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欧阳沉香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欧阳沉香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并未开口问她是谁,但凤九鸢一看便知他就是三老爷的三子,在欧阳家族中排行第九的少爷,欧阳沉香。先前五夫人说过,欧阳沉香此人脾性怪异,在家时性情寡淡,总是独来独往,却喜欢去钻人多的茶肆,弄诗唱曲儿。要接近他并非难事,只需投其所好。

    她抿嘴微微一笑,轻撩裙摆,盘腿坐下,从储物戒中取出骨琴端放于双膝间,抬起纤细的玉指轻轻扣动琴弦,轻快的节奏刚好与先前欧阳沉香唱过的歌曲节奏相吻合。

    欧阳沉香原本困惑的双眼立刻便化开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来,继续敲起杯盏,接着先前的歌曲唱起来。

    风吹花舞,珠帘微动。一曲罢,欧阳沉香起身从矮几后走了出来,沿着回廊来到凤九鸢这头,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目光又忽然落到她的骨琴上,眼底似有惊诧一闪即逝,沉思良久。

    见他过来,凤九鸢放下骨琴,起了身。

    终于收回落到骨琴上的视线,欧阳沉香道:“听闻昨日五叔叔找回了走失多年的十妹妹,可就是你?”

    凤九鸢莞尔一笑,朝他行了个礼道:“九哥哥好!”

    “果真是你!”欧阳沉香一笑间唇红齿白,看着很是赏心悦目。“十妹妹怎会进来永华园?”

    “原是闲来逛逛,忽然天籁之音入耳,便心生好奇,进来一探究竟,没想到那好听的曲儿竟是九哥哥唱的!”

    凤九鸢一番夸赞,欧阳沉香也不谦虚,朗朗笑了起来,“十妹妹的琴声亦是不赖,不若我们再合一曲如何?”

    “好!”

    “跟我来!”

    欧阳沉香引着她去了对面的廊中于蒲席上坐下,“我先唱一遍给你听听,看看你会如何来合!”

    “嗯!”

    欧阳沉香神情专注地想了想,抬起双手中的玉筷,开始敲击起身前矮几上材质不一,高矮不一,所盛清水多少不一的杯盏来,声音若珠落玉盘,叮咚清脆。

    “棠梨花炤炤,酾酒有藇香,晓来零露枛,晚来雪如霜”

    永华园外,三夫人带着一大群仆人移着莲步扭着腰肢款款走着,正巧在门口遇见了自己的女儿欧阳姝,欧阳姝看看她来的方向道:“娘,怎么样?”

    今日,三夫人一大早便去了二夫人那里,说是去唠唠家常,不过是为了探口风,看看欧阳家的家主与家主夫人是否就真的坦然接受了这突然回归的十小姐,顺便添添油加加醋。

    三夫人红唇微勾,冷笑道:“哼,别看你二伯母表面上不动声色,她这种人看上去温婉大方,实地里精明又小气,怎么可能允许不明来历的人到欧阳家分得一杯羹?我只是稍加提醒,她便说今日会派人请那丫头过去一趟,好好探探底细。查实之前,这丫头是休想踏进欧阳家的紫霞堂了,更别说家主会赐予她修炼的物资!”

    紫霞堂,便是欧阳家族子嗣世代修炼之地,被最先来到这块灵气宝地的欧阳家第一代家主欧阳子归发现,并选了一处灵气最盛之地专门建了一个修炼堂。后来又陆续有修仙家族迁往此地,衢仙城便由此建立起来。

    欧阳家的紫霞堂,只允许欧阳家的子嗣进去修炼,无论是嫡系子嗣还是旁系子嗣,凡欧阳姓者,皆可入内修炼。凡外姓者,即便与欧阳家有着血缘关系,也不得入内。

    欧阳姝闻言也是冷冷一笑,一想到凤九鸢那一身普通的装扮,就觉得她与五老爷五夫人一样卑微粗鄙,顿时眼中流露出一抹讥讽的怜悯来,她完全影响不到自己什么,因此也不甚放在眼中。只不过,她那张脸蛋实在是漂亮得扎眼,让人看着就心里不舒畅!

    “姝儿,半个月后的擒王会,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三夫人问道。

    “娘亲放心,这次我一定会在擒王会上拔得头筹,将白泽妖图斩拿到手!”欧阳姝自信满满道。

    “嗯,这次要得到的不仅是白泽妖图斩,还有那南宫二少爷的心。”

    “娘”欧阳姝一听这话,忸怩作态地挽住三夫人的臂弯,面色羞红起来。

    三夫人笑了笑,这才注意到从东南院落传出来的乐声,皱了皱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真不知道为娘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整日里不务正业的儿子!一天到晚净整些没用的,若是他将这些闲工夫多多用在修炼上,去年的家族比试哪里还能败给那个最没用的欧阳鸿初?!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娘,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欧阳姝帮她顺了顺背,仔细听了听那乐声,道:“您听,除了沉香,那里好像还有一个人。”

    三夫人也仔细听了听,确如欧阳姝所言,除了欧阳沉香的歌声与击乐声,还有人在用琴声给她伴奏。可这沉香在府中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也从来不会将外人带进府中

    “走,去看看!”

    不过多时,两人便带着一群仆人来到了欧阳沉香与凤九鸢所在的院落外,从回廊上走了进来,定眼看去,欧阳沉香身边为他抚琴伴奏的竟是凤九鸢!三夫人霍然间睁大眼来,欧阳姝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三夫人皱着眉审视了凤九鸢一眼,不悦地走下回廊前的台阶,绕过花坛,来到欧阳沉香与凤九鸢的前面,瞥着凤九鸢冷笑道:“哟,这不是十侄女儿文君么?”

    凤九鸢停下抚琴的动作,将骨琴至于一边,朝三夫人与欧阳姝行了个礼道:“三伯母好,三姐姐好!”

    欧阳姝只是轻蔑地睨了她一眼,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地上的骨琴上,美目微微睁大。只见那骨琴形状奇特,琴身光润莹泽,十六根琴弦根根细如狼毫,隐约散着一丝丝奇特的光芒,但凡有眼见之人都能看出此非凡品!

    凤九鸢虽然行了礼,三夫人却仍不正眼瞧她,自做优雅地端着身子双手环胸道:“哼,你倒是自来熟啊,轻车熟路地就来找上了沉香,果然是乡野来的粗鄙丫头,不知尊卑礼数,进别人的地方连声招呼都不打。唉,这五弟与五弟妹还真是老了,外头随便一条阿猫阿狗都能捡回来认成是亲生女儿!”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