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惊一乍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惊一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九鸢无法,只得叹了口气解释道:“回魂灵丹是可以回魂,但莫说我现在没这个道行炼出此丹,就算有,大娘吃了也没有用,因为她的**已经衰老殆尽,没办法再支撑她的魂魄。就算强行将她的魂魄留在体内又有何用?还不如放她步入轮回。”

    李常闻言,伤心地跪到大娘边上握住她干枯的手,“娘!”

    大娘的眼皮掀了掀,却依旧没有睁开来,手指颤抖地紧了紧后,忽然力道一失,咽了气。

    “娘!”见老妇人没了动静,李常哭得撕心裂肺,李岷却依然站在一边,捂紧嘴呜咽着。

    当看向跟着凤九鸢来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娴儿时,她已是泪流满面,伤心欲绝的样子,抽泣得连肩膀都跟着不停地抖动。

    “娴儿定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了吧!”凤九鸢心想着,怜爱地将她拉至自己怀里摸了摸她的头以作安抚。

    凤九鸢感伤地看了李常一眼,走到李岷面前道:“大叔,对不起。”

    李岷尽量克制住心中的悲伤,眨了眨泪眼,声线颤抖道:“没什么好抱歉的。姑娘说得对,各人自有各人的命数,她的路到头了,是该走了!”

    “节哀顺变。”凤九鸢也不知该拿什么话来安慰他们,稍稍停留了一会儿,牵着娴儿便离开了。

    一路上,两人的心情都很低落,一个是因为对即逝之人的无能为力,另一个则是因为回忆。

    “姐姐,你说我的父亲会不会也跟这位大娘一样,已经不在人世了?”娴儿突然问道,话中隐隐透着害怕。

    凤九鸢还是第一次想这个问题,娴儿出生在一百多年前,那么她的父亲现在至少也有一百多岁了,能如此长寿的老人并不多见,娴儿说的话也不无可能。

    “姐姐相信娴儿的外婆,她既然有所托付,那就说明娴儿的父亲并非凡辈,一定还活在这世上!”

    “真的吗?”

    “真的!”

    回到秦伯的院子后,阎罗大人不知何时已经回来,正坐在梨花树下喝着雨花酿。秦渺渺见凤九鸢回来,连忙从伙房出来关心地问道:“凤姐姐,大娘怎么样了?”

    “她仙逝了。”

    “什么?”秦渺渺震惊道,顿时难过起来。

    凤九鸢拍拍她的肩,“她是自然衰老无疾而终,这一生也算是圆满落幕了。”

    “没有得病?可我去看的时候,大娘就已经吐血了!”

    “那是李大叔他们强行往她体内灌入灵力所导致的结果。看她的年纪,应该至少也是鲐背之年了!”

    秦渺渺愕然地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大娘确实已年岁近百了,她与李大叔是老来得子,在这谷中安度晚年,也算是享了齐人之福了。只是李大叔与李大哥恐怕要难过很久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每个人都有走完一生的时候。”

    秦渺渺抿着嘴点点头,“凤姐姐,你帮我看下火,锅里煮着糯米用来酿酒的。大娘的后事,李大叔李大哥都是男人,粗手粗脚的,我去帮帮他们!要是爹回来了,你就帮我跟他说一声!”

    “好!”

    目送秦渺渺跑出院子,凤九鸢进伙房往灶里放了一点柴火,又揭开锅盖,用锅铲在锅中搅了一下刚下锅不久的糯米与水,盖上锅盖,来到院子里,坐到阎罗大人对面。

    “今天你去哪儿了?”她问。

    “如此在意本王的行踪,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很关心本王,二是你想管束本王,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你十分在乎本王。”微微挑起丹凤眼来,眼中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凤九鸢白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些歪理你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阎罗大人暗暗动了动眉,见凤九鸢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心道:这个死马面出的什么馊主意?!不是说这样说话可以试探女人的心意?不是说一般的女人在听到这样的话之后,要么会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来,要么就会手足无措地走开,以凤九鸢的脾气,再不济至多骂他一顿?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尴尬了!

    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凤九鸢道:“告诉你,还有第三种可能,是好奇!上次你在磐孟村时也是,神秘失踪好几日。”倾身朝他靠近了一点,声音放低道:“快跟我说,你究竟去哪儿了?是不是魔族护法魍姬有消息了?”

    阎罗大人正了正色,端起小酒杯,“消息是有,只不过却不是魍姬的,而是第三个魔族护法泊蘅,从兰古太山的封印里逃走了。”

    “什么?!”凤九鸢拍案而起,正抿着酒的阎罗大人手一抖,直接把酒灌进了鼻子里。

    他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招手让凤九鸢坐下来。凤九鸢坐下后,费解道:“这泊蘅又是怎么逃出来的?”要说前两个吧,都是她一个不小心给放出来的,可这个,难道也是被人放走的?

    “暂时还不清楚。”

    凤九鸢怔怔坐着,心想:这魔族护法一个接一个的逃出来,而我们这些名门正派,死伤不少,却一个都没抓着,真是伤脑筋啊!这个错是由我开始的,我一定得想办法来弥补这个过错!

    “还有,本王今日去了谷主的住宅。”

    凤九鸢抬眼看向他,“你发现了什么?”

    “谷主那里确有蹊跷,他的宅院与别人不同,宅院屋顶四面棱角都置有鱼尾形的铜瓦。”

    “这是做什么用的?”

    “可避雷电所引发的天火。”顿了顿,他继续道:“本王还发现,在他的宅院附近,布有不下三道结界!”

    “啊?布下这么多结界,看来他那里真的比邢孙这里可疑得多。那我们该如何才能神不知不不觉地进入谷主宅院查探?”

    “本王暂时还未想出办法。这个谷主不简单,在还未确定你的师兄就在他的宅子里前,我们不能打草惊蛇。”阎罗大人端起小酒杯送向嘴边。

    “我知道。”凤九鸢神情凝重。

    突然之间,她再次拍案而起,阎罗大人吓得手一抖,酒水又灌进了鼻子里,捂着鼻子咳嗽起来。

    “糟了,渺渺让我看的火!”凤九鸢惊叫一声,转身小跑进了伙房。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