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详之塔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详之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要打破地狱锁魂图,除非能将整座塔毁灭,以你现在的修为,很难做得到。你现在最重要的便是仔细观察宁华园周围的法阵,不要忘了你来的目的。”

    “我知道,可那个孩子”

    凤九鸢没有发现,这时身旁的娴儿战战兢兢的发着抖,嘴唇有些苍白,盯着一个地方发怔。

    “那个孩子,你救不了。”

    听到这话,凤九鸢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沉痛,抿起嘴来,“我救得了,我也一定会救!”

    空间里的药灵看着她倔强的面容,不经意地,眉心舒展,嘴角静静漾起一丝涟漪来。

    凤九鸢转向窗外,果然,站在这高处,整个欧阳府宅是一览无余,而祖宗祠堂的东北方向,那原本消失不见的宁华园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了凤九鸢的眼皮子底下,看来是进塔前吃的丹药起了效果。

    宁华园可真大,恐怕是欧阳府中最大的园子了吧!

    她将宁华园从外看到里,果然,在一圈妖树内围,是大片的红色血焰曼陀罗,将偌大的宁华园整整包围了一圈,散出的花粉飘在空气中形成一层红色的雾气,将整个宁华园笼罩了起来。

    该阵中所分布的植物防守最密集的当属面对兰华园的那大半圈,而越往尊祖祠堂这边走,似乎就越薄弱她双眼一亮,又仔细确认了一遍道:“药灵,我找到此阵的薄弱点了。那里好像是与尊祖雕像距离最近之处”

    “这就对了。”

    “什么对了?”凤九鸢不解,可药灵没再回答,只道:“下去吧!在此逗留久了,对你和娴儿都不好。”

    提及娴儿,凤九鸢感觉身边的娴儿好像有些不对劲,侧头看了看,就见娴儿还在对着一个地方发怔,嘴唇发白,身体发抖

    “娴儿!”她皱了皱眉,喊了她一声。娴儿回过神来,紧紧抓住她的手,“姐姐,我不喜欢呆在这里!”

    “好,那我们现在就下去。”

    “嗯!”

    墙壁里,少年的影子再次出现,巴巴地目送她们下了楼。

    出了塔楼,将铁门锁好,凤九鸢便与娴儿下了山,入了欧阳府宅。

    “娴儿,你方才在塔上看见什么了?”凤九鸢柔声问道。

    “我看见那个小哥哥被人从窗户口推了下去”娴儿怯怯说着。

    凤九鸢闻言一惊,头皮顿时发麻。娴儿身上这种特殊的能力虽时有时无,但却绝对不会看错,那个欧阳家族旁系堂少爷居然不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塔楼,而是被人推下去的可谁这么狠心,居然会去谋害一个孩子?!

    “你可看见是谁推的了?”她问。

    “那个人左手食指上带着一枚翡翠色的扳指,扳指上镶着银花。”

    “是什么花?”

    娴儿摇了摇头,“没看清楚。”

    凤九鸢心中凛了凛,能在欧阳府中出入,又能轻而易举进入欧阳府后山之人,十之**就是欧阳家族之人。可齐月并未说明那位堂少爷是何时去世的,看来还得先查查清楚。

    两人穿过一片花林,路过祖宗祠堂前,正欲往宁华园的方向去,却正巧碰见欧阳沉香从祠堂中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小厮。

    “十妹!”欧阳沉香见是凤九鸢,原本绷着的脸舒缓了些许。

    凤九鸢与娴儿停住步伐,看向他,“九哥,去祠堂拜尊祖了?”

    欧阳沉香刚要张嘴说什么,瞥了一眼身旁的小厮德子道:“你先回永华园罢!”

    “是,少爷!”

    小厮走了,欧阳沉香笑意又浮上脸庞,“其实我来尊祖祠堂是受罚来着,昨日因不小心触了父亲的逆鳞,父亲罚我来祠堂面壁思过了一晚上。”

    “九哥哥是做了何事惹得三伯伯如此大怒?”凤九鸢不解道。

    欧阳沉香想起昨日之事,面色上便尽是叛逆与不悦,“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不提也罢!”末了,问道:“十妹不是来拜尊祖的吗?”

    凤九鸢勾嘴一笑,摇摇头道:“随便转转。”她深吸了一口气,随意朝四周扫了一眼,“这欧阳府中的空气还真不比别处,处处都充满花香,闻之而心旷神怡啊。”

    欧阳沉香嗤笑一声,“那又如何,我倒宁愿去别处!”

    “九哥哥何以有如此想法?”

    “你初来乍到,府中许多事情都还不懂,等日子久了,相信你也会跟我一样。”

    凤九鸢神色略显费解,“哦”

    又状似无意地看向东南面的那座塔楼,道:“哎,九哥哥有没有上过那座塔?”

    欧阳沉香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摇摇头道:“早在一百年前那座塔就已经被锁了,因为曾经有位堂兄从上面摔下来死了,便被欧阳家视为不详之塔,爹娘一再告诫我,说再贪玩儿也绝不能上去。你也千万别上去!”

    “嗯!”原来是死于一百年前。

    凤九鸢牵着娴儿与欧阳沉香闲聊着朝宁华园的方向走,到了拐弯的地方,佯装好奇地指指宁华园外大片密集的灌木道:“九哥哥,为何此处的植物与欧阳府别处有些不同?”

    欧阳沉香闻言微怔,敛了敛神道:“我也不知道,生下来这里便是这样,都二十几年了,就从未变过。”

    “那九哥哥不好奇吗?”凤九鸢不着痕迹地朝先前自己所观察到的该法阵的薄弱口看了一眼。

    欧阳沉香似是发出一声苦笑,“十妹要记住,在欧阳府中,好奇心是绝对不能带出门的。若想要安生地过下去,就得好好收起你的好奇心,知道吗?”

    凤九鸢点点头,听这口气,这个欧阳沉香似乎知道不少欧阳府中不为人知的事情。

    三人绕了大半个欧阳府,在欧阳府宅的宅门后停了下来。

    “九哥哥又要出府?”

    “嗯,我去紫霞堂。”欧阳沉香看了看凤九鸢,“二伯伯还未带你去过?”

    “没有。”凤九鸢摇摇头,因一门心思放在如何进入宁华园上,并未过问紫霞堂是什么地方。

    欧阳沉香闻言,眸色沉了沉,似乎在疑思着什么,对凤九鸢道:“那我先去了。”

    “好,九哥哥慢走!”

    欧阳沉香一笑,一撩衣摆,踏出了宅门高高的门槛。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