦伯望了会儿天,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叹道:“看来又要变天了!”

    阎罗大人将视线从天空移到他身上,接着又看向第二道闪电劈向的地方,仍然是灵川谷的最深处。

    三道惊雷过后,原本暗灰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乌云散去,还剩下夕阳的最后一抹红光,渐渐的,红光也消失不见了。

    凤九鸢从屋子里走出来朝雷劈的方向看去,又默默与阎罗大人对视了一眼。转头间秦渺渺跟无事人一般正要去伙房做饭,她摸摸身边娴儿的头发,将桃球放进她怀里,跟上秦渺渺道:“我帮你吧!”

    “好啊!”

    ……

    次日,天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地打着屋顶。

    中午,屋子里,凤九鸢几人围着桌子,认真地看着秦伯配灵药酿酒。

    “东朱香,沉紫仙鸢,海灵参,野狐愺,万尾龙,桂花……”凤九鸢数着秦伯面前的灵药,问道:“这酒叫什么名字?”

    “这酒啊,叫雨花酿!”秦渺渺从后门走进来,手中抱着一坛还未开封的酒,放到桌面上后,揭了封,一人倒了一杯给凤九鸢与阎罗大人尝。娴儿琥珀色的眼巴巴地望着秦渺渺,软软糯糯道:“渺渺姐姐,我可不可以要一杯?”

    秦渺渺一笑,也倒了一杯给她。

    凤九鸢浅抿了一小口,顿时一股香醇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秦渺渺见她眉舒目悦,当即问道:“味道如何?”

    “甘醇芳香,回味无穷!”说罢,凤九鸢竟一口饮完了。前世的时候她就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这一世魂穿,她是连碰都未碰过,今日尝到,难免喜不胜收。

    一旁的阎罗大人也跟着点点头。

    秦渺渺笑嘻嘻地又给他们斟了一杯,凤九鸢问道:“为何要取名为雨花酿?”

    “因为我娘的闺名就叫雨花,娘生前最喜爱喝的就是爹酿的这种酒,所以爹索性就以娘的闺名来命名此酒。后来娘不在了,每逢我们思念娘亲时,就会将雨花酿拿出来对月而饮,以寄托相思之情。”

    说的时候,秦渺渺并没有半分感伤,秦伯用玉杵玉钵捣着灵药,边听边和善地笑着。

    才两杯下肚,凤九鸢头脑就有些发麻发热了。她双肘撑在桌面上支着脑袋望着秦伯杵药的动作,笑着问道:“秦伯,我可以跟你学酿酒吗?”

    秦伯眼角露出几丝笑纹来,“当然可以!”

    凤九鸢高兴得手舞足蹈,“那我可不可以现在就跟你学?”

    “行,等我杵完了药,就叫你酿酒的方法!”

    阎罗大人见凤九鸢兴奋得有些异常,不由转头看向她,只见她原本雪白的脸颊此刻已经通红通红,醉意微醺,笑得极为灿烂。

    她站起身来,刚要从桌边走出来,脚往旁轻飘飘地一迈,腿边的椅子便“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她弯腰去扶,整个人都倒了下去,傍在椅腿上爬不起来。

    “姐姐!”娴儿叫了一声,连忙跟着阎罗大人将她扶起来。秦伯笑呵呵道:“看来凤姑娘是不胜酒力,两杯就醉了!呵呵呵呵!”

    “还是将她扶回房吧,我去替她煮点醒酒汤!”秦渺渺道。

    阎罗大人点点头,将一直想要推开他,手却软弱无力的凤九鸢一把抱起来,朝她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阎罗大人弯腰将凤九鸢放到了床上,然而凤九鸢勾着他脖子的手却硬是不松开,醉眼朦胧地朝着他喊:“药灵,我好热……”并开始扒开自己颈口的衣襟。

    阎罗大人皱了皱眉,当即火冒三丈,心道:药灵又是谁?难不成又是个男人?!

    娴儿睁大眼望着他,就在凤九鸢就要抱着阎罗大人亲上去的关口,连忙爬到床边,将嫩豆腐一样的脸蛋儿凑上去,让凤九鸢亲了个够,并趁机掰开她勾着阎罗大人脖子的手。

    “砰”的一声闷响,凤九鸢的头硬生生地磕在了硬硬的瓷枕上,娴儿满头大汗地掩紧她的衣襟道:“阎落哥哥,姐姐她喝醉了,要不娴儿来照顾她,哥哥不用担心!”

    阎罗大人满肚子闷气却不好发作,刚要出去,秦渺渺便端着醒酒汤进来了,走到凤九鸢身边,却见凤九鸢睡着了。阎罗大人瞥了一眼道:“算了,还是让她先睡吧!”

    秦渺渺见阎罗大人面色不好,但又不好开口过问,于是点头道:“那好,等她醒了,我再将汤热热。”

    待阎罗大人与秦渺渺都出去之后,娴儿松了口气,坐到床沿上替凤九鸢盖好被子,小声嘀咕道:“姐姐,不会喝酒你就跟娴儿一样抿一口就好了,干嘛还要喝醉?要不是我,你真亲了阎落哥哥,想必醒来之后,你要后悔死的!”

    谁知凤九鸢冷不丁地坐起身来,将娴儿吓了一跳,“姐姐,你醒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