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蘑菇兽肉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蘑菇兽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名为赵七的男人摇摇头,“俺媳妇儿昨儿吃完饭时说是没胃口,早早就上了床,俺还以为她只是小染风寒,今儿个大清早俺出去打了猎回来,一进门儿就见她成了这副鬼模样!都不知是何时中的毒!”

    这时,对面的邢孙走出了自家的院子,靠在院门边朝这边张望着。

    凤九鸢不动声色地朝他望了一眼,对秦伯道:“秦伯,让我来看吧,您去忙!”

    秦伯也朝对面的邢孙看了一眼,会了意道:“好,我去做早饭!”

    “哎!秦伯!”赵七急忙喊道,似乎对凤九鸢的医术很是不放心。

    秦伯回头挥了下手道:“慌什么,凤姑娘医术高明着呢!前儿刘府一的毒就是她的解的!”

    赵七一听,顿时对凤九鸢刮目相看,刘府一中毒那事,隔壁的猎户可是一回家就说给他听了,听说这女子医术了得,很有几把刷子!

    他连忙朝凤九鸢伸了伸手,意思是请她坐下。

    凤九鸢微微一笑,坐到女人身边,抬起指尖探向她的脉,随后又拨开她的眼睑检查了一番她的双瞳,只见她双瞳血丝充盈,加上肤色干枯,脉搏虚浮

    她点了女人身上的几处穴位以阻止毒性的继续扩散,“渺渺,帮我备一下药材!”

    “好!”

    “银磷两钱,白芍两钱,龙胆草三钱,石斛三钱,空青五钱,鳖甲粉一钱,再加佛芽灵草一株!”

    “稍等!”秦渺渺立刻便跑进了自家的药房里。

    没过多久,秦渺渺便端了药材走出来道:“凤姐姐,药材都备齐了!”

    凤九鸢点点头,与她一同走向了丹房,半个多时辰后,她从丹方中走了出来,将炼出来的一颗丹药喂进女人嘴中,又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女人的面色与唇色都恢复了正常!

    赵七欣喜地看看自家的媳妇儿,对凤九鸢又拜又谢,“多谢凤姑娘,凤姑娘真乃神医是也!”

    “谬赞!”凤九鸢抬手回礼,赵七又道:“前日里,俺媳妇儿与那织户家的周淑礼动了手,想必就是那女人坑的咱们!”

    转头又问自家媳妇儿道:“媳妇儿,感觉如何了?还难受不?”

    女人摇摇头,孱弱道:“好多了,肯定就是那臭女人,哪天俺定要将这帐给讨回来!”说罢,抱着自家男人的臂膀撒起娇来。

    “有外人在呢!”赵七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会儿,从兜里掏出一枚金币来要递给凤九鸢,凤九鸢笑道:“还是给秦伯吧,药都是秦伯的。”

    他又将金币递给秦渺渺,秦渺渺收了下来。

    再次谢过了凤九鸢和秦渺渺,赵七便带着媳妇儿离开了。

    凤九鸢送他们到院外,不说话地看向对面一脸灰败之色的邢孙,那邢孙收回送走赵七夫妇的视线,同样也看了凤九鸢一眼,垂下眼来,眼底似是算计了一番,转身进了院。

    回到院中,秦渺渺朝她伸了个大拇指,“凤姐姐,厉害!”

    凤九鸢抿嘴一笑,“我去帮秦伯做饭!”

    “我也去!”

    两人入得伙房,伙房中多出的一个人影令凤九鸢倍感意外,那个自命清高不可一世的阎罗大人竟然在切菜!

    凤九鸢吃惊地走过去,看看砧板上被他切得粗粗细细大小不一的胡萝卜,捡起一块来咬了一口道:“啧啧,我们的阎落公子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你不是从来不做这种降低身份的事么?”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本公子爱做什么,你也管不着。”

    “切,我可没想管!”

    凤九鸢走到掌勺的秦伯身边嗅了嗅锅里飘出来的香味道:“哇,好香啊!秦伯,您的手艺真好!”

    秦伯被她夸得一乐,将锅中熟了的蘑菇兽肉乘到盘子里递给她,“尝尝!”

    凤九鸢从中拣了一块蘑菇吹了吹,送进嘴里,细细咀嚼了两下,顿时瞪大眼来,“嗯好好吃啊!”

    正在往灶膛里放柴火的秦渺渺也跑过来,“我也要尝尝!”

    拿起一片兽肉尝了尝,顿时皱了皱脸,“爹,你放咸了!”

    原本乐呵呵的秦伯顿时垮了笑,“怎么说话的,你是老爹的亲闺女,怎么还比不上人家凤姑娘!”

    凤九鸢抿嘴笑看着秦渺渺,秦渺渺却不敢恭维自己亲爹,“咸了就是咸了,我这是实话实说!凤姐姐夸你,是怕你不教她酿酒呢!”

    “嘿,你这臭丫头!”秦伯将锅铲往锅里一丢,“嫌弃!那你来炒!”

    “炒就炒!”秦渺渺嘟了嘟嘴,走到灶边,往锅中放了点油。

    凤九鸢羡慕地看着他们,心道:有个这样的爹,真好

    “凤姑娘,走,秦伯教你去酿酒!”秦伯朝凤九鸢亲切道,说着便朝外面走。

    “哎!爹,你要给我看火啊!”秦渺渺叫道。

    “自己看!”秦伯回头道,见凤九鸢还杵在原地不动,朝她招了招手,“凤姑娘,走啊!”

    凤九鸢点点头,跟着他走了出去。

    是夜,凤九鸢走进空间,从地上捡起白日里放的五株凌霜草一一种进药圃中,然后取出刺天将食指割破,往它们身上分别滴了一滴精血。

    “九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耳畔,凤九鸢抬头,茫然了半天,这好像是药灵的声音!

    “过来。”

    凤九鸢收起刺天,朝药灵的方向走去。

    来到老树下,药灵已经在身边摆上了地真图的棋盘。她抿着笑道:“你刚刚唤我九儿?”

    药灵与她对视半晌,思量了一下问道:“不可以吗?”

    凤九鸢弯起眼来蹲到他身边,他还是第一次如此亲昵地叫唤她呢,这如何让人不心生窃喜呢?

    “我的名字有三个字,你为何要独独唤我九儿?”

    这个问题其实药灵也是极为认真地斟酌了一番才选择九儿二字的。说到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九鸢”、“鸢儿”都已被人叫过,至于“凤儿”,姓凤的不只她一个,而“九儿”才是最特别的,就像她一样特别。

    “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

    “当然喜欢!”凤九鸢笑嘻嘻地说,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好喜欢好喜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