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买一送一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买一送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人一步一步将娴儿体内的蛊毒往邢方体内移了个干净,凤九鸢收回金针,又解开绑在两人手上的布条,阎罗大人正要将邢方拖出去,凤九鸢道:“且慢!”

    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支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黑色药丸,捏开邢方的嘴放进去,然后一抬下巴,看着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才将他放开。

    “这是?”阎罗大人疑惑。

    “毒药!”凤九鸢轻快地吐出这两个字,将瓷瓶盖好收了进去,“拿娴儿开刀,以牙还牙可太便宜那邢老头了,我这叫买一送一,实惠!”

    阎罗大人哑然失笑,“你这个女人,何时变得如此狠毒了?”

    “我一贯如此!没用到你身上,你已经很幸运了!”凤九鸢说完就念动口诀打开了空间之门,朝外面看了看,见一切正常,便朝阎罗大人打了个手势,让他将邢方提出来。

    出了空间,两人偷偷摸摸将邢孙放回原位,很快便有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凤九鸢把娴儿从空间里抱出来放到床榻上,又替她盖好被子,伸手进空间里取了一颗灵梨来递到阎罗大人面前,“喏,今日换个口味!”

    阎罗大人接过灵梨时看了她一眼,笑着咬了一口,转身出了门。

    第二日清晨,旭日初升,邢孙家的院子里。

    邢孙起了床,提了桶水去菜园子里浇了水,又做完了早饭,见邢方还未起来,于是便敲了敲邢方的门,见里面没有应答,于是推门进去看了看。

    走到床边时见邢方还在睡大觉,于是将其被子一掀,“臭小子,老子饭都熟了,你还在睡!快起来!”

    邢方没有动静。

    邢孙总觉着邢方今日有些不对劲,仔细瞧了瞧,现他额头上浸出了豆大的汗珠,明明这谷里的天气四季如春,不冷不热,怎会出如此多汗?

    于是伸手探了探他的脉,一探之下面色煞白,眼珠子转了转,替他盖好被子,便急急忙忙往药房去了。

    秦伯的院子里,凤九鸢坐在桌旁边捣着灵草边打了个哈欠,昨夜没睡好觉,今日起来还不到小半个时辰就觉得困。

    “姐姐,我和阎落哥哥去练功了!”娴儿跑过来道。

    “嗯,去吧!”

    待娴儿与阎罗大人离开,凤九鸢实在是熬不住了,将捣过草药的玉钵玉杵放进堂屋,便去睡她的回笼觉了。

    然而睡不到两个时辰,却被外面的嚷嚷声给吵醒了!

    “死丫头,你给老子出来!老子要杀了你!”

    凤九鸢走出房间时,就见邢孙提着把黑色的宝刀欲要往她这边冲过来,秦伯连连拦着他,小声对他说着:“邢孙!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啊!”

    看了眼秦伯,凤九鸢冷笑一声,表面看来是在劝架,实则不过是忌惮阎罗大人而已。

    她走过去目无波澜地看着邢孙,淡淡道:“看你怒冲冠的样子,该不会是死了儿子吧?”

    邢孙一听,抡起大刀来就要砍向她!秦伯连忙将他的手抓住,厉声道:“邢孙,这可是我的家院!你这一刀挥下去,还不给我毁了?!”

    那头呵斥着,这头又缓了语气对凤九鸢道:“凤姑娘,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何必说话如此难听?”

    凤九鸢微微一笑,“我只是跟他开玩笑呢!”

    邢孙挣脱开秦伯的手,指着凤九鸢道:“老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定将你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你给娴儿下了血雾蛊毒,我只是回礼罢了!你的儿子重要,我的娴儿难道就不重要吗?”凤九鸢顿了顿,“至于另一种毒,是我附赠给你的谢礼。”

    “你!”邢孙气得浑身抖,刚要一刀砍来,又被秦伯给抓住了,“邢孙,你够了!”

    “看你这样子,邢方身上的毒应该还没解吧?”凤九鸢睨着他,“若是解不了,你尽管跟我说,我来帮你解。”

    凤九鸢本是一番好意,听在邢孙耳中,却是极大的轻蔑与侮辱。

    他虎躯一震,一股浓烈的真元顿时从邢方身体里爆出来,罡风凛凛,摧枯拉朽!一时间将没有防备的秦伯冲撞处几米远,撞到墙上,嘴角溢出一道血痕。

    “秦伯!”凤九鸢是早有准备才没被伤及。她顺手扶稳倒下来的晒药架子,又几个翻身接住纷纷下落的簸箕,放回架子上后走到秦伯边上,将他扶起,对邢孙道:“要打出去打,我奉陪!”

    “哼!”邢孙狠狠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院子。

    正当凤九鸢要跟着邢孙找地方打架时,邢方的房内传来了一声声痛苦的呻吟。邢孙闻声,忙进了院,跑进邢方的房间里去了。

    凤九鸢想了想,也跟了进去。

    来到邢方的床前,就见邢方口中喷出一大口黑血来,面色惨白,唇色青黑,就连眼白都变成了青色。这症状,既不像中了血雾蛊毒的,也不像中了她的裂骨丹的症状。难道是……她的裂骨丹与那血雾蛊毒混合,衍生出了另一种毒?

    “滚出去!”邢孙见她居然跟了进来,暴喝道。

    “老爹……”邢方伸出一只手来虚弱地喊道,“爹……”

    “臭小子!”邢孙一把握住他的手,“老爹一定会把你治好的,你放心,啊。”

    “爹……俺好难受……”他努力睁大眼朝邢孙这边看,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俺……俺的眼睛……”

    见此,邢孙老眼居然闪出泪光来,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闭上眼,睡一觉,一觉醒来,就好了!”

    凤九鸢微微动容。虽说邢孙这人平日凶神恶煞,用活人试毒,还想置她于死地,但也不是坏到无药可救的那种。

    她不过是想教训教训邢孙,顺便试试她最新炼制的裂骨丹,看看他这次能不能解得了,可阴错阳差的,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她可从未想过要害死邢方啊。

    “不如让我试试吧!”她道。

    邢孙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有这么好心?!”

    “我的心可比你的好多了!”说罢,走过去拿出邢方的手来把了把脉,出奇的,邢孙竟未阻拦。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