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御指药仙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雄不离雌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雄不离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洞顶的冰挂纷纷断裂,砸落到冰面上,冰面上也被撞出了一道道横七竖八的裂痕,有血水从里面溢出来,沿着冰缝四处蔓延。裂缝一寸寸扩大,朝凤九鸢的脚下越走越近。

    凤九鸢用力地推了推身后的石门,运足灵力一掌劈过去,然而石门纹丝未动,脚下却一瞬间塌陷下去,整个人往下一沉,掉进了冰寒刺骨的血水中!

    青丝与裙衫如同硕大的芍药花在水中盛开,冰冷的水从耳鼻往内灌着,一时之间,只感觉有什么挤压着自己的五感,整个脑袋一片懵懵。

    她下意识地运转体内的灵力,体温终于渐渐回暖。待睁开眼来,一只巨大的涣散的紫瞳就在她面前,与她脸贴着脸,缓缓往上浮去。

    死了?

    她划动双手,也跟着浮上水面,看向眼前这跳巨大的独眼紫云鱼,鲜血还在不停地从它的头颅里汩汩流出,将整个冰室里的水染得更红了。

    此时,冰室里已经没有一块能容脚之地,原来这一整间冰室竟是一片大湖。

    洞顶的冰挂已经断落了大半,露出中央的一根最为粗壮的伸进水中的冰挂来,那冰挂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隐隐浮动着一圈淡紫色的光芒。

    凤九鸢绕过独眼紫云鱼的躯体游过去,在冰挂一侧往上看了看,刚要伸手去劈开冰挂,又滞了滞。

    既然这冰室中藏有猫腻,总不可能就是一条独眼紫云鱼吧?这个东西,究竟是个什么?若是摘了下来,会不会酿成什么大祸?

    心道:算了,还是再等等吧。方才进来寒冰窖前,离太阳落山大概只剩一个半时辰,有灵力护体,这一个半时辰算不得什么,顶多一点湿寒之气侵体而已,到时候一颗丹药服下,分分钟便能将这湿寒之气驱逐出体内。

    于是,她一手摁住一块浮冰,借力跃出水面,坐到那死了的独眼紫云鱼身上躺下,催动体内真火,将浑身湿透了的衣衫烤干,然后闭上眼来静静地等待着。

    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凤九鸢便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便被空间里的药灵给唤醒了。

    她睁开眼来,石门还未打开,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太阳下山了没有。

    “九儿,你必须即刻离开!”药灵道。

    凤九鸢不明所以,“怎么了?”

    “你看这条独眼紫云鱼。”

    凤九鸢依言往身下看去,就见这条原本硕大无朋的独眼紫云鱼身躯除了腹部还与原来一般庞大,其它的部位居然已经萎缩了一半,皮肉干瘪,仿佛严重脱水一般,能清晰地看见身躯上凸出的一根根盘根错节的筋脉。

    它的腹部,就像装着一颗巨大的心脏,“砰砰砰砰”有节奏地跳动着。

    “它还没死?”她心觉惶恐道。

    “不,它死了。它的腹部,寄生着另一种东西。如果猜得没错,应该是鬼乳婴。”

    “那是什么?”

    “那是一种专门吸魄的寄生虫,这种寄生虫本身是对其它生物没有威胁的。可它们体内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气味,这种气味对于游魂来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它们会循着这种气味进入鬼乳婴的**,相互融合。

    当一只魂魄或是几只魂魄共同宿居在一只鬼乳婴体内,鬼乳婴便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识。它们常年宿居在飞禽走兽或是人的体内,通过积年累月吸魄来慢慢成长,直到最后将宿主吸干,成为一只比宿主还要恐怖的妖物。”

    正说着,凤九鸢便听见了独眼紫云鱼的腹部有一丝丝裂开的声音,手已经伸到了腰间,欲要拔出沉渊剑。

    “九儿,这里四处都是水,没有着脚之地,你根本就毫无胜算!”

    “那当如何?”

    “劈开那根冰挂,取出里面的东西。”

    凤九鸢看向中央那根最粗的冰挂,毫不犹豫地拔出沉渊剑来一剑劈过去,冰挂轰然一声断裂,凤九鸢立刻催动灵力,将一颗从里面掉落出来的紫色的圆珠接到手心里,仔细打量了一番问道:“这是什么?”

    药灵静静地坐在空间里看着她,唇角似笑非笑,“独眼紫云鱼,雌不离雄,雄不离雌,无论去哪儿,都会是雌雄一对,相伴一生。就算是死,也不离不弃。”

    凤九鸢想了想,“好像听说过。”

    “方才撞死的那条独眼紫云鱼乃是雄性,而你手中的这颗眼珠子,便是从它的伴侣眼中挖出来的。”

    凤九鸢一听,顿时吓得手一抖,那颗淡紫色的眼珠在手心里一滚,“咚”的一声落了水,沉了下去。

    “眼、眼珠?!”

    话刚落音,水里陡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水底不知怎的,一个漩涡忽然掀起,越转越大,将已死的独眼紫云鱼的躯体搅得愈转愈快,往漩涡深处沉去。

    凤九鸢一个不稳,失足跌入水中,被漩涡激流快速地搅向水底一个漩涡口,晕晕乎乎间穿了过去,进了一条暗河。而那只虽然已经脱水却依然不小的独眼紫云鱼就这样被卡在了漩涡口,在激流的拉扯中,腹部逐渐裂开一道口子,一团柔软赤红的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沿着漩涡口往里钻了进去。

    紫霞堂的前殿外,原本回了欧阳府的欧阳甫挨不住娴儿的央求,悄悄带着她跑了上来。

    眼见太阳已经落山,该是凤九鸢被放出来的时辰了,可六长老讲完课便直接回了自己府上,连句交代的话都没有。而先前带凤九鸢去寒冰窖的欧阳子凡与欧阳可进也早已回去

    欧阳甫有些着急,带着娴儿躲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等了小半个时辰后,便又带着她回了欧阳府,将凤九鸢今日受罚入了寒冰窖,到现在还未出来一事告知了五老爷与五夫人,五老爷便立刻去了六长老欧阳慕雪的府上。

    因是五老爷亲自去找的六长老,怎么说也是欧阳家族第四代嫡系子嗣,虽说在家族中不受尊敬,论身份,却好歹比她尊贵。六长老虽然为人严厉,也不甚看得起这个五老爷,却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派一个下人去寒冰窖,于是便亲自带着钥匙去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