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挂灯许愿2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挂灯许愿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离子时还有半盏茶的时间时,凤九鸢终于来到了池中央的巨树边,仰头望望身前的大树及树上所挂的各色各样的灯笼,实在是美极了。要

    阎罗大人说,灯笼挂得愈高,许出的愿望便会愈灵,她心道:那么,我的灯笼一定要是最高的!

    于是,她将灯笼柄插进自己背后的腰带里,攀着树便爬了上去。刚到树边的阎罗大人仰头望着她,本想跟上去帮她,可是想了想,又止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不过经受过不少磨练的凤九鸢徒手爬树的功夫却是不赖的,虽然这树很是不好攀爬,且有些地方还生着尖刺,凤九鸢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攀到了最高处,将灯笼从背后取下来挂了上去,望着灯笼欣然一下,又快速地从树上滑下来。

    刚落到地面上,手心一痛,她倒抽一口凉气。眼见的阎罗大人分明就看到她方才一不小心,手心划过一道尖刺,心里一疼,连忙将她的手抓过来,就见她左手掌心里一道鲜红的口子里正有血液缓缓冒出来。

    “你手上怎么这么多伤?”阎罗大人看着她手掌上深深浅浅的口子,刚欲为她包扎,她就将手抽了回去,急急忙忙双手合十,闭上眼来轻声祈祷道:“红娘仙啊红娘仙,求您保佑我与药灵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一旁的阎罗大人默默然地看着她祈祷时认真诚挚的模样,双手不自觉捏紧,一时间,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又爱又恨。心中的痛已经无法言喻。

    明明他就在她身边,为什么她就是看不见他对她的好?

    这就是先入为主吧?

    如果知道自己后来会爱上她,在她第一次入地府之时,他一定会对她一见钟情,不让她有见到那个药灵的机会。

    空间里,药灵怔怔地看着凤九鸢正仰望着自己挂上的那只灯笼弯眼笑着的脸,心道:吾将,宁负如来不负卿……

    凤九鸢许完愿,看了一眼杵在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阎罗大人,道:“方才滑到的那几次,谢谢你抓住了我!不然我这灯笼可就挂不上去了!”

    阎罗大人板着张脸,“早知道,本王就不救你了!”

    “嗯哼?”凤九鸢抿嘴一笑,“可是你已经救了,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她转过身,朝一条专供返回者上岸的栈板直道走去,然而,刚走不远,忽然惊叫一声,“噗通”落了水。

    阎罗大人收回顺路推了凤九鸢一把的手来,睨了眼在池中冻得大叫,忽上忽下扑腾着的她,心头的气恨算是解了不少,勾了勾唇,悠悠然大步朝岸上走去。

    空间指环里,桃球连忙蹦达出来,入了水,游到凤九鸢脚底,鼓大身子将她送上了岸后,身躯缩小,也跟着跳上了岸,抖了抖身上的水渍关切地问道,“主人,你没事吧?”

    浑身湿答答的凤九鸢趴在岸上,牙齿不停地打着颤。她拨开贴在面颊上的湿发,紧咬着银牙骂道:“死阎罗,臭阎罗!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见一次,抽一次!冷死我了,冷死我了!”

    ……

    次日清晨,凤九鸢刚从床上坐起来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将身边还在熟睡的娴儿猛地吓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鼻尖,看看身边受惊的娴儿,带着鼻音道:“娴儿,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吧?”话刚说完,又是一声“阿嚏”!

    “姐姐,你的身体一向好,怎么突然染上风寒了?”娴儿坐起身来问道。

    娴儿一问,凤九鸢就想到昨夜被阎罗大人推下水的那一幕,忍了忍翻腾的小火焰,声色如常道:“额,昨天风太凉,在外头呆太久了,无碍的。”说罢,刚掀开被子,又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外头,刚起的齐月与齐芯听到声音,连忙走到门边敲门道:“小姐,您还好吗?”

    “没事!”凤九鸢答。

    齐月闻言,对齐芯道:“我去给小姐熬姜汤,你去伺候小姐洗漱。”

    “嗯!”

    ……

    大半个上午过去后,凤九鸢在打了第九十九个喷嚏后,终于不再打喷嚏了。她调息完后,交待齐芯齐月把门看好,别让人打搅她修炼后,便与娴儿入了空间。

    她径直来到老树下药灵的身边,坐到棋盘前道:“今天终于要闯第七层试炼了,想到即将拿到地真诀第一式,心中就无比激动!”

    药灵一笑,将她的双手拿过来看了看,握到手心里,一阵银蓝色的神力萦绕片刻,再松开手来时,凤九鸢手中那几道还未痊愈的血口子便都消失不见了。

    “药灵,你怎可为了我的这点小伤消耗力量?这么点皮外伤,只要在空间里呆上一时半会儿便能痊愈了!”

    “可你是为了我受的伤,我怎能不负责任?”

    “这么点儿小伤,哪儿需要你来负责?”

    药灵抬手摸摸她的脑袋,“九儿就别与我计较了,快入地真图罢!”

    “好吧!”凤九鸢看看他,刚欲招来桃球与二宝,忽然之间想起来自己一直困惑着的事情。

    “药灵,你怎么知道骨琴有琴灵,居然还懂得唤醒琴灵的口诀!”

    药灵早知道她会有此一问,颜色柔和地看着她,“吾也是灵,灵与灵之间自然有我们独特的沟通方式,即便她此前一直沉睡着。这口诀,是我从她的记忆中摸索到的,她告诉我说,她叫银鸣。”

    “银鸣?”凤九鸢嘻嘻一笑,她想也不想便相信了药灵的话,“真好听的名字!那以后我的骨琴也不叫骨琴了,就叫银鸣!”

    顿了顿,她又困惑道:“那招风铃呢?之前在灵川谷时,药灵又是怎样知道驱使招风铃的口诀的?难不成招风铃也有器灵?”

    “可以这么说。”

    “那……为何我不能得见招风铃的器灵?”

    “器有灵,并不代表它就能化出人形从灵器中走出来。一个灵器从出世到化形离体,不仅与它吸收了多少日精月华息息相关,还与它主人对它的锻造及自身的修炼脱不开干系。”

    “原来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