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火烧邢孙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火烧邢孙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邢孙打了个后空翻,手中的暗器射向桃球,桃球连番跳跃险险躲过,身影从一个倏然变成几个,从四面八方吐出水来形成一个钟形的水罩将邢孙罩住,圆鼓鼓的身躯往水罩上一撞,每撞一次都会出一阵敲钟一般的沉响,震得里面的人一阵阵振聋聩!这便是桃球最近进阶后才领悟出来的攻击术法暮鼓晨钟。

    本以为这招真的很了不起,然而,里面的邢孙稍一力,这“暮鼓晨钟”便破碎开来,将桃球撞到几米开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没了动静。

    邢孙刚走几步,已经处理好二宝伤口的凤九鸢还未及动手,一条灰影忽然冲了过去,咆哮一声,咬住邢孙的手臂,撕咬出几道血口子。定睛一看,竟是凤九鸢治好的那匹狼!

    邢孙吃痛,一掌劈在狼身上,而百灵参精也跟着落下,先前被邢孙紧紧掐在手里,此时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趁着狼与邢孙周旋之际,凤九鸢悄无声息地抬手,灵力收间,百灵参精便到了她手中。邢孙见状,朝她冲将过来,她神情一凛,地上顿时冒出一根根石刺,挡住了邢孙的来路,差点就刺穿了他的脚。他也毫不客气,双手一挥,地上的藤蔓纷纷朝凤九鸢滑过来,从脚至头将她捆了个严严实实!

    凤九鸢挣扎了两下,却是越捆越紧。她目光平静地看着邢孙朝她靠近,嘴角隐隐勾起一抹笑。

    邢孙冷嗤一声,目露凶光咬牙道:“臭丫头!跟老子抢东西,你还不够格!”

    “是吗?”

    见她反应如此平静,邢孙不由一愣,刚伸过手去欲抢过她手中的百灵参精,凤九鸢微微启唇,轻声念了句“砰”,一阵炙烈的火焰猛然爆出来,身上的藤蔓瞬间燃烧殆尽,而眼前的邢孙……全身熏得黢黑,唯独能看见一双眼白,定定地看着她。

    凤九鸢将百灵参精塞进储物戒里,抬指将邢孙轻轻一推,他便倒在了地上。

    走到那头受伤的狼身边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给它喂了一颗小还丹,又走到桃球身边,将其扔进空间里,抬起戴着空间指环的手腕对二宝道:“二宝,进去。”

    二宝朝这边飞过来,一溜烟便钻了进去。

    凤九鸢低头睨了邢孙一眼,本想拉着他的衣襟将他拖回去,谁想轻轻一扯便扯掉了一大片,没办法,她只能割了些藤蔓将他捆起来。

    看看天色,已经是下午,这个时候,阎罗大人的事应该办妥了吧,如是想着,便拖着邢孙走了,边走边得意地自言自语,“今日我居然打败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凤九鸢,好样儿的!”

    回到秦伯家院前的路上,凤九鸢看了眼无人的院中,没见着阎罗大人的影子,心中生疑,难不成事情还没办妥?

    正想着,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回头看去,竟是邢方、李常、刘正、赵七、钱龙一行五人打猎回来了。当看到地上一个被藤蔓绑着的黑黢黢的人时,完全没有认出来。

    几人走过来看了凤九鸢一眼,又奇怪地看了地上的人看了一眼,赵七问道:“凤姑娘,这是谁?”

    凤九鸢甜甜一笑,“额……是……”指了指邢方,“你爹。”

    “啊?!”邢方当即吓了一跳,蹲下身来抹了抹邢孙脸上的黑灰,“真是俺爹!”

    起身愤怒地道:“你把俺爹怎么了?!”

    另外三人面面相觑,刘正蹲下身来探了探邢孙的鼻息,“邢方,你爹没事。”

    “咋叫没事,人都烧糊了!”

    “真没事!”凤九鸢面色无辜地道,蹲身重重拍了拍他的脸,又重重一拍他的胸口,邢孙口中顿时一咳,咳得七孔冒烟,睁开眼来望着天,张嘴不停地吐着烟卷儿。

    “我与他打赌去山里抓百灵参精,看谁能先抓着,若是他赢了,我就赠他一坛好酒,若是我赢了他就敬我一声奶奶。他答应了,我们就去了,谁想我先抓到参精,他却要来抢我的,两人抢着抢着他就成这个样子了!我也是为了自保,不能怪我!”

    赵七点点头,觉得凤九鸢的话有道理。

    “没事抓什么参精,俺看你是存心不良!”邢方说着就要动手,被赵七拉住。凤九鸢退了两步,“什么叫存心不良?我们只是找点乐子而已!大不了我白送一坛好酒给你们了!不过……”

    蹲下身来,朝眼白一会儿转向邢方一会儿转向她的邢孙笑道:“邢老头,快点,叫声奶奶!”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坛子酒来,“叫声奶奶这个就给你!”

    邢孙深觉受辱,恼羞成怒将凤九鸢推倒在地,起身刚要进院子,凤九鸢连忙将酒放进储物戒,起身拉住了他。她不知道此时阎罗大人是否已经出来,若是让邢孙就这样进去了,岂不坏了她的好事?

    “既然敢打赌就应敢承担后果,在小辈面前,你这个长辈怎能说话不算数?!”

    凤九鸢刚一出口,一个高大壮硕的影子忽然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推出一段距离摁倒在地,挑眉邪狞道:“你算哪根葱,一个外人,竟敢在俺们面前欺负俺们谷中的人,不想活了!”

    此人孔武有力,施加在凤九鸢颈部的力道更是令她差点窒息,竟是钱龙。

    这时,秦伯的院子里,阎罗大人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侧头看向走出来的阎罗大人,凤九鸢一手捉住钱龙的手腕,一手以出其不意的度点向他手臂上的曲池穴,将其手腕一扭,从地上爬了起来。

    钱龙吃痛地扶住自己的手臂,面部都扭曲了。赵七与刘正连忙走过来,因都受过凤九鸢的恩惠,倒是不好说些什么。

    凤九鸢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朝着钱龙冷哼一声,取出酒坛走到姓孙面前递给他道:“既然你不愿,我也不便再强求,这酒,送给你吧!”

    说罢,转身潇洒地朝秦伯院中走去。

    邢孙喜不胜收地捧着酒坛,但又不好表现在脸上,轻咳了几声打开酒坛,一股酒香顿时飘散开来,赵七等人顿时睁大眼来围过去,就连钱龙原本扭曲的面孔都松懈下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