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一触即发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一触即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飞行途中,她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一眼鬼汤崖黑影斑驳的崖顶,这次邢孙带她来分明就是存了心想置她于死地,难道他就不怕她死了阎罗大人会为她报仇?难道说他们是刻意分开她与阎罗大人?

    想到这里,她又催动脚下的飞行纸鹤飞快了些,若是如她所想,那么此刻,阎罗大人也一定有危险!

    回到灵川谷中,飞行纸鹤在秦伯家院前停了下来,此时,见到她回来的秦伯与对面的邢孙皆是一震。

    “凤姑娘!你终于回来了!”秦伯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道眼底藏着什么,“你这满身是伤,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危险是遇到了,不过我并无大碍。”凤九鸢微微一笑,瞧了瞧除了秦伯便再无一人的院子,觉得里面安静得有些出奇,于是问道:“阎落和娴儿呢?”

    “哦,阎落公子带着娴儿出去了,说是去练功,这天都黑了还没回来。”秦伯道。

    凤九鸢不着痕迹地审视了他一番,灿烂一笑,“哦!”

    她从储物戒中提出两只带血的大布袋来,“秦伯,这是我今日的战绩,五阶紫龙蟒的肉,大补!”

    秦伯神情微愕,接了过来,打开其中一个看了看,不可思议道:“哎呀!凤姑娘,五阶紫龙蟒可是很难对付的,你一个不到筑基期的姑娘,是如何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就将其斩杀了。”说罢,她抿嘴一笑,又从储物戒中提出一袋紫龙蟒的肉来到邢孙家的院门口,“哎,邢老头,这一袋,送给你!”说罢,轻手一抛,那袋肉便轻轻飞到了院中的桌子上。

    邢孙面色黑地看了看桌上装得满满的布袋,完全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居然能斩杀一头五阶的紫龙蟒!心道:她到底是真的未达到筑基期,还是故意敛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现在,要不要数数我们谁摘的玉露蜂巢多?”凤九鸢倚着院门口笑着道。

    邢孙僵硬着老脸看着她,他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为了引她去鬼汤崖而立下的赌约,难不成她真以为他会将灵田里三分之二的灵草分给她?哼,想得太天真!

    就在这时,道路的两边有脚步声走来,凤九鸢侧头左右看了一眼,一共是十一人,各个都是谷中身强力壮的男人,各个都带着杀气朝她逼近。

    “怎么,第二次输给了我不甘心,所以找帮手来杀人灭口?”凤九鸢状似悠闲地道。这里面的人虽然有五个还在炼气期,可上了筑基期的也有五个,还有一个是上了辟谷期的,不用想,她是必死无疑。

    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缓缓直起身来捏紧袖子里的手,即便是必死无疑,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接招了。

    气氛愈来愈紧张,他们的脚步声逼得越来越近,杀意浓浓将她包裹,凤九鸢听着自己起伏的呼吸声,心跳渐渐加快。

    然而,就在打斗一触即之际,一股强大的威压忽然袭至,朝着逼近凤九鸢的众人,包括院子里观战的秦伯与邢孙一齐笼罩下来,一时之间,这些人只觉得空气凝滞,窒息缺氧,四肢开始战抖,就如头上顶着一块沉重的万年玄铁一般。有甚者没挨住几息便跪了下来,鼻口溢出血来……

    “吱呀”一声,阎罗大人的房门被打开了,“哟,今日怎生如此热闹?”

    院子里的秦伯一惊。

    阎罗大人双手负背悠悠然走了出来,与此同时,施加在众人身上的威压也顷刻间消散不见了。

    娴儿也跟着踏出屋子,见着凤九鸢,开心地跑出院子,一把抱住她,“姐姐!”

    凤九鸢摸摸她的头,朝众人道:“你们这么多人……是来找我买酒的吗?”

    众人面上紧绷的神色顿时松了下来,李岷看了看其他人,勉强扯起一抹笑道:“正是!”

    “正好,酒窖里还剩十一坛梨花春,你们一人一坛,若是不够,等我酿好了,你们再来买,可好?”

    李岷点了点头,“当然,当然。”

    凤九鸢微微一笑,对院子里的秦伯喊道:“秦伯,卖酒啦!”

    秦伯从怔忡中反应过来,“哎,好嘞!”

    待众人都进了秦伯的院子,凤九鸢继续倚在邢孙家的院门口道:“邢老头,你说过的赌注,到底还作不作数?”

    “你休想!”邢孙凶神恶煞道。

    “我可是很认真的,既然你已经下了赌注,我又刚好赢了,那么你灵田里三分之二的灵草就应该是我的,是我的东西我必然会拿到手,此时你不给,将来可别后悔哦。”

    “你在威胁老子?!”

    “没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威胁人了,而且每次威胁都会很成功。不信你就试试。”

    “老子等着!”邢孙冷哼一声,转头便进了屋,将门一摔!

    凤九鸢惋惜地看了一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怪我到时候将你灵田里的灵药都拔光了!”

    “姐姐。”娴儿拉了拉她的手。

    凤九鸢低头看向她,娴儿又道:“今日阎落哥哥中毒了!”

    “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了?”说罢,便要急着去看。娴儿嘻嘻一笑,“现在已经好了!”

    松了口气,凤九鸢看向正站在秦伯院子中朝她望着的阎罗大人,牵着娴儿走了进去。

    看了眼正在分酒的众人,她走到阎罗大人身边,拿起他的手来把了把脉。

    脉象平稳,看来所中之毒确如娴儿所说,已经全解了。

    阎罗大人低头看看她的手,就在她要松开始,反手将其握进手心里,认真而柔和地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

    凤九鸢目光凶恶地瞪了他一眼,将手抽了出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目送她入房,阎罗大人兀自抿嘴笑着。

    “阎落哥哥,你又趁机吃姐姐豆腐!”娴儿也瞪了他一眼,跟着凤九鸢入了房。

    阎罗大人清了清嗓子,看看正在酒收钱的秦伯及其它十一个男人,隐藏住眼中的晦暗,也入了凤九鸢的房。

    秦伯正在收钱的动作滞了滞,与另外十一人一同看向凤九鸢的房门。用眼神交流了一番,这十一人便各自抱着各自的酒,安静地出了院子。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