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五十年前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五十年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看向倒地的谷民们,“我用五十余载的痛苦,换得你们五十余载的安生,多活了这么多年,你们应该知足了”

    话毕,瞳孔陡然一缩,随着天空的黑云雷电,嘶啦一声,身躯胀破一身雪白的衫袍,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直立妖兽,比起上次凤九鸢在竹林里所见到的至少要高大三倍!虽然还未完全妖化成烟海兽的样子,却已经拥有了烟海兽的三只银眼与满口尖齿獠牙,形状瘆人。

    秦渺渺跪坐在地上瞪大眼看着谷主突然而来的变化,心中仿佛有什么轰然碎裂开来。恐惧深深袭入心底

    而其他谷民,也都纷纷心生惶恐,谷主的最后一句话,很明显就是要让他们陪葬

    半妖兽巨大的头颅一摇,咆哮声震天而响,惊得雷云滚动得愈加激烈。一道天雷当头劈下,它又是一声咆哮,一阵妖力自脚底冲天而起,堪堪挡住那道天雷。紧接着,它张开尖锐的兽爪,一爪撕开一道结界,一连撕了三四道,携着妖风朝凤九鸢三人一掌劈下来!

    阎罗大人只是轻手一挥,一阵金光从掌心迸发出去,当即便将半妖兽击飞三丈有余,落到宅院上空,砸塌了一连串屋顶!

    又是一道天雷朝它打去,它速度惊人翻身地朝凤九鸢这边跳跃过来,凤九鸢甚至都没看清它是怎么过来的,那只妖煞之气的兽爪便已经进到眉睫!

    手肘一紧,耳旁狂风乱舞,眨眼间,凤九鸢已经被阎罗大人扯到了一边,“轰”的一声,地面被天雷砸了个大坑!回头看去,却不见了娴儿!

    “姐姐,救我!”娴儿的声音从高出传来。

    凤九鸢抬头惊望,就见娴儿小小的身子被半妖兽抓在手中,正要往嘴里塞去。

    “娴儿!”

    此时,阎罗大人已经凌空直上,随着口中念出的口诀,大手凝聚出一股刚烈的仙力,就在半妖以娴儿来做防御时,倏地打向他的面门!

    “娴儿!”凤九鸢心惊的望向娴儿,看着娴儿被阎罗大人抱进怀里,这才终于松了口气,方才她还以为阎罗大人的那一掌会正好打在娴儿身上!

    半妖兽的身躯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又是一道天雷落下,正好劈在他的胸口。

    娴儿睁大眼呆呆看着抱着他落地的阎罗大人,直到阎罗大人将她放到地上她才回过神来。凤九鸢将她抱进怀里,“娴儿,你没事吧!”

    “姐姐,娴儿没事!”娴儿朝她笑了笑。

    此时,被雷击过的半妖兽已经恢复成了谷主的样子,面上布满了鲜红的血迹,阎罗大人刚要走过去,就有谷民抱住了他的腿,低头一看,竟是秦伯!

    “阎落公子,求您放了谷主吧!”秦伯说着,老泪纵横。

    凤九鸢不懂,“刚才他就算是死,也不愿将我师兄放出来救你们一命,此时你却还要为他求情?”

    秦伯抹了一把老泪,“谷主对我们有救命之恩啊!”

    刘府一等人也爬了过来,朝凤九鸢与阎罗大人叩头道:“求二位就饶了谷主一命吧!”

    凤九鸢颦了颦眉,秦伯道:“五十年前,妖君百里率领群妖攻陷南部千羽国,千羽国覆灭,国内各处,腥风阵阵,满是妖煞之气!我们这些人,便是经历了重重险境才侥幸死里逃生,从千羽国千里迢迢来到了洪岩国,哪知妖君百里的妖军居然紧追不舍,当时我们已经被重重围困,在劫难逃!若不是谷主吞下了千年烟海兽的妖丹带着我们突围,逃进这一带山林的仙瘴里,并偶然间寻到了这样一个避世之处,我们哪里还能活到今日!”

    三人一听,心下动容,还未说什么,娴儿便指着谷主道:“我的金锁!”说着,便提着小裙朝谷主跑去。

    “娴儿!”凤九鸢连忙追过去,就在娴儿即将靠近谷主时,将她拉住了,“娴儿,危险!”

    抬眼看去,就见满面是血的谷主正侧头看着手中的金锁发怔,眼中的神情似是识得一般。

    阎罗大人将秦伯抱着他腿的手拉开,也朝谷主走去。

    “你认识这金锁?”娴儿问谷主道。

    谷主眼神流转,看向凤九鸢和娴儿,问娴儿道:“这是你的?”

    娴儿点点头。

    “你就是禹东兄与那只妖的子嗣?”

    谷主一言,娴儿顿时睁大眼来,凤九鸢也心下一惊。

    “你说的禹东兄,便是我的父亲?他现在何处?”娴儿连忙问。

    谷主忽然长笑起来,张口间满口血牙,笑了很久,笑得泪掺着血留下眼角,“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必须帮我找到一个人,将这个还给她。”他缓缓从空间扳指中取出一块白玉同心结。

    凤九鸢将他的同心结拿到手中,“他叫什么名字?如今人在何处?”

    “她叫云馥彤,原本是千羽国的公主。”

    是个女人凤九鸢看看手中的白玉同心结,“既然千羽国覆灭,那她不是也”

    “妖君百里与千羽国国主立过契约,以此来保住千羽国王室,所以我相信她还活着!”

    “既然你相信她活着,这五十余年的时间,你为何不自己去找?”

    谷主苦笑一阵,眼中凝着寒伤,“我如何不想去找?我日思夜念!可我这不人不妖的鬼样子,有何颜面见她!”

    听着他说的,凤九鸢心中对他生出怜悯来,又是一个可怜人。他不择手段想驱走体内的妖兽之性,不过是为了再度为人,与心中所爱之人团聚罢了。

    “好,我们答应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娴儿的父亲在哪儿了吧?”

    “你先解了他们的毒。”他看向那些中毒已深的谷民。

    凤九鸢拿回娴儿的金锁替她戴上,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些人,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支瓷瓶,左手指尖轻轻捏住瓶底,右手凝出一丝灵力来往瓶身上一击,瓶塞从瓶口跳出掉落在地,瓶中的粉末带着淡淡的光泽迸溅出来,在她指尖的轻挥下,朝那些谷民飞落而去。

    未过多时,他们的气色便恢复如常了,只是先前昏厥的一些人还未醒过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