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初次酿酒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初次酿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山人自有妙计!”她伸出手指朝他勾了勾,待他凑近了,道:“你法力高超,你帮我抄啊!”

    阎罗大人一听,往后躲了丈把远,神情愕然地睇着她!

    凤九鸢被他逗笑了,“怎么,不愿意啊?”她走近几步,抬起手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灵桃,“你若是帮我,这个灵桃就给你吃!”

    阎罗大人别过眼背起手来,“本公子对灵桃不感兴趣!”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对你!”他答得极快,扭头笑看着她。

    凤九鸢当即敛下笑容,瞪着他道:“不帮就不帮,这桃,我自己吃!”说罢就要一口咬下,被阎罗大人地抢了过去。

    “开个玩笑,何必当真?”他擦了擦桃上的毛,咬了一口。

    “那你是答应了?”凤九鸢顿时开心起来。

    阎罗大人点点头,“小事一桩,本公子一定办得妥妥的!”

    “那是肯定的了!你是谁,你是阎落公子,这天下,何事又能难倒你呢!”凤九鸢笑嘻嘻地拍着马屁,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我第一次酿酒,你帮我尝尝如何?”

    “可以!”

    凤九鸢兴冲冲地走到桌边,从储物戒中搬出一大坛密封的酒来,刚一揭开,携着梨花芬芳的酒香便扑鼻而来,还未浅尝便先醉了。

    地上的狼喝完药,状态已经好了很多,闻到这股酒香,不由眼馋地盯向凤九鸢的那坛酒,嘴中的哈喇子不停地往下流。

    “嗯很香!”阎罗大人赞叹道。

    凤九鸢嘻嘻一笑,从伙房取了两只碗来,为阎罗大人倒上了一小碗,看着他优雅地端起送到鼻端闻了闻,慢条斯理地浅酌了一口。

    “怎么样?”凤九鸢期待地问。

    酒刚一入口,阎罗大人的神情便滞了滞,凤九鸢有些紧张,“很难喝吗?”

    没过多会儿,阎罗大人的表情又柔和下来,眼底藏喜,又饮了一口。一旁朝他们望着的狼哈喇子流得更多了。

    一碗酒很快就饮完了,刚要再倒,凤九鸢一把将酒坛抱过去,“你还没告诉我味道怎么样呢!”

    “再要一碗,再要一碗我就告诉你!”

    “好吧。”凤九鸢又给他倒了一碗。

    浅酌细品一番后,阎罗大人问她:“这酒叫什么名字?”

    “嗯?”凤九鸢想了想,站起身来抬手伸向梨花枝头,拈花一笑,“它叫……梨花春。”

    阎罗大人侧头看着她,忽然间就晃神了。

    “你觉得这个名字好不好?”她问。

    回过神来,阎罗大人别开自己的眼,“初尝之时入口绵柔,舌尖尽是香醇淡雅,入喉甘甜,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此名很适合它。”

    “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吗?”凤九鸢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本公子金口玉言,从不妄赞。”

    凤九鸢开心地坐到椅子上,又给他倒了一碗,然后给自己倒了一碗,才端到嘴边尝了尝,忽然被脚边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狼给吓了一跳,手一抖,碗翻落到地上。

    阎罗大人略带紧张地起身走到她身边将她拉起护在自己身后,两人却见这狼居然在舔地上洒落的酒!

    “哎?狼也喜欢我酿的酒?”凤九鸢发出疑惑的一声,将地上的碗捡起,倒了一碗放到地上,狼见了顿时两眼放光,凑过去就如牛饮水。只不过才一碗下肚,居然倒了!

    “它怎么了?”凤九鸢担心道,难不成是毒还未清?

    “醉了!”阎罗大人坐回原位,刚要再为自己倒一碗就被凤九鸢抢了酒坛。

    “不能再喝了,再喝就没了!我还要给秦伯和渺渺尝尝呢!”说罢,将坛口封好,放进了储物戒里。

    “小气!”阎罗大人嘀咕了一句,拿起还未吃完的灵桃继续吃起来。

    ……

    是夜,凤九鸢端着两个小酒杯进了空间,来到药灵身边坐下,将白日里朝秦伯讨要的暖玉酒瓶拿出来倒了杯梨花春递给药灵道:“我第一次酿的酒,你尝尝!”

    药灵抬起修长的手指接过来,凑到唇边嗅了嗅,浅抿一口,酒水在口中停留一息,眼中光色尽开。

    “好喝吗?”凤九鸢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表情,无比期待药灵的答案。

    他赞许地点点头,“很香,很醇。”

    受到药灵的肯定,凤九鸢激动得心都在跳。抿嘴笑得明媚如娇花,乌黑的眼珠子转了下,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因为紧张,说话便吞吞吐吐,“其实……还有一种饮法,喝起来味道会更好。”

    药灵略带好奇,“是何饮法?”

    凤九鸢帮他将酒倒满,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举起酒杯来环过他的手臂,含情脉脉地轻声道:“交杯酒……”

    话说完,两人呆滞了一会儿,因为药灵看着她不说话,脸上又没什么表情,凤九鸢不免觉得无比尴尬,喝,还是不喝?

    正急着,他唇边隐约勾起一抹笑,低头来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抬起深邃的眼来深情地看向她。

    凤九鸢心中释然,羞赧地莞尔一笑,也低头将杯中之酒饮尽。

    搁下酒杯,药灵问道:“谷主宅院的结界,你是打算到时候硬闯吗?”

    凤九鸢闻言,斜身靠到他臂膀上,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道:“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那这些谷民怎么办?如果你们硬闯,势必会将他们全数招来,武力上阎罗王一人应付是绰绰有余,可毕竟不是明智之举。”

    “是啊,若是光凭武力,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而且这里面也有很多好人,有些人虽坏,罪不至死。所以我打算在硬闯谷主府宅前先将他们迷晕,这样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迷晕?”

    “对。我打听过了,这谷中包括谷主也总共才三十一人,其中好几个都是小孩儿!既然你与阎罗王都说这梨花春不错,那么那些谷民肯定也会喜欢上!明儿我会借秦伯之手,让谷民们一家一家品尝到我的酒,并吸引他们过来买。待到三个月期满,以感谢这些日子他们对我们的关照为由,请他们聚在一起免费喝,到时候我会在酒中放入迷药!”

    “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但有些冒险。但凡嗅觉灵敏之人,酒中加了东西就一定会嗅得出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