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阎罗中毒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阎罗中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渺渺姐姐又上山采药去了!”娴儿答。

    凤九鸢觉得奇怪,以前倒是没见渺渺采药采得这么勤,一天到晚连个人影都难得见着。

    她来到秦伯边上凑到酒坛子边上闻了闻,“哇,好香啊!秦伯,这酒又叫甚么名字?”

    秦伯呵呵一笑,眼中晦暗藏深,“还没起名儿呢!”

    此时,阎罗大人已经端了一杯浅浅酌了一口,凤九鸢见他点了点头,于是也迫不及待地想尝,刚端起酒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伸手进储物戒中,取出两根百灵参精的腿递给秦伯道:“秦伯,这是我答应给渺渺的百灵参精的两条腿,她出去了,那我就直接给您了!”

    秦伯微愣,接过来看了看,咂舌道:“还真的是百灵参!凤姑娘,谢谢你呀!”

    “客气什么!在您这儿叨扰了这么久,也不知该拿什么报答您。”

    “凤姑娘这才叫客气呢!”秦伯笑了笑,看向阎罗大人道:“好酒配好菜,前几日我腌了肉干儿,闺女说味道不错,我端出来给你们尝尝!”

    “好!”凤九鸢坐下,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嗯不错!”

    伙房里,秦伯凝目沉思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不忍心,然而一想到谷主,心又凛了凛。

    他端着一盘子腌肉走了出去,搁到桌面上道:“来,尝尝!”

    凤九鸢拿起一片尝了尝,顿时点头道:“嗯味道真的不错!秦伯,渺渺有您这样一个父亲,实在是太幸福了!”

    秦伯一笑,“那个臭丫头啊,她还总是对我嫌东嫌西呢!”说罢,看向正在呡酒的阎罗大人,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他嘴唇碰过的杯口,“阎落公子不尝尝吗?”

    “不了,我喜欢素的。”阎罗大人答。

    娴儿围过来,丢了一片给嘴馋的桃球,见桃球两口便吃掉,咯咯笑起来,又扔了一片给它。

    正在此时,秦伯家的院门被打开了,凤九鸢扭头看去,竟是邢孙。

    他走到凤九鸢面前,“喂,死丫头,老子跟你打个赌如何?”

    凤九鸢闻言,清澈睿智的眼定定睨着他。自打她来,邢孙就从未入过秦伯的院子,更勿论主动找她,就连下了毒的动物都是在没人看见的时候扔进秦伯院子的,打赌也是她去找的他,今日他却主动前来,莫不是上次输给了她心有不甘?她抿嘴一笑,略带三分兴致,“说说看!”

    “你可知道玉露蜂巢?”

    “知道,这可是好东西!”

    “在我们灵川谷的东面有座鬼汤崖,那上面几乎布满了玉露蜂巢,若是你敢与老子比赛去摘,摘得多算你赢!你赢了,老子便将灵田里一半的灵草分给你!你输了,你便送老子一百坛梨花春!”

    灵田里一半的灵草,这个赌注对凤九鸢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诱惑,邢孙家后院外的灵草她见过,珍贵稀有的灵草比秦伯灵田里的还多。

    “啧啧啧,一百坛梨花春啊?你来与我打赌,究竟是因上次输给我,这次想讨回来,还是冲着我的酒来?不对啊,若是你想喝酒,买便是了听这鬼汤崖的名字就觉这不是个好地方,你莫不是要害我吧?”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凤九鸢声音很轻,似笑非笑地盯着邢孙,捕捉着他神情里一丝一毫的变化。

    见他眼中忽然一闪,凤九鸢美眸微微促了促。

    “哼!老子要害你你还能活得到现在?!”邢孙道。

    凤九鸢暗暗笑了笑,捂嘴打了个哈欠,“我看我还是不去为好,免得真中了你的圈套。”

    邢孙没想到这个凤九鸢小小年纪竟会如此奸猾,当即将她粗鲁一拉,“你这死丫头,是没胆子吧?!”

    凤九鸢笑出声来,“我就是胆儿我不就是不赌,你能把我怎么样?”垂眸挑了挑眉,又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在赌注上再加一点儿量。”

    “加多少?”

    “我赢了,你得分给我灵田里三分之二的灵草。”

    “你!”邢孙气愤地指着她,又是一脸凶光,一甩手道:“好,老子答应你!”

    凤九鸢微微勾唇,与阎罗大人对视了一眼,让桃球与二宝回到灵药空间,提起挂在墙边的药篓子便跟着邢孙走了出去。

    秦伯送他们到院门口,对凤九鸢道:“凤姑娘,鬼汤崖地势险峻,且常有妖兽出没,可要小心哪!”

    凤九鸢点点头,“秦伯放心!”

    娴儿巴巴地看了她一眼,对阎罗大人轻声道:“阎落哥哥,姐姐不会有事吧?”

    阎罗大人当然也担心,他起身出了院门,大步来到凤九鸢跟前看着她。

    不知他要做什么,凤九鸢望了望他,就见他从袖中取出先前的那支珠花来,道:“将这个戴上。”

    “不用了,我可以保护自己。”她嘴角勾起一丝涟漪。

    阎罗大人却不不依不挠,抓起她的手来,将珠钗塞进她手中。

    见他如此固执,而救采卿之事已迫在眉睫,闹来闹去不太好,凤九鸢便暂时收了下来,“那好,我先收下。”

    阎罗大人面色和缓下来,“要不,我与你一同前去?”

    凤九鸢还没说什么,院门口的秦伯便道:“阎落公子,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毕竟赌约是两个人的事,若是你去搀和,未免有失公允。”

    “就是!哼!”邢孙从自家院子里背了药篓出来附和道。

    “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上次能赢,这次,我也一定不会输!”凤九鸢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瞥了一眼邢孙,启步朝前走去。

    邢孙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凤九鸢与邢孙走得没影儿后,秦伯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站在院外的阎罗大人,便进了后院。阎罗大人回到院子里,二话没说便入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他刚要启动意念,忽觉身体一阵麻痛,抬起手来,才发现手背上的筋络竟一条条呈现出黑青色。

    来不及回想今日他都触碰到了哪些东西,便立刻点了自己胸前的几处穴位,盘腿坐下,开始运转仙力为自己逼毒。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