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谷主杀令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谷主杀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朱蝗本无毒,可与这两味药材合在一起,剧毒无比。”

    凤九鸢打了个响指,“我就先以此来试探试探那邢老头的解毒功夫!”

    说罢,便起身去做了。

    ……

    是夜,凤九鸢与阎罗大人纷纷入了自己房间歇息,秦渺渺坐在堂屋里将手中的医书合起来打了个哈欠,对择药的秦伯道:“爹,我先去睡了,你可别熬太晚了!”

    秦伯点点头,“去吧!”

    秦渺渺回房后,秦伯又忙了一会儿,去丹房炼完丹后,夜已大半。

    打了个哈欠,来到院子的梨花树下吹灭灯笼里的蜡烛,刚要入屋,天空忽然亮起一道无声的红光。他看向古的深处,这时,对面的邢孙也从后院里走了出来,与秦伯对视了一眼,双双走出自家院子,朝谷的深处走去。

    66续续的,谷口的两家农户,两家织户的户主也纷纷朝朝谷的深处走去。未过多时,谷主宅院前便聚集了十几人。

    “谷主!”他们朝一袭白衣的谷主行了个礼,秦伯问道:“不知谷主突然召我们来,是有何要事!”

    谷主的目光已经不似平日里的那般仁慈,目光尖锐凌利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十几人,收回目光负手侧对着他们,掀开轻抿的唇道:“昨夜,有人闯入我的宅子。”

    众人一听,皆是一震。秦伯惊讶之余,忽然想到了昨夜凤九鸢与阎罗大人出门了许久才回,眼中不由闪着疑光。

    “那谷主可看到此人是谁?是男是女?”刘府一问道。

    “是个女人,可惜我并未看清她的相貌。我出去时,她已经被人救走了。不过当时她已身负重伤,必死无疑。”谷主道。

    众人面面相觑,李岷问道:“谷主可有怀疑之人?此人就在我谷中?”

    “当然。只是我今日去试探,却现她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谷主一说,秦伯当即一怔,“谷主说的,是凤姑娘?”

    谷主抬眼斜睨向他,“难道他们在秦伯家中住了两个月,秦伯经未曾怀疑过他们入谷的意图?”

    秦伯惶恐,行礼道:“谷主,并非我不怀疑,而是他们入谷确事出有因。”

    “呵呵呵呵!事出有因?恐怕只是碰巧利用了这因罢!”谷主顿了顿,“他们很聪明,利用了你们,利用了所有人。”

    “那他们入谷,目的何在?”邢孙不解。

    “可记得三年前秦伯救过的那个小子?”谷主道,“他们是冲着他来的!”

    闻言,秦伯想起了凤九鸢他们刚来时,问过这里是否有陌生人曾来过,当时他就开始怀疑他们,可因为不太确定,他们又不是自己入谷的,所以便没有深入追究。

    “所以接下来,你们知道该怎么办了吗?”谷主道。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秦伯道:“我们今夜便将他们赶出谷去!”

    “赶出谷?”谷主冷笑一声,“赶出去之后,他们又会带更多的人来救那小子,到时候,你们应付得了吗?”

    “那就杀了他们!”钱龙捏着拳,一脸凶光。

    “杀,也要讲究方法。光凭武力硬碰硬,你们合起来都不是那个阎落的对手!”

    “他有那么厉害?!”钱龙不信。

    谷主瞥了他一眼,“听说你曾输给那姓凤的女子?你连那个女子都对付不了,何谈那个阎落?”

    钱龙语塞。

    “要想收拾他们,唯有将他们分开。”谷主看向邢孙,“邢孙,你的万虫蚀骨散练得如何了?”

    “只差最后一道工序便能入炉了!”

    “好!”他又看向秦伯,“他们与你走得最近,下毒之时,要神不知鬼不觉!”

    “是!”

    “另外,他们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也不能忽视,据我观察,她并不是普通人类,但究竟是什么,我却看不出来。”

    众人听闻,各有所思。

    谷主看了他们一眼,望望夜空,喃喃自语道:“又要变天了!奈何多诡谲,日日年年罩阴霾,若有云开月明日,复归寻卿卿可在?”

    边说,边入了宅院的结界,进了宅门,不见回身,宅门便自己合上了。

    灌木后,一双眼睛泛出幽绿的光来,狼静悄悄地盯着他们,直到众人纷纷离去,才转身入了丛林。

    次日,凤九鸢抱了一头正抽搐着的獐子来到邢孙家的院子里,对正从后院出来的邢孙道:“邢老头!”

    邢孙朝她怀里看去,就见她怀中的獐子眼瞳红,哀鸣声十分凄惨。

    她才刚将它放在地上,它走了两步,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口中吐出的毒沫竟是红色的!

    邢孙走过来瞧了两眼。凤九鸢见他半天没个话儿,催促道:“你是看不出来我下的什么毒么?你再不救治,它可就死了,这第一轮比试,你就输了!”

    邢孙促狭着老凶神恶煞地看了她一眼,从自家的药房中端出一碗不知道什么水来,往獐子身上洒了一些,没过多久,便有蒸腾的雾气从獐子身体里冒出来。

    凤九鸢仔细地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神皇水?”虽然尾音微微上挑,语气却非常肯定。

    邢孙显然有些意想不到,“你竟能猜出是神皇水?”

    看看已经不再抽搐的獐子,凤九鸢微微一笑,“不过神皇水只能压制毒性的扩散,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会怎么解毒!”

    邢孙冷嗤一声,转身入了后院。

    凤九鸢回到秦伯的院子里,看看正坐在梨树下看着一本书的阎罗大人,坐到了他对面拿了一块米糕放进嘴里。

    看了眼一旁的娴儿折得愈来愈漂亮的螳螂,拿起来一只仔细端详了一番。

    “若是你的计划失败了怎么办?”阎罗大人放下书对她道。他说的便是凤九鸢召集全谷人来秦伯家饮酒,事先在酒中放入凤凰泪之事。

    前夜他们从竹林中回来的路上,凤九鸢便将在谷主书房地下密室内见到采卿之事告诉了他。

    “为了不伤及性命,这是最保守的计划,当然,须得留有后招才行。谷主既然已经怀疑到我身上,就必然会有所动作。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要小心行事。”她想了想今日上山去抓獐子时,路上碰见的那些谷民,与平日里好像不太一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