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狼来讨酒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狼来讨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凤九鸢愣了愣,言之有理!“你可有更好的办法?”

    药灵浅浅勾唇,从袖中取出一支拇指粗的通体莹白的玉瓶递给她。凤九鸢接过来打开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一丝清幽却令人悲伤的香气隐隐飘出,“这是……”

    “凤凰泪。”

    “凤凰泪?”凤九鸢一听,满是惊喜。她将药灵的手拿起,伸手在他衣袖里掏了掏,“哎?这两只大衣袖里究竟藏了多少好宝贝?”

    即使摸到了胳肢窝,触手的除了衣料还是衣料。

    药灵忍俊不禁地收回袖子,“凤凰泪能催人体内的情愫,使人陷入悲痛的梦境,将它放入酒中,即便海量之人喝了,也会酩酊大醉。不过未免警惕之人有所察觉,酒过三巡方能放入。”

    “嗯,我记住了!”凤九鸢将之放入储物戒中,抱住药灵的手臂靠着,靠着靠着便睡了过去。

    次日天刚擦亮,凤九鸢便起了床,打开房门刚迈出一步时,却被脚下忽然起身的狼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昨日送走的狼竟又回来了,而且就躺在她的房门口。

    此时屋里的娴儿还未醒来,凤九鸢怕扰醒她,于是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掩好了门,蹲身对那头狼轻声道:“你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狼看着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她好奇地看了它一会儿,起身走到院中扩了扩胸,扭了扭腰,做起了有氧体操,而狼则坐在一旁看着,看她做完操,又看她洗脸漱口,进伙房做早点,然后一样一样端出来。

    秦渺渺从自己屋子里走出来,看见那匹坐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的狼,问凤九鸢道:“凤姐姐,它怎么又回来了?”

    凤九鸢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它又不会说话,谁知道它在想什么,或许是饿了来找吃的。”说话的同时,朝它丢了一块糯米饼,狼嗅了嗅,似乎并不感兴趣。

    皱了皱眉,对出了房门的娴儿道:“娴儿,水给你打好了,放在井边。”

    娴儿揉了揉似乎还未睡醒的眼,披着一头乌黑的长朝井边走去。这时,阎罗大人也正好起来了,跟着娴儿一同朝井边走去。

    招手让秦渺渺坐下,凤九鸢给秦渺渺递了一块饼,自己也拿起一块咬了一小口,眼珠子不动声色地转了下,抬眼道:“渺渺。”

    “嗯?”

    “嗯……这段日子我们在你家白吃白喝,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一直想着拿什么来报答你们。”

    “凤姐姐说的什么话,我和爹让你们住下的时候就没想过要你们什么。”

    “话虽如此,可我们心中总是过意不去。不如这样,我多酿些梨花春让谷中的乡亲们来买,换来的米粮衣裳兽肉等就当做是我们给你和秦伯的谢礼。你昨儿与秦伯都尝过我的酒,我觉得乡亲们应该也会喜欢。”

    “凤姐姐心意我们心领了,但是真的不用!”秦渺渺坚持道。

    洗漱完的阎罗大人走过来道:“渺渺姑娘,既然她有心,本公子觉得你应该接受,她从来不喜欠人人情,对本公子亦是如此,虽然本公子帮过她多次,最后却没得个好!”

    凤九鸢瞪了他一眼,秦渺渺却笑了,“既然凤姐姐硬要如此,那我就不推辞了!待会儿我跟爹爹说一声,让他出去采药的时候跟乡亲们打声招呼,说我们这儿有好酒卖!”

    “嗯!”凤九鸢点点头,瞧了一旁的狼一眼,从储物戒中取出暖玉酒瓶来,起身走到她先前丢的那块糯米饼边倒了一些梨花春在上面,狼鼻子动了动,起身走过来将糯米饼刁起来躲到篱笆边上去吃了。

    “哇!原来它是来讨酒喝的!”秦渺渺恍然大悟,几人闻言,皆欢声笑起来。

    凤九鸢边吃着饼边注意着对面邢孙家的动静,没过多久那邢方便背着弓箭走了出来,依然是那一行四人出谷打猎了。

    秦伯因昨夜炼制新药睡得较晚,今早便也起得早了些,刚吃完早餐便背了药篓出去采药了。出门之前秦渺渺将凤九鸢意欲卖酒之事跟他说了声,秦伯点头应好。

    待秦渺渺去忙了,凤九鸢朝阎罗大人点了点头便走出了院子,径直朝邢孙家的院中走去,扫了一眼紧闭的偏屋,对从屋里出来的邢孙道:“喂,邢老头,我有个提议!”

    邢孙眯着眼狐疑地将她打量了一下,“有屁快放!”

    凤九鸢倒胃口地抿抿嘴,款款走了过去,“听渺渺说这附近的山里有一棵百灵参精,若是能抓住它来炼丹,无论是灵丹还是毒丹,都能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百倍的功效。不如我们比一比,看谁最先抓到!若是你赢了,那百灵参精归你,另外我还送你一坛好酒!”说罢,将储物戒中的暖玉酒瓶取出来,解开塞子在他身前晃了晃。

    邢孙动了动鼻子,一嗅到这酒香,眼都直了,只觉得口中馋涎欲滴,刚要伸手去接,就被凤九鸢给收了回去,塞紧塞子放入了储物戒中。

    她抿嘴浅浅笑了笑,从邢孙偏屋里几乎满屋的酒坛就可知道这必定是个嗜酒之人,看到好酒哪有不想喝的道理?

    邢孙咂嘴舔唇咽下口水,“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不过倘若我赢了……”

    “哼!你这修为低浅的黄毛丫头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话可不要说得太满,万一我赢了呢?”

    邢孙自负地睨了她一眼,背起手来直了腰道:“万一你赢了,老子敬你一声奶奶!”

    凤九鸢嗤笑一声,“成交!”

    然而,刚要走,邢孙却停了下来,促着一双老眼暗暗打量起凤九鸢,眼中带着多疑。月前他的后院曾有人进过,虽然以前也有人偷偷进去,但都是为偷药而去,可这次……却是冲着那口井!

    他早就怀疑上了凤九鸢几人,可是又没有证据,更无法揣测他们进那口井中是想要什么,珍贵的东西他都放在身上,可没在那口井中。

    心道:这次这个死丫头想引我出去,难不成是别有图谋?

    “怎么?你是不敢跟我比了?”凤九鸢见他还没走,转身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