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喜欢的人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喜欢的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边,灵川谷中秦伯的院子里,正与阎罗大人四目相对的凤九鸢皱了皱眉,就在阎罗大人那张邪魅的脸朝她缓缓逼近,唇与唇相隔咫尺时,凤九鸢的食指已经抵在他的胸膛上。81

    一旁的秦渺渺尴尬地看着他俩,生怕出声来会打扰到他们。

    凤九鸢将阎罗大人推开,心中无不恼闷,这个人,真是给他点颜色他就开染坊,稍微不防他就会靠过来,真是太可怕了!

    秦渺渺偷笑了一番,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有些失神。

    凤九鸢看了她一眼,忽然想到邢孙院子后面的大片灵田,一个炼毒,一个炼药,想必秦伯的后面也应大片灵田吧?于是试探地问道:“渺渺,你通常是在哪儿采药啊?”

    “啊?”秦渺渺回过神来,“采药?”

    她朝屋子的斜后方指了指,“顺着屋前的路往那个方向走,爬上悬崖,我经常去那边的山上采。”

    “哦,那里有灵药吗?”

    “当然有,但山上的灵气没有我们谷中充沛,所以我们一般采回来自己种!”

    “自己种?”凤九鸢佯装想了一想,“进谷的时候我看见了大片的灵田,你们家也有自己种药材的灵田是吗?”

    “嗯!”秦渺渺笑答。凤九鸢又道:“那你们可种有凝霜草?”

    “有啊!凝霜草在山里是很常见的,每回上山我都会采些回来。凤姐姐是炼丹需要凝霜草吗?”

    凤九鸢点点头,笑眯眯地抱住秦渺渺的胳膊,“那个我确实需要!”

    秦渺渺闻言,看了一眼正在菜园子里浇水的秦伯,对凤九鸢轻声道:“你跟我来!”

    “好!”应了声,跟着秦渺渺进了堂屋,穿过后门来到后院,凤九鸢一看,惊呆了,没想到这片种满药材的灵田竟比邢孙家的还大!

    “好大啊!”她惊叹道。

    秦渺渺笑嘻嘻地拉着她走进灵田,来到种着凌霜草的半垄地前,指着一根根如覆冰霜的圆叶草道:“你看,它们吸收了灵田里的灵气,多数都已是灵草了呢!”

    她蹲下身来,小心翼翼地从中摘取了五株灵草来递给凤九鸢,“快点收好,别让爹看见了,他呀,最是将灵草看得紧了!”

    “渺渺,谢谢!”凤九鸢将凌霜草放进空间指环里,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三颗黑色透明的灵石来,“这个当是回礼!有了水灵石,你们往后浇这大片灵田就不用一桶一桶提了!”

    秦渺渺看了看,连忙将灵石推回去道:“其实我自己就是水灵根的,所以我们给灵田浇水一点儿也不费劲!”

    “那正好,这水灵石可以帮你提高修为,你就收下吧!”凤九鸢将灵石塞进她手中。

    她的话令秦渺渺动了心,“那好吧,那我就收下啦!”

    “嗯!”凤九鸢与她边往外走边道:“改日你若是出去采药,一定要叫上我,我们一起去!”

    “好哇!”秦渺渺将院门关上,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凤姐姐,阎落大哥看起来很喜欢你,像他这样优秀的男子,难道凤姐姐对他一点儿也不动心吗?”

    凤九鸢停下步子安静地看了秦渺渺几秒,略带认真地问道:“渺渺有喜欢的人吗?”

    突然将话题转移到秦渺渺身上,显然让秦渺渺有些转不过弯来,她怔愣几秒,目色含羞地道:“凤姐姐为何这样问?”

    “如果渺渺有喜欢的人,你应该体会得到,如果一个人的心脏里装得满满的都是她喜欢的那个人,那么无论其他人如何在她的世界里来回晃荡,她也无法喜欢上。”她静静微笑着,脸上似洋溢着无可明述的幸福。

    空间里的药灵忽然听到这一句,目光从玉简上抬了起来,一股微妙而愉悦欢腾的感觉从心底冒出,心跳的节奏莫名加快。

    “难道凤姐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凤九鸢但笑不语,暗暗摸着手腕上的空间指环,“渺渺呢?”

    “我啊?”秦渺渺羞赧地咬咬唇,犹豫了半会儿道:“有。他就像天上的神仙,玉树临风,温文儒雅,不食人间烟火。他看人的时候,眼中总闪烁着仁慈的光芒。他笑的时候,是那么的亲切温柔。他说话的时候,嘴唇的一张一翕都是那么的优美”

    她双手捧在胸口,完全充斥在自己的回忆里,笑得一脸天真与娇羞。

    “那他现在在哪儿?”

    “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虽然我很少见到他,又或许他根本不记得我的存在,但是,他一直都在。就像凤姐姐说的,因为他住进了我心里,所以我的心被装得满满的,暖暖的,无论是今日还是往后,谁也取代不了他。”

    “你难道不想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想,可是不敢。”秦渺渺脸上的笑容褪了下来,“我只能将我的喜欢放在心里,静静地开花,静静地死去。”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幸福应该自己去争取才是。”

    “是吗?”秦渺渺单纯地望着凤九鸢,“可是我从未试过,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如此的高大,如此的美好,我甚至觉得接近他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听她这样说,凤九鸢不禁心生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会让秦渺渺如此流连思慕?真想一探究竟。

    两人走出了堂屋,本想再继续说些体己话,院外却进来了一对夫妻,男人背着女人,两人都是三十来岁。男的凤九鸢不认识,女人正是前日里凤九鸢他们被带进灵川谷时,与那家织户的女主人打架的女人。

    只见她面色黑,嘴唇紫,一脸憔悴,才一日不见便瘦得跟个白骨精似的,脸颊都凹了下去。

    男人一进来便朝秦伯喊道:“秦伯,快来看看俺媳妇儿,她中毒了!”

    秦伯放下水瓢从菜园子里走出来道:“快将她放到椅子上!”

    见状,秦渺渺与凤九鸢也走过去扶了一把,将那女人扶到梨花树下的桌旁坐下,秦伯擦干净手走过来问道:“赵七侄儿,侄媳可是今早才毒的?”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