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应该珍惜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应该珍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凤九鸢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桃球与二宝在一旁哭得伤心欲绝,桃球一边洒泪一边抹鼻涕,带着浓浓的鼻音自责地道:“主人,都是桃球太胆小,桃球应该出来给你顶着,桃球没用!”虽然没开口只用心讲话,鼻音还是在的哈

    二宝则是抱着凤九鸢的大腿狼哭鬼嚎着,嘶哑的声音惨绝人寰。

    灵魂在身体里醒来的感觉令凤九鸢难受不已,浑身痛得就是被撕裂开来后又拼凑在一起一样。她抬眼看了看一直紧紧抱着她不松开的阎罗大人。他红着眼,目光没有焦点,悲痛凄惶的样子。

    忽然间,什么东西被桃球一不小心砸到凤九鸢脸上,凤九鸢蓦地睁大眼,恶心到了,“桃球,你把鼻涕洒我脸上了……”本想吼出来,无奈浑身虚弱。

    此言一出,在场的一人两兽顿时一惊,阎罗大人低下头来,狭长的丹凤眼顿时睁开了一点,呆愣愣地望着她。

    “主人!你没死!”桃球一把跳到她肚子上抱住她,一边哭一边叫:“你没死!太好了!”

    二宝忽然也弹了起来,跟着站到凤九鸢身上将她抱住欢呼起来,压得原本就虚弱的凤九鸢差点吐血。

    阎罗大人稍稍将她松开,脸上的绝望渐渐消散,转为惊喜。

    “你没死?”

    抬手抹掉桃球的鼻涕,凤九鸢从他身上艰难地坐起来,弯起苍白的嘴唇道:“我怎能死,我死了,不就如你的愿下地府了?”

    惊看了凤九鸢半晌,他又忽然将她一把抱进怀里,紧得凤九鸢差点窒息,“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凤九鸢颦了颦眉,声音虚弱,“松开我,疼……”

    阎罗大人连忙又放开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

    侧头看向阎罗大人,她道:“你不是不理我的吗?是因为不放心,所以跟过来的?”

    阎罗大人睨了她一眼,别过眼去道:“才没有,本王只是偶然路过那里,顺手救了你。”

    轻笑一声,凤九鸢没再说话,这个阎罗大人,总是口是心非。

    她被他扶着走了几步,只觉得肩膀上原本已经愈合的旧伤仿佛又被撕开了一般一阵一阵的牵痛,想到接下来要回秦伯的院子,缓缓停了下来道:“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阎罗大人不知她话中的意思,此时的她,眼角鼻端耳际都还残留着血迹,在这黑夜里被斑驳的月光一照,脸色与唇色一般苍白,说不难看那是假的,他却答:“不难看。”

    凤九鸢将手臂从他手中抽出来,吃力地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一身狼狈,若是就这样回秦伯的住处,肯定会被他现我去过谷主的宅院。我进空间洗把脸,整理整理。”

    阎罗大人点点头,目送她打开空间之门,走了进去。

    进入空间后,凤九鸢刚乏力地坐下,药灵便道:“九儿,将回魂果与金丝草拿出来。”

    “你要炼制回血神丹?”凤九鸢问道,心里忽然有点小开心,忍住体内的疼痛伸手进入空间耳坠里。

    “嗯。”

    “那你可得一次性多炼点儿,下次我再受重伤的时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将自己一半的回魂灵果与金丝灵草都拿了出来。

    药灵似是轻笑了一声,宠溺道:“好,依你的。”

    接下来,一股银蓝色的神力飘过,回魂灵果与金丝灵草纷纷飘上空中,飞进了獠牙尊鼎里,在天之水的落入丹炉中后,炉膛中唰地一声燃起了火焰。

    这次药灵炼制回血神丹时,丹炉顶盖是盖住的,所以没办法看清里面的情形。

    半个时辰说长不长,可对身受重伤的凤九鸢来说,却是十分难熬。若是方才她还有力气走到药灵那里,估计药灵会直接用神力给她疗伤,而不是炼制回血神丹了。

    不过,静坐了半个时辰后,通过空间里灵气的修复,她感觉稍稍好了一些。

    炉膛中的火渐渐熄灭,几分钟后,丹炉顶盖缓缓升起,一团神力渗入炉中,未过多时,一颗颗朱黑色的小药丸便从里头飞了出来,落到凤九鸢的手中。

    她从空间耳坠中取出一支稍大一点的空的红玉瓶,将它们一一放了进去,留下最后一颗服了下去。

    又静坐了十来分钟,稍稍调息,身体终于恢复了不少。

    站起身来一路走到果林后,跪坐到涌泉边,取出帕子沾湿,细致地擦起脸来。

    现药灵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转过脸去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一直看着。”药灵道。

    凤九鸢弯眼一笑,又拭了一遍脸道:“我擦干净了吗?”

    药灵端详了她一眼,“过来。”

    凤九鸢走过去,将帕子递到他伸出的手中,乖乖在他身边坐好。

    他一手覆到她的后脑勺上,一手执着帕子轻轻拭向她的耳根,细腻而温柔。

    待两边都擦拭干净,他道:“出去吧,阎罗王已经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了。”

    凤九鸢微微讶异,“你……他是你的情敌诶,我跟他走在一起你都不吃醋?”

    药灵忍不住笑了。

    “我确实不愿见到你跟他一起,可此行,他是你的伙伴,若是没有他,你便救不出你的师兄采卿。再者,他是真的对你好。这样一个朋友,你应该珍惜。”

    想不到药灵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凤九鸢不禁因他宽广的胸襟而咂舌,“你难道就不怕我坚守不住,变了心?”

    “怕。你会吗?”

    凤九鸢咬唇俏皮一笑,一把扑进他怀里,“当然不会!”

    半盏茶后,凤九鸢走出了空间,桃球与二宝欢快地围了过去,软糯糯地喊着“主人”。

    抬起手腕来,让桃球与二宝都进了空间,凤九鸢对一直守在原地的阎罗大人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阎罗大人见她面色好了许多,稍稍放下心来。可想到她在空间里又不知与那药灵干了些什么,心中颇不是滋味。

    “没事。我们走吧!”

    “嗯!”

    ……

    回到秦伯的院子后,秦伯与秦渺渺还在院子里等着俩人,见阎罗大人与凤九鸢回来了,秦渺渺连忙走了过去道:“凤姐姐,阎落大哥,刚刚你们去哪儿了?我们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