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伤心阎罗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伤心阎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阎罗大人也觉得事有蹊跷,与凤九鸢对视了一眼,“既然有秦伯帮忙处理,那我们便先回去了!”

    秦伯点点头,看着他们朝林外走去。然而秦渺渺却不死心,伸长了脖子想走过去。

    “你也回去!”

    “爹,我就想看一眼!”

    “回去!”秦伯忽然厉声道。

    秦渺渺怔忡,这还是自她出生以来他对她第一次这么严肃。

    “爹……你怎么突然……”

    “听话。”秦伯发现了自己语气不对,生怕伤了闺女,稍稍有所缓和道。

    “哦……”

    再次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面上的影子,秦渺渺终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待他们都走得见不着影子后,秦伯走到那个躺在地上渐渐恢复成人形的人身边,将他扶起背到背上,朝谷主宅院的方向走去。

    竹林外,凤九鸢与阎罗大人、娴儿慢慢走着,凤九鸢将娴儿的手牵着,问道:“娴儿,你还好吗?”

    娴儿点点头,但想到那个妖兽一般的影子,依然心有余悸。

    “那个人,是谷主。”她突然说出一句语破天惊的话。

    凤九鸢与阎罗大人皆是一震,凤九鸢道:“你怎么知道?”

    “还记得娴儿第一次见到谷主时说看到了一只妖兽吗?今日这个人身上若隐若现的妖兽影子与我那日看到的一模一样!”

    听娴儿一说,凤九鸢半晌说不出话来,“怎么会这样?”

    “是烟海兽。”阎罗大人道,“本王从他身上看到了烟海兽的影子,他大半是吞食了烟海兽的妖丹,才会导致现在的不人不鬼。”

    “那这也就说得通了,他若是驾驭不了妖丹里强大的妖力,就会妖化,而人类妖化都会历劫,这滚滚天雷便是他的劫难。”凤九鸢道,“可我们来这里已经见过两次天降雷劫,难不成他已经妖化两次?这样的话也真是太难以想象了!”

    阎罗大人摇了摇头。

    这时,秦渺渺赶了上来,埋怨道:“我爹也真是的,看一眼都不给看,神神叨叨的!”

    凤九鸢莞尔,“你也别怪秦伯,说不定是怕你见了那兽人的样子被吓到。”

    “我才没这么娇弱呢!”

    ……

    回到秦伯家后,凤九鸢便快速入了自己的房间,取出一颗大七曜丹服下后,刚撕开肩上的衣服,阎罗大人却未事先敲门便闯了进来,恰好看见她裸露着的雪白肩头。

    他怔愣了一下,连忙转头回避。

    凤九鸢却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咬紧牙关给自己的伤口撒上凌云散。

    听到她“嘶”的一声吸气声,忍不住又回过头来,见她疼得额头上都冒出了细汗,大步走了过去,想要用仙力为她疗伤。

    “不用了,我吃过丹药又敷了凌云散,很快就能愈合的。”

    “你非要拒本王于千里?”

    外面,刚要推门进来的娴儿听到里头的谈话,听了两句,故作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靠在门边上继续偷听。

    “我没有。”

    “你不要本王送的珠釵,不要本王的寿元,不让本王为你疗伤,这种种,难道不是说明你将本王拒于千里?”

    凤九鸢抿着略显苍白的唇看着他,“那是因为我不需要。”

    “你是在害怕本王再强迫你跟本王走,所以才不肯接受吗?”

    凤九鸢不说话。

    他又道:“本王今日向你承诺,以后都不会再逼你。本王会等,等到你自己愿意。”

    睫毛微颤,凤九鸢收回视线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心被针扎了一下,阎罗大人低头看着她,一股不可明述的苦涩从心中流淌而过。

    仿佛能预料得到接下来凤九鸢开口的话,一定会是赶他走的话,于是不等她开口,便知趣地走了。

    凤九鸢颦了颦眉,目送他出门。

    娴儿巴巴地看了一眼被伤得体无完肤的阎罗大人,走进门将门扣紧后,来到凤九鸢身边坐下,扭头望了她一会儿,见她自己绑纱布背后够不着,于是伸手去帮她。

    待伤口处理好后,凤九鸢换了一身衣裳,见娴儿还是望着她,不由问道:“娴儿,你有什么话想说?”

    娴儿抿了抿小嘴,“姐姐,你刚刚对阎落哥哥那样说话,难道就不怕伤他的心?”

    “我也不想,但我必须这样做。娴儿你还小,等你再经历多一些,就会懂了。”

    ……

    夜渐深,灵川谷内,一片寂静,就连平日四野里不绝于耳的虫鸣声也无故偃旗息鼓了。

    阎罗大人提着一壶酒坐在屋顶上,迎着清冷的夜风饮着酒。

    今夜的天空仿似被他低沉的心绪所染,星辰寂寥,连月儿也躲进了云里。

    饮了几口酒,他忽然咳嗽了几声,抬手抹掉唇边咳出的血迹,继续灌了一口酒。

    ……

    次日清晨,凤九鸢刚推开门踏出一步,刚要落脚,一个东西忽然动了动,她低头一看,竟又是那匹狼!

    她蹲下身道:“你又来讨酒喝啊?”

    狼动了动耳朵,起身哼了哼。

    凤九鸢一笑,摸摸它的头,“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哦,你等等,我去做早点!”

    狼看着她起身去伙房,便跟着走到伙房门口,坐在地上等着。

    等做完早点,秦伯渺渺他们便相继起来了,娴儿也揉着眼睛走了出来,洗漱完毕,纷纷坐到梨树下来吃早点。

    “哇,好香啊!”渺渺拿了一块白色米糕送进嘴里,“入口即化,香甜可口!凤姐姐,你这个米糕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跟我平日里做的不一样?”

    凤九鸢弯唇一笑,“还不就是跟你平日里的做法一样。”只是米不一样而已,虽然那两家农户种的也是灵米,却毕竟比不上她的朝仙米。

    秦渺渺边吃边思索着自己的做法哪里不对劲,秦伯边吃也边夸奖,说凤九鸢的手艺好。

    凤九鸢看了看一旁正看着他们眼馋的狼,拿了一块米糕并在米糕上洒了些酒,让它叼走了。

    娴儿吃了几块之后,扭头看了看阎罗大人依旧紧闭的房门,道:“平日这个时候,阎落哥哥已经起来了。”

    凤九鸢也朝他的房间看看,起身走过去敲了敲:“阎落!”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